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DA】Möbius Strip-06(太和)



Möbius Strip-06




一早大和步出大樓門口時,驚訝地發現褐髮青年靠在對面的電線杆對手哈著白氣取暖,鼻頭有些泛紅,不曉得已在這裡站崗多久。揚起的眸子對上他的視線,那顏色像冬日夜裡溫暖的熱巧克力。

「嗨。」穿著羽絨外套的褐髮青年劃開友善的微笑,朝自己走近,留下了兩步遙的安全距離,看起來今天對方比較正常,讓大和安了點心。

「您是……八神先生。」

八神先生。太一在聽見那無比陌生的稱呼時胸口不禁抽痛,心中微微苦笑。果然不是太一啊……

「您如果要找阿岳的話,他已經不住我這兒了。」似乎以為太一又是要來找弟弟,大和很快地給出訊息後打算就這樣離開,卻被太一叫住。

「我是來找你的,」頓了下,抑下想呼喚對方的名的衝動:「石田先生。」

「我?」疑惑地看著一臉認真的褐髮青年,研判對方沒有什麼詭異的舉措,大和默默摘下AirPods:「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太一知道大和有周末晨跑的習慣,通常會在七點多出門,但冬季的低溫有時會讓大和起床時的低血壓特別嚴重,他便會拖到九點多才出發。為了攔截大和,太一特地起了個大早守在大廈門口,一度擔心附近鄰居會不會把他當作可疑人士直接扭送警局。

「關於前陣子的事……」太一倏地低下頭,朝金髮青年鞠了個45度的躬,道歉的語氣誠摯:「因為我自己有所誤會,對石田先生造成非常大的困擾,真的非常抱歉。」

被褐髮青年的突如其來的舉措嚇了一跳,大和下意識環顧了四周,確認沒有任何人注意到這奇怪的一幕,才皺著眉有些侷促地低聲開口:「請不要這樣,請您把頭抬起來,八神先生。」

堅持了幾秒,太一總算妥協似的站直身,望進大和雙眼的眼神依舊嚴肅,卻已不若那一日令他害怕:「今天來找您,單純是為了表達那一日冒犯您的歉意,對不起讓您留下不愉快的回憶。」

大和撇過眼:「……已經發生過的事就算了,我也沒放在心上,您無須介意。」

「嗯。謝謝您。」

看著太一似乎有些苦澀的神情,大和以為對方可能還是有些在意自己的態度,而絲毫未讀出褐髮青年表情中夾帶的真義。他心中更大的疑惑是──在這樣寒冷的初冬早晨,大費周章趕來吉祥寺的對方,究竟多久前就在這裡守著,只為了見他一面、講這句道歉?

「那、我還要去運動,先走一步。不好意思。」查覺到兩人之間的空氣頓時因無話可說而變得有些尷尬,加上他不知如何應付太一那雙注視著自己的灼熱雙眼,大和彷彿要逃難似的扔下這句客套,重新戴上耳機、調大音量,沒等到太一給出回應便踏出步伐,迅速消失在巷口。

目送大和拐過轉角,太一長吁了一口氣,轉過身往車站方向邁步而出。走著走著,腳步越來越快,不知何時他已狂奔起來,吉祥寺寧靜的住宅區街景被他拋在腦後。

他剛剛有好好微笑了嗎?有沒有很奇怪?會不會不自然?

太一滿腦子都在想這些事,他不禁自嘲自己活像個初嚐愛戀的小毛頭,面對暗戀對象戰戰競競。

但果然還是很讓人恐懼,他好怕、大和會討厭起自己。太一想。即使已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在家裡沙盤推演那麼多次,見到大和對自己提防的態度時仍令他差點亂了套。每一個從他與他口中吐出、過於有禮的字眼都讓太一不自在。

緩下腳步,太一微喘,憤恨地槌了自己的大腿。

八神太一,你可以的。他默默地給自己加油打氣。這只是開始而已,不能輕言放棄。

看著自己被凍到泛紅的僵硬指尖,太一喃喃低語:「絕對不可以放棄……」




如果說上次一早見到八神太一在他家大廈門口等他時的心情是詫異,那麼這次在下班回家途中看見對方在他家旁邊的小公園時,石田大和就得說他是滿腹疑惑了。

鬼使神差地,他走進公園向坐在鞦韆上滑手機的太一搭話:「您在這兒做什麼啊,八神先生?」

抬起頭,發現不是別人正是大和,太一眨了眨圓滾滾的大眼睛,站起身有些尷尬地乾笑了幾聲:「這個,我本來想去這附近的某間餐廳吃晚餐,沒想到撲了個空……它今天臨時公休。」

大和低頭瞥了眼錶,長短針快成九十度:「還沒用過餐嗎?」

「是啊,剛才在Google附近還有沒有什麼推薦的餐廳。就想說都來吉祥寺一趟了……」

沉默蔓延了幾秒,大和有些不確定地開口:「要不要來我家一起吃晚餐?」

他一定是鬼迷心竅了才開口邀對方上來。大和在聽見太一踏進玄關邊脫鞋邊朗聲說出「打擾了」的時候想到。畢竟他跟他只不過是打過幾次照面,幾乎連點頭之交都稱不上的人,對太一的第一印象還認為他是個神經病。大和也不曉得為什麼他竟然就那樣主動讓褐髮青年進入了他最私密的個人領域,一點都不像平常的他。

他客氣地請太一在餐桌邊坐下,倒了杯水給他便鑽進廚房忙碌,料理途中不停思考著今天的自己究竟怎麼了。

大和坦承,或許是因為太一先前過分認真地專程跑了一趟來跟他致歉,還發自內心真誠。現代社會上犯了錯卻不負責任,讓事情不了了之的人太多,太一的舉動無疑讓他對對方留下了好印象,甚至開始猜想兩人首次見面時太一會那樣奇怪,說不定真的有什麼難言之隱。

大和端著兩盤蛋包飯走回餐廳,那瞬間太一望著他的眼神彷彿下一秒就會掉淚,他假裝沒注意到對方一閃而過的神情:「抱歉,家裡沒什麼菜了,只能做這個。」

「看起來很美味。」太一恢復平常的微笑,抓起湯匙:「我開動了!」

「嗯!果然跟以前一樣很好吃!」

「以前?」停下進食的動作,大和一頭霧水地反問,太一才驚覺自己激動到一時口誤,手忙腳亂地硬扯了個謊:「我是指跟以前從阿岳那裏聽來的一樣好吃啦!」

抬眉,大和望著哈哈乾笑的褐髮青年,沒有再追問。太一鬆了一口氣,隨即轉了個話題與金髮青年聊了起來。跟對方開朗的外表相同,太一十分健談、風趣,大和很訝異自己竟能與一個素不熟識的外人聊得這麼合拍,他甚至打消了方才仍後悔找太一上樓吃飯的想法。

那一次大和邀請他上樓共用晚餐堪稱是兩人關係的一大轉捩點,像點燃了導火線般快速燃燒增溫,連太一自己都對這過於順利的進展有些恐慌。他們交換了聯絡方式,如他所料,大和很少發訊,偶爾的聚餐或外出通常是太一主動邀約,但金髮青年在得知新朋友因不善料理而餐餐老是在外之後,便提高了邀請太一來家裡一起用餐的頻率,不知不覺中,褐髮青年遂成了大和家另一名固定的食客。大和敢說,只認識三個多月的太一恐怕已佔據了自己為數不多的朋友席位。

又一個週末,兩人一起去逛了大和喜歡去的書店,添購幾本休閒讀物之後,很理所當然地一起走回金髮青年在吉祥寺的家,太一興奮地問大和今晚的菜單是什麼,卻換回對方賣關子的一句「你等等就知道了」。大和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盤算著要用多少顆蛋,好做出上回太一提到很想吃看看的西班牙烘蛋。

他幹嘛要這樣子滿足對方呢?大和一時間愣愣地想,卻思索不出個所以然,乾脆作罷。

「書我幫你放在客廳桌上了喔,大和──啊!」聽見自己的名被那道中低音講出時,大和驚愕地回過頭,反射性地皺起姣好的眉頭。他看見褐髮青年一臉做錯事的困窘表情,他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不經意地用名字替換掉他姓氏的三個音節,可他知道自己的心中沒有一絲厭惡。

「沒關係。」他搶在太一張嘴準備道歉前飛快地開口,為了掩飾自己的赧色,他很快地回過身:「你可以叫我大和沒關係。」

太一愣了愣,在大和看不見的地方咬住下唇,強迫自己保持平常心,他有些懷疑自己心臟蹦跳的聲音是不是大的連對方都聽得見。半晌,他才用一貫的開朗音色提出了等價要求:「那,你也可以叫我太一嗎?」

大和覺得太一是個不可思議的人。

那名男子彷彿在很久遠的時空前就已與他認識一般,不僅知道自己所有的習慣、愛好及任何枝微末節的小事,甚至還摸透了他彆扭又乖戾的脾氣,凡事進退得宜知所分寸,宛若在跳曲華爾滋,保持了完美的距離,讓大和感到相處起來很舒服、毫無壓力。

他也有所自覺,自己遇上太一後變得很奇怪。在那雙焦茶色的眸子殷切的目光注視下,他變得太不像自己。大和不敢相信以往總把一層層人際關係的界線割劃地清楚分明,拒人於千里之外,需要花費許多時間判斷身旁人是否能讓他安心信賴,那個疏離又慢熟的自己,怎麼會那麼簡單就接納八神太一輕易地走進自己的生命。大和常有種感覺,自己似乎被那名褐髮青年牽著鼻子走,而最恐怖的是他竟然還不討厭這一切。

八神太一就宛若一杯專門為自己調配的烈酒,只消沾上一口,便深深沉醉,耽溺其中,上了無可自拔的癮頭。即使知道這樣根本打破他堅守至今的原則,太快接納一個人恐怕會讓自己遺憾受傷,有所擔心受怕的他卻怎麼樣也克制不了自己的腳步和節奏。八神太一已經跟空氣一樣很自然地融入了他的生活之中,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甚至在認識快半年後的某個初夏午後,當太一微笑問他願不願意跟他交往,他竟然只猶豫了會兒,就那樣點頭答應,容許對方牽起他的手,在自己唇上烙下一吻。

他想那是因為,他真心很喜愛對方如燦爛千陽的笑容。




「大和?」梅雨季快邁入結尾,日本列島終於拉起悶熱夏日的序幕。跑了趟超商買完冷飲回到大和家時,太一意外地看見金髮青年靠在客廳沙發,讀到一半的推理小說擱在腿上,瞇起眼睡著了。

睡著了……。太一輕手輕腳地將飲料塑膠袋放在桌上,深怕吵醒對方。看著呼吸平順,睡得安穩的戀人,太一露出微微的苦笑,心中一陣感慨,大和總算願意對他完全地卸下戒心,在他面前暴露出脆弱的模樣。如果是幾個月前的大和,就算已是朋友,大概也不會容忍自己在太一面前這樣放鬆。

慢慢地替大和摘下眼鏡,小心翼翼地折放於桌。太一看著大和精緻的臉龐,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帶著微繭的拇指指腹輕柔地一路撫過戀人姣好的眉型、溫潤的稜角、帶著羽扇般纖長睫毛的眼、挺直的鼻、冰涼的面頰和乾燥的薄唇。每一寸都那麼熟悉,卻又如此陌生;明明是同一個,卻又是不一樣的大和。

「大和,要到什麼時候,你才會想起我呢……」

那苦澀的聲音,隱沒在初夏第一聲蟬鳴中。




TBC.
2020.06.27


記:
雖然主要在鋪陳太一多努力多努力要挽回大和芳心
但中間一大段都在寫大和怎麼因為這熟悉的男人而自己亂了套XD
結果兩個人重新開始的tempo跟探勾一樣快
一路就從重逢的11月底跳到六月初了
剩下兩篇,還請大家不嫌棄地陪到最後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52-82c0ab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