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鋼彈00】一秒(2010年洛克昂生日賀文)


舊文up again


此賀文,在2010/03/03謹獻給其實根本還沒出生(喂)的洛克昂‧史特拉托斯先生
尼爾‧狄蘭迪&萊爾‧狄蘭迪雙胞胎:D
HAPPY BIRTHDAY♥→我不會愛爾蘭語所以就用英文湊合著吧XD





說起來他的生日好像就是今天。

這是洛克昂在撕下房間裡那3月2號的日曆紙時想到的事,雖說現在大家都改用電子日曆這種發達的東西了,不過比起那些冷冰冰的科技製品,他還是比較喜愛翻動時挾帶著些微書頁香氣的傳統日曆。

是在暖暖的陽光下會散發出古老而優雅馨芳的的墨水香。

只有用這種方法,才能深刻地碰觸到時光的流逝,感受在手中一瞬飛去的光陰,在度過一天之後的終結時,慢慢地、細細地品嚐與人們相處共度的回憶,滿懷感激地收藏在心底最寶貴的區域。

感激自己曾經有過這些經歷、感激自己曾經認識這些夥伴。

電子製品是冰冷而太過無情的,他想,因為那是捕捉不到幸福的工具

即使如何努力地伸出手,終究也只會聽到時間在掠過你的髮絲之後,在望塵莫及的位置上惡狠狠嘲笑你的聲音──科技是如此日新月異,讓人迷失在與時間賽跑的競賽中,遺忘身為人該有的小小幸福。

想到這,洛克昂的腦海中浮現的竟然是那個異常美麗的少年。

「嘛,提耶利亞的確是有點像機器呢。」苦笑著抓抓頭,褐髮的男人瞥見床頭的時鐘,小小驚呼慘了,卻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步調,慢條斯理地戴上手套,這其間還讓他哼完了一首小調,英俊的臉上甚至是掛著微笑的──洛克昂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全身上下挾帶著愛爾蘭人渾然天成的悠閒與優雅,凱爾特民族的浪漫。

「遲到了,洛克昂!遲到了,洛克昂!」幾乎跟主人的頭一樣巨大的橘黃色球型機器人像犬科動物一般拍打著它的耳朵,閃著紅光的眼睛如同警告燈在催促著主人。

「就來了〜」穿上最後一件背心,洛克昂才抱起哈囉,像對待小動物一樣將它抱在腰間,毫不擔心地開口:「哈囉可真會催人哪。」

「提耶利亞,生氣!提耶利亞,生氣!」

啊……的確呢,如果遲到了那個一本正經到有些可愛的小傢伙恐怕又要板著一張秀氣的臉冷冷地衝他罵著不適合當Gundam Meister之類的話吧!

今天實際上是沒有任務的,洛克昂前幾天才半開玩笑地說這麼冷的三月天,就連搞戰爭的傢伙都窩在暖爐邊喝啤酒吧!(提耶利亞倒是對這樣的意見嗤之以鼻)

不過也許就像他所說的吧,近來幾天地面都沒什麼大動作足以讓他們四個機師出動,皇小姐似乎也想給自己放個假,於是托勒密上少有假日的艦員們早就不知溜到哪去了,現下他眼前的走廊可就是空空蕩蕩的,一個鬼影子都沒見到。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一個有如泉水般冷冷清清的細緻聲線突然在洛克昂拐了一個右彎,正準備進飯廳時響起,身為狙擊手的他靈活地停下在低重力狀態下漂浮的身子,看著聲音的主人他露出溫暖的微笑。

「早安,提耶利亞。」

「你遲到了,約好九點飯廳見,現在已經……」似乎對於洛克昂遲到的舉動感到稍嫌不滿,提耶利亞淺淺地皺了和髮同色的眉。

洛克昂輕笑兩聲,低下頭看著面前的少年,沒等提耶利亞說完便打斷他正打算接下去,那有關時間概念的長篇大論:「現在也才九點五分,提耶利亞你別那麼嚴苛嘛!」

「而且……」傾下身子,洛克昂就著平常的笑貼近紫髮少年有如雕塑品一般精緻的臉蛋前輕輕開口:「不是說沒人的時候叫名字就好了嗎,提耶利亞?」

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是如此接近到洛克昂開口時唇瓣蠕動的嘴型都盡收眼底,只要稍微向前五公分就足以肌膚相親,那樣短到僅有咫呎的間隔讓情感遲鈍的提耶利亞愣了兩秒,才滿臉通紅地向後飄開,急沖沖地吼著失態!

洛克昂聳聳肩,依舊一派自然:「我可是什麼都沒做啊,提耶利亞。」

咬牙看著面前笑的純良無比,十分紳士的愛爾蘭男子,提耶利亞閉起眼深呼吸一口,白玉的蔥指撥過因為突然的大動作而散成亂扇狀的紫色髮絲,他冷靜地開口:「總之,下次不準再遲到。」

「是、是。」洛克昂的回應在提耶利亞耳裡聽來大致上是沒什麼誠意的,不過提耶利亞深知這個男人的習性,只要他開口要求了,洛克昂是不會再犯第二次,獨獨唯有調侃他這件事例外。

「那,提耶利亞今天約我什麼事呢?」

前幾天宣佈放假後沒多久提耶利亞便親自跑來──而不是用通訊器──洛克昂的房間找他,這著實是讓褐髮男人有些吃驚的,雖說他們之間的關係在許久前已經在不經意的相處下心照不宣地跨越了夥伴亦或朋友那條線,但提耶利亞對於人類的感情這回事依舊懵懂的像孩童,要傳達關心與愛意的話語是一句也吐不出口,所以看見那纖細的紫髮少年靜靜地站在他房門前,洛克昂不得不說他是意外的。

『三月三號,不忙的話,可以陪我嗎?』

還記得那時候的他有些失笑,三月三日,那是他的誕生日,是身為尼爾‧迪蘭迪的他和弟弟一起降臨這個世界的日子。

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了,會和他一起慶生的人──即使不說也知道他想要什麼的爸爸爸、每年都烘焙出不同美味蛋糕的媽媽、總是親手製做成雙成對禮物送給他倆的妹妹。

已經都沒有了,三月三日對他來說已經不是那麼重要,在他踏上托勒密的那天,尼爾‧狄蘭迪就已經死了,現在在這裡活著的是洛克昂‧史特拉托斯。

一開始聽到那句話時洛克昂曾經傻傻地以為提耶利亞是打算替他慶生,不過轉念一想,洛克昂覺得自己真是個蠢人,那個提耶利亞就算從VEDA知道他真正的生日,恐怕也是不會費心準備禮物,更別遑論什麼慶生了。

實際點吧,洛克昂。他這樣對自己講到,拍著臉頰。三月三號是曾經住在愛爾蘭的小木屋裡,叫做尼爾的小男孩的生日。

而不是他。

「洛克昂?」似乎是因為叫了幾聲全名都沒有得到反應,以為洛克昂還在介意他總是不叫名字這件事的提耶利亞左顧右盼,彷彿擔心被抓到的嫌犯一般,確定附近沒什麼人了才提心吊膽地輕喚到戀人的名字:「洛克昂,你有聽到嗎?」

「啊、啊……什麼?」總算是從回憶世界裡轉回現實的洛克昂露出不同於平常帥氣或者可靠,而是難得呆愣的表情,這讓提耶利亞不禁輕勾起唇角笑到。

「你在笑嗎,提耶利亞?」看到紫髮少年明顯的幅度,洛克昂問著,卻讓他一瞬間像是備受驚嚇的小動物,收起笑臉緊張地不知道該說什麼,洛克昂倒是頗有興趣地接著問他:「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提耶利亞猶豫時總是會左右晃動著細細頸子上的頭顱,有如絲絹的秀髮會掠過潤玉般的面頰和小巧的肩頭,在空氣中等速地畫出美麗的軌跡。

「因為……你在發呆。」像是終於決定好說詞的演講者,提耶利亞帶著有些羞赧的緋紅臉頰慢慢開口:「很少,看見你這樣。」

見了這情況,洛克昂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面前的少年從冷漠與不近人情到現在這樣,是有多大的進步。

為了小小的事情感到有趣,為了小小的幸福而露出微笑,不再對一切麻木,有了足以稱之為情感的東西的提耶利亞讓洛克昂覺得很驕傲。

「提耶利亞,這樣很好,因為你是人類啊。」洛克昂走向前將比他瘦弱不少的少年環住,溫柔地擁抱著,講話的聲音是那樣溫柔,有如大西洋的海浪打在礁石上,洛克昂的聲音厚實而低沉地打在提耶利亞的心口,讓窩在男人懷裡的少年是如此安心而想要依賴。

曾經的自己是像洛克昂所認定的那樣冷血無情,只為了計劃而存在、為了計劃而行動的「機器」。

任務要一絲不苟、時間要一秒不差;為人鐵面無私、做事責無旁貸。

但是現在的他和過去不一樣了,洛克昂告訴他、教會他,讓他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台會走路的機器。

他提耶利亞‧厄德是人類,有血有肉有感情,有七情六慾,有自己的想法。

「我是……人類。」小小的手掌抓緊洛克昂柔軟的背心,曾經對於自己的身分感到迷惘的提耶利亞彷彿在自言自語地念著,像是在確認些什麼一樣,但脫口的言語不再是以問號結尾,而是肯定的句號。

屬於人類的溫度真切而現實地透過衣物,沿著自己的手指傳到身體,到胸膛,那股暖流是如此的令人安心,就像洛克昂的人一樣。

提耶利亞想,或許現在的他也有每一個人類都有的器官吧!

那個稱之為「心」的器官。

「對了,提耶利亞,」鬆開禁錮在懷中的少年,洛克昂問到他:「今天約我,有什麼事情嗎?」

提耶利亞沉默了一會兒,一個字也沒講,紅琉璃似的雙眼只是靜靜地盯著他,帶著些微疑惑與古怪,讓洛克昂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像是懷疑自己非人的記憶力怎麼可能記錯,提耶利亞終究艱困地吐出了一個問句。

他記得VEDA上洛克昂的資料登錄的生日是3月3日沒錯啊……(VEDA是絕對不會錯的!)

而站在他跟前那個總是一派輕鬆自然的狙擊手竟然露出罕見的、十分驚訝的眼神,再加上臉部表情並沒有附帶著任何笑意,這幾乎讓提耶利亞油然興起了一股危機感──他總該不會蠢到把戀人的生日給記錯了吧?

「對不起。」紫髮的少年見洛克昂一個音也沒發出,便以為對面的男人恐怕是在為自己的失誤而生氣,誠實如他很快地垂下了頭,一反平常高傲的姿態,低聲地說著抱歉。

「欸?提耶利亞為什麼要道歉?」時間還沒長到讓他足以想好到底要怎麼回應提耶利亞,情況就突然峰迴路轉急轉直下到了一個他無法銜接的地步,洛克昂趕緊捧起提耶利亞的臉,滿肚子問號地問著。

「因為……」抬起頭,提耶利亞皺著眉,正因為自己對洛克昂的誤解而感到羞赧,但對方一問他還是老老實實地回到:「我記錯日子了。」

聽了此番言語,洛克昂噗嗤一聲笑了,為了保護重要的手指而帶著皮製手套的手摸上提耶利亞的頭,像是安慰一樣地拍著他,更讓提耶利亞不了解他的所作所為了,只得無奈地看著依舊笑的有如冬陽一般的男子。

「提耶利亞記得我的生日,我很高興呢!」

「我沒記錯?」

「哈哈,提耶利亞怎麼會記錯呢。」有如兄長一般寵溺地揉揉少年的髮絲,洛克昂爽朗地笑著。

這讓提耶利亞瞬間鬆了口氣,他伸手拉住洛克昂胸口的衣服,抿抿唇,細若蚊蚋地用他清朗的聲線將準備很久的台詞一鼓作氣唸出。

「一起,回愛爾蘭吧。」

「愛爾蘭?」在這無涯星空的黑暗裡聽見故鄉的名字,說洛克昂沒有一絲心動絕對是騙人的,不過當這個名詞從提耶利亞這小傢伙的嘴裡吐出來時,他覺得自己是驚奇大多於懷舊的。

提耶利亞點點頭,繼續說到:「你總是跟我說愛爾蘭的風景很美、食物很美味,還有,愛爾蘭的每一個人都像你一樣溫柔。」

「今天是你的生日不是嗎?我陪你一起回去吧,愛爾蘭。」

洛克昂是第一次這樣想,也許只要有了提耶利亞,他過去的一切突然不是那麼重要了;他也是第一次發現,人原來是可以為了一句話而如此感動的生物。

那個總是厭惡地球、厭惡與人群接觸的提耶利亞竟然主動提出要回那美麗星球,只為了他。

促不及防地吻上面前他惹人憐愛的戀人,力道是幾近可以使人缺氧的甜膩。等到提耶利亞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又被占便宜時,洛克昂早就已經躲的遠遠的去避難了。

真是又好氣又好笑,提耶利亞摸著被吻到紅豔的雙唇,臉頰不由自主地也跟著紅了起來。

今天就原諒他吧!提耶利亞是這樣想的──雖然是很想開著鋼彈把他轟成灰。

「走吧,再蹉跎下去可是浪費時間。」

「提耶利亞今天沒生氣欸,這個意思是我可以再多親幾次嗎?」

「不准得寸進尺!」

洛克昂握住走在前頭提耶利亞的手,輕輕執起的動作彷彿是在對待一件高貴的藝術品一般溫柔,只是單純的莞爾,一個字也沒有說,湖水綠的雙眸盛著他打從心底最崇高的情感。

提耶利亞望著那雙令他醉心的眸子,露出今天的第二個笑容,淡淡地吻上洛克昂的額角,天籟般的聲線輕輕響起:「La-breithe mhaith agat。Taim i'ngra leat。」


和你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我最珍貴的回憶。



後記

雖然上面說要給尼爾萊爾兩兄弟,但是萊爾卻連名字都沒出場ˋ^q^ˊ
寫LT會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啊www
雖然這篇的文筆一樣很爛這樣Orz

補充一下,倒數第二句提耶利亞說的話是愛爾蘭語(超難找的XD)
前句是生日快樂,後句則是我愛你。
對不起我老梗了
最後一句是想要呼應前面的撕日曆
不過似乎不管洛把拔還是提耶兩人都很合適呢XD

那麼就祝洛克昂生日快樂囉www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12-56426a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