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網王】NO!THANK YOU!(ちとくら♀)


※內有受君性轉注意!不適者速速回頭
※配對ちとくら♀。白石♀名藏乃(くらの),410網球社社長(設定是男女混社),歐派是傲人完美的D
※劇情超老梗注意




NO!THANK YOU!(ちとくら♀)





「好慢喔……」薄色長髮的少女看了看右腕上的若草色手錶,長針只差五格就要對齊正下方的六,她再度走出騎樓下望道路遙遠的另一端望去,熙來攘往的人群裡就是沒有那個鶴立雞群的影子,她皺了皺眉靠回陰影處的柱子,低聲地喃喃自語:「都已經過了約定的一小時了,千歲到底在幹嘛啊。」

白石輕嘆了口氣,正對面的噴水池不停變化水舞的姿態也已經看膩了,她甚至已經得出水舞編排的規律,白灰雙色的鴿子來來去去地飛舞在羅馬式的廣場上,假日早上許多家長帶著孩子們來野餐或散步,她了無生趣的看著好幾個孩子既興奮中夾著些膽怯地將麵包放在柔軟的掌心,驅著短短的小腿追在鴿子身後。

拿出包包裡的化妝鏡再次檢查起出門前特別花時間整理的瀏海跟妝容,鏡子裡反射出的姣好面孔有些潮紅,一來是天氣的炎熱,二來則是一如往常的自信中夾帶著難得的些許緊張──沒錯,這是千歲跟白石兩個人交往一個月以來第一次的出外約會。

說起來恐怕沒人相信,容姿端麗、頭腦聰慧、溫柔體貼還打的一手好網球的四天寶寺校花、白石藏乃其實活了14年還沒交過男友,更讓人跌破眼鏡的是區區一個九州來的轉學生竟然能夠打敗群雄,擄獲少女的芳心,讓不少少男心都裂成一堆碎片,零零散散的被網球社的眾人嘻笑著踩過。

之所以會心血來潮的提出約會,是千歲遠在熊本的陶藝家父親在前幾日因為全國巡迴展而來到大阪,除了探望兒子以外,也塞給他兩張美術館的票券,和少年一樣高大黝黑的父親一臉曖昧拍拍肩膀,感嘆兒子也到了這個年紀,千歲像裝傻似的微笑不語,隔天部活難得露面出席,只為了邀請自家新交往的戀人一同前往。

於是才有現在的局面。約好九點半在火車站前面的廣場見面,白石一早就梳妝打扮,期待能以最完美的姿態出現在戀人面前,甚至提早到會面地點等人,邀約的那個人卻姍姍來遲,手機打了好幾通都是語音信箱冰冷的機械女音,讓白石又氣憤又無奈。

她在想什麼啊,千歲不就是這種人嘛……靠在石柱上讓站久了的腳放鬆休息一會,白石心中默默地想道,煩躁的火氣也有些燃上心頭。那個人本來就是這樣隨性的,部活也是想來就來,約會遲到對他來說大概也是家常便飯吧!

原本拿出手機想再試著聯絡看看戀人,但一打開通聯紀錄就看到一整排的名字,白石不禁感到無力,恨恨地蓋上手機:「乾脆回家算了……」

啊,要不然找小光一起去逛道頓堀也不錯,那邊的UNI●LO正在換季大拍賣!

不過小光這個時間應該跟謙也在一起吧,前幾天有聽謙也那傢伙說這周末要跟小光一起去看新上映的動畫電影……

「……還是回家吧。」

「唷,小姐〜」正準備踏上回家的路,一道油腔滑調的聲音就從頭頂傳來,白石抬起頭,看到面前站了幾個年紀大約是高中或大學生的年輕男子,打扮的十分浪蕩,臉上掛著輕浮的笑容,讓她看了就覺得不舒服,微微皺起眉頭,她不發一語的說著「不好意思,借過。」,卻被幾個青少年擋住了出路。

「我們看你在這裡站了好久囉,是在等人嗎?」

慘了,又是來搭訕的!白石心裡暗叫不好,她雖然從小就常被陌生男性搭訕,但年紀長她很多的又頗有女王風範的姐姐,總是有手腕能把那些前來攀談的蒼蠅們攆跑,長期依賴姐姐的保護,導致她對於被搭訕這件事情非常苦手。

看著來意不善的男子,白石靜靜地往後退了一步靠在牆上,低頭順應對方的話低調地回答:「不好意思,我在等我男朋友。」

「都等那麼久了,你男朋友不會來了吧?」一個染了金髮還打了好幾個耳洞的少年(天,同樣是金髮跟耳環,她現在突然覺得謙也跟小光真是可愛的讓人疼惜)一手很無賴地搭上白石的肩頭,笑著反問少女,身上傳來的淡淡酒精為讓白石露出明顯厭惡的表情:「乾脆跟大哥哥們去玩吧?嗯?要什麼我們都可以買給你喔,LV包包怎麼樣?」

搞什麼啊?!當我是援交妹嗎?!

「請不要這個樣子,被我男朋友看到我會很困擾的。」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白石只能盡量保持冷靜地回話,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她知道不管是力氣或人數,只憑她一個女生,是絕對吃虧的。

「別這樣說嘛,小姐,我們幾個都很溫柔的喔。」

感覺到放在肩上的手正蠢動著撫摸起她的手臂,白石左手一伸正打算把對方壓在肩膀上的手拍開,沒想到卻反被對方將了一軍,左手被另外一個少年高高抓起,力道大的有些讓人吃痛。

「所以說不要這樣!放開我!放開!」手腕被緊握著,對面傳來的力道不如千歲的溫柔,白皙的皮膚很快就印上紅斑,白石羞惱而不滿地高聲喝斥著,但幾個男子也不管這裡是光天化日下的公眾場合,硬是拉著白石望外走,她羞憤地想把自己的手扯回來,但一個少女的力氣怎麼比的過發育完全的男人,整個人力不從心,像被獵到的動物一樣被拉著:「你們不要太過分!快點放開我不然我要叫警察了!」

「給我放開她。」

正以為自己就要這樣被幾個混混不知道帶到哪裡去時,白石聽到一聲高亢的慘叫,左手腕上的力道忽然像空氣一樣散去,恢復了驅使身體的自由,晃過眼前的竟是剛才抓住自己的那個少年,倒在她的腳跟前摀著腹部抽蓄著。

讓她驚訝的不是青少年痛苦的倒下,而是頭頂傳來的熟悉音色,白石倏地扭頭,映入眼簾的是令人安心的人影,接近正午的豔陽清楚地攝出少年高大的身軀,跟平日的他不同,千歲以傲人的高度俯視著那些光看到人就開始害怕的混混,臉上一點笑容也沒有,眼神冷的徹骨。

「你們誰想跟這傢伙的下場一樣,可以繼續留在這邊沒關係。」慵懶的音色緩慢而低沉地從黝黑少年的唇瓣中吐出,千歲不客氣地用鐵木屐狠狠踩上倒地那個青年的手,底下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混混們的臉色唰地大變,相當害怕地看著千歲,又看了看早已躲到千歲身旁的白石,除了俐落地把同伴抬走外,他們也不敢再多說些什麼,一溜煙地消失在這對小情侶的眼前。

那群無賴的背影才消失不到半秒,千歲慌忙地轉過身,低頭望著還僵直身體的白石,原本冷澈的的眼神馬上回到平時的溫度,拉起少女有些轉成青色的手腕輕輕搓揉,滿臉擔憂地開口:「抱歉,藏,都是我來晚了……」

心裡屯積的那股惱火加上適才被欺負的害怕,白石原本想對千歲這個遲到大王訓話一番的,然而一抬起雙眸,黑曜石的眸子裡滿滿的都是自責和關心,手上傳來的體溫和柔和的力道切實的讓少女感覺到戀人的溫柔,一時間她像洩了氣的皮球,脾氣全沒了。

「藏,對不起,讓你碰到這種事。」

「沒事啦,你不是趕來救我了嗎?」揚起微笑,白石牽起千歲寬厚的手掌:「不過下次不准再遲到啦,不然我可是真的會生氣的!」

「嗯,下次再也不會了!」露出孩子般的天然笑容點點頭,千歲反握住少女小巧柔軟的葇荑,兩人很快地將剛才的不愉快拋在腦後,走向地鐵的入口。

「哼哼〜那部活也要準時來參加喔。」

「欸欸──這跟那是兩回事啦!」



Fin.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11-34c13d8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