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HP】The Road Not Taken-番外01

 HPThe Road Not Taken(犬狼/詹泰)

 

    Caution本作配對含親世代犬狼&19年後孫世代詹泰(詹姆‧天狼星‧波特×泰迪‧雷木思‧路平),以及些微19年後孫世代思蠍(阿不思‧賽佛勒斯‧波特×天蠍‧馬份)。19年後狀況腦補有,反感者請速點上一頁離去,謝謝。

 

 

Another StoryYour Unfading Love





 

結束聖誕節隔日的中餐,泰迪很體貼地自願幫忙清理杯盤狼集的廚房,讓原本負責這工作的薇朵兒落了個輕鬆。雖然對家事咒語沒有什麼研究,泰迪還是很快地將廚房整理得一塵不染,榮恩熱情地招呼他一同喝茶,卻被泰迪笑著婉拒了,說是得趕著去一個地方,然後就回家找奶奶。

 

「欸,已經要走了嗎,泰迪?」抱著一大桶博蒂全口味豆(泰迪送他的聖誕禮物),詹姆急沖沖地跑到門口攔住泰迪,有些不滿地抱住銀髮少年的腰:「為什麼不待久一點,我都還沒跟你下到棋耶!」

 

銀髮少年穿上旅行斗篷,並將銀色半長髮綁成一小束馬尾整理好塞進圍巾中,他拍拍詹姆的頭,充滿歉意地開口:「抱歉啊,小詹,我有個非去不可的地方……等回學校我再陪你下,好不好?」

 

嘟著嘴看向泰迪,詹姆最後還是妥協了,雖然這次假期跟泰迪相處的時間少之又少,都被其他孩子瓜分去,但想到昨晚偷襲的成果,詹姆又覺得相較之下是划算的,他裝作考慮許久的樣子,才好不容易開出一個條件:「那你還要陪我練魁地奇!」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肯找隻好點的掃把給我。」邊開玩笑邊與歡呼的詹姆勾勾小指做好約定,泰迪忍不住想到上一次前他乘著掃把在球場上馳騁,不是為了比賽或陪詹姆練習,而是去拯救另一個詹姆的性命。揮手向屋裡的一干人等說再見,並接下向美黛問好的任務,泰迪抽出魔杖:「那麼我就先走了,聖誕快樂!」

 

 

***

 

 

啵的一聲,泰迪完美地現影到樹林中,已經成年的他在生日當天就成功地考過現影術考試,反倒是麻瓜世界的汽車駕照,跟他榮恩叔叔說的一樣難考(他總是搞不懂煞車和油門)

收起魔杖,泰迪在白樺林中緩緩步行,這是一片廣袤的林子,樹木們的葉子早已在秋末落盡,餘下顯得有些傲骨的枯枝和軀幹,連日的雪讓這一帶形成一片雪原,跟密集的白色樹幹勾勒出一片無垠的銀白世界。無邊樹林中只有銀髮少年孤零零的身影,泰迪安靜地走著,靴子踏在厚重的雪裡陷了進去,移動的辛苦讓泰迪不斷呼出白霧,腳步聲和喘氣的聲音全被雪堆吸收似的,整片樹林萬籟俱寂,他就那樣不斷地走著,彷彿要走到天荒地老。

 

穿越過茂密的樹林,映入眼簾的是一圈鍛鐵打造的籬笆,黑色的金屬上散著點點白雪,而籬笆所圍住的土地並不算大,十數個大大小小的墓碑像棋盤上的棋子一般方正地排列著,泰迪推開柵門走進墓園,鋼鐵傳遞過來的冰冷讓他不禁打了個寒顫。

 

是有人在聖誕節前來探望死去的親人,還是守墓人在佳節時刻也奉公職守的打掃呢?石板鋪成的道路上沒有殘留太多雪,讓泰迪很順利的就到達了他的目標,兩座一模一樣的墓碑並列著,樸實莊嚴的石碑挺立在面前,經過十七年的風吹雨打,堅硬的花崗岩上也不禁留下歲月的痕跡,泰迪單膝跪下,一頭半長銀髮在風裡瞬間染回原始的髮型與髮色,他抬起左手貼上冰冷的碑面,凍僵的手指笨拙地摸過淚溝般的優美文字───RemusJLupin & NymphadoraLupin

 

「好久不見了,爸爸,媽媽。」泰迪溫柔的微笑,喃喃自語的聲音,在靜默的雪地墓園裡如此的響亮:「在天堂過的還好嗎?」

 

「因為這次是瞞著哈利他們偷偷過來的,所以沒能準備一些東西給你們,原本想摘些野花的,但雪下的太大了,一朵花也沒能找到……等春天來了我再替媽媽你摘幾朵矢車菊來吧!」

 

忽然想到什麼似的,泰迪抽出了魔杖,低聲念出噗噗蘭,魔杖的前頭憑空竄出幾朵鮮豔的大波斯菊,拔起花輕置在在墳前,有些不滿意的苦笑,但也無可奈何,只能先用這些魔法變出來的花兒來代替。

 

「結果未來還是什麼也沒有改變呢,雖然詹姆那樣說了,看來最後還是沒有辦法迴避。」泰迪噙著笑臉說到,笑容中不再有過去的哀傷,卻依然帶著一絲絲的落寞,但他隨即打起精神,爽朗地笑著繼續跟不在場的聽眾對話:「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而難過喔,因為我還記得爸爸那時候說的話,你說的,要我過的幸福。」

 

 

紅撲撲的臉上劃出一抹溫暖而滿足的弧度,泰迪知道,自己已經成長,跟過去不同,現在的他,可以開懷的笑著,勇敢面對任何人,說出這句誠實的話:「爸、媽,現在的我過得很幸福。雖然你們並不在我身邊,但我知道你們都愛著我,而且我的身邊,還有許許多多人的陪伴,所以我並不孤單。」

 

「天狼星那時候說的話,我終於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哈利告訴我,我出生的時候你是真的很開心,真的是因為看見我的誕生所以感到欣喜……他說那是他看到你少數那麼興奮激動,而且笑容那麼明亮的時候。爸爸和媽媽,都因為我的誕生而感到快樂,而且盡可能的在那段動盪不安的日子裡陪伴在我的身邊,天狼星真的很了解你呢,他說的對,爸爸,你的確是愛我的。」

 

在那灰暗頹敗的日子裡,你用僅存的時光賦予我親情的溫暖。

 

「在知道爸爸真正愛著的人是天狼星後,我一度以為爸爸從來都沒愛過媽媽,也就不可能愛過我,但事實不是這樣的呢。我猜,爸爸並沒有不愛媽媽,只是那種愛,是朋友和親人的愛,哈利說,你也許只是想要讓媽媽在那場戰爭中感到開心、有人陪伴,卻弄巧成拙了……呵呵,明明是那麼聰明的人,在感情這方面卻很笨拙呢,我想這方面我也是遺傳到你吧。」

 

我知道,只有對天狼星的愛,才是你一生中的唯一一次愛情,而那份情感早已跨越友誼、親情或愛戀,昇華成無人能夠介入的羈絆。

 

「你可得老實跟媽媽道歉才行唷。」表情認真地向墓碑說到:「媽媽大概會很傷心吧,會對你和天狼星大發一頓脾氣……」想像著總是朝氣開朗的母親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朝溫潤的父親及驕傲的遠親大發雷霆的模樣,泰迪竟然不自覺的勾起嘴角,吃吃笑了出來,良久後才放柔了臉部表情:「但是啊,我相信媽媽一定可以理解你們,也許會鬧鬧彆扭,可是最後她一定、一定會選擇諒解你們的。」

 

泰迪這樣想著,父母還有劫盜們的身影,彷彿就在眼前浮現一樣:粉紅髮的俏麗女子像孩子一樣和黑髮化獸師拌嘴,苦笑著的褐髮青年也只能無奈的居中勸架,波特夫婦牽著手站在不遠處,為友人的一切欣慰地笑著。也許天堂就是這個樣子的吧?人世間那麼多紛紛攘攘、悲歡離合,走到最終依舊是一坏黃土,死後的世界卻能讓所有人都能忘卻痛苦,互相理解、體諒、包容,牽起手一同獲得平淡的幸福。泰迪看著無機質的石碑,不禁為經歷了風雨波折的上一世代感慨。

 

「大家都在天堂重聚,一定是吵吵鬧鬧的吧,畢竟有詹姆和天狼星那兩個活寶,天堂有沒有被他們的惡作劇搞得亂七八糟的呢?總覺得如果媽媽也在,會更熱鬧些,爸爸和莉莉大概是耳根子不得清靜了吧哈哈。」站起身,穩住有些麻掉的雙腿,泰迪邊笑著調侃,邊將斗篷與長褲上的雪輕拍掉。

 

感覺到頭頂傳來一股冰冷,泰迪仰起首,一片灰茫的天空開始落下羽毛一般的雪片,一蕊一蕊地黏在他的深褐髮絲上,像是巧克力派上灑上的糖霜,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又開始下雪了呢,天堂那兒也是冬天嗎?是的話可要好好保暖,免得又重感冒囉。」拉起旅行斗篷附帶的帽兜,泰迪細心地叮嚀:「我也得走了,奶奶還在家裡等我呢。」

 

一片寧靜的墓園飄起雪來,在這樣寒冷的時節,大夥兒全都窩在暖爐邊,享受著爐火和家人帶來的溫暖,泰迪溫柔地拍拍墓碑頂,低聲地道過再見,轉身踏上來時的道路,準備回到杳無人煙的樹林間施展消影術,那幾道聲音卻在他的背後兀然地出現,壓過靴子踩踏雪地的細碎和樹梢積雪滑落的沉重,泰迪倏地轉過頭,不遠處的眼前,三個幽魂般的身影在雪中如夢似幻。

 

『已經是一個了不起的巫師了呢,泰迪,能夠有你這樣的孩子,媽媽真的很高興喔!』粉紅色短髮的年輕女子,咧嘴淘氣地笑著,那雙美麗的眼眸中,夾帶著少女的青澀和母親的慈愛:『千萬不要忘記囉,媽媽永遠、永遠都愛著你。』

『看到你過的這麼幸福,比什麼都讓爸爸放心。』看上去年輕而健康許多的褐髮男子溫柔地說著,臉上的笑容誠懇而敦厚,充滿著父親溫和的憐愛:『太好了呢,泰迪。』

『雷木思的兒子,當然也是我的兒子啦!』黑髮男人歪頭帥氣的笑著,語調輕快,而他的右手正穩穩地和身旁的褐髮青年緊握著:『謝謝你能夠接受我們,泰迪。』

 

眼眶有些濕潤,不曉得是因為颳起的北風刺痛了眼,還是細雪飛進了眼中,泰迪使勁地眨眼,再次張開雙眼時,父母與天狼星的身影已經消失無影蹤,他愣愣地看著空無一人的墓園,像是理解什麼一樣,靜靜地勾起嘴唇。

 

「謝謝你們,爸、媽、天狼星。」

 

 

他知道,他們都愛著他,如同他愛著他們一般多。

那份守護如同在遙遠天邊的天狼星辰,永恆不滅。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07-3a6fad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