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灰階(十一)

【驅魔】灰階(十一)旅人  (拉神)


※與原作相距甚大,原作愛好者慎入

悠悠轉醒,他趴在剛被建造好的水池邊,冰涼的池水拍打著他的背脊,讓昨晚被折騰的身體感到舒服多著。

……昨天明明就要洗澡的,結果做了那黨事之後又要重洗一次了。

醒來的神田想到昨晚帝奇對他做的那些從未經歷過的、陌生但溫柔的舉動,那些性事對過去如孩子般純潔的他全然是未知的,因此他只能愣愣的任由那個男人碰觸、愛撫,然後和他發生關係,這一切的種種讓恢復理智的神田瞬間臉紅,把頭半埋到水中,只見一堆泡泡因為呼吸而浮出水面發出噗嚕噗嚕的聲音。

總之,做了都做了,難道要他負責啊?又不是女人家被搞大肚子了……

神田浮在池中,像浮萍似的隨水流動,然後看著什麼都沒有的天空,默默的思考著,恢復諾亞的身分後,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思考,待在這個剛替他建好的房間一個人靜靜的思考,很多事、很多事。

『對不起……還害你弄髒了手。』他想起元帥死前那個欣慰卻又抱歉的微笑,嘴角的血順著年邁的象徵滑下,他就一肚子火。

他愣愣的,眼瞳失焦,完全不理解他死前所講的話。

為什麼,從以前到現在,你永遠在對我說對不起,永遠用那個笑臉看著我,連我親手致你於死地,你給我的話不是咒罵而是歉語;你給我的表情不是驚愕而是微笑,到底為什麼?

「真的……我不懂,到底……為什麼?」看著自己的雙手,明明很潔白,他卻覺得自己的手似乎在怎麼洗都不會乾淨了,可他是諾亞啊,殺了他這個驅魔師不但不悲痛反而很爽快,那現在他的迷惘是怎麼一回事?

拉比的事也是,明明面對身為驅魔師的他理應厭惡、理應剔除,他為什麼他的刀在遇到那年輕的書人後便會不夠鋒利、不夠俐落?

好多好多事情,他都不懂;好多好多事情,他都好迷惘,自從……回到家人身邊後,曾經是驅魔師的他,成為諾亞的他,似乎全都糾纏在一起了,好煩……好亂……到底怎樣做才是對的……

「小〜優ˇ」聽到耳邊想起蘿特甜滋滋的聲音時,他才從遠處把思緒拉回,赫然發現蘿特就站在岸邊,愣了一秒鐘之後反射地彈起把身體隱藏在水面下,雖然水清澈的很似乎沒有什麼差別。

「你、你,我正在洗澡欸!」沒好氣的說,畢竟越是生氣這小丫頭越高興,這不正中他的下懷?

「沒關係啦,反正帝帝也看過,而且人家也沒看到嘛〜」壞壞的笑著,她可以看到神田的耳根子紅了起來,真是個可愛的弟弟。

神田不知道為什麼蘿特會知道他跟帝奇之間發生的事情,不過八成問了他們兩個人也不會說實話的,老是把他耍的團團轉……

「那你到底來幹麻?」無奈,神田撥開水走向岸邊,一手抓住岸邊的白色浴衣,然後套上,一身濕淋淋的上岸,他邊擰髮邊看著只到自己胸前的小女孩。

「千年公說待會中餐要一起吃喔,要介紹你給其他家人認識,不過帝帝出去工作了……」她嘟起嘴,好像很不滿意這個安排的樣子「吼、這樣就不能叫他幫我做作業了啦!」

神田眼角撇著蘿特,嘴角忍不住勾起微笑,大手摸上蘿特短翹的黑髮,用兄長似的語氣說道。

「待會我幫你吧?」

在蘿特愉快的道謝離開後,神田邊更衣邊想著。這樣子的生活也很快樂啊,其實不論是諾亞,還是驅魔師,都有自己的生活……

將浴衣上的帶子打上,輕拍了絲質的高級布料,他感嘆帝奇幫他買的衣服真是高級的嚇死人。

「小時候只有新年才可以穿絲質和服呢……」這傢伙真是浪費,不過不是聽說帝奇很窮嗎?

神田抓起六幻,走在通往餐廳的長廊上,看著窗戶玻璃內映照出的自己,白皙的膚色依舊,但以往的黑色瞳孔早就不復,而是妖異的金色,諾亞的特徵則被掩蓋在長長的劉海下,看著這張臉,他突然覺得自己不像自己了。

「小雅……我會不會因為這樣漸漸忘記你呢。」失去了跟雙胞胎哥哥相似的面孔,他觸摸鏡子緩緩問道。

「你在幹麼啊,小優!」蘿特從走廊另一頭跑過來,拉住他提著武士刀的那隻手,望著他茫然的表情,不解地問著,然後只得到神田一個不明所以的微笑「總之別再浪費時間了啦,大家都在等你欸。」

被比自己矮很多的小女孩拉著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更何況現在他還絮絮叨叨的念著自己,實在令他哭笑不得。

對……他現在的身分是諾亞的神田 優啊,就算自己再迷惘再疑惑都不會改變的,他再也回不去驅魔師的過去了,也不願回去。

反正他確定的只有一件事。握緊六幻,他咬牙。

把黑教團給毀滅,便是他現在唯一的目標。


他們和亞連分開了。

亞連的溫柔害了他,降咎的人理當不該受到如此寬容的,但亞連卻執意要拯救那背叛他們的驅魔師。

結果又害了他被敵人襲擊了,不過……

拉比深信,亞連還活著,而且在不久的將來,會追上他們的旅程。

『拉比……其實我很喜歡神田。』

『咦咦咦?!』拉比手中的可麗餅落下,然後又因此慘叫一聲。

『雖然我知道永遠都沒有機會的……』他苦笑,對著愣愣的紅髮書人說著『因為我在拉比你的眼中看到比我更崇高的愛情啊。』

『請永遠連著我的份……』

「可惡……」捏爛手中的黑桃A,拉比再次痛罵自己,朋友、戀人,他還有什麼守護的了?

看著遠處眼睛紅腫的少女,拉比暗自下定決心,就算書人生氣了,要剔除他繼承者的資格也沒關係。

─────他要守護他的同伴,用「拉比」這個人的身分。

「我是拉比……就只是拉比而已,從現在開始……」看著遠方的海平線,想起消失已久的神田,眉頭間又忍不住堆起一堆憂愁。

「阿優……我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再見?」

過度投入思考的他,完全沒發現,背後悄悄降臨的惡魔。

「找到驅魔師囉!」

「唔!」發覺自己因為私事而太過大意,來不及拿出武器,就已經感覺到被打飛的痛處。

我……一片塵灰中,拉比半瞇著眼,耳邊越來越吵雜。難道不能再強一點嗎?


「這個娘炮一樣的人就是新來的啊?」大衛一臉鄙視的看著神田,想當然爾,黑髮少年是毫不客氣的鄙視回去。

「這個沒穿內褲的傢伙也是我們的家人嗎?」冷笑。

「你說什麼?」大衛掏出槍,青筋跳著,黑色的槍管底著神田的臉頰「小心我把你著張女人臉給打爛。」

「信不信我讓試試看諾亞的頭有沒有辦法自我復原?」

「夠了你們兩個。」露露貝爾忍不住低吼,不耐的望著兩人「主人有事情要說,你們別再吵了。」

「……」互瞪,兩雙金色眼眸的主人不高興的坐回寬大溫暖的椅子上,不過火藥味可是濃厚的很。

「唉呀,一見面就吵架不是家人該有的好行為唷♥」千年伯爵手上的雞腿晃啊晃,一副老師似的語氣教訓著兩人。

「對嘛〜帝帝都在外努力賺錢討家呢,怎麼可以兄弟間吵架呢?」蘿特邊說邊玩弄著咧囉「雖然人家也想去找亞連玩。」

「乖,如果帝奇棒失敗的話以後還有機會的蘿特♥」

亞連?神田心裡一驚。帝奇要去殺亞連?那豈不是一點活命機會都沒了?

「好好好,現在要說的事情才是重點唷♥」千年伯爵擦擦嘴,拍拍他肥肥的手掌,使神田的注意力被拉了回來。

「克勞斯‧馬利安來到江戶了♥」

克勞斯?!他握緊六幻的手激動的在顫抖,那個毀滅他神田家的兇手,他一直在尋找的另一個仇人,他竟然自投羅網來到他們的根據地。

我一定要找到他……然後殺了他!

「好像是帝帝上次太厲害了,把元帥給殺掉了,教團他們為了保護元帥,出動了好多討人厭的驅魔師來保護他呢♥」

「所以……千年公你的意思是?」蘿特的眼裡閃著因為即將可以殺戮而興奮的色彩,令其他人也越發興奮,神田則是暗暗盤算著要怎樣才能逮到克勞斯那隻老狐狸。

「江戶之戰應該很快就要開打囉,諾亞和驅魔師的戰爭♥」肥胖的手指開始了愉悅的指揮,彷彿已經看到勝利一樣,輕快的曲子伴隨著他的指頭擺動著,咧開的嘴掛著誇張笑臉。

「快點開幕吧。」神田勾起冷艷的笑,期待著戰爭的到來。


不同地點的兩個人;不同遭遇的兩人;不同思想的兩人,who cares who?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4-e51266b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