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DA】Supplier-01(太和)



Supplier-01





肩窩傳來血肉撕裂開的劇痛時,他咬牙吃痛地想,事情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當八神太一在別班教室裡雙手合十低垂下頭,只差沒雙膝跪下,懇求他那擅長理科的童年玩伴在期末考的忙碌時刻撥冗救救他時,石田大和的同學們早已對他的任意造訪見怪不怪,倒是當事人的表情,眾目睽睽下既羞憤又無奈,還帶點猶豫,可最後仍拗不過太一,允諾了只上半天課的隔日去他家一同溫書。

對太一來說,計謀得逞的他心中雀躍的要飛上了天。一來、他的物理成績確實岌岌可危到需要理組班的大和協助才不至於淪落到暑期補考;二來、這可是家人全外出的千載難逢機會能跟大和單獨共處一室!

對,他八神太一打11歲起,就已暗戀同性別的石田大和好多年。

自1999年夏季的那一日起,曾並肩作戰到能背靠著背無條件給予對方信賴的他們,在回歸現實世界後也莫名地建立了不言而喻的默契。那段說遠不近的距離,體現了他倆至今難以定義的關係──比朋友多出那麼一些,卻又搆不到更進一步的地位。

偶爾大和那雙總平靜無波的海藍瞳眸轉向他時會揚起微浪,欲言又止的表情,讓太一隱約期待著對方是否跟他擁有相同心情。他卻始終戳不破那層圍繞兩人之間微妙的薄膜,鼓起勇氣詢問對方或乾脆坦率告白。

太一坦承,是他太過害怕錯踏的一步恐會失去大和這個無可替代的長年摯友,這使他時不時自嘲自己究竟算哪門子勇氣徽章的持有者。他寧可就繼續龜縮,維持這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現狀。不越過那條紅線,不過份踰矩,最起碼,他們還可以是彼此心中排名最上位的親友。

接近大暑的夏日,正午的熾熱陽光灑在東京此一世界最大的都市叢林,散佈出的熱氣從柏油路升起,熅著走往太一家路上的兩人。

褐髮少年一臉虛脫慘樣,拉開制服襯衫的領口試圖散點熱:「好熱──快死掉了……」

「吵死了……你越說我越覺得熱。」大和有氣無力地堵了句。太一抹掉眼皮上的汗,轉頭看向身旁人。因為異國血統而較顯白的皮膚被毒辣陽光咬出一層薄紅,額角不止地滲出汗,眉頭微蹙,呼吸略為急促。不曉得是否因為天氣太過炎熱,今天大和的話比平常更少,連跟他鬥嘴都懶。太一時不時瞅向臉色不佳的金髮少年,擔憂對方是不是已經中暑,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

平日白天,太一的父母都出門了,妹妹光則與朋友前往咖啡廳逍遙。一進門,太一便匆忙打開冷氣,一股涼風撲面而來,他不禁感嘆一口氣:「啊~冷氣真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

回頭朝玄關一望,金髮少年慢吞吞地脫了鞋走進屋內,步履沉重而蹣跚,身體狀況看來並沒有因為進了陰涼處就好轉。太一繞進廚房,像個盡責的主人打開冰箱拿出冷水壺:「大和你先坐一下,我給你倒杯麥茶。」

才剛從櫥櫃抓出兩個玻璃杯,便聽見碰地一大聲。轉頭,太一驚愕地發現金髮少年已癱倒在他家客廳地板,一動也不動,顯然已失去意識。

「大和!」扔下手中茶杯,太一馬上衝了過去撐住對方的後頸輕輕扶起少年。大和的臉色異常紅潤,過度急促的呼吸和升高的體溫,典型的中暑症狀。太一趕忙將與自己身形相去不遠,體重卻輕的多的少年扛上沙發,一邊還在心中懷疑大和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手忙腳亂地找來濕毛巾安在對方額上,搬來風扇,並稍稍解開對方領口通風,看著裸露在外的鎖骨,太一別過頭,心中不斷默念自己是為了大和好,絕對沒有趁人之危。

心急如焚地盯著臉色逐漸轉好的大和,太一總算鬆了一口氣,暗自慶幸幸好自己身為足球社一員,時常處理隊友們的中暑案例,可謂是駕輕就熟。他默默坐去另一側沙發上,支著頰權衡待會對方若是醒了,還要不要繼續拜託不舒服的大和教自己功課。

「唔嗯……」過了約快一小時,大和傳來一陣不適的呻吟後緩緩地睜開眼。太一見狀,急忙扔下手中的筆和教科書,坐到撐起上身的大和身旁:「大和,你醒啦!」

金髮少年的眉心聚攏,摀著臉,活像隔夜宿醉頭痛未解;尚未能聚焦的藍色瞳孔看的出大和似乎仍在恍神,眼神飄忽不定、腦袋昏沈的模樣,看的太一仍憂心不已。

「你感覺怎樣?還很不舒服嗎?」

為了關心而伸手摸上大和上臂那瞬間,金髮少年迅雷不及掩耳地反握住太一安上他臂膀的手。還沒意識到究竟發生什麼,大和的身子一瞬壓了上來,沒預料到此等發展的褐髮少年被對方兇猛的力道撞倒在沙發扶手,不禁吃痛了聲。

太一瞧見青梅竹馬金色瀏海掩蓋的陰影下,那雙漂亮的寶藍雙眼看起來異常深邃迷離,眼底閃爍著的是如狩獵中的狼一般銳利的眼神,卻彷彿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存在,陌生的讓太一不寒而慄,好像眼前這名專注凝視自己的少年並非他所熟識的石田大和。

「大、大和……?」太一莫名緊張,試探性地喚了聲,卻沒得到應答。大和掐住太一手臂的力道之大,讓他忍不住叫出聲,懷疑少年細瘦的身軀究竟哪裡生出這足以壓制他的力道。

只見大和蒼白的唇瓣離自己越來越近,溫熱的鼻息滑過他的臉旁,搔癢難耐,彼此的臉近的太一能清楚看見金髮少年唇間的貝齒。是他的錯覺嗎?他總感覺對方的犬齒似乎異常尖銳……。

太一還滿頭霧水,搞不清楚當前狀況。可就在轉瞬間,大和施力按住太一肩頭,一把扯開了太一本為散熱便大敞的衣領,隨即傾下身,湊近太一被迫裸露的肩窩。而當太一恍然意識到大和的意圖時,已來不及伸手制止。對準褐髮少年領口間凹陷處的青色血管,金髮少年張嘴,毫不遲疑狠狠地咬了下去。

太一霎時間猛地倒抽一口氣,脖頸與肩頭連結處傳來前所未有的劇痛,他感覺到大和鋒利如獸的牙撕裂自己的皮膚、翻開血肉。他終究沒忍住痛苦地叫出聲,生理反應的淚水反射性從眼角迸出;太一劇烈地喘息,試圖透過深呼吸忍過這波疼痛。被淚水模糊了的眼角瞥見自己純白的的制服上衣在剎那間被染上豔色,像覆蓋秋季野原的曼珠沙華。然而比起被大和突如其來、莫名其妙攻擊所帶來的衝擊,更讓太一震懾的是,欺身於他的金髮少年竟用唇舌舔舐、吸吮著自傷口中流淌出的鮮紅血液。太一錯愕地刷白了臉,「吸血鬼」三個字旋即閃過腦海。

「等、大和,不要這樣!」太一努力伸出仍空著的另一隻手,試圖推開身上人,卻發現大和的力氣比起平時大的不可思議,整個人文風不動。大和也似乎完全沒聽見太一的呼喚,只是專注於啜飲褐髮少年的鮮血。

當大和濕熱厚實的肉舌如愛撫般緩慢舔過自己傷口,又輕柔地吸吮著破損的肌膚時,除了一陣一陣的刺痛,另一種未曾體驗過的酥麻感從骨髓深處升起,麻痺了他的大腦神經,太一不自覺地配合大和的動作發出聲聲悶哼。在交替的疼痛與快感所建構的恍惚間,太一盡力拉回理智,拚了命地伸出手抓住大和壓在自己胸膛上的手腕,奮力一吼:「我都說了不要這樣!大和,你到底怎麼了?!」

顧不得對方有可能因此受傷,腎上腺素全開的太一卯足全力推開金髮少年,大和往後一倒,一手直覺性地抓住沙發椅背撐住自己的身。太一粗喘著氣,伸手壓上被自己的赤紅鮮血與大和的透明唾液所染濕的肩,不解地望著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的青梅竹馬。被推開那瞬間,大和猛地僵住身,太一見對方瞬間刷白了臉,看來總算恢復了理智。

憂藍雙眼中的那抹異樣褪去,取而代之浮現的是交雜的恐懼、慌亂與不知所措。一滴血珠搶眼地從金髮少年宛若上了胭脂的唇角滾落,滑過下巴,在白皙膚色上畫下一道紅痕,安靜地滴落於八神家乾淨的木地板上。

大和緩慢地挪動身子,看向太一的眼神滿是畏懼。他倏地轉身,撈起自己的包正要往門口跑,褐髮少年趕忙忍痛望前一撲,死命一把抓住大和的手腕,那瞬間他切實地感受到金髮少年被碰觸時的劇烈顫抖。

「別逃跑啊。」太一嘶聲到:「至少……幫我包紮一下吧,拜託,快痛死了。」

斜眼撇向半邊膀子被染的朱紅,顯因失血而有些虛弱的太一,大和遲疑了半分鐘,考慮到對方不可能獨自處理這麼嚴重的傷口,何況始作俑者還是自己,大和最終選擇放下了背包,細聲問到:「急救箱在哪?」

制服襯衫脫下時太一才發現傷口比自己想像的嚴重,被犬齒割開的肌膚皮開肉綻,有著醜陋而不規矩的兩道痕,約莫手指長;但這麼嚴重的傷口,卻已幾乎止了血,讓太一心中興起另一股納悶。

從太一告知的櫃子裡拉出急救箱,大和一語不發地替褐髮少年包紮。太一心想這氛圍實在凝重的太尷尬,連呼吸都感覺厚重起來,個性直接的他卻又還沒想好該怎麼開啟話題,只得將就大和的沉默。

沾滿消毒藥水的棉花棒壓上傷口時太一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大和停下手中動作,低聲道了歉,更放柔了處理傷勢的力道,那雙總望進太一眼底的藍色雙眸卻始終沒敢對上他的目光。

一連串動作下來,太一還是無法忽視對方嘴角乾涸的紅漬。他直到現在都還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事情,那過於脫離現實,好似一場夢,他甚至以為是夏季都會蒸出的海市蜃樓。然而身體傳來的熱辣辣痛楚再三提醒他,自己被長年暗戀對象毫不客氣咬破頸窩的事實。

「好了。」

「謝啦。我一個人大概沒辦法處理。」

「……本來就是我該負責的。」蓋上急救箱,大和沈著臉收拾吸飽血的衛生紙和棉花棒等廢材,並順手將噴濺至地板與沙發上的血漬清理乾淨,不留一點蛛絲馬跡。

「好像不那麼痛了耶!」稍微動了動肩膀,太一再次感到意外。背對著他將急救箱放回原處的大和頓了半秒,小聲回到:「大概是我的唾液發揮效用了。」

「唾、唾液?」太一有些錯愕,但大和回應的淡然,像是Discovery在介紹某種動物的特性:「嗯。雖然效果不怎麼樣,但我的口水多少還是能減緩疼痛,加速傷口復原。」

「吶,大和。」太一叫住善盡責任後,顯然打算要離去的對方,終究吐出了他的疑惑:「你可以跟我說明一下,究竟怎麼回事嗎?」

如他所料,大和眉頭深深皺起,露出明顯掙扎的神情。過了半晌,太一原以為對方打算繼續守口如瓶跟他乾瞪眼下去,或是再度趁他無力捕捉他時企圖逃跑,然而大和沒有,他選擇坐下,在離太一最遠的對角單人沙發,先是擦拭掉自己唇邊殘留的血色,才直勾勾地望著他,看來是下定了決心。

「太一,你相信世界上有吸血鬼嗎?」

「啥?吸血鬼?」面對大和突兀的提問,太一還真的是丈二摸不著金剛。接著他瞬間想起剛看見金髮少年發瘋似的舔舐著自己血液的畫面,他還真無法否認那一秒自己的腦海確實有閃過這三個字。不過冷靜下來之後仔細思考,這想法在科技日新月異、連數碼世界都誕生生命體的21世紀可說是何其荒謬?

太一擺擺手:「大和你別說笑了啦,講正經的。」

「我是很認真的在跟你談這件事。」見太一一時傻住的神情,大和沒有停歇,只是平鋪直述地繼續他的說明:「世人所傳言的吸血鬼不是什麼妖魔鬼怪,其實只是一種特定的遺傳性疾病……因為某些基因缺陷帶來生理機能上的失能,患者沒有辦法從一般食物吸收到身體需要的部分營養素,因而得靠攝食人類的血液來補充。而有的時候如果患者太久沒有攝食到血液的話,就可能喪失理性襲擊其他人以獲得補給……到這裡你還聽得懂吧?」

確認理科不大行的太一揪著眉頭,勉為其難頷首,看來是有理解他的解釋,大和才繼續:「這種遺傳性疾病在日本非常罕見,但在歐陸並不稀有,特別是在吸血鬼傳說起源的中東歐一帶……太一,你知道我外公是法國人吧?」

太一點頭,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大和微微苦笑:「看你這表情,應該已經猜到了。沒錯,我就那麼剛好,遺傳到了這種疾病的基因。」

「剛才一時失去理智襲擊你,我真的很抱歉。」下意識的別開眼,輕如破碎琉璃般的聲從金髮少年口裡傳來,參雜著濃厚的歉意與內疚。

霎時間,連向來口若懸河的太一都不曉得這時候該說些什麼好。他直覺反應,倘若不經大腦就拋出幾句「沒關係」、「沒辦法」、「不是你的錯」等等膚淺言詞,似乎會讓對方更加自責難過,而這正是太一最不樂見的。

「你很久沒……呃、」太一摸著下八,思索該用什麼樣的詞彙比較不冒犯大和。

「你是說攝食嗎?」太一點頭。大和快速地撇了褐髮少年一眼,絞著雙膝上擱著的指頭,神態有些窘迫地想了想;「我並不想把這當成意外攻擊你的藉口……但我確實因為備考太忙,這一整個禮拜都疏忽了要攝食這件事。」

「那、你平常是怎麼……取得人類的血的?」太一皺眉,對此事相當好奇。

「基本上都是我爸媽跟阿岳輪流供給,他們會抽血給我。」大和似乎沒有因為太一的問題而氣憤,只是據實以報。見太一彷彿鬆了口氣的表情,才有些惱火地質問:「你該不會以為我到處襲擊別人吧?我剛說了,這病在日本很少見,要是做這種事可會引起軒然大波。」

「也是啦……抱歉。」想起當年吸血魔獸來到現實世界,光是每晚都有年輕女性因貧血莫名路倒就足以成為新聞,要是大和真的像剛才那樣,動不動喪失神智攻擊他人,嗜血的媒體還不大作文章一番──雖然說不定大和他在富士電視台工作的父親有別的手腕可以壓下來就是了。

突然又不曉得該接些什麼話,太一只好仔細地觀察大和。對方漂亮俊秀的臉上面無表情,方才堆積在眼裡如風暴中的情緒似乎也已隨著時間平靜下來,卻敷起了一層太一這幾年已很少見到的防衛的冰。太一不曉得大和此時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好修復兩人間因為攻擊事件而產出的嶄新疙瘩。

「那個病……可以治好嗎?」

「不會好的。」如同反射動作,金髮少年清冷的聲線一秒立刻答覆他。太一看見石田大和轉過頭正對著他,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話裡聽不出過多的情緒:「我一輩子都會是個吸血鬼了。」

太一啞然,縱然少年的聲音與表情未有絲毫波動,他卻不禁為大和渾身散發出的哀傷惆悵感到心臟一緊。

那是17歲少年眉宇間會有的神情嗎?

難道在他們這個年紀,不是理當只該為一些平庸、幼稚又青澀,長大成人回頭看還會忍不住脫口而笑的愚蠢煩惱而糾結就好?

一陣短暫而尷尬的寂靜過後,大和淡淡開口:「傷口,還疼嗎?」

「嗯,已經好多了。」太一誠實地答,或許就像大和說的,對方的唾液有些麻痺與癒合的效果,他現在幾乎只感覺到一點擦破皮似的癢痛。

「是嗎。」金髮少年站起身,抓起自己的書包甩上肩:「那我走了。」

「欸?!等等等等,你不是說要教我物理嗎?」忽然想起下禮拜就要逼近的期末考,以及物理老師威脅著期末若沒考到及格分,暑假就得天天來校報到補習一事,太一驚慌失措地問他那理科分數從未掉到70以下的青梅竹馬。

「發生了這種事,你覺得我今天還有臉留下來嗎?」冷冷的一句話便堵住太一正要嚷嚷的嘴,看著大和的背影,褐髮少年一時間無法回答。

金髮少年再一次輕聲地說了句抱歉,旋即快步消失在太一的視線內。他聽見門口傳來鐵門帶上的聲,太一長吁一口氣,放任自己的身子向後癱倒在沙發上。

他突然覺得,今天下午發生的一切都好荒謬。

躺在沙發上,傷口已不再感到疼痛,他不曉得到底是大和的唾液發揮了效用,還是他的痛覺神經終於疲勞到罷工。桌上還散亂著他的課本、習作、筆記簿與文具,可太一不認為他今天還有心思專心在念書上了。

闔上眼,空氣中彷彿還聞得到一絲淡薄的血腥味。他回想起金髮少年看著自己那道畏懼的眼神,以及其後對方受傷的神情。太一咬牙,感覺到不是傷口,而是胸口深處傳來的悶痛。

為什麼偏偏會是大和碰上這種事呢?




TBC.
2020.07.25


記:
我就中二我驕傲
我就後媽,最愛虐自己喜歡的角色
一開始只是想寫吸血劇情但不想太落入俗套
就變這樣了(爆
病的部分就是瞎掰,請大家不要太認真(X

一樣會跟同居系列平行進行
導致我太習慣把他們打成青年
不過這篇的太和可是青春肉體水噹噹的17歲
所以我說年輕人就是太衝動了(望向大和
中間還有種自己好像在寫和太的錯覺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68-54ffe4b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