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弱虫】山神百物語-春(東卷)

【弱虫】山神百物語(東卷)


初遇


 
  
  
  
  
  他第一次與他相遇,是在那百花齊放的春日。
  
  
  「喂,東堂!你的森林有不速之客闖進來啦!」
  
  轉過身,白色狩衣的綿長袖襬在陽光下畫出半圓,青色眸子夾帶著的疑惑視線直白地投向眼前,看來心情很差的荒北,他心裡不禁猜想是什麼樣的事,能讓面惡心善的對方真正動了脾氣。
  
  「荒北!不是跟你說過幾百次聲音不要這麼大!」抬頭望著環抱兩人的參天古木,東堂毫不客氣地指著友人高聲抗議,被山嵐撫過的樹梢似乎在竊竊私語,枝枒間搖擺的聲響低沉的像埋怨,少年皺起眉頭:「你看啦!都是你害的把木靈們都吵醒了!」
  
  面對東堂一如往常煩躁的言語,黑色短髮間的獸耳微顫,荒北一臉不滿地揮手:「囉嗦!反正冬眠也結束了不是?!早該醒啦這些老爺子!」
  
  雪已溶盡,樹梢業已長出第一片新芽,逐漸回暖的大地染上一片嫩綠,箱根的山間迎來嶄新的春景,在沉寂的漫長冬天裡沉眠的神靈們,也逐漸跟上甦醒的腳步,伸展筋骨為山野妝點新綠,這點作為箱根山的主人、山神的東堂是不可能不曉得的。
  
  「先別管這些,瀑布那邊有人類的味道,八成受傷了,有血的臭味。真是……跑到這種深山來是腦子有洞是不是?你快把那傢伙趕出去,臭死了!」搔搔頭,荒北的焦躁在東堂的眼裡顯而易見,尤其是對方搖擺個不停,活像在掃地的尾巴,沒等東堂答話,荒北旋即化為狼的姿態,拋下個凶狠的眼神,二話不說拔足,不出幾秒就消失在密林之間,恐怕是又回福富那兒去了吧。
  
  明明他這個山神遠比武神的福富神格高、年歲長的,怎麼對方就從來沒對他展現過一絲尊敬?
  
  面對如風一般來去的荒北,東堂愣在當場,不曉得自己震驚的理由究竟是那個荒北竟然會為受傷的人類來跟山神的他求援,還是他們神靈們居住的這種深山野林間竟然有人類能夠(或膽敢?)闖入。
  
  總之去看看吧。東堂搔搔臉頰,信步踏上往瀑布的小徑。
  
  雖說已經進入初春,然而深山的氣溫依然是稍挾寒意的,即使有春陽的恩惠,東堂還是可以在矮灌木叢間見到結冰的蜘蛛網,在糝落的陽光下閃耀著水晶似的剔透;山神的住所跟瀑布有段距離,他倒也不性急,悠閒地漫步林間,雖說是神,他對人類卻沒有特別想守護的感情,幾百年來他仰賴人類的信仰而生存,東堂卻始終覺得這乃是人類的一廂情願與任性妄為,將神的重責大任硬是壓在他肩上,願意走這趟路,充其量也是給老友一個交代罷了。
  
  雖然他也並不討厭人類就是了。黑髮少女們的沉穩微笑,忽然地從腦海深處躍出,東堂淺笑,他不知道有多久沒想起當年為他取名的人類少女,也許時過境遷,就連神也會遺忘人類擁有的微小溫暖。撥開長滿黃色花蕊的灌木叢,溪水撞擊河床岩壁,迴盪在幽谷間的聲響,隨著東堂的腳步向前而愈發喧天。
  
  瀑布激起的水花與山間寒氣結合,在鵝卵石堆積而成的河岸邊敷上一片稀薄的白霧,平常水邊總是有許多妖怪或神靈,但今日一反常態,連個影子都沒瞧見,然而東堂還是能聽見不絕於耳的私語,尤其在他從樹林間現出身影時,女性神靈的讚嘆聲和壓抑的尖叫他還是沒有放過的。
  
  嗯,不愧是我這個美型山神大人。
  
  沉醉於自己的美貌之間一時半刻,回神後才發現溪邊的一道露骨視線直白地投射在自己身上,他好奇地往視線主人的方向一看,一名少年將雙腳泡在溪水間,滿臉錯愕的遙望著他,恐怕就是荒北提到的受傷的人類吧?
  
  什麼啊,只是個小鬼嘛。聳聳肩,東堂邊打量對方邊走近溪邊,原先被荒北挑起的興趣也在走到少年面前後消耗殆盡,心裡暗自後悔為什麼要對荒北提起的人類這麼好奇,早知道還不如去參加新開他們的賞花點心會。
  
  「沒看過的人類啊……迷路的小孩嗎。」是說怎麼有辦法迷路到這種深山來?這麼近距離仔細一看,眼前的少年跟過去他見過的人類大相逕庭──混雜著翠綠和赭紅的短髮、白皙到有些病態的膚色、了無生氣的眼神和異常纖細的身形,東堂這才驚覺少年憑這樣的身體條件,是如何攀登上東海道險關箱根山脈的?
  
  「我不是小孩,也沒有迷路咻。」下垂的細長雙眼有著跟山中的花妖們同樣纖細的長睫毛,在男性身上是過於美麗了,垂著八字眉,少年一點笑容也沒有地盯著東堂:「你才是迷路了吧,我沒在山裡看過別人咻。」
  
  「什……?!」聽見少年的發言,東堂只差沒跌進溪中讓寒徹骨的冰水來提醒自己少年的發言是個鐵一般的事實,他急忙穩住腳步,沒讓山神大人的形象過於失態,抽蓄著嘴角他問到:「你不認得我嗎!?」
  
  「你誰。是說髮箍好遜咻。」
  
  「你說什麼?!」氣憤難耐的蹲下身,原本居高臨下看著少年的東堂不顧自己一身潔白的狩衣可能會被河岸弄濕弄髒,一屁股坐了下來,死瞪著玉蟲色短髮的少年:「我是這個箱根山的山神!這座山的主人唷!怎麼可能有不認得我的人類?!區區人類竟然還嫌棄這個美型!你才奇怪哩那什麼髮色啊?玉蟲嗎?!」
  
  少年看著氣到只差沒氣到站起來跳腳的山神,表情並沒有多少改變,只是游移著深色眸子,像是觀察昆蟲一樣掃視著東堂,這讓後者覺得不是很愉快,然而他必須控制自己的脾氣,避免神力可能帶來的災害,但他不得不承認眼前知道他是山神且被嫌棄奇怪,卻依舊毫無反應的少年讓他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不是玉蟲,是蜘蛛。」
  
  丟下這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話之後,少年便將視線從東堂身上轉回自己泡在溪水中的雙腿,似乎對自稱山神的東堂一點興趣也沒有,一連串的反應差點沒讓自視甚高的東堂掐死眼前這個傲慢的人類,然而在惱火的情緒底下,他卻有那麼一絲絲對於少年的好奇從心底升起,與過去他所見過的人類完全不同,這名少年的雙眸裡,沒有對山神的景仰、恭敬、恐懼或畏縮,彷彿把東堂當作一介人類一樣看待的純粹,反而使東堂感到格外陌生。
  
  順著少年的視線往溪水中一看,東堂瞪大眼,少年毫無贅肉的瘦削雙腿上,怵目驚心的撕裂傷口從右腿的膝蓋下緣醜惡地向下蔓延到腳踝邊,翻開的皮露出粉色的肉,鮮血從不規則的傷口滲出,溪水染上淺色的紅,少年卻似乎不為所動。
  
  「喂,玉蟲你受傷了。」看見這樣嚴重的傷,即便東堂打從心底不喜歡這名不尊重神明的人類,他還是理解了為什麼連一向厭惡人類的荒北,會刻意繞到他的居所吩咐他把人類丟出去。
  
  「沒什麼,常有的事咻。山就是這樣的東西咻。」
  
  少年笑了一聲,聲音跟他的髮色一樣特別,笑容是一點也不可愛,將受傷的腿從水中抽離,抓起身邊布包中的幾片草藥敷上傷口,再用幾塊布料迅速地包紮好,動作快的讓東堂訝異,如果他沒看走眼,少年用的藥草和包紮的手法,都是正確無誤的。
  
  站起身,少年背起布包,無言的看了滿臉憂慮的東堂一眼,便轉身作勢離去,然而傷口的情況遠比他想的嚴峻,剛踏出一步路,腳上傳來的刺痛便讓他差點站不穩往前摔。
  
  無奈地嘆口氣,東堂箭步向前拉過少年,不顧對方的抗議硬是讓對方坐在乾淨的大石頂,抓起受傷的小腿拉到自己膝上,少年悶絕的聲音和一瞬間扭曲的表情映入眼中,東堂試探性地觸摸,確認骨頭很幸運的沒什麼大礙,才悠悠地從褲袋裡掏出紙包,拆開少年的包紮,將手中紙包中的藥粉盡數撒在血肉模糊的傷口上。
  
  「別逞強啦玉蟲,憑你這隻腳,別說回村子了,光是要走回山路就很勉強了吧。」少年正想開口說些什麼,東堂用血淋淋的現實毫不客氣地打斷對方,手上的動作卻沒閒著,又從褲袋裡掏出一條綴滿梵文的白布:「我是不知道你怎麼獨自一人來到深山,又是為什麼會受傷的,但有我這個山神在,是不可能讓你瘸著腳回去,講出去說我山神沒能救人,多難聽啊!」
  
  細心地將少年小腿上的傷口用白布纏繞妥當,東堂雙手安上包紮好的傷口處念念有詞幾句,才讓少年如願以償地收回自己的腳,似乎不喜歡也不習慣他人觸碰自己身體,少年有些嫌惡的看著東堂,讓他覺得自己似乎是多此一舉,心裏頭又為這個少年的負面評價添上一筆。
  
  再度站起身,少年瞬間露出驚訝的神情,望向東堂意氣風發的臉,錯愕於剛才還讓他痛不欲生的傷,為何一瞬間沒了感覺。
  
  「佩服我吧!山神東堂大人沒有什麼不可能哇哈哈!」
  
  原本想道謝的,看見眼前的山神仰天長嘯的自戀神情,少年突然只想吐槽他了。
  
  「好啦,你快走吧。順著這溪往下走,很快就能看到接著回山腳的路的竹林小徑。」指著溪流下游,東堂認真地囑咐,表情格外嚴肅,少年這才驚覺對方恐怕不是玩笑話,是真的深居於這箱根山間的神明:「勸你別再來了,這兒的深山是神靈妖怪所居之地,非人類應來之處。」
  
  少年望著山神好一陣子,薄唇抿了又抿,欲言又止的樣態讓東堂有些不耐,就在他打算威脅少年再不走他就要親自把他丟回村子時,滿臉通紅的少年細如蚊蚋的聲音傳進山神的耳裡。
  
  「謝謝咻。」
  
  如果東堂此時往飄散著粉色花瓣的溪水裡一望,絕對會看到同樣赤紅著面的山神大人吧?
  
  
  那就是箱根山之主山神東堂,跟平凡無奇的人類卷島的第一次相遇。
  
  



後記:
之前寫好貼在噗浪上的短文,修改過後成為山神東堂的生日賀了!
恭賀山神大人生日快樂(教徒跪拜中)

很喜歡和風奇幻故事的設定w
雖然現在忙到幾乎沒時間寫文
會不會更新也是看心情了Orz


補設定↓
東堂→箱根山山神,箱根的山岳信仰中心,外表看似少年年紀卻過於常人,情緒會影響自然
卷島→天生玉蟲色髮色的人類,喜歡山所以自學很多藥草之類的知識,被家人覺得是妖怪而疏遠
荒北→因為人類的畏懼而神化的狼,跟在重傷時救了自己一命的福富身邊
福富→戰爭時代因人類信仰而生的武神,年歲比東堂小但力量很強
新開→你知道箱根的山裡面會出現鬼這件事嗎?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05-e7e599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