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灰階(十六)


【驅魔】灰階(十六)亂雲  (拉神)



※與原作相距甚大,原作愛好者慎入


「我們一定要活著走出去!」亞連面對同伴們認真地說,灰色的瞳孔裡閃著堅定,並沒有任何一絲的恐懼,他伸出了手,大夥兒的手也疊了上去,只是個簡單的儀式,卻讓他們增加了信心。

少年小心翼翼的推開第一道門,裡邊的光景讓大家都傻了眼,天空閃著星星般的光輝,地面卻像是沙漠,不遠處有一棟突兀的小建築,整體而言……

「簡直就是童話故事的場景嘛……」喬治低聲說著,然後轉過頭很快的發現一個龐然大物就坐在離他不遠的石頭上,定驚一看竟是個諾亞,但是轉念想想方舟裡除了他們也沒有其他人類了。

「驅魔師大人!」喬治轉頭緊張地吼著,但卻沒意料到自己的音量大的誇張「那裡、那裡有個諾亞啊!」

「什麼?!」亞連拉比兩人隨即進入備戰狀態,槌子已然放大置等身大小,亞連的神丑也蓄勢待發,但是他們卻赫然發現……

「他完全……沒發現我們欸。」拉比在疑惑的亞連耳邊細語道,畢竟那諾亞的目光是瞧著他們這邊沒錯,更別說剛才他們和喬治的音量絕對大到足以驚動他。

「好像也聽不見我們講話的樣子,真是奇怪。」雖見他毫無攻擊他們的舉動,亞連仍是不敢掉以輕心「利娜莉和喬治找找看有沒有門,這裡我和拉比先顧著,科洛利麻煩你保護他們兩個好嗎?」

拉比愣愣地望著亞連發號司令,深深地感覺到少年歷經一次一次的打擊並沒有退讓而且更加成長茁壯,現在已經足以擔當起眾人的領導。

亞連……你已經可以自己往前走了嗎?

我是不是該多向你學學呢?

「亞連,那邊的建築物很可疑。」少女指著不遠處的紅磚屋,這裡唯一的建築物也只有那棟小別墅了「門應該在那裡。」

「好,你們幾個先過去,我墊底。」

「等等,亞連你先去保護利娜莉吧,這裡有我來就行了。」拉比笑著推推頭套,把亞連推向少女。

「不行!」亞連堅持,一個回身把拉比推過去,然後微笑「拉比你要是這麼早就死了,神田要怎麼辦啊?」

「守寡嗎?」虧你還有閒情逸致開玩笑,利娜莉……聽到少女吃吃的笑聲,他真的有夠無奈。

於是他們算是在一陣歡笑中通過了這個完全沒人注意他們的房間,只有那個高大的諾亞傻傻地還坐著,應該是永遠也等不到驅魔師。

「好……接下來是賈絲大衛的房間。」神田站在紅磚屋的頂上看著最後的亞連進入門中,他知道這個房間即將在門關上的時候崩毀,所以他另外連了一個假門通往外界,當然是利用舊方舟還有的能力。

他不想傷害拉比,可是家人也是很重要的。

他在前兩個房間都利用幻術隱藏起拉比等人的一切行蹤,但也同樣的製造出另一組驅魔師的幻象,引誘其他的諾亞到他設下的門內,然後他們也可以安然無恙的到另一個地方免於方舟崩毀後的死亡。

想當然爾,賈絲大衛的房間亞連等人也是在不明所以的安全狀況下通過了。

「我怎麼覺得我們過的太順了一點……?」有點良心不安。

「這樣也好啦,等會兒帝奇一定會出現的,」亞連苦笑「多省點體力吧。」

「怎麼會這樣的咧囉!」南瓜頭一直漂浮在眾人身後,不過貌似只有亞連願意正面看待他,現在他則是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起來「司金大人和賈絲大衛大人應該要出現的咧囉,怎麼三位大人都沒出現的啊咧囉。」然後他在亞連推開最後一個房間的門時被光線打斷了最後的一句話,但拉比絕沒有漏聽那兩個字。

「難不成是神田大人咧囉……」

「你說什────」拉比正想抓著南瓜頭審問他,雖然南瓜沒有衣領讓他抓,一個女孩子的清脆童音打斷了他,轉頭,指見到亞連被蘿特緊緊的摟住還正在熱吻中,他相信自己的驚訝不亞於南瓜頭或妒火中燒的利娜莉。

「蘿特大人────!!」咧囉飛也似的撲到小女孩面前,像是父親見到女兒要嫁給一個政治立場不同的男人一樣驚慌「不可以親驅魔師咧囉,不要被神田大人帶壞了啊咧囉!!」

「欸〜有什麼不可以啊?」嘟嘴、皺眉,蘿特不滿地表情全顯現在臉上「人家就是喜歡亞連嘛!」

「驅魔師又沒關係。」蘿特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微笑望著帝奇。

「坐吧,等你們等到肚子餓了,一起吃吧。」他優雅的切了塊牛排放進嘴裡,無視身邊撲克牌小人吶喊著亞連的名字「在開打之前我想先跟你們聊一聊。」勾起嘴角,優雅的弧度「當然包括優的事。」

拉比聽了抿緊唇,順地拉開高大的椅子坐下,惡狠狠的瞪著男人,但他不在乎,只是一直盯著亞連,對他很有興趣的樣子。

「終於可以好好聊聊了,少年。」微笑,他擦擦嘴「表情別這麼僵硬嘛,我又沒下毒。」

「門也已經準備好在上面了喔ˇ」蘿特笑咪咪的抱著亞連,一臉就是陷入熱戀中的少女。

「首先……」他頗富趣味的望著亞連復活的左手「你的左手,不是早該被我破壞了嗎?」

「你辦不到,所以我才會在這裡。」為了同伴奮戰。

帝奇和亞連兩人你一來我一往的,拉比是等的越來越不耐煩,但是他藉由亞連和帝奇的對話間得知了一些消息,他盡量平息焦躁的心情,做起書人該做的工作,好轉移自己浮動的心。

紀錄好了嗎,書人?蘿特的聲音忽然闖入拉比的腦子,他轉向小少女,眼看她神秘的微笑。我知道你在想小優,噓,我在跟你說話的事情別讓別人發覺喔♪

什麼……?

小優心裡還沒有放棄你喔,書人。拉比瞪大眼,望著裝的一副還在跟亞連卿卿我我的蘿特。他心裡真正愛的人是你,可是帝奇也是他很重要的人,所以他哪邊都不想傷害。

「你也差不多該放開少年了吧,蘿特?」

我不會干預你的,可是如果你想傷害帝奇的話,我也不會客氣!

「欸?!可是他是我的愛欸!!」眼見蘿特並沒有要繼續對話的意願,拉比只是愣愣的消化著她剛才丟來的資訊。

「驅魔師跟諾亞的戀情不會有結果的喔。」帝奇一字一句的咬清,故意將金色的瞳孔瞄向了紅髮少年,不知到底是在跟誰講話。

此時他才警覺帝奇已經先發制人的送出了蝶形魔偶,優雅如主人的將停落在少女肩上,他還來不及抽出槌子阻止,亞連的左手已經將它毀滅,滿臉嚴肅的怒容起身,面對著帝奇滿身的殺意,他並不懼怕。

「帝奇‧米克,我先警告你一件事……」

「如果你再繼續對我的同伴動手,我有可能會殺了你。」

「亞連等等────」拉比還想阻止亞連的當下他已挺身而出,丟給少女一個放心的眼神,翻越桌子便往帝奇那兒衝去「那傢伙讓我來────」

「帝奇也很喜歡亞連的唷,你別來礙事。」蘿特踩著雨傘,漂浮在拉比的前方低空,臉上又出現那種神秘危險的笑容「和我玩吧,書人────♪」

「可惡!」拉比的目光不時地瞄著跟帝奇扭打著的亞連,卻在耳邊響起一聲尖叫後發現利娜莉等人被關入了一個透明箱子中,似乎是蘿特的能力作的,但裡面的人看來沒有大礙,只是被關著罷了。

「來玩吧!」

「你是諾亞一族的長子,蘿特?」槌子瞬間伸長,在拉比的手中散著淡淡的光,他確信自己現在需要保護的是什麼,同伴之間的情誼,跟神田一樣寶貴「如果我贏了你就要把他們放出來。」

「嗯……好啊!」蘿特微笑,淘氣的,然後瞬間拉比便陷入了一片黑暗,再張開眼,一片廣袤而由詭譎顏色組成的方格地板是他所位在的空間,他環顧四週,一個人都沒有。

「如果可以離開這裡,就算是你贏了,」地板浮出一個感覺起來是蘿特的娃娃,語調輕快地說著「開始囉〜」


神田忽然睜開眼睛,現在的他站立在池水間,冰冷的水珠順著他的長髮、臉頰、耳廓、手臂和背脊,遊走在一貫優雅而美麗的弧線間,蝶翼般的雙睫上也掛了幾點水珠,半啟的金瞳中帶著不明所以的情緒。

帝奇和蘿特的房間,他實在沒辦法再繼續保護他們了,他知道蘿特這鬼靈驚怪的小女孩是隻深藏不漏的豺狼,一旦被知道他的計畫,就算他篤定不傷害家人們她還是會阻止他的。

「蘿特……你到底是以什麼樣的立場,在這場戲裡扮演了怎麼樣的腳色呢?」

不想傷害帝奇,卻又想幫我達成願望,說不定你比我更迷惑吧?

拉比是、帝奇是、蘿特也是,大家都迷路於層層疊疊的情感中。

他想是自己的任性傷害了身邊的所有人。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19-7987ac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