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DA】眼鏡(太和)





眼鏡(太和)



※同居系列



滴答滴答。牆上掛著的壁鐘分分秒秒走過,長短針呈現近180度角,窗外的北風讓路人們紛紛早早返家,這個夜是更加寧靜。

煩躁地摘下眼鏡,轉了轉因為長時間保持同個姿勢而痠疼的脖子,大和一臉疲倦地揉揉酸澀的雙眼。已經快要子夜,但電腦螢幕上的報告距離大功告成仍有一小段路,他輕嘆一口氣,往椅背一靠,茫然地瞪著筆電暗算今晚恐怕仍逃不掉熬夜的命運。

唉。大和再度嘆氣。這已經是他連續熬夜第三天了,快垂下的眼皮、僵硬的肩頸、乾燥發疼的雙眼和抽痛的腦門再再提醒自己身子快走到極限。天知道在這樣寒冷的冬夜,他有多想念暖呼呼的被窩。

「辛苦了啊。」

抬頭,瞇眼看見的是同居人略顯模糊的笑容。穿著居家服的太一把手中寶藍色的馬克杯放下,是熱騰騰的咖啡,大和不禁感激對方的體貼。

「謝謝……你還沒睡啊。」記得剛才他不是為了不吵他寫報告,難能可貴地忍痛放棄J League的季賽直播,鑽進房裡不曉做什麼去了。一直沒有動靜也沒見太一出房門,大和還以為對方早早就上了床。

「心疼你啊!」褐髮青年毫不害臊地大聲說到,順手拉開椅子坐下:「大和你表情很可怕欸。」

「只是看不見而已。」大和皺眉,拿起太一為自己手沖的咖啡啜飲一口,順道猜想太一這次用的豆子的是他上回去衣索比亞出差扛回來的,還是他同事從印尼爪哇島帶回的伴手禮:「大概是老了,總覺得最近視力變差了……沒戴眼鏡的話就看不太到螢幕上的字,有點困擾。」

聽了同居人的話,太一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他撐著頰嚷嚷到:「說什麼老了!你也太誇張,我們才幾歲啊!」

「29了,要奔三了。」大和抽了兩張衛生紙信手擦了擦眼鏡鏡片,淡淡地吐槽太一,換來一個白眼,但他並沒有想針對年紀拌嘴的意思,更何況他現在也沒那個心力。

「那你平常怎麼騎機車的啊?」

「戴隱形眼鏡啊。雖然最近也覺得長時間戴隱眼有點累,對眼睛不太好,感覺都快得乾眼症了。」在燈光下把玩檢視那只從高中時代就陪伴自己至今的眼鏡,大和看似有些無奈:「我看是時候配副新的了。」

太一看著對方手中的細框眼鏡,他深知大和是個重情的人,對每項私物都相當珍惜。不管是孩提時代獲贈的口琴,或是他年少輕狂時送給對方的便宜飾品─姑且算是兩人的定情物,現在想想都覺得羞愧─大和都會小心翼翼地收妥,想來說出要換眼鏡時他心中應當也有所不捨。

「幸好你沒告訴我你看不見還上路,不然就是危險駕駛勒。」吐吐舌,太一作勢要逮捕對方,獲得了大和一個有氣無力的白眼。

盯著金髮青年連續幾天熬夜的憔悴側顏好一會兒,太一總算是不忍地開口相勸:「先睡一會吧。」

「不行,這報告明天死線。」斬釘截鐵地拒絕太一的提案,大和閉上眼,沙啞的聲音裡充滿濃濃的疲倦:「今晚一定得寫完才行。」

打11歲相識共處至今,攜手走過了18年的寒暑,八神太一比誰都還清楚石田大和這人的硬脾氣,也曉得他對這份工作的盡責與熱情,也就不好多說。畢竟他倆都是大人了,理所當然地知道什麼時候該給予對方應有的尊重。

他站起身,緩步移動到大和背後,雙手搭上他的肩,朝對方僵硬的肩窩力到輕柔地揉了起來。

「嗚啊──!你幹嘛啊!」瞬間像貓一樣彈開,大和被太一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著,倏地回頭怒視著一臉無辜的褐髮青年。

「嗯~?當然是給辛苦熬夜的大和同學一點私人服務啊。」沒被大和的反應給干擾,太一笑瞇瞇地繼續伸手按摩自家情人。

「什麼跟什麼啊……」嘴上嘟囔著,大和倒是不再抗拒對方為自己按摩的動作,畢竟他不得不承認,在太一溫柔的動作下他發疼的肌肉也多少得到些舒緩,當然,他絕不會承認的是自己正貪戀著久違的對方體溫:「是說你的講法很那個欸。」

「嘿~」意味深長地拉長音,太一賊笑,湊近大和耳邊低語:「原來累的像條狗一樣的大和同學還有心情想色色的事情喔。」

「你白癡喔!」迅雷不及掩耳地伸手,大和一掌巴上同居人的臉,太一撫著頰吃痛地表示只是開開玩笑,放在大和肩上的手溫柔力道未減。

「對了!有個好東西,你等我一下。」丟下一臉疑惑的大和,太一快步走進房,旋即將手中的花香蒸汽眼罩遞給他:「試試這個,之前光推薦的,聽說很好用。」

眼見大和似乎仍對自己怎麼會買這種女孩子氣的藥妝用品感到疑惑,太一笑笑補充:「你最近黑眼圈有點嚴重嘛,想說買來給你用用看,應該會舒服些吧。」

居然注意到這麼細節的地方。大和道了謝,一邊拆開包裝把眼罩敷上,一邊為太一總是大剌剌的,卻無時無刻關注著自己的事實感到窩心。

「怎麼樣?」看著毫無動靜的大和,太一除了聞到空氣中淡淡的香料味,實在看不出同居人究竟滿不滿意。

「還蠻舒服的啊。」

「那就好。」太一微笑拍拍大和的肩:「先休息會,等等才有力氣繼續工作啊。」

注意到大和杯子裡的咖啡快見底,太一抓起杯子走向廚房:「咖啡冷了,我給你泡一杯新的喔。」

「嗯……」像貓打呼嚕般模糊的聲音從大和喉間傳出:「謝謝你。」

捧著飄散白煙的咖啡走回客廳時,太一發現金髮青年攤在椅背上仰著頭,毫無動靜。有些擔心對方是否累暈了,他躡手躡腳地走近。

「大和?」小心翼翼地撕去覆蓋在眼上的眼罩,太一輕聲呼喚緊閉雙目的對方,卻毫無反應,回應他的只有大和淺淺起伏的胸膛和平穩的呼吸:「大和同學~」

睡著了。太一苦笑。這也難怪,他們已經不是可以連續熬夜好幾天的年紀了。

想起當年自己為了準備外務省的國家考試可以連續看日出好幾天,太一終於不得不感嘆起歲月流逝,似乎是該服老,承認大和剛才說的那句「老了」。

搖了搖睡昏頭的同居人:「大和醒醒。你不是要趕報告嗎?快點起床。」

「大和〜你再不起來我要親你囉。」太一裝腔作勢地嘟嘴,打算往金髮青年臉頰親下,一向臉皮薄的大和卻依舊沒有反應,看來真的是累壞了。

大和有著四分之一的法國血統,他遠比太一白皙的臉上、濃密的睫毛下掛著明顯的黑眼圈,突兀地吸引住他的視線。太一伸手,默默輕撫過那兩道陰影,不禁心疼起多日沒好好休息的自家情人,說句老實話,他實在狠不下這個心叫醒睡得這麼沉的對方。

「真的辛苦了……大和你很努力了唷。」

「唔……不小心睡著了。」呻吟著悠悠轉醒,金髮青年揉了揉眼,毫不顧忌形象地打了個大哈欠,完全沒注意到太一剛才注視著自己的眼神有多溫柔、多深情。

褐髮青年朝仍看起來半夢半醒的大和揶揄到:「是啊,我還以為我要學王子獻吻,才能叫醒親愛的睡美人呢!」

「又在說什麼蠢話……」大和大概實在是太累了,就連生氣也沒了平常的力道。他睡眼惺忪地看向太一:「時間也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明天還要早起不是嗎。」

「是啊,得去俄羅斯大使館一趟,那些傢伙最近為了北邊國境附近的數碼大門吵的要命,煩都快煩死了。」聳聳肩,太一走向房間,打了個大大的哈欠。轉頭看向客廳那盞溫暖燈光下,皺眉聚精會神打字的大和,還是沒忍住叮嚀對方:「你做完的話也早點休息啊。」

他沒說出口的是,他好想念有對方陪伴的溫暖被榻。

「好。」漫不經心地回應,聽見太一傳來的一句晚安和關門聲,大和停下打字的手,望向太一關上的房門,發出今晚不曉得第幾回的嘆息。

伸手抓起對方方才為他新泡的咖啡,恰到好處的熱度透過陶瓷杯身和指尖傳遞上來,心窩一陣暖。大和淺笑,他相信這股流竄過全身的暖意肯定不只是因為房裡的暖氣盡責地嗡嗡作響。

再度摘下眼鏡看了看,大和心想,大概真的得換副新眼鏡,心中盤算著等工作告一段落,再約特別懂得時尚流行的弟弟一起去挑選。

「不然可看不清那傢伙的臉啊……。」




Fin.
2020.05.17


後記:
最近腦海裡都是太和,想了一堆兩人同居的梗
自產自銷、自娛娛人
同居系列作日後應該還會推出
是第一篇太和「岔路」之後的延伸
就是兩人和解後正式交往、同居之後的日常生活談
年紀倒不太一定,或許也會出現中老年的他們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31-a9c4df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