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DA】Supplier-03(太和)



Supplier-03




「午安啊,大和!」約莫30歲出頭的年輕醫生扭過椅子,對著輕帶上門的金髮少年勾勒出溫和的微笑。大和每每看到,都忍不住想起那位曾經冒失,現在卻溫厚穩重到讓人信賴的前輩。或許醫護人員的本質都是相似的吧,他想。

「午安,風間醫生。」直接從學校趕來回診的少年有禮地點頭打招呼,安靜地坐在醫師正對面的圓椅上,等待下一步指示。

名做風間的年輕醫師十分喜歡這位病友。當然不是因為對方是個漂亮到第一日走進診間便令他印象深刻的孩子,而是因為石田大和是個會認真、嚴格地遵守每一份醫囑的優良病患。對一名醫生來說,夫復何求?

毫不浪費時間,風間點開電腦裡大和的病例,單刀直入地問起診:「最近狀況怎麼樣?上次開的藥都吃完了吧。」

大和輕輕頷首,卻沒有像平常一樣多加敘述這段時間以來的病況發展,只是垂著眼,狀似漫不經心。風間醫生察覺到他本就少言的病友今日似乎更加沈默,忍不住放下筆問:「發生什麼事了嗎,大和?」

侷促地看了眼主治醫生,像是還在猶豫要不要開口。年輕醫師很有耐心,並不催促大和,甚至移開了視線,假裝在整理桌面資料,好降低少年的壓力。

「前一陣子……」緩緩開口,大和的臉色甚是陰沈:「我去朋友家的時候,襲擊了我朋友。」

手中動作瞬停,風間推了推眼鏡,佯裝出並沒有被大和的自白給嚇到的模樣──畢竟就他所知,石田大和一直都是個聽話且自制的病患,難以想像有在固定接受治療、穩定攝食的對方會因突然發病而脫離理智的正軌。

「你可以敘述一下當時的狀況嗎?像是身體有沒有什麼不適之類的?」

「呃……我記得那天很熱,我好像中暑暈倒在我朋友家。醒來之後只覺得腦袋有些脹痛,昏昏沈沈的,記不太得。等我回過神來,就看見我朋友的肩膀─大概這裡─被我咬出滿大一個傷口。」大和約略比劃了下自己的肩頸連結處,簡單解釋。

「嗯……可能是中暑削弱了你的精神狀態,讓你比較難抑制吸血衝動。那時候你大概多久沒攝食了?」

這個問題讓大和絞起手指,有些不自在,他有些擔心是否應怪罪於自己未能好好遵從醫生的指示,才失控攻擊了太一:「那陣子準備期末考比較忙……大概快一週左右吧。」

「快一週?」年輕醫生鏡片後的雙眼浮現明顯的訝異。他從一旁的文件架抽出一個檔案夾,迅速翻閱裡頭的資料,臉色愈發嚴肅。

「大和我問你,你最近攝食的頻率怎麼樣?」

「這麼說起來,這兩週好像特別容易覺得餓,大概兩到三天就得攝食一次……我家人都覺得有點累了呢。」想起為了自己的怪病而得不定時抽取血液供給自己的家人,特別是父母親疲倦的面容,就算清楚不是自己的錯,大和心底難免一股自責。

主治醫生一時間陷入沈默,讓大和突然有點不安,輕喚了聲:醫生?

似乎是總算想好該怎麼向這名心思細膩的少年說明,風間清了清喉嚨,邊仔細觀察大和的反應邊小心翼翼地開口:「大和,我想……你的戒斷症狀可能已經開始出現了。」

「您說、戒斷症狀?」聽見不熟悉的名詞,大和皺眉反問。難道是在指抗藥性的問題嗎?

風間頷首,拿出方才翻閱的資料攤在大和眼前:「你看,這是你四年前開始到我這裡看診之後我替你做的紀錄。之前你最長大概可以撐快10天不攝食才會開始有『輕微』的發病症狀;但攝食間斷期在這半年迅速地縮短,而且你剛才說你只不過一週沒攝食就因此襲擊他人,如果是以往的你的病況,理應是不太可能發生這種事。」

「那……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狀況?」大和的反應比想像中冷靜,年輕醫師一方面慶幸對方的理性,一方面卻又擔心少年實際上是過度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而對他的心理或精神產生負面影響。

「那是因為包括血液在內,你的身體組成本來就會跟你的家人有高度相似性,換句話說,家人血液的互補性其實並不太夠……剛發病的青春期患者需求並不那麼大,確實還可以用請家人提供的方式解決,可是隨著年紀增長,不僅對血液的需求量會增大,久而久之,相似度高的家人血液對患者的補給效用也會持續遞減,而成年的患者幾乎是不可能再仰賴家人供給。這就是為什麼你攝食的頻率有所增加:因為同樣的份量,但能補給的養分已經不夠了。」

聽完主治醫師的分析,大和的雙眼中閃過一陣錯愕與動搖,但僅此而已,早熟的少年短暫地挪開視線,隨即以令成人訝異的速度將眼裡一度太露骨的情緒掩下,拋出了個務實無比的問題:「醫生,所以我之後該怎麼做?」

「本來外凡尼西亞症候群的患者應該盡可能從他人身上獲取血液,請家人供給實在是個不得不的將就……歐美地區雖有血液銀行,但在日本因為患者極少,恐怕無法考量這個選項。」翻了翻病例,年輕醫師思忖了會,抬起眼回望大和,盡可能放軟語氣以傳達自己的一絲關懷:「雖然來得有點早,不過大和你也快成年了,會產生這樣的戒斷症狀發生很正常。做為醫生,我個人給你的建議是:在家人的血液完全失去補給作用前,盡可能找到一個對你而言值得信賴的人,跟對方建立『搭檔關係』,請對方擔任你的『Supplier』。如果未來你有了交往或結婚的對象那是更好,因為喜歡的人血中攜帶的荷爾蒙能更進一步安定你的身心狀望,讓血液的營養補給作用得更有效率。」

聽完主治醫的醫囑,大和即刻皺起眉頭,臉上少見的表現出反感的情緒,若要風間醫師形容,他想少年現在的心情應該稱得上是萬分不甘願:「一定得找個人嗎?沒有其他辦法?」

「很遺憾,目前為止唯一可行的方法只有這個。」

大和陷入沉默,低垂的視線前方是他擱在膝上,與同齡孩子相比起來過於蒼白纖細的雙手。風間試圖從面無表情的少年臉上及雙眼讀出些什麼,卻讓行醫多年、自認頗有這方面才能的他有些挫敗。石田大和的青色眸子,僅消一刻鐘的時間便已築好了一堵高牆,曾如晴空般透亮的色彩轉眼間化做暗沉混濁的深海,風間不禁對少年年紀尚輕便擁有此等防衛心態及隱藏真性的技巧感到咋舌。

更具耐心地等待第二回少年的主動,終於待到大和抿了抿唇,抬起眼艱鉅地開口:「風間醫生您……不能擔任我的Supplier嗎?」

停下撰寫筆記的手,年輕醫師對於那個總對他者懷著一絲防備心的金髮少年竟主動開口,用近乎懇求的語氣提出此等要望感到詫異,因而有些失了專業姿態地楞了會。看著他一向當成弟弟般照顧的少年,鋼筆筆尖敲了敲,在空白紙面上留下幾點墨漬,風間緩慢開口婉拒:「這個嘛……大和,我很謝謝你這麼信賴我。但我跟你只是普通的醫病關係,恐怕得說,很抱歉我沒辦法答應你的這個請求。你想想,要是每位病患都像你這樣拜託我的話,那怎麼得了?」

意識到自己提出的請求是多麼突兀,又是多麼失禮,大和窘迫地別開頭:「是……不好意思,對您講了奇怪的話。」

主治醫師苦笑著道聲沒事,只希望自己的拒絕沒有太過傷到眼前病患的心。他的視線轉回電腦螢幕:「我知道你現在應該很混亂,但總之先別心急。這個月我給你開稍微強一點的藥,你吃吃看,看能不能壓制住吸血衝動,好稍微延長一點攝食間斷期。下個月回診時我們觀察看看效果如何,你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好好考慮我剛剛說的建議。這樣可以嗎?」

「我知道了。謝謝風間醫生,不好意思總是麻煩您。」

目送金髮少年背起書包、拿著一疊醫囑單冷靜離開的背影,風間拔下眼鏡擦擦,一聲輕嘆。

大和這孩子實在太成熟了,成熟到反而讓人心疼。

當年醫學院同班的朋友久違地聯繫他,表示想輾轉介紹一名患有罕見疾病的年輕病患給他。風間醫師猶清楚記得石田大和來看診的第一天。在電話上已得知對方僅是個13歲、剛發病不久的病患,說實在話,心底除了能否成功協助患者與外凡尼西亞症候群搏鬥的緊張,他確實也對應付這尷尬年紀的病患懷揣著些憂慮。然而,當介於孩童與少年身形間的石田大和輕敲門板開門走進後,風間必須說這名病患完全地刷新他對青少年病患的刻板印象。

容他失禮的用上漂亮或精緻這樣的詞彙來形容一位男性,而從對方的金髮碧眼可以一眼看出帶給他這道詛咒的異國血統。但令身為醫師的他不由得皺起眉頭的是,面對這種場合,那名甫變聲不久的未成年人就獨自一個人來?

大和安靜地朝他點頭示意,略為僵硬的身子看的出似乎仍是有些緊張,但面部表情卻是一場風平浪靜。那樣不尋常的穩重平靜,反倒讓看過無數棘手少年病患的風間起了些雞皮疙瘩。

在這麼小的年紀,獲知自己得到一種極為罕見,且是會糾纏終身的疾病,眼前少年卻絲毫未有一分畏懼神色,沒有崩潰、沒有大吵大鬧、沒有憤世嫉俗,那雙平淡到近乎沒什麼情緒的眼給他的感覺,就好像少年已經對這件事不太有所謂,「就只是發生了」,就這樣而已。

石田大和只是用剛脫離稚嫩的清冷聲音向自己說了句:「現在開始要受風間醫師您關照了,請多多指教。」




「哥!」走出醫院,大和意外地看見弟弟對自己笑著揮手:「你怎麼來了?」

「我聽爸說你要來回診,剛好我也到這附近的書店買東西,就順道繞過來看看你。最近我們都在準備考試,很久沒見面了嘛!」從樹蔭下的長椅跳起,走向兄長,阿岳沒說出口,其實是八神光私下告訴他兩位哥哥間似乎出了什麼差錯,他才謊稱路過順便探望大和。

兄弟倆在往公車站的路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多數是學校課業、備考情況、父母現況云云。大和看著弟弟成長許多的側臉,不禁思索起主治醫生方才跟他說的話。

爸媽年紀大了,近來他也有所自覺,為了兩人的身體狀況,恐怕不能再讓雙親供血給自己;但若要繼續依賴家人,勢必這個重荷會一口氣落在弟弟高石岳身上─一個只不過15歲、還在成長期的青少年─這並不是個妥當的辦法,對弟弟也委實不公平。

「哥,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啊、抱歉。剛在想事情……」

見兄長似乎心事重重,難得跟他相聚的時光竟還恍了神。阿岳深知大概不會得到「沒事」以外的答案,仍忍不住開口問:「回診的狀況還行嗎?」

頓了半秒,大和淡淡應到:「沒事,你不用操心。」

看吧,果然只會得到這個答案。不滿大和這回顯然有什麼狀況,卻連對自己都不願說真話,只丟給他意料之中的樣板答案,金髮少年即便懊惱,卻又莫可奈何。他太瞭解他這個兄長,如果大和沒那個意願,那張嘴是如同死蚌一樣,絕不會吐出半個字。

阿岳只得在踏上公車時回頭看著大和:「如果發生什麼事,哥你不可以瞞著我,一定要跟我說喔!」

「……嗯,我知道。」

看著公車遠去,大和輕嘆了口氣才坐下。望著夏季傍晚仍有些刺眼的橘色夕陽,等待自己的公車來的同時,為了他向弟弟撒謊與給出虛假的承諾而心頭一緊。




回到家,開了燈。望著只有他一人空蕩蕩的偌大客廳,莫名地興起一股孤單。大和忽然久違地想念起,那名總不吝惜給予自己全面支持與溫暖守護的搭檔數碼寶貝,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一刻,深深覺得自己如此需要加布獸過。

大概是夏季症候群吧,總覺得很累。大和壓了壓有些酸澀的眼瞼,隨手把書包扔在沙發上便走進廚房,開始著手準備自己的晚餐,他記得父親今晚又是值夜班。

電視上的綜藝節目上傳來哄堂大笑,他卻完全無心於此,機械式地將湯匙送入口中,大和滿腦子都在思考下午風間醫師的一番話。

搭檔……多麼熟悉卻又遙遠的詞彙。講到搭檔,石田大和第一時間想到的無非就是11歲那年夏天陪伴他度過冒險時光,一起成長茁壯,屬於他一人獨一無二的數碼寶貝。

但他總不能吸加布獸的血吧?更何況對方現在也不在他身邊……。

大和得承認,當他聽到主治醫的建議時,腦海中第一時間閃過的即是褐髮少年燦爛如夏的笑顏。然而在發生了上次那樁意外事故後,大和不曉得自己還有什麼臉去尋求太一的施捨或恩澤;更何況,是他自己主動推開太一的。

想起當時在體育館後,被他冷酷拒絕的少年受傷的神情,大和忽地覺得心裡一陣鬱悶,晚飯也吃不下了,只草草扒了幾口咖哩,便走進廚房開始收拾善後。

心不在焉地洗著碗,大和認真地思考起今後究竟該如何是好。

太一行不通的話,他想到了跟他關係也很不錯的武之內空,隨即又覺得讓女孩子做這種事實在哪兒怪怪的。光是提出要求,弄個不好聽來無非像性騷擾;更甚者,細心如他當然不是沒察覺到少女對自己淡淡的好感,他實在不願節外生枝,讓好友有過多無謂的期待以至於最終受了傷,斷了這段友情。

腦海中快速跑過一串清單,左思右想,但總覺得心裡頭就是哪兒過不去,始終找不到個適當人選。這麼隱私的事情,本來朋友就不多的他選擇便更少了。想來想去,結果還是兜回了褐髮少年。

……只能怪自己,一時疏忽攻擊了太一。

否則現在他大可坐下來好好地與對方談,依照他倆的交情及八神太一樂於助人的個性,對方肯定二話不說便伸出援手吧,畢竟、他們是朋友。

至少、在太一眼中只是朋友。大和苦澀地想。然而對他而言,則是暗戀許久的對象。

他想,或許在意外發生前,自己心底深處多多少少,曾暗暗地想利用他的病作為藉口,好與對方更進一步地拉近距離。因為大和清楚,這份單戀也許永遠不會有結果,像隧道永遠見不到一個光亮的盡頭,但他寧可選擇努力壓抑自己的感情,利用他與太一之間曾生死共與的堅定友情,佔據八神太一身旁的那座特等席。

他知道自己這樣太過狡猾、太過卑鄙,或許是上天看透了他的這番心思,才選在那一日開了他一個如此惡劣的玩笑,懲罰他令自己淪落到今日舉步維艱的境界。

吭啷!一個失手,沾滿泡沫的盤子遂從掌中滑了出去,發出清脆聲響砸碎在水槽裡。大和瞬間吃痛地收回手,發現右手數指的指節被碎陶瓷割出幾道不淺的口子,汨汨地流出鮮紅的血,混著泡沫順手掌滑落,滴進水中。

大和看著傷口的血,心頭頓時湧起一股強烈的厭惡感。

為什麼是他呢?

大和已經不記得多久沒自問過這個問題。早在得知病症的那天,大和非常罕見地,在陪同他就醫後一起返家的父母懷中,像他那年紀該有的孩子一樣放肆大哭了一場,就那麼一次。他以為自己自那之後,就已逆來順受的接納了自己的不完美,可現在,他卻又想問:世上那麼多人,為什麼就偏偏要是他?

大和嫌惡地沖掉手中鮮紅,但不淺的傷口仍不斷流出赤色液體,這恐怕是他頭一遭這麼厭惡自己體內流著的血。慢慢將手指含入口中,一股鹹膩的鐵鏽味瞬間充斥舌尖,幾分鐘後收回手,方才還泌流著血水的傷口已然癒合,剩下嫩白的一塊新皮,大和不禁露出諷刺的淺笑。

毫不在意水龍頭的水毫不止歇地浪費,大和雙手撐著水槽,垂首默默咬住下唇,斂下了瞳。

他厭惡像怪物一樣的自己。

你會接受這樣的我嗎?




TBC.
2020.08.02


記:
雖然開始努力為出本趕稿
但這坑開了有存稿我還是會填完,預計是六回完結
再次強調,醫學部份都是亂寫,請勿認真看待

至於大和的主治醫師風間這個姓,當然取自99年大和的聲優了
覺得大和再怎麼堅強,還是個孩子
得知自己患病的時候逞強到極致還是會崩潰一場
那麼容易牙起來的人(X
大和的成熟冷靜自制,我覺得除了天生個性以外
感覺還是受後天家庭環境影響,讓他養成了隱忍的習慣
這回又是一個刀起刀落,吃飯睡覺虐大和的節奏(爆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72-830d4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