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DA】西裝(太和)





西裝(太和)



※同居系列



「大和,週末可以陪我去買個東西嗎?」

「買東西?」從書本裡抬起頭,被問話的他有些疑惑。太一並不是個購物慾很重的人,不會閒來無事就到處逛街:「要買什麼?」

只見褐髮青年有些難以啟齒的模樣,別開了眼:「……晚禮服(Tuxedo)*。」

「……為何?」

太一輕嘆了一口氣,向大和解釋:他昨天收到歐盟駐日本大使館的邀請函,去參加一個慶祝日歐數碼世界合作專案成立的晚宴。擺擺手:「你也知道那些歐洲人最講究禮節,邀請函裡寫清了非得穿正式禮服,還得要跳舞……所以不得不買套晚禮服才行。」

大和的腦袋跑過他在電影或影集裡看過的晚禮服造型,歪著頭試著要把男星們的臉換成太一,卻怎麼樣也無法想像出戀人身著此等正裝的模樣。他倒也覺得挺新鮮有趣,便一口欣然答應太一的請求。

事不宜遲,週末兩人便效率十足地衝往了銀座。除了匯集全球各大精品品牌和高級百貨公司,這塊日本最貴氣十足的區域也以手工訂製的西服聞名。詢問過太一在外務省的前輩,也參考了網路上的評價,考量才工作沒幾年沒幾個銀子的太一的錢包,他們挑了間不熱門但真材實料的老舖西裝店。

唰──!

拉開感覺甚為高貴的天鵝絨更衣簾,剛換上經典款樣式的太一走出更衣室,拉了拉外套和領結,小麥色的臉上有些赧色,似乎不太習慣晚禮服。

「怎、怎麼樣?」緊張地看向大和,徵詢他那從國中時期就很有衣著品味的戀人的意見。

大和捏著下巴,上下打量一陣後,掩嘴忍笑:「一點也不適合你。」

「大─和──!」有點火大地瞪著戀人:「我是認真在問你欸!正經點回答我行不行?!」

「好啦知道了。」見太一這麼用心於工作,他也不好再調侃他。大和態度認真地望著站的有些僵的太一,還要他轉個幾圈給自己看看前後左右,最後才微微點頭,吐出一句差點沒讓太一吐血的評語:「不錯啊。」

太一的嘴角抽蓄:「就這樣……?」

「不然你還要我怎樣。」白了一眼,大和擺出一副不會再多給句評語的表情。太一扁扁嘴:「這樣我找你來幹嘛啊……算了,我再多試幾套好了,你再幫我看看。」

太一伸手,本想從衣架上挑戰一件全白的創新款,瞧見金髮青年一臉詭異地揚起眉,他馬上收手,思忖了會,挑了套深藍外套、搭配淺灰背心的三件式套組,瞥見大和看來鬆口氣的神情,才再度鑽進更衣室。

大和一個人等著也是閒的發慌,遂好奇地在店裡隨處繞繞看看打發時間。他的工作幾乎沒有須要穿西裝的場合,更何況這麼正式的晚禮服了,所以根本沒來過這種店,倒也是開了些眼界。大和自己只有一套偶爾參加親朋好友的婚禮或必要的正式場合時穿的平價西裝,之前無聊翻太一研修時介紹國際禮儀的書,他才知道原來光穿衣就能有這麼多繁文縟節。

其實大和剛才說不出口的是,見太一難得穿上正式禮服,優雅卻不沉重的黑為童顏的對方增添了一抹成熟穩重,剪裁得宜的線條把戀人精實的身體線條修飾得更修長俐落,那帥氣的模樣害得他要非常努力才能保持平靜,假裝自己沒有因為八神太一身上區區的一件禮服而怦然心動。

「大和──」更衣室傳來太一呼喚他的聲音,他湊過去問:「怎樣?你換好了就出來啊。」

「後面好像有個地方卡住了,你進來幫我看看好不好。」

聽見太一的低聲求助,大和登時有些尷尬,扭過頭覻了眼店員,幸虧正巧有對年輕情侶走進來討論婚禮要用的訂製禮服,他趕忙抓緊時機鑽進更衣室。褐髮青年雙手壓著後背,像是在做什麼奇怪的瑜珈姿勢還暖身操,見到金髮青年的眼神就跟看見救星一樣:「大和快幫幫我,背心後面的扣環我看不到扣不起來!」

「不會穿你乾脆別買了……你先別動。」吐槽歸吐槽,大和還是很盡責地配合太一的腰身,把背後為了連結設計布片的假扣環給調整好。

處理完之後,大和要太一轉過身給他檢查一下,只見太一抬起手,咧嘴笑問金髮青年可不可以順便幫他綁個領結。大和有些無奈,他知道戀人又再趁勢向他撒嬌,縱然嘀咕了句「這點事給我自己做啊」,但還是自然地接過黑色領結,他老覺得自己就是太慣著太一,才讓對方得寸進尺。

更衣室的空間不大,塞兩個成年男子是有些擠了。太一垂眼,瞧見大和V領毛線上衣下的鎖骨,忽然意識到兩人的距離近乎身貼著身。太一一時玩心大起,出其不意地一把攬過對方腰身,使勁重重地往自己胸板壓。

被太一突如其來的襲擊一驚,原本就快綁好的領結從手中滑落,大和差點要叫出聲,卻被太一另一支掌摀住。

「你太大聲會被發現在更衣室裡面喔。」

大和惱怒地瞪著賊笑兮兮的戀人,撥開太一的手,用完全沒有脅迫力的氣音細聲罵到:「八神太一你搞什麼鬼!」

「距離這麼近,都聞到你身上的香味了。」湊近大和耳際吸了一口,放低的音量顯得嗓音聽來更有幾分大人的性感,大和瞬間紅透了耳根。太一搭在對方腰上的手不安份地下滑,探進大和的褲頭,大掌曖昧地撫摸對方尾椎附近的肌膚。

「你──這裡是外面!」大和瞬間倒抽了一口冷氣,本來就很敏感的他被太一的觸弄搞得身子微微顫抖。一手抓皺太一的上衣,另一手趕忙往後伸,試圖制止太一在自己後腰胡來的手,氣急敗壞地痛斥,卻只換回太一悠悠一句:「你那麼大力,等等把店家的衣服弄壞了怎麼辦?」

「那你就不要幹這種蠢事!」

看著對方緋紅的雙頰,睨著他的眸子中帶著羞恥和憤怒,太一倒也覺得戲弄夠了,倏地抽手,在大和還搞不清楚狀況時,用指尖抬起他的下巴很快地吻了下,耳邊傳來金髮青年的一記悶哼。

勾起曖昧的笑容,太一湊近大和耳邊:「你該不會以為我沒注意到你剛剛看我的眼神吧。」

一副巴不得要把自己身上的晚禮服全扒光,馬上生吞活剝的熱切眼神。

他鬆開瞬間炸開,滿臉脹紅的戀人,笑瞇瞇地撿起落在腳邊的領結,穿過厚簾留下大和一人在更衣室。

「不好意思,我看就買剛才那套黑色的經典款好了!」

大和聽見太一和店員的交談聲,心想得趕緊抓個時機離開更衣室。一抬眼,看見的卻是鏡子裡滿臉狼狽的自己。

他用右臂遮住臉想到,不好好冷靜下的話,可會被人懷疑的啊……。




Fin.
2020.06.29


後記:
雖然本篇寫得頭頭是道的樣子
但現在外交場合也很少穿上這麼正式的禮服了
舞會也並不常舉辦
但西裝實在太香了,我一定要寫爆
好想看Tuxedo的太一圖──!
是說大和擔心會被誤會成兩個人在更衣室做什麼呢 笑
太一你真的好無恥啊(稱讚的意味)


註*
晚禮服(Tuxedo)→無尾禮服,是一種不像燕尾服那樣有後擺的正式晚會服裝,通常是黑色,最多也只能用深藍這樣接近黑的暗色。所以太一拿白色的時候大和才露出奇怪的表情。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54-a86af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