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HQ】一如往常(兔赤)





【HQ】一如往常(兔赤)




※漫畫328-337話內容相關






他頭一次遇上這樣的人,有生以來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也可以拋下理性與冷靜熱血沸騰。




赤葦與木兔的相遇完全就是個偶然。隊友隨興的邀約,他也正巧沒事,當作打發時間便跟去看了高中球賽。

而在打開門那瞬間,銀髮少年騰空躍起的身影在赤葦眼前閃閃發光。

赤葦毫不猶豫地選了梟谷的特招資格。

木兔是個天生的球星,是那種就該站在聚光燈底下的人。跟許多為了名聲硬擠上舞台求取表現,或是被大局迫著推上舞台而彆彆扭扭的人不同,木兔適合舞台,可說是為了舞台而生。更甚者,他自己就能創造舞台。

不必明言,木兔本人也十分享受這種被眾人矚目的感覺,卻絕非因為虛榮心,只是跟孩子一樣,單純的喜愛受人關注疼愛。

遠遠地看著他,無論誰都會忍不住被那樣與生俱來的特別氣質所吸引。拋下外套站上球場,身負王牌背號,木兔光太郎分分秒秒發光發熱,吆喝著拖拉隊友們前進;觀眾們則被銀髮少年所吸引,不知不覺間世界為他所動,偌大的體育館內全是為了木兔的歡呼喝采;就連球網對頭的敵手也被木兔的光彩給奪去心神,不自覺地跟著他的步調走。

赤葦不禁想,啊啊、這世界上原來真的有這樣的人,只消一剎那便能讓人折服崇拜。




赤葦喜歡木兔用毫無造作的笑臉率直地稱讚他的傳球。

純粹的沒有一點雜質的讚許,在每個人都面帶微笑說著漂亮表面話的日本,這何其難得。他深知木兔光太郎從來不善說謊。

然而,沒有人比黑髮少年更清楚,自己作為二傳有其極限,他的天分不足,根本跟不上木兔超水準的演出。赤葦曉得,自己充其量就是個以高中二傳手來說「打得不錯」的球員。對,就只有不錯,跟他那可謂點滿排球天賦的搭檔簡直是天壤之別、雲泥之差。

他知道自己自卑。

特別在烏野前來合訓,看過那小自己一歲的黑髮少年精密如機器般的舉球,讓木兔俐落地殺了對手一個措手不及後,赤葦不禁想,啊、那就是天才。眼頭沒來由的一陣酸澀。

赤葦心中無數次地糾結過,如果他能像影山或稻荷崎的宮一樣擁有過人天分就好。然而現實是,他只能努力努力再努力,無論雙腿肌肉多麼發疼,十指指梢多麼顫抖,全都是為了能站在那個人身邊打球,哪怕是多一分一秒也好。

木兔值得更好的二傳,他心知肚明。

然而木兔選擇了他,而且毫不吝惜給予讚美,也絕不客氣纏著他練球練到警衛氣急敗壞趕他倆回家,無數個夜晚。然後木兔會在回家路上裝出一副學長模樣,從少的可憐的零用錢裡撥出幾個銅板,獎勵他一個熱呼呼的超商肉包或冰涼飲品。轉角的昏暗路燈下,銀髮少年笑著對他大吼的那聲「明天也要繼續陪我練球啊」的道別,嗓門大的赤葦想告訴對方根本是騷擾附近居民。

黑髮少年為此暗自感到欣喜,更無比驕傲。

有資格站在木兔光太郎身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赤葦京治。




但不該是那時候,怎麼樣也不該在比賽最關鍵的一刻,他竟因心底深處的自卑而動搖。

看著受垃圾場的決鬥影響而狀態奇佳的木兔,赤葦忽然下意識地害怕起傳球給對方:擔心自己無法傳出最完美的二傳、擔心自己沒能夠發揮王牌百分百的實力、擔心自己能力不足而讓三年級的木兔在這最後一回光輝戰役中敗北──。

就在那一瞬間,赤葦猛然驚覺,自己終究是要被木兔光太郎給拋下。

球場上,兩人之間那條劃分前後場的攻擊線白的刺眼,狠狠割出他與木兔的界線──凡人與天才的界線。赤葦彷彿可以預見他與木兔的未來,隔著這樣一條線,漸行漸遠,直至他再也瞧不見王牌的背影,形同陌路。

他感覺視線似乎有些模糊。是因為太累,還是自額角流淌過的汗水?

他不想在這裡輸掉。不單純只是為了即將道別的三年級學長們,也是為了赤葦自己。還想跟木兔一起打球,還想送出每一顆球給對方,還想聽少年直率的讚許,還想跟他來個勝利後的擊掌或擁抱摟肩,還想聽上千遍球場上快活的笑聲。

就是這麼簡單明瞭。

然而卻事與願違。曾壓抑在心底深處,本不該在球場上抱持的的情緒一湧而出,猛獸似地吞噬掉腦海中寸寸冷靜,不受控地佔據了赤葦的思緒。越是想著不能輸,一股聲音越是在腦內叫囂著嘲笑脆弱的他。

木兔率先看出了他的不對勁,某些時候這個男人的直覺好的驚人。監督亦注意到赤葦顯然不在狀態上,經驗老道地迅速決定替換選手,赤葦並未對此有太多抗議或埋怨,他知道從頭到尾都是自己鑽牛角尖。

望著木兔那雙琥珀色的閃亮雙眸,如此攝魂而醉人,讓他心生敬畏。在梟谷王牌未曾有的正經表情下,黑髮少年拖著腳步,面無表情地黯然下場,擦肩而過的一年級二傳手看起來躍躍欲試。

哨聲再起。赤葦看著全神貫注於球賽的隊長,他知道,木兔絕不會讓比賽就這樣結束。臨走前木兔望著他的眼神明白告訴他:他還需要他。所以快回來吧,我就在這裡等著你!

沒有懷疑過他能否振作,也沒過問他有無心再戰。

他要他站在他身邊,就一句話。

仔細想想,似乎很久沒待在場邊單純地看木兔等人打球。自從升上二年級成為正選陣容的一員,赤葦已很少被換下。久違的場邊觀賽,赤葦忽地發現視野變的更加遼闊,就像當年被少年吸引,坐在板凳上,他看見不一樣的木兔,與他站在場上、站在對方身旁時所見到的,完全不同角度的木兔──沒有他而照常奮戰的木兔。

他赫然察覺自己的愚昧,以及過分的自以為是。二傳手被喻為球隊的司令塔,擔當著研擬戰術、調動良兵,以引導隊伍走向勝利的重責大任。被稱作全國前五王牌的木兔,雖確具實力卻極易受心情大起大落,孩子氣的讓人頭疼,讓身為二傳手的赤葦不得不學會好好使用這把雙面刃。

一直以來赤葦都以為,是自己在控制木兔,驅動對方的每一步。但他錯了,錯的徹底。

事實上,是木兔在牽引著他前進。

腦袋冷靜下來了。教練見了赤葦轉瞬一變的神情,微笑,很快地把被全國大賽的肅殺氣氛嚇個半死的一年級二傳手喚回。黑髮少年踏著堅毅的腳步重新踏進場上,走向他的王牌,木兔掛著一貫自信滿滿的笑容望向他,眼神裡似乎在說怎麼讓他等這麼久。赤葦深深吐出一口氣,想到剛才教練對他說的那句「一球入魂」。

是啊,他能夠做的確實有限,他怎麼樣也沒辦法像影山或宮那樣神乎其技。

「一球入魂」。他唯一能做的,不就只有將身心靈全數投入,專注於指尖觸擊球面的那當下,給出日日夜夜一次次讓木兔大聲叫好的傳球而已嗎?

一如往常的,不變的,被木兔所讚賞的,100%的自己,即便完全達不到木兔的水準也無妨,這是他能為木兔做的一切。

最後一局,逼近賽末點的關鍵球,木兔接起一傳,赤葦蓄勢待發,目光在空中緩緩落下的球與助跑的學長們間移動,眼角捕捉到的銀色身影卻拔腿躍起。赤葦瞪大眼,不可置信地望著對方。

猛禽般銳利的視線,閃耀著危險卻優美的光,彷彿要不顧代價攫住赤葦這獵物。

啊啊。僅有0.5秒的思考時間,赤葦看著那奪人心神的眼,直直地望進琥珀色寶石深處,手腕擺動瞬間,他想。果然我是被木兔學長的光芒所引導著。

不像平常冷靜穩重的自己會做出的沒把握的選擇,球在空中劃出弧線,落在一躍而起的銀髮少年面前。木兔望向他的二傳手,咧嘴一笑。

為了木兔,赤葦給出了120%的自己。




一波三折,也多虧木兔異常的好狀態,梟谷毫無懸念地打贏同樣擁有全國前五攻手的九州男兒。明明是勝利,是該歡欣鼓舞,賽後赤葦一個人窩在角落,反常地哭了。

全都是因為害怕。害怕因為自己的愚蠢所帶來的失常,會為隊伍的前進畫上休止符。

銀髮少年毫無顧忌,一屁股在他身邊坐下,表情跟每一次練習完沒什麼兩樣。赤葦沒有抬頭,豆大的眼淚不斷滾落,抓出手帕狠狠地擤了鼻涕。木兔絲毫不在意赤葦的反常自顧自地搭起話來,就好像赤葦仍維持一貫的冷靜自持,而不是哭花了一張汗淚不分的臉。顯然,木兔沒打算安慰自己,也不打算多加批判,只是一如往常的聊著比賽心得,與少少的賽後反省,讓他忍不住又對那漏洞百出的王牌說教起來,令木兔頗受打擊。

一如往常,這對一個人類來說有多難?

這無關乎理性感性,或同情貼心,木兔就是那樣一個單純的人。

赤葦聽著對方邊大聲嚷嚷,矢言明天的比賽也要全數得分、全數勝利。他站起身,望著前方木兔的高大背影,忍俊不逡。

明天一定也能為了對方付出自己的全部吧。

只因為他希望木兔能永遠在他前頭,閃耀最璀璨動人的光芒。




Fin.
2019.02.16


後記:
補完漫畫最新進度,328-337話真的讓兔赤粉太過激動
劇情讓我甚至懷疑谷館老師偷刷P網。

一日梟谷推,終生梟谷推。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24-64a14d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