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給川川的畢業賀文

畢業賀文 For 川川

卒業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習慣 (仁赤)




切原赤也返回教室時,早已是夕陽餘暉的時刻,他朝值日打掃的同學們隨便地打了聲招呼,抓起網球袋帶上教室門,望著被暖春的夕陽曬得有些發紅的走廊地板,有些發楞,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櫻花滿開的季節短暫的令人咋舌,大和民族卻對這種煙花般的絢爛華麗愛憐不已,切原扣上西裝外套的扣子,四月底的神奈川還是有那麼一些涼意,地理成績也不是很優秀的他猜想靠南一些的大阪是否比較暖和,畢竟財前用LINE傳來的照片裡總是一件輕薄白襯衫,他打了個哈欠,心裡盤算著待會要去那兒自主練習才好,完全沒把老師要求的數學作業記在心頭。

即使切原衝撞教師辦公室甚至校長辦公室好幾次,高聲抗議王者立海大不能一日沒有網球場練習,但總落得被拎著西裝領口丟出辦公室外的命運,惹來其他運動社團的社長的捧腹大笑,於是立海大網球社不得不前往大學和高中部與前輩們商量租借球場的事宜,卻只有換來周末假日能夠出借的施捨,切原只差沒土下座跪下去,可惜還是只能扁扁嘴回國中部宣布在球場修好之前,社團活動只有周末假日兩天可以進行。

於是他就變成現在這樣閒來無事的狀況。

身邊跑過幾個學生,女孩子們嘻笑著問待會要不要去車站前吃新開的可麗餅屋,穿著足球和籃球衣的男學生跑過走廊被老師們訓斥不該在走廊跑步,切原在樓梯口停下腳步,望著通往三樓的樓梯,默默地走了上去。

明明知道誰也不可能在樓上等著他,他卻還是無可自拔的踏出腳步。

一踏上三樓往右一看,第一間教室就是A班,他還記得以前有時候會被真田抓來他的教室,狠狠地為他那不堪入目的成績訓上半天,接著就在柳生的苦笑和同情眼神中,被拎到隔兩間教室的C班去,看著幸村優雅而溫和的笑臉,背上滿瀑布冷汗的頷首答應幸村出賽前會力挽狂瀾,然後明明教室就在二樓F班的柳竟然也總是會出現在C班教室這點也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甚至還跟C班的學生混的超熟),不過多虧立海網球社三巨頭,切原赤也才能順順利利升上三年級。

然後呢?

切原拉開C班教室的門,裏頭早已空無一人,中央偏後的位子彷彿有三位學長的幻影,微笑著注視他,作為前輩,對一個茁壯中的後輩的關愛的眼神。他拉開他以前常常坐的那張椅子,毫不客氣地坐了下去,摸著桌面異常熟稔的每一道痕跡,空蕩的教室安靜地彷彿世界只有他一人,他想起被三巨頭包圍的日子,竟有些懷念真田轟雷般的怒吼。

夾在真田和幸村之間的B班教室,通常他喜歡從窗戶探頭進去,奮力地揮手,像個孩子似的,咧嘴笑道,露出小小的虎牙,揚聲呼叫在教室最裡邊靠窗位子的丸井和仁王兩人,一紅一白的身影倚著牆,一個總是懶洋洋的,不是趴在桌上打盹兒,就是看著窗外活像在發呆;另一個總是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嘴裡塞滿了甜膩膩的食物,也不曉得他從哪裡生出這麼多甜食。

丸井和仁王會一起走出教室門,紅髮的學長明明比自己要來的矮小,卻仗著學長的身分,老是把他那一頭亂得不能再亂的頭髮揉的胡亂,然後塞給他從褲袋裡變出來的糖果,笑咪咪的留下他和仁王單獨兩人,自己跑去販賣部買麵包,切原總是望著丸井的背影猜想那嬌小的學長是哪裡生出來的胃可以裝那麼多食物。

仁王不多話,細小的眼睛總閃爍著狡詐的光芒,切原根本數不清在兩年間到底被對方捉弄了幾次,但銀髮的詐騙師似乎覺得他是個絕佳的獵物,反應出奇激動又容易受騙,以至於切原在放學後一起回家的路上聽見仁王那句喜歡時,一開始還以為自己又被戲弄,憤恨地對仁王跳腳,卻被對方一個深吻堵住來不及脫口的氣惱,滿臉通紅的他還記得那天在河堤上仁王圍著圍巾,在秋末的寒風裡奸詐地笑著,雙頰的紅潤不曉得是夕陽呢,還是凍傷,抑或是詐騙師也有害臊的一日。

無論是何者,切原望著B班的教室,最裡面最後一排的位子,那抹銀色的身影現在都已經不存在,一個多月前他親自淚眼婆娑的目送所有網球社的前輩們步出校門,胸口別著畢業生的花朵,手裡握著的不是球拍而是嶄新的畢業證書,仁王拉開一貫的賊笑,捏了捏他哭到發紅的鼻子輕聲說道:「我在高中等你。」

剛開始切原完全無法習慣失去了前輩們的學校生活,網球社幾乎就是他學生生涯的全部,他總是天天跟正選們混在一塊,但是除了他以外的正選都是三年級,轉眼間他們的身影早已不在中學部的校園中,尤其是那抹在陽光底下會閃耀的銀,他還記得自己在新學期開始的第一天依舊樂呼呼地衝到B班教室去等戀人下課一同回家,卻在從窗戶探頭後發現那熟悉的位子上坐著的是個完全不認識的眼鏡女孩。

習慣該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看習慣的風景、聽習慣的呼喚,習慣被你捉弄的日子竟然這樣悄悄地溜走,一去不復返。

然而人類的適應性實在令人感到害怕,不消一個月他竟然已經習慣起沒有仁王雅治在他身旁的校園生活,提心吊膽怕被整的日子似乎遙遠的像上輩子的回憶,他卻不只一次懷念同樣會揉亂他一頭自然捲的白皙手掌。

『我在高中等你。』

那是畢業典禮那天離開那天,仁王唯一留給他的話。切原看著B班教室裡窗簾飄揚的最後一個位子,默默微笑。

「好!這下要好好努力不要被當掉才行啊!」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1 Comments

川川 says..."No title"
嗚嗚嗚嗚哇啊……!!!
看完眼淚直流啊…!嗚嗚嗚嗚
看完腦中馬上有了畫面嗚嗚
之前的一直沒時間打稿、這兩回根本能前後呼應了
謝謝小悠!!
2014.07.09 19:54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04-0319ee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