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91 Days】來跳舞吧!(ネロアヴィ)




【91 Days】來跳舞吧!(ネロアヴィ)



※時間點大概是Day 7-9之間,在Frate死後、Corteo死前
※應該算是Nero→Avilio
※作者中毒已深,勿救勿送醫





不算太大的房間裡略顯昏暗,即便點上幾盞燭火,仍抵擋不住窗外連續好幾日的陰鬱,厚重的灰雲壓的整座城市喘不過氣,彷彿是要替Vanetti家族接連不斷的喪事哀悼似的,兄弟鬩牆折去家族的半縷羽翼,偌大的宅子去掉不少熟面孔,氣氛與天候一般,沉悶的連一向血氣方剛的Tigre都學會沉默,即便讓義大利工匠特製的喇叭吟唱出悅耳的華爾滋舞曲,也帶不給這宅邸一絲生氣。

Nero隻手撐著下巴,百般聊賴地閱覽著適才Valbero丟給他的帳簿,心思卻遠遠不在此,燃起的雪茄擱在桌上,沙發上的Avilio慢條斯理地擦拭著冰冷的槍體,給因為旅途與逃難而欠缺保養的零件細心上油,Nero抬眼看向黑髮少年的蒼白手指靈活地玩弄著手中的黑色金屬,一霎那覺得對方纖細的側臉與那雙遠比自己幼小的手,卻緊握著殺人凶器的這一幕是多麼違和。

多麼地有悖德感。嘴角無來由地勾起,Nero想起Avilio每一次開槍時毫不猶豫的冷酷眼神。

「Nero,你看夠了的話,最好是把你的心思多放在帳本上。」扣上塞滿子彈的轉輪,把槍放回大衣暗袋,Avilio不改其冷淡的態度,看也不看主人一眼地給出忠告。

「反正最後Valbero還是會檢查一次的啊,我只是盡盡義務。」聳聳肩,Nero像是要跟Avilio唱反調似地拋開帳本,咧嘴笑著,Avilio沒多回嘴,畢竟這是Frate死後,他第一次看到Nero笑,縱然那之中還是缺少了什麼,和兩人名為旅行的逃亡時Nero的笑臉並不相同。

他想,Nero是再也沒辦法露出那樣率直的笑容,就跟被他設計身亡的Frate一樣、跟一去不歸的Fio一樣。

唱片機的歌曲嘎然而止,Nero站起身來為黑膠唱片翻了面,另一曲優美的華爾滋緩緩流出,金髮青年轉向他,嘴角仍勾著那抹被他變了調的笑,兩手一攤:「來跳舞吧!」

「我拒絕。」毫不留情的態度,跟開槍時的果決一樣,狠狠地傷了Vanetti少主的一顆少男心與自尊。

「為啥啊!」開玩笑,他可是每次出席社交舞會,上至貴婦人、下至小淑女都巴不得跟他跳上一曲的Nero Vanetti耶!

「我不會跳舞。」面色有點陰鬱地瞅了Nero一眼,別過頭,像是想藉由這個動作打消Nero不知從哪來的荒謬念頭,然而Nero的下一句動作,就讓Avilio後悔自己沒認真想個藉口來搪塞對方,而是老老實實地坦承自己不曾跳過任何一支舞的事實。

聽完Avilio的理由,Nero並沒有像黑髮少年期待的那樣捧腹大笑,金髮青年趨向前,不顧Avilio的抗議拉起對方,Avilio一個反應沒過來,踉蹌地跌進Nero寬厚的胸板,有些惱怒地抬頭,映入眼簾的是對方那雙頰帶著灰的藍眸,閃爍著想到鬼主意時的俏皮。

「我教你啊!」無視Avilio幾乎可以射穿他的冰冷視線,Nero拉起少年的左手搭上自己的肩,右手輕柔地十指交握,扶著Avilio的腰際,不等對方開口,Nero便順著新曲的節拍,逕自拉著黑髮少年跳起華爾滋。

「Nero!」不滿地低吼,卻不見壞笑著的舞伴有停手的意思,無奈之際也只得被對方牽著鼻子走,應合著Nero跳上一曲。

然而,這段下午的小插曲毫無疑問是場悲劇。Avilio縱然有傑出的身手,卻顯然是Nero 20年人生以來看過最缺乏舞蹈細胞的人類,就連最簡單的三拍華爾滋舞曲,Avilio卻左右不分又時不時地落下拍子,Nero的腳早已不知被折騰幾次,他心中不禁感嘆藝術真來自於天分。

靠著身高差Nero俯視著少年清秀的臉龐,Avilio微皺著眉,為了配合節拍踏出正確的舞步,低頭死命地瞪著自己和Nero的皮鞋尖,交握的那隻右手,出了一掌心薄汗,Nero忍不住莞爾,左手輕輕抬起黑髮少年的下巴,讓那雙有些驚愕的榛色雙眸對上自己的憂藍。

「不能一直看腳,這樣反而會太在意的。」看見對方生硬地點頭,Nero微笑著替對方數拍:「一、二、三,一、二、三…對,做的很棒,Avilio。」

Avilio像是終於習慣了這三拍的舞曲,兩人的動作終於看起來不像是兩尊莫名其妙的雕像,勉強也說得上是像樣的華爾滋了,Nero心想,這要是給Vanno看見準是被笑個半死。

水銀燈的微光,宛若晚宴上高貴的燭火,點綴了那麼一絲氣息,讓人恍然的像真正踏進舞場,但充斥在鼻腔的菸草味,卻一再提醒兩人只不過是在Vanetti宅邸裡的一個小房間,這一點在Nero完成Avilio剛才怎樣也做不到的轉圈動作後,寫實地傳遞了過來。

長年流連舞會的Nero拉起少年的右手,優雅而完美地讓Avilio旋過細瘦的身子,還來不及讚嘆對方一番,Avilio的腳踢上沙發椅腳,步伐一個不穩,牽著Nero的右手,兩人就那樣碰地一聲巨響,狠狠地摔落地板。

黑膠唱片的小提琴樂曲突兀地告停,一片寂靜中Nero看著幽暗微光下Avilio鬼魅似的蒼白側臉,有那麼一瞬,他竟懷疑少年是否真的存在於此處,抑或只是這座陰暗宅邸的幽魂,而這念頭的過度荒唐,讓Nero不禁失笑。

站起身,Nero扶起舞伴,即使Avilio面無表情,他還是微微地感受到黑髮少年在拍落身上灰塵時散發出的一絲不悅。

戴上破舊的報童帽,Avilio示意自己打算打道回府去,Nero目送夥伴推開房門的背影,爽朗地笑道:「Avilio,下次跟我一起去參加舞會吧,會很好玩的。」

回頭瞥了金髮青年一眼,Avilio的表情似笑非笑,但那道嗓音一如往常的平靜而清冷,讓人聽不出他心底真正的心思:「有機會的話吧。」

Avilio帶上門,燃盡了的菸為寂靜的房裡染上一層薄薄的餘味,Nero注視著關上的門板,笑容有些落寞。

他為唱片機換上新的黑膠,不忘把音量調到極限,過分華麗的大喇叭傳出震耳欲聾的歌劇男高音,Nero不在乎是否會吵到宅邸另一邊正休息著的父親,也無所謂等等掛著眼鏡的參謀恐怕會念上好長一段時間。

Nero點燃一根新的雪茄,發狠地吸了一大口,讓肺葉裡充滿著菸草苦澀的臭味。

他只想讓這該死的音樂,蓋過整座城市的喧鬧。




Fin.


後記:
看完91 Days之後胃痛不已
為了平息心中的這波洶湧澎湃,只好怒開word寫一篇NA
不然這火沒滅掉,完全沒辦法好好寫論文啊!

開放式結局我是支持開槍但沒打死Avilio派的
雖然客觀來看,或許死對Avilio才是解脫
但我還是希望兩個失去一切的人可以相互扶持,找到新的人生意義

這篇一開始只是想寫兩個人跳舞的小插曲
但不知為何寫到最後又走向有點悲劇味道的結尾……
果真我打骨子裡就是後媽作者,三年不寫文一開寫仍不忘虐好虐滿

怎麼辦老闆說十月底要交論文大綱草稿^q^


2016.10.05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14-88bab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