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DA】便當(太和)





便當(太和)



※同居系列



「哇~八神前輩你的便當看起來好豐盛喔!」從褐髮青年背後像兔子般探出頭來的新人周防一邊驚嘆,一邊拿著自己的便當繞到太一對座一屁股坐下,略為擔心地看著對方:「前輩已經完全康復了嗎?千萬不要勉強自己唷!」

她可不想再看到這名總是元氣充沛,又十分照顧自己的學長因病昏倒在自己面前了,少了太一笑聲的辦公室,不僅讓主管都嚷著如同斷了右臂,工作氣氛也快活不起來。

沒忘記自家情人要自己好好謝過周防的叮嚀,太一咧嘴對小學妹的關心露出感激的笑:「真的沒事!如你所見,又是一尾活龍啦!話說回來,那天真的謝謝你了,周防,給你添了麻煩啊。」

女孩一邊拆開粉嫩色系的風呂敷,一邊搖搖頭:「沒這回事,八神前輩平常幫忙這麼多事,也常常cover我失誤的地方……算是我的報恩吧!」

「哈哈,那是前輩該做的。總而言之,咱們可扯平了!」太一笑著從便當盒裡夾出一塊唐揚雞塞進口中,結束這個你來我往的致謝。

注意到周防的視線落在自己的便當,太一忍不住得意洋洋地抬起便當盒秀了一下:「哼哼!怎麼樣,看起來很好吃吧!」

不得不承認,八神太一每天的便當確實都秀色可餐的驚人,無論是菜色豐富度、營養均衡或配色香氣,完全不遜於附近餐廳販售的商業午餐飯盒。例如,今天的菜色除了炸得金黃酥脆的唐揚雞外,還有綠黃櫛瓜配番茄的涼拌沙拉及蘑菇烘蛋,那色香味俱全的便當,讓身為女性的周防都自嘆不如。光想到要花這麼多時間在備料、煮食、整理,她寧可煮一大鍋咖哩將就一周。

「吼〜八神前輩很壞耶,看得我都想吃了!這該不會……是前輩你自己做的吧?」試探性的問了句,周防低頭瞥了眼自己周末嫌麻煩而偷懶隨便做的炒飯,心想如果那便當真是眼前看來大咧咧的青年自己親手做的,她必然痛定思痛,開始認真設計每一日的便當菜色。

「不是不是。」太一並沒有對料理人多做說明,只是低頭大口扒起飯,曖昧的態度讓女孩不禁微微揚起眉。

「我想也是。八神前輩看起來就不太會下廚的樣子。」嘻嘻一笑,不客氣地吐槽這位向來不太在意上下關係或前後輩禮節的學長,換來褐髮青年的一個白眼:「真沒禮貌欸你!我至少會做蛋包飯喔。」

「是喔~」見馬尾女孩黑色雙眼裡透露出的懷疑,向來是個受歡迎又備受尊敬前輩的八神太一首度感受到什麼叫做來自後輩的鄙夷。

「不過、前輩幾乎每天都帶便當,還天天菜色不一樣……你家裡那位一定很愛前輩你呢。」嚥下一口蝦仁蛋炒飯,周防笑嘻嘻地虧到:「因為做飯可是很麻煩的啊!」

言下之意,便是太一家裡那位神秘的大廚,可以為了褐髮青年天天用心準備這麼精美的便當。若沒有一定程度的愛情支持,可不是簡單可以辦到的。

太一愣了愣,不自覺地揚起嘴角,眼神都柔軟了下來:「是啊,我可是有被好好愛著的自信呢。」

姑且忽視自家前輩竟能毫不害臊吐出這樣的話,周防眨了眨眼,黑色眼珠咕嚕咕嚕轉了圈,旋即淘氣一笑,傾身向前低聲問:「是石田先生幫前輩做的吧。」

肯定句。那一瞬間太一瞪大眼,少見地慌了手腳,急忙左顧右盼,就怕有無他人聽見他們的談話,幸好他倆的座位較偏,午餐時間也已過了一半,看起來是沒有這風險。

「真少見〜那個遇見危機都能超淡定神速解決的八神前輩竟然這麼慌張。」叼著筷子,周防詫異地看著似乎因為自己的問話而有些惱怒地瞪視著自己的太一。

「你為什麼……」

「戒指。」周防淡淡開口打斷太一沒說畢的問句:「上次那個人來接前輩時我注意到的。那是對戒吧?」

抿唇,太一看著後輩,臉色有些凝重,但並沒有否認後輩的任何發言。想來是沒預料到自己努力保守的秘密會因個意外而簡單栽在對方手上。

太一從未向外務省的同事們認真解釋過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的那枚婚戒。日本職場本就注重個人隱私,少有人過問太一的感情狀況,算是一大好處。真有人問起,太一不是搬出這幾年在工作場合練就的外交辭令打混過去,就是丟出早就編好的藉口:他只是為了避開一些無用追求或好事作媒者所帶來的麻煩。

他一直不敢把真相說出口,在這傳統國度的中央政府中,堪稱數一數二保守的公務機關服務的他,始終將自己與石田大和的親密關係盡全力隱藏得很好。太一不是沒有勇氣面對出櫃後職場上會有的流言蜚語、惡意中傷或排擠霸凌,他最害怕的是一旦兩人的關係為人所知,他無法保證大和絕不會被波及而受到傷害,而這正是太一最最不願見到的光景,也是唯一讓他選擇對職場同事守口如瓶的理由。

周防像沒事人的繼續吃自己的便當,隔了幾分鐘沉默,太一輕嘆口氣,撐著頰微微苦笑:「觀察力敏銳,很適合幹這行。」

「多謝誇獎。」收拾自己吃畢的便當,周防看著停下筷子,蹙眉低垂視線異常沉寂,顯然有些不安的褐髮青年,對於自己似乎不小心踩到對方痛點的她頓時有些赧愧,但她隨即語氣認真地開口:「我覺得這並沒什麼唷。」

「欸?」太一抬頭,看向學妹一如往常,神色毫無變化的雙眼。

「如果我讓八神前輩感到不舒服了的話,我道歉。雖然我也能理解前輩為什麼要隱瞞這件事……但我覺得這件事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下一秒,女孩吐出的話,讓太一不禁感到詫異。

「因為,愛上一個人又沒什麼好奇怪的。」

講完自己想講的話,周防便站起身,說要抓緊剩下的時間,趁秋季氣溫適中的暖陽裡去附近散散步,順便買杯正流行的珍珠奶茶回來。

「啊、不過不要擔心,我會幫前輩的忙的。」咧嘴一笑,舉起手指抵住唇,對太一俏皮地眨眼,旋即消失在還呆愣著的青年的視線範圍。

太一緩慢地重新執起筷子,畢竟是大和一早辛勤為他做的便當,可不能剩下了,不然怎麼對得起自家戀人的心意。

「真是……了不起的小姐啊。」

看著無名指上鑲著的那只銀戒,太一不禁苦笑,心中五味雜陳。

是不是,不知何時他的勇氣也被社會給磨去一些了呢?




Fin.
2020.07.25


後記:
外務省後輩又出來當工具人啦
時間點就是在”流感”之後

這篇的太一可能會讓大家覺得很不符合他的個性
但勇氣不代表有勇無謀
出了社會更是如此
這篇太一是做過很多權衡才決定要保密跟大和的關係
我相信大和也可以理解太一的決定
大和也不是個會到處張揚的人啊

便當菜色都是我自己帶便當會煮的菜
不過我們的男神大和手藝一定是比我好的啦!
只是自己偶爾也會像後輩一樣偷懶煮鍋咖哩草草了事XD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67-76bcb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