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灰階(七)


【驅魔】灰階(七)  叛道(拉神)



※與原作相距甚大,原作愛好者慎入


「我回來了,千年公。」脫下帽子隨性的丟到一旁,帝奇將沉沉睡著的少年像擺飾娃娃般地放到沙發上,狀似愉快的對搖椅上正在織毛線的老人道「優也跟我回來囉!」

「喔喔喔〜」千年伯爵聽了快速的丟下手邊的工作,三步並兩步的跑向少年,肥胖的身軀左右搖晃,看在帝奇眼中還真有點好笑「小帝帝你真棒♥」

「……不要叫我小帝帝。」

「小帝帝ˇ」一旁不知從何出現的小少女舔著糖,身後還跟著漂浮著的南瓜傘,惡劣的重複帝奇最討厭的字句之一「你動作還挺快的啊。」

「這還真是要多虧妳,蘿特。」微笑,看著眼前開始仔細端詳少年熟睡面孔的少女,看來小傢伙沒在聽他說話的樣子。

蘿特金色的雙瞳死死的盯著神田,如果是平常神田醒著一定會被六幻砍死,但現在他可睡的跟小貓一樣,大好機會,不看白不看。

「好漂亮喔……」蘿特喃喃自語,手指輕抓起一搓青絲搓揉著「哪,帝帝,可不可以幫他換衣服,我覺得這件驅魔師的團服看了好礙眼,」快樂的轉了個圈「我想讓他穿那件黑色的洋裝!」

「……」流出一頭冷汗「蘿特,優是男的。」

「管他!」我高興就好。

「不行喔,蘿特。」千年公搖搖他粗肥如香腸的食指「他現在還不算我們的家人♥」

「要幫他進行脫胎換骨的儀式才行,這樣……」鏡片閃過一陣光「他才是我們諾亞真正的家人啊♥」


一片廢墟,斷裂的石柱傾頹在一旁,像是被雨洗刷過的慘白,龜裂的紋痕顯示此地的年代久遠,石柱參差不齊的四處散布。

透明帶點碧藍的水面,閃著藍寶石般的柔和,水面上像有螢火蟲到處飛翔似地閃爍著熒光,神田細瘦的身體宛若羽毛似地漂浮在藍色水池中央,黑色的青絲在水面下載浮載沉,閉起的眼眸和舒展的眉頭都說明少年正陷入沉睡的狀態。

「好,開始吧。」千年伯爵手一指,帶著令人發毛的笑,身旁則站著笑的挺開心的蘿特與帝奇。

神田的身子起了變化,更正確的說,是他身旁的水面起了變化。湛藍色帶著點滴光輝的水面起了巨大的漣漪,像是散播著怒氣低鳴著掀起一陣陣的浪花,水花一點一滴的打濕少年的身,吸飽了水的團服吸附著神田的身子,顯現出他姣好的曲線。

水面爆起幾尺高的水花,幾條黝黑發亮的鐵鍊像蛟龍般破潭而出,扭曲著身段襲向平浮在水面的神田,並飛也似地纏住少年的身體,硬生生地將神田拖下水面,獨留水面上逐漸平去的漣漪與淺浪。


水底,黑暗的沒有一盞熒燭,張開眼也是什麼都看不見,名副其實的伸手不見五指。

『……世界正在沉淪。』

『……人類學不會悔改與回頭。』

『……大洪水將要洗盡世上的污穢。』

『……我信任的只有你,諾亞,帶著你的家人前去避難吧。』

『……你將成為新世界的始祖。』

諾亞大洪水前的景象。神田雖然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但是也所能見的是像跑馬燈一般掠過眼前的災難。

那時的人類,已然是墮落的化身。

褻瀆、罪孽、貪婪、淫靡、忿狷、嫉妒、骯髒、驕傲、縱容、暴戾、任性、污穢。

────這是亂世。

「醜陋……真是太醜陋了。」神田皺眉,嫌惡的說著。

人類學會永無止境的罪惡,學會自大與矜狂,學會無視頭頂上帝的存在,逐漸水漲船高,讓神終於受不了如此醜陋渺小的人類,決定要毀滅現有,開創新的世界。

神忠誠的使徒、諾亞知道了這件事情,馬不停蹄的勸諫人改進,但失去對神尊敬的人們只是昂首,對依然信仰堅定的諾亞表示他們嗤之以鼻的心。

諾亞失望了,不再理會人類的他開始著手避難的木船,幾個月來被人們嘲諷的笑浪包圍著,但上帝於他的希望成了他最大的信心,因此,大洪水降臨人世的那天,他活了下來。

『諾亞,我忠實的使者。』上帝充滿威嚴的聲音在大水褪去的那一天響撤整個世界『現在開始,去建造一個新的世界吧!』

像是舞台燈忽然暗了,神田視野內恢復一片沉寂的灰暗,不久後腦中響起一個不屬於他的聲音。

「少年,你的名字是什麼?」

「我?我叫做……神田,神田 優。」

「神田嗎?」聲音帶絲淺淺的笑「你被是神選上,至高無上的使徒之一。」

「和那些人類不同,你可是流有高貴血液的諾亞一族喔!」

「所以……」


一陣亮光從水底升起,少年漆黑如夜的身子像是被人甩出去的娃娃,猛地從水中衝出,拋到半空中的他雖醒著,但歷經儀式的虛弱身體讓他無法反應,只得眼巴巴摔落水池中央。

彈指間,感覺到一個人影往自己靠近,然後身體就被一雙結實的手臂輕鬆地抱起,抬頭一看,正是那個帶著優雅微笑的男子。

「沒事吧,優?」輕盈地降到某根較平坦的石柱上,輕輕地將神田放下讓他站直,帝奇笑著問道「變成諾亞時的儀式是有點暴力沒錯啦。」

「也太過分了吧……」揉揉眉角,神田埋怨道。

怎麼……神田眨眨眼,望著水裡倒映的自己,傻了眼。

黑軟如綢緞的髮因水珠的關係濕搭搭的貼在衣服上,從前相應著黑髮的墨瞳現金則是化為金幣般的鑠金,恍惚間帶點妖魅的光芒,雖然沒有蘿特等人那麼深,但是皮膚的顏色明顯的從雪白轉暗,十足諾亞一族的外表,身上披著閃亮的驅魔師團服在水中搖晃的影子看來卻有點嘲諷。

「小優現在就是我們諾亞一族的家人了喔!」押著南瓜傘的少女開心的嘻嘻笑著,蹲下來看著神田充滿訝異的金色雙瞳「你怎麼了嗎,小優?」

「沒什麼……」抬起頭,不同於以往的神田,他輕輕的微笑並搖了搖頭「只是有點……不太會形容這種感覺。」

「對了,我的六幻呢?」

「千年公把它處理掉了喔,」舔舔兔子形狀的紅色棒棒糖「因為是Innocence嘛!」

「不可以!」神田倏地大吼,皺緊的眉顯現出堅定的心意,嚇的帝奇手中尚未點燃的煙飄落到水池中「對教團來說……那可能只是一個Innocence,可是對我來說……」

「六幻是爹跟娘親留給我唯一的東西,也是……我跟小雅剩下的唯一聯繫。」

「沒關係的♥」千年伯爵帶著笑容從空中飄下,嘴咧的跟半邊臉一樣大「雖然Innocence我毀掉了,可是六幻有留下來的喲♥」

「真的?!」神田抓緊千年公胸前撲克牌花樣的鈕扣,懷疑又欣喜的問。

「真的啊,就在這邊♥」從背後掏出一把形狀如虹的日本刀,眼底卻閃過一絲算計的光彩「但是小優優要拿回去是有交換條件的喔♥」

「什麼條件?」

「小優優最討厭的人在哪裡呢?」

「你是說……」皺眉扁嘴「那個傢伙?應該是回教團了吧。」

「這樣的話,」拿出一張同交給帝奇一樣花色的撲克牌,輕放到神田掌心「幫我把這人殺掉吧♥」

神田看到牌中人像,金瞳輕輕睜大,眼神轉為銳利。纖細的手捏爛那卡,並從千年伯爵手上接過六幻,神田揚起一抹彷彿勝利的微笑,但眼底卻藏著從未有過的殺意,圍繞身邊形成一股宛若冬日的雪氣。

「可以,絕對沒有問題。」

聽,覺悟的鐘聲剛響起
看,孩子的腳步正前進
當心了,回歸的旅人
今晚是狩獵的時間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0-8b1fb26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