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DA】車禍(太和)





車禍(太和)



※同居系列



「我說了不需要!」

「別逞強了,就說我載你去!」

金髮青年睨著褐髮青年,對方也不甘示弱地回瞪,兩個大男人就在窄小的玄關口僵持不下。早上8點,再這樣下去恐怕會是兩人都準備上班遲到的命運。

視線下移,太一看見戀人裹著石膏的左腿,慣用手夾拄著枴杖,光站挺看起來就很吃力了,竟然還妄想擠通勤公車上班,他想大和是不是誤會什麼,日本的上班族可沒好心到見他斷了條腿就保證會讓座給他。

因此向來順著大和的毛摸的太一也少見的拒絕讓步,一手抓著車鑰匙,百般堅持要親自開車送大和去JAXA。沒想到他才剛提議,大和馬上面露不悅,沉下嗓子表示自己還沒有嚴重到需要他接送上下班,拐杖拿了就想出門,差點沒讓太一氣到暈倒。

嘆了口氣,太一知道自家戀人從小獨立自主慣了,不願給別人添麻煩,這方面的自尊高得嚇人。幸虧摸透了大和硬脾氣的他也曉得,大和是標準的吃軟不吃硬,看來得換個方法勸說,以退為進,太一想。

伸出手抓住大和雙肩,太一旋即露出擔憂不已的表情,柔聲開口:「大和……我不是懷疑你一個人不行,只是難免有可能發生什麼意外狀況。如果你又出了什麼事受了傷,我一定不會原諒我自己!」

側過頭,咬著下唇,裝出痛心疾首的表情。

「太一,你……」

很好,再加把勁。太一偷瞄一眼大和垂眉軟化的表情,默默地想。雙手重重拍上大和雙肩,眼神堅定地望進金髮青年已帶有猶豫的藍色雙眸:「吶,大和,就當是為了我,讓我安心,就讓我載你一程,好嗎?」

見對方如此堅持,大和又回想起太一匆忙趕來醫院那時,一副快哭出來的愁容,他不禁心一軟,略有不甘地投降:「我知道了啦……真拗不過你。」

計畫成功!太一快手替大和接過包,揚起嘴角:「那我們就快走吧,不然可真的要遲到了呢!」




太一在接到警方打來的電話,告知自己他親愛的同居人出車禍時,霎那間腦袋一片空白,滿臉血色盡失。社會新聞不堪入目的血腥畫面登時閃過腦海,太一甩了甩頭,拋開自己荒謬的想法,心底卻怎麼樣也甩不掉這股不安。

不會的。大和騎車一向都很小心,非常重視交通安全。一定只是小車禍而已。沒事的。

太一不停地說服自己,語氣急躁地從警方問得戀人被送進的醫院後馬上請了假,馬不停蹄攔了台計程車趕往醫院。

車剛在車道停妥,也顧不得找零了,太一塞給司機一張萬元大鈔便跳下車,風風火火衝進醫院大廳的服務櫃檯。一身西裝領帶卻上氣不接下氣的模樣倒也沒嚇著櫃檯人員,畢竟這樣的家屬他們看多了,早已習慣。

「不好意思,請問有沒有一位石田大和先生被送來貴院?應該是今天稍早之前,是因為交通事故。」

櫃檯人員冷靜地說了句請稍等,操作電腦的鍵盤聲喀啦喀啦地響起。太一焦慮地跺腳,不停看錶,不過幾分鐘時間,他卻覺得如此漫長難熬。

「有的,石田大和先生。他手術剛結束,現在被送到北棟的一般病房。」駕輕就熟地抄下病房號碼,將紙條遞給太一,並告訴對方如何找到病房後,太一迅速道謝,半秒也不耽擱,邁開步伐飛快地消失在醫院的洶湧人潮裡。




「大和!」碰地拉開病房門,太一看見床上那人似乎被自己粗魯的動作嚇到而身子一彈。那雙藍眼睛轉向自己的瞬間,他緊繃的神經一秒放鬆,差一點脫力腿軟。

大和一臉詫異地望著來人,不解為何應該在上班的太一會出現在這兒。朝他走來的褐髮青年粗喘著氣,汗流浹背,燙的直挺的白襯衫濕了一大片黏在身上,早上精心用髮膠整理妥順的髮型被汗水與風攪成一頭亂髮。當大和瞧見太一那泫然欲泣,又放下心的矛盾表情,他不禁有些自責。

「太一……」

褐髮青年不由分說衝上前,一把緊抱住床上人,大和感覺到太一的身子正微微顫抖著,他掙扎出隻手拍了拍:「我沒事,別擔心。」

太一鬆開大和,他疑似看見戀人眼眶裡一層水氣氤氳:「我真的擔心死了!突然接到警察打電話說什麼你出車禍,心臟差點都要停了!」

「抱歉,讓你擔心了。」垂下眉苦笑,金髮青年難得直率地道了歉。

大和說的沒錯。這一路上太一可謂焦慮的不能再焦慮,可能在自己一個閃神間便會失去摯愛之人的恐懼,上一次他有這種感覺恐怕已經很久以前,大概是他們在數碼寶貝世界時光發高燒那次。絞著手指,他只祈求戀人一切平安。他明知道不該的,但各種不好的想法卻一個勁兒湧上心頭,短短半小時不到的路途久的異常折磨,太一巴不得一路上的所有紅燈通通銷毀。直到衝入病房,看到金髮青年轉頭看向自己那刻,他才總算放下了心頭大石。

仔細端詳了床上人,大和的左腿打了石膏,手腳和臉上各有些擦傷,但看起來並不嚴重。意識到太一盯著自己左腳的視線,大和故作沒事的敲敲硬梆梆的石膏:「左腳骨折了,醫生說大概要三個月才會好。剩下的都是皮肉傷,沒什麼大礙。」

旋即用帶有歉意的雙眼看向太一,輕嘆口氣:「抱歉,可能要好一陣子沒辦法做飯了。」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這個。」翻了個大白眼,太一無奈地回嘴,他差點沒忍住要彈大和額頭好懲罰他的慾望:「你人沒事最重要!」

信手拉了張椅子坐下:「所以、到底怎麼回事?」

「也沒什麼……就突然有大貨車闖紅燈,我緊急煞車打滑出去,撞到路肩防護欄而已。」

見當事人講的一副雲淡風輕,太一倒聽的瞠目結舌。心中不禁感激上蒼保佑自家戀人摔得這麼嚴重只受了輕傷,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他回頭肯定要去家附近的寺廟還神社拜一拜,捐個香油錢感謝老天爺順便壓壓驚。

「總之,你人沒事我就安心了。真的是……嚇的我半條命都快沒了。」長吁一口氣,太一見大和正要開口,急忙伸出食指抵住對方的唇:「欸,不准再道歉喔!出車禍不是你的錯,不能煮飯也一樣。別老責怪自己,你這壞習慣怎麼還是改不掉?」

被強迫封口的大和微微皺眉,想著自己真的有如太一說的這般,那麼常怪罪自己嗎?

拍拍大腿站起身,太一盤算著得替同居人打點什麼必要物品,好讓對方舒服地度過住院的這幾天:「好啦,我先回家一趟,幫你帶點盥洗用品跟衣服,晚點再回來。啊、順便幫你帶飯吧,晚餐想吃什麼?」

「……想吃你做的蛋包飯。」

細若蚊蚋的聲音從床舖傳來,太一愣愣地把視線轉回金髮青年身上,只見對方的臉已扭向另一邊自顧自地望向窗外,不過從那微微泛紅的耳根,太一也看得出來,他親愛的戀人這是在為了自己少見的撒嬌而害臊。

要不是在醫院、要不是對方受了傷,太一真巴不得為了大和的可愛狠狠親他一口。

拉開門,太一咧嘴一笑:「好,交給我吧!」

看著太一踏著輕盈腳步消失在病房外,大和往後一靠,吁了口氣。他盯著自己退了麻藥而隱隱作痛的左腳心想,偶爾像這樣依賴對方的感覺,好像也不錯。




Fin.
2020.06.24


後記:
大概是太和28歲左右吧
太一這些年也變痞了啊,竟然會演戲騙大和
不過01倒有一回是大和&阿岳在老師面前演了一場苦情兄弟戲碼
上回的流感是生病的太一向大和撒嬌
這回的車禍就換受傷的大和向太一撒嬌啦

因為沒去過日本的大醫院不曉得運作
所以醫院場景就以我自己在台灣的印象寫了
是說日本人真的不像台灣人一樣愛讓座
他們會覺得你既然受傷就不要搭大眾交通運輸給大家添麻煩……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49-2cf49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