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DA】全家福(太和)





全家福(太和)



※同居系列



「好了啦,很帥了啦。」

「再等一下,我總覺得領帶還是有點歪。」

看著在穿衣鏡前又是梳頭髮、又是扯領帶,一直不停整理儀容的金髮青年,太一輕聲嘆息,倍感無奈,完全感受到戀人的焦慮已進化到開始有些鑽牛角尖──他已經關在房裡打理自己快一小時了!

一切的起因都源自於前幾天太一突然接到母親的來電,詢問兒子週末是否有空能約他倆一起吃頓飯,太一思忖了會,欣然允諾。掛上電話,太一泰然自若地回到客廳向正在看電影的大和轉告此事,只見沙發上原先相當放鬆的戀人剎那間像受驚的貓似的,整個人彈了起來,皺起姣好的眉,抿抿唇,生硬地點頭說好,旋即陷入一整晚的沉默。

太一心想這也難怪,雖然他早就向大和報告過自己已對家人坦言一切,且八神一家子都對兒子愛上青梅竹馬毫無意見,然而這還是頭一次大和要用「兒子的戀人」此一身分與他家人正式打上照面,本來就心思細膩、容易想太多的大和會如此緊張也情有可原。

於是便形成現在這個局面。太一抬頭看了掛鐘,眼見再不出門肯定就會遲到,他可不想讓戀人第一次見自己父母就留下壞印象,否則大和大概又要有新一波無謂的擔憂。

「夠了啦,吃個飯而已你以為要相親喔!」衝上前,太一一在對方的驚呼聲中一把扯掉大和的領帶,隨手扔到床上。幫對方理了理衣領,大和今天穿了件亞麻白襯衫,搭上海軍藍西裝外套和鼠灰色窄管褲,跟他一頭麥金色的髮十分相襯。乾淨又時尚的smart-casual*,配上那張混血的精緻臉龐,太一心中嘟囔上天可真不公平,給了自家戀人如此出眾的外貌,不禁吐槽怎麼可能會有人討厭像大和這樣好看的人呢?

「再不出門可要遲到了。」用一句話迅速堵住正準備開口發難的大和,太一壓平他的外套領子,看著眉頭深鎖的大和,他輕握住他的雙臂親暱地捏了捏,將自己的額頭輕貼上對方的低聲安撫:「沒事的,不用那麼緊張。」




大約在兩人展開同居生活後沒多久,太一便已向父母坦承他與大和的關係。

勇敢如他,也曾有過掙扎與恐懼,害怕自己說不定會引發一場家庭革命。每回返家時,他不經意地帶起一些有關同性伴侶的話題或新聞,小心翼翼地踩著步伐試探家長。當某次晚餐後與爸媽一同看著電視新聞,女主播甜美的聲線播報著剛死灰復燃不久的東京同志遊行*,彩虹旗下的男男女女有的牽著手、有的大方在鏡頭前擁吻,他下意識地瞥了父母一眼,老人家的眼神頗為平靜,沒有特別的情緒起伏,太一不曉得兩人真正的心思是什麼。

「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呢。」光摸著賴在腿上睡著的寵物貓,突然笑著開口:「只要能跟自己真正喜歡的人在一起,肯定都很幸福的呀〜對不對,媽媽?」

「是啊……時代也在進步嘛。」拿起茶杯,太一的母親不曉得是真心如此想,或只是順應著光的講法回應;父親倒是微微地皺著眉頭,對於遊行隊伍中有些人的浮誇打扮品頭論足起來。

太一看向妹妹,光對他淘氣一笑,暗自比了個V字。他很久之後才知道,原來仍與父母住在老家的妹妹時不時替自己及大和美言助攻,也開導了爸媽許多他們曾誤會的觀念,讓太一不禁慶幸自己有一個無比支持自己戀情的貼心手足。

在妹妹光的應援下,太一打定心意,找了一晚獨自返回老家。他並沒有事先告知自己要回家或要談些什麼,當太一母親拉開門看見高大的兒子咧嘴對她笑時嚇了一跳,邊走進廚房拉開冰箱門,邊抱怨太一要回家不早說,家裡沒什麼菜。太一提著背包跟著進門,充滿歉意地自告奮勇要替母親去跑腿。

中年女子從冰箱裡抬起頭微笑:「難得你回來,乾脆我們一起去吧!」

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跟媽媽兩人一起上超級市場,他想。太一理所當然的接下提籃子的工作,不曉得是不是兒子難得回家一趟,太一母親不停地往菜籃內丟入各式各樣食材,直到太一汗顏地開口說自己吃不了那麼多,對方才總算發現自己實在太過興奮。

結帳時太一主動掏出錢包,對媽媽眨眨眼:「我也有在上班啦,偶爾該讓我孝親一下吧。」

提著大包小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陽把他與母親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太一俯視母親的側臉,瞧見眼角細細的幾條紋路,孩提時期母親牽著自己小手的回憶忽然浮上腦海,那時他還得抬頭仰望母親的笑容,現在立場卻完全相反,他忽然察覺自己已然長大,而奉獻青春細心呵護自己的母親則年華老去。將塑膠袋移到同隻手,太一伸出手牽住家長的,引來太一母親的一陣笑。

「怎麼啦,這麼大的人還撒嬌?」

「有什麼關係,偶爾一次。」

那天晚上八神家的餐桌菜色特別豐盛,餐桌氣氛也特別熱鬧,要不是太一母親凶狠地瞪了八神父子兩人,恐怕他倆非得拚上一打啤酒才肯善罷甘休。

晚餐後,太一對正在看電視的父親與正在收拾碗盤的母親開口:「爸、媽,可以來一下嗎?我有事想跟你們說。」

兩老對望一眼,放下手邊事,跟著兒子一起坐到餐桌邊。太一感覺到自己全身很緊繃,背後好像不停冒出冷汗沾濕了他的T恤,他不斷玩弄著桌底下交握的十指,猶豫該怎麼開啟話題。他快速地抬眼瞥了父母疑惑但耐心的眼神,舔了舔唇,張嘴,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怎麼啦,太一,一點也不像平常的你。」

「呃……」他不知該怎麼拐彎抹角的說明,想不到更好的方式,太一決定不愧對他勇氣徽章的名號,豁出去一股腦兒地坦白所有:「爸、媽,我其實是想跟你們說─我知道你們可能會失望還生氣還怎麼樣的,但拜託聽我說完─我現在在跟大和交往,就是你們都認識的那個大和。我喜歡他,而且不是朋友之間的、是情人之間的喜歡。我想讓你們知道這件事,然後,如果可以,我很希望你們可以接受他……。」

太一的父親摸了摸下巴,眼珠往上一滾,皺眉努力挖掘自己生鏽的記憶:「大和、大和……是那個金頭髮的孩子?以前偶爾會來我們家玩的?」

「孩子的爸,他們現在住在一起。」太一母親端起茶杯,雲淡風輕地點出兒子不是跟「摯友」而是跟「戀人」同居的事實,這讓太一有些困窘,不過至少看起來,兩老並沒有預料中的大力反對──雖然這並不就代表等等不會有任何形式的不贊同。

「我知道唷。」放下茶杯,太一愣愣看著母親露出與自己相似的笑容,溫婉地說到:「自己的兒子跟誰在一起,做媽的怎麼會不知道呢。」

語畢,見太一表情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太一母親不忘壞笑著虧了下自家兒子:「你又不是個很會說謊或藏秘密的人。」

「不是很好嗎?大和那孩子很可靠,又很會照顧人,以前來家裡玩都會主動打招呼呢!是個乖孩子,我很喜歡他。」轉過頭看向丈夫,淺淺一笑:「最重要的是,太一跟他在一起看起來很快樂。你說是吧,孩子的爸?」

一家之主雙手抱胸,沉思了會,爽朗地笑:「太一如果覺得好的話,那就是好吧。我相信我兒子看人的眼光,至少這點我不擔心。」

看著餐桌彼端的家長對自己勾起的溫暖微笑,那是身為父母對孩子毫不計較的包容與支持,太一緊繃的神經一瞬全放鬆,眼頭一澀,濕潤眼眶中充斥著淚水,模糊了視線讓他看不清兩老的笑顏,他發現自己似乎久違地哭了。

他設想過千百種悲觀的劇情,被怒吼、被嫌惡、被無視、被冷言冷語、被嘲諷、惹母親落淚、換來父親的一拳、被趕出家門,甚至最糟的斷絕關係他都想過,且對此不寒而慄,卻也做好所有心理準備。然而這些惡夢都沒有化為現實,最後的結局出乎意料的美好,家人就這樣很普通的、一點也不刻意的接納了他的特別。八神太一不禁感慨,他怎能如此幸運?他甚至懷疑自己會因此遭報應,被神明天打雷劈。

他猛地站起身衝上前,像個稚齡孩子般狠狠攬住父母,放肆地用夾著鼻音的聲線不顧形象地哭了出聲:「爸、媽,謝謝你們!謝謝……!」

摸過抱住自己的兒子已是成年男人寬廣的後背,太一母親眼裡同樣掛著淚,她清楚,即便是總樂觀開朗的太一為了這一刻,肯定也承受了不少來自內心深處的壓力:「真是的,都長這麼大了還哭成這樣。」

大力拍了拍兒子的肩,太一父親豪爽地笑:「就是啊!現在你是個男人了,可要好好守護自己重要的人啊。」

光從房裡探出頭,遠遠望著抱成一團的三人,用手輕輕抹去自己眼角感動的淚水,她聽過太多悲慘的故事,對於自己的家人能如此開明的接受兄長,她深感自豪與欣慰:「真是太好了,哥哥……。」




他們約好用餐的地點是位居中目黑*的一家夏威夷餐廳,是八神光一直嚷嚷著想來吃看看的店。座落在目黑川旁的絕佳位置,讓太一不禁感嘆要是在櫻花季節來的話該有多好,便能與眾人一起欣賞東京數一數二絢爛華麗的目黑川櫻景*。

太一的父母跟著穿著俏麗的光走近兩人,見面時大和顯然仍有些緊張,身子僵得直挺挺的活像要去航空自衛隊*當兵,讓太一心中難免小嘆了口氣。

太一母親大方朝金髮青年微笑:「好久不見了,大和くん。變得好成熟了啊!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來著?」

大和絲毫不失禮地朝對方微掬了個躬:「阿姨好久不見。說起來上次與您見面好像是我和太一高三畢業的時候吧……實在是非常不好意思,都沒時間前去拜訪您。」

「哎呀!都這麼久不見啦?」

「真糟糕,感覺自己老的好快啊哈哈哈!」

光微笑,輕拍一見面就頗為熱情的兩老,示意要對方收斂點,別一開場就嚇壞那名害羞男子:「好了啦,我幫大家訂了位,快進去餐廳吧。哥哥跟大和哥一定也餓了!」

光跟著父母先走進門,隨即讚嘆於餐廳的時尚裝潢及設計,母女倆馬上掏出了手機開心地照起相;八神先生則露出「怎麼又來了」的無奈表情,卻仍頗富耐心地在一旁等待;走在後頭的太一湊到大和耳邊輕聲細語:「看,我就說不用緊張吧!」

太一說的並沒錯,八神先生與太太的親切、熱情及豪邁相處起來十分舒服,總帶著笑意的兩人十分平易近人,讓人毫無壓力,大和也在餐桌上的談笑風生間逐漸放鬆自己,與太一的父母聊得相當熱絡,一下便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看見這一幕的褐髮青年,也總算是放下心中一塊大石,能好好地品嘗他的Loco moco*。

飽餐一頓後,太一的雙親端起熱咖啡嘗了一口,話鋒突然一轉,對著大和開門見山道:「對了,太一之前有跟我們提到,他跟大和くん你正在交往。」

大和握著咖啡杯的手瞬間一僵,他放下飲品,坐直腰桿,一雙藍寶石般的眼既凌厲又篤定。放在膝上的拳頭握得死緊,整個人活脫是在榻榻米上正座的武家師傅一般:「是的,誠如您所言。」

這回換坐在大和身旁的太一露出跟他父親一模模一樣樣的「怎麼又來了」表情,但很顯然專注於和八神裕子對話的金髮青年壓根兒沒注意到他的無奈。倒是太一的父母,兩人對視一眼,八神太太似乎被大和異常嚴肅的態度給逗笑,忍俊不禁,噗哧一笑笑了出聲。

「啊哈哈哈,不用那麼緊張啦!」大和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太一母親的笑臉,八神先生用眼神責問兒子難道沒跟對方解釋清楚,只換回太一一個聳肩。光則事不干己的在一旁用手機拍攝剛送上桌的夏威夷果香草冰淇淋鬆餅,不忘上傳到IG,並傳了照片給男友,附帶一句:你哥也太緊張了吧!

「我和先生都沒有要反對的意思喔,看你那麼緊張,先跟你講一下。」在聽見來自八神夫妻的初步首肯後,大和似乎稍稍放下了心,原先緊繃的肩膀也稍稍降了下來。

「太一每次回家都有跟我們說喔,大和くん平常有多照顧他。」捧起茶杯,太一母親繼續說道:「畢竟你知道的,這孩子這麼粗心大意,又邋遢、又懶散,老是忘東忘西,做事衝動不瞻前顧後……」

親生母親數落自己的不是給戀人聽,就算大和跟自己認識已久還同居好一段日子,已摸透他的德行,依舊讓褐髮青年赧了一張臉,喚了一聲媽,要她就少說幾句,省得自己落漆。

「不過,自從他跟大和くん在一起之後,我看的出來太一變了很多。」微笑,那抹幅度中還夾帶著對金髮青年的感激:「是大和くん你讓這孩子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喔。」

聽見太一母親如此說到,大和一時間竟不曉得該回什麼好。他知道他與太一都有所成長,變成一個更能體恤他人、更懂得體諒的大人,他以為這是再平凡不過的長大過程,但大和卻從未想過,原來這是他們給對方的愛與信賴,讓他與他能相互扶持,一步步成為一個更值得彼此的人。

「或許是我這個做媽的,難免老王賣瓜,但太一他真──的是個溫柔體貼的好孩子。」

原先只靜靜聆聽太一母親靜靜述說的大和忽然淺淺微笑:「我知道。今天看著兩位,我終於知道,太一他的這份溫柔體貼是怎麼培養出來的。」

八神夫妻愣了下,互看一眼,似乎沒預料到大和會如此直率地稱讚他們,臉頰微微泛紅,倒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就連褐髮青年,都少見地紅了整張臉,別過頭去搔著臉頰,掩藏自己被戀人稱讚的激動。

八神裕子微微一笑,伸出手輕輕放到石田大和手背上,她瞧見大和縮了縮手,似乎因為害臊而不太適應:「那麼,如果你不嫌棄我們家太一,接下來的日子,這孩子就請拜託你多擔當了。」

寶藍與焦褐色的兩雙眼互望,太一對戀人勾起他最熟悉、彷若夏日艷陽般照耀著他人生每一段時光的燦爛笑容。大和忍不住劃出難能可貴的直率笑容,對著太一父母朗聲允諾:「好的!」

「糟糕,跟本鄉叔叔預約的時間快到了!」看了看手錶,不知何時已把盤中甜點完食,還不忘丟了訊息告知阿岳一切順利的光驚呼著提醒家人。

「唉呀,已經這個時間啦。」太一父親撓撓頭,眾人在光的催促下急忙動身離開咖啡廳。大和與太一原先堅持買單,卻被太一母親的一記瞪視逼得不得不收回皮夾。

往車站的路上,大和向太一悄聲道:「你們家如果還有約,你就去,我自己先回家沒關係。」

只見戀人抬起單邊眉頭,衝他神秘地勾起嘴角,要大和別多問,跟著他們一起來就對了。金髮青年蹙起秀眉,正想開口婉拒,但人已抵達中目黑車站,太一父母投注過來的熱切視線顯然也認為兒子的另一半會一起陪他們前往下一站,錯過了提分開的時機,大和也不好推託,只得摸摸鼻子跟上太一的腳步。

坐了約20分鐘電車,出站走了一小段路後,一夥人抵達的地方是在嫻靜住宅區內,一間看起來有些歲月的照相館。推開門,老式門鈴叮鈴作響,與充斥昭和氛圍的建物外部不同,屋內的環境頗乾淨明亮,但牆上的黑白相片跟展示櫥裡擺放的老式萊卡與佳能相機,以及早已停產的柯達膠捲都暗示了老相館的歲月。

「歡迎光……什麼呀,是你啊八神。」迎面而來的是一名年近花甲,戴著貝雷帽,看來十分斯文溫潤的眼鏡男子,八神先生趕忙上前打了招呼:「本鄉啊,抱歉咱們遲到了。」

「沒事!都這麼熟了,在那邊客套什麼呀。」拍了拍八神的肩,兩名男子哈哈大笑。見戀人困惑的臉,太一笑著對大和說明,照相館的主人本鄉先生是他爸爸的老朋友,似乎從八神夫婦結婚時在本鄉照相館拍了第一張結婚紀念照以來便成了老主顧,於是乎八神家每年都固定會來本鄉照相館拍張全家福留念。

大和一聽,頓時眉頭一皺,趁太一父母忙著跟店主聊天時一把將太一拉到展示櫃旁的角落,略帶抱怨地低聲耳語:「要拍全家福你怎麼不早講!還把我一起帶來,這樣我在這豈不是很尷尬?」

「為什麼會很尷尬?」太一眨眨他圓滾滾的褐色雙眼,看著大和有些煩惱的表情,不解地問。

大和毫不掩飾地翻了個大白眼,正準備向太一解釋時,八神光呼喚兄長的聲音從彼端傳來。回頭一望,攝影棚已準備好,照相機與攝影師也已經準備就緒,就只差八神家長子一人了。

「啊啊、等我一下咩!」褐髮青年急忙奔過去加入家人的行列,讓被留在原地的大和有些不知所措,只得侷促不安地抱著雙手,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以免尷尬。

太一母親一邊碎念太一怎麼這麼大了還是不懂得打理自己,一邊替身旁的兒子理了理頭髮與衣服;八神先生則用手比對著剛畢業的女兒,高聲驚呼家裡的小公主似乎又長高了,然後被光吐槽可不是爸爸老了縮水。

安靜地看著八神一家人嘈雜卻溫馨的畫面,石田大和猛地感到些許的失落和寂寞襲捲上身,他勾起嘴角,不禁打自心底欣羨起八神家。慵懶地倚著展示櫃,他努力回想起,自己家最後一次拍全家福是什麼時候?童年的記憶對20後半的他們來說有些太遙遠,多數片段已模糊不清,他想大概是父母尚未離婚前,他快上小學的時候吧。

如果爸媽沒有離婚的話,他們是不是也能像八神家一樣,打打鬧鬧卻感情這樣好?大和搖搖頭,他想肯定是他一時鬼迷心竅,才會忽然浮現這麼愚蠢的想法──畢竟那些都已是往事浮雲如煙,再怎麼深究都不可能有所改變。

「大和!」太一叫了遠遠看著他們,表情有些呆愣的戀人:「怎麼了,快過來啊!」

被呼喚的青年有些困惑地看著朝他招手的太一,褐髮青年點點頭,一臉「就是在說你」的表情:「快啊,大家都在等你欸!」

「我?這、我就不用了吧。這是你們的全家福,我一個外人怎麼好意思打擾……」表情從困惑晉升為困窘,大和垂下眉苦笑,因為害臊而不自覺地別開視線。他並不是在扭捏推託,而是真心地認為,自己並不適宜出現在此處。

然而下一秒,八神太太的話語卻讓大和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望向另一半的母親。

「沒那回事。」褐髮女子露出燦爛的笑容,那幅度、那眼角,無一不像他深愛的戀人,那樣的溫暖、那樣的令人感到舒適:「因為大和くん已經是我們家的一員啦!」

石田大和看見八神太太身旁的八神先生點頭附議,八神光對自己露出誠摯的笑容。褐髮青年從照相機後走了出來,筆直步向他,八神太一向來溫暖而厚實的大掌輕輕牽起自己的手,那雙看向呆愣住的自己的眼柔情萬丈。

「走吧。」十指交握,太一朝大和笑到,領著他回到家人身邊。金髮青年半摀住臉,羞紅了耳根的同時,卻又為了此時此刻如此簡單的喜悅,感動的澀了眼眶、酸了鼻頭。

大和不曉得,笑中帶淚的他,是不是看起來非常滑稽?

但即便如此,他也無所謂。

側過頭,大和看向同樣轉過臉對他微笑的戀人,感覺胸腔脹的滿滿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一種好久都不曾有過的感受。將視線轉回鏡頭,腦海閃過一個陳腔濫調的庸俗詞彙,他卻也怎麼想不到,這世間能有更好的言語能形容這感覺。

「好,看這邊!」

這肯定就是所謂的幸福。




「那個是爸跟媽特地為你準備的驚喜。」

走在返家路上,紫色晚霞拉著夜幕漸漸蓋過頭頂的橘色天空,太一突兀地說到。轉過頭看向戀人,太一咧嘴笑笑。

「他們是希望你能夠瞭解,我們家是真的發自內心,接納大和你成為我們的家人。」

愣了下,金髮青年隨即勾起微笑:「真的很感謝你們……我從來沒想過,像我們這樣一點也不普通的關係,也能夠被這麼溫柔的接受。」

「謝謝你啊,太一。」

「還有,之後的日子也請你多多關照了。」

「那是我這邊的台詞啦!」




Fin.
2020.06.10


後記:
後媽作者如我,花式虐翻大和之後
當然要撒點糖平衡一下
不過想到大和先體會到了八神家的溫暖
之後再被自己的父親震撼教育一番
這樣的冷熱落差好像更痛苦啊……

在描寫太一父母與大和見面餐敘時
節奏跟「葬禮」那篇太一與石田先生見面時很像
刻意用差不多的場景,做出雙邊的對比
大和的劇情著重於父親部分,所以太一方面就換成母親
默默地覺得大和雖然已經接受父母離婚、單親家庭的現實
也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幸或有任何缺陷
但心底深處始終還是會有一小塊、那麼一點點的羨慕太一他們家的光景

至於照相館的本鄉先生
姓氏取自數碼寶貝系列的作品原案「本鄉昭由」


*註:
smart-casual→時尚便服,出席某些正式場合卻又不想太莊重時的穿著,在商業社交場合較常見
東京同志遊行→比台灣早開始,但辦的斷斷續續,2012年由「東京彩虹驕傲」復活後,每年穩定舉辦
中目黑→東京知名的文青街區及中高階住宅區之一,位在目黑區
目黑川櫻景→知名東京賞櫻景點,以沿著目黑川沿岸盛開到幾乎遮蓋河川的景色著稱
航空自衛隊→實際上的日本空軍,因為大和是宇宙飛行員所以理所當然地寫了空軍 笑
Loco moco→夏威夷日裔居民發明的丼飯,莫名在日本成為夏威夷料理的代表之一


※題外話:
「對了,這樣你是不是要改名叫八神大和(YAGAMI Yamato)?」
「白痴嗎你,我才不要,兩個や(Ya)唸起來好饒舌!」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39-4334d82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