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灰階(二十一)


【驅魔】灰階(二十一)寂秋  (拉神)



※與原作相距甚大,原作愛好者慎入


4年、1461天、35064個小時、2103840分鐘、126230400秒。

位在方舟裡的他,對時間的推移是快是慢可說是毫無感覺,方舟內的景色永遠相同,除非神田願意,否則那將會是一片永晝,一片潔淨美麗的蔚藍蒼天,方舟內並沒有所謂的四季遞嬗,也沒有所謂的天氣變化。

很少離開方舟的他,並不清楚,也沒有興趣知道這個世界的時間往前邁進了多少腳步,方舟是他所喜愛的桃源,絕對的寂靜讓他以為時間的小河甚至被阻塞。

那永不枯萎的庭中櫻,嬌嫩的花朵開的無法無天,濃艷的香氣讓神田記起了很多孩提時代的往事,那株櫻花在那個晚上已經被燒的連根不留,他很喜歡這粉色的花朵,一個人生活的這段時間他喜歡站在櫻樹下嗅聞香氣、輕撫老樹的樹幹,他的回憶幾乎具體化,他的眼前好像出現了兩個矮小的孩童互相追逐著。

他偶爾會去方舟外的世界走走,新方舟所停留的地區也在日本,但並非那殘破不堪的江戶,而是個很普通的小村落,依山傍海,景色優美的跟他記憶裡的江戶沒有什麼兩樣,村落很小、非常的淳樸,他鮮少與這裡的人們接觸,因他最終還是回歸了那隱密方舟內的孤獨。

他的生活非常的枯燥、非常的普通,這幢建築裡沒有第二個人,但是他並不在乎,他了解他知道,所謂的孤寂,就應該是如此安靜無聲的。

望著方舟內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一望無際而且湛藍的天,他半瞇著墨黑雙瞳,兩支纖細的手緊抓著墨黑的長刃,神田蜷縮在木製窗櫺邊,他喜歡獨坐窗旁,一下午,周圍沉默的讓人幾乎喘不過氣,這些時間來神田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忘記怎麼言語怎麼微笑,那些激若烈火的情愫是否在這樣平淡無奇的光陰中被抹平甚至消失?

他不知道,他不確定。

紅髮少年的影子並沒有消失在夜晚的夢中,夢裡的他抓不著少年的身影,每每想起他跟拉比一起攜手的時光,那些如夢虛幻般的美好,泡沫般的幻影總出現在他眼前,伸出手來捕捉才發現是自己的痴心困住了孤獨的自己,但他卻又接受了這樣子失去少年的枯寂,他大可踏上旅途找尋少年但他沒有,多年來的寂寞讓他懷疑,是不是他已經因為光陰的刻蝕而逐漸忘記愛該怎麼表達、怎麼想,死心或許等於心死,他想。

他選擇待在著沉悶而寂寞的方舟裡,靜靜的,照蘿特說的好好的休息、好好的活下去,他沒有遺忘那些甜蜜的回憶,而是選擇收藏在他受傷的心底,他不知道那些傷要什麼時候才會好,其實神田知道他根本不堅強也不勇敢,所以這些傷口才會無法結疤,起碼現在還沒辦法,可能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可能到他老了死了他的傷口都無法復原,也許只要他還有一天惦記著拉比就不行。

回憶像鹽,即使再怎麼壓下,灑在傷痕上依舊會抽痛,同樣地,那些回憶卻又甘美的令他無法割捨遺忘,回想令他無法自拔,這好像一種自虐,甜蜜和痛苦同時在心中蔓延的感覺就好像一種自我安慰,卻又像是一種懲罰,懲罰他幼稚又愚蠢的把自己推向深沉的黑暗。

愛情是種甜美的毒藥,現今的他靠著回憶飲鴆止渴。

他知道自己是再也見不到少年,所以他藉由那些動人回憶還讓自己回味,是的,很久了,若不是他的外表並無老去,依舊芳華如初,他可能以為這段方舟中的生活已然數十年。

時間的水滴落在孤獨間,卻起不了漣漪。

「阿優。」一個熟悉到不行,記憶中拉比溫柔而略為低啞的嗓音突地出現,竄入神田耳中的是一種陳年舊事般的芬芳,緩慢的喚著他幾乎被世人所遺忘的名。

他愣了下,不該屬於這裡的聲音為什麼在這時候想起,他自嘲地笑笑。

「阿優。」又一次,那樣屬於久遠以前回憶的聲音,不該出現。

「哼,又是我在發瘋嗎?」諷刺的笑容,不是針對別人而是自己的痴,但下一秒圈住他那兩條溫暖而有力的手臂讓神田瞬間縮小瞳孔,這並非他的幻想,而是真真實實的溫度。

「好久不見,阿優。」回頭,黑髮飄散似簾,比陽光還燦爛的是誰的笑顏,是他朝朝暮暮念著的少年。


拉比的旅途持續了四年,遙遠而艱辛。

為什麼他會踏上旅程,這要從方舟戰結束那時說起了。

『小優沒有死。』意料之外的訪客,蘿特帶來也帶走了某些東西,她帶來神田還生存在世上的消息,但是她笑了笑,並沒有告訴拉比神田他在哪,只說是在新方舟內,接著牽起帝奇的手離開了。

『……少年,』帝奇點起他口袋裡的最後一根煙,意味深長的看著他,說話的語氣有種輸家的無奈,卻又帶著祝福的意味『去找他吧,優在等你啊,雖然我幫不上什麼忙,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新方舟跟舊方舟之間的距離並不遙遠的。』

『我知道你們之間的羈絆比我跟優之間的還深,所以別讓他傷心,我和耍老千少年A一樣都放手了,可別讓我跟他都失望啊,小鬼。』

得知了神田還活著的消息,拉比義無反顧的拋棄了書人的職務,他對不起書人,但是老者只是給他一個熟悉的飛踢,拉比想這是書人允諾的證明。

『臭小子,死了我也不會去幫你撿骨頭的,也別妄想你和他會在歷史上留名!』拉比捂著被踹的部位,愣愣地笑著,笑到眼淚都流出了,書人對他的決定是妥協了,他很感謝,拉比知道這一腳是要他起身邁向前,不要因為愧疚而停下腳步,因為拉比和神田一樣都有正在迷惘的事。

於是他踏上了這遙遠的路,當然,就跟拉比所預料的一樣,一路上的阻礙的確不少,就算千年伯爵被打敗,殘餘的惡魔也不會因此停下活動,拉比浴血奮鬥過、受過重傷,甚至瀕臨死亡邊界的經驗也有。

除了惡魔,戰爭、病源、飢餓還有更多更多理由,都讓獨自走在荒路上的拉比嘗到苦頭,他曾經倒下,他曾經想過是不是蘿特的話根本是個玩笑,他曾想過放棄,但是支持他走下去的是他對神田無限的思念還有那些他來不及對他說的千言萬語。

拉比一路上見到了許許多多的人,當他看到千年伯爵消失後,人們那簡單而快樂的日子,看著那樣子淡淡的幸福,赫然發現只要能跟重要的人在一起,就不會感到孤獨。走遍大江南北,拉比見過的這些幸福的人們給了他這樣的啟示,一想到神田獨自一人,必定感到孤獨又害怕吧?

這也堅持他走下去,無論多麼艱苦,因為他知道,神田在等他,他可能在哪裡因為孤獨而嘆氣著,他希望他的阿優幸福,所以他咬緊牙關向前。

事實上找到神田也不單靠他的力量,拉比隨時都有和教團本部的亞連等人連絡,科學班的資訊就像張蜘蛛網,而三不五時拖著帝奇來找亞連玩的蘿特也有意無意間透漏著線索。

所以他來了,朋友們的鼓勵,還有他的堅持,促使他千辛萬苦的跨過重重障礙來到這裡,尋尋覓覓千百回,為見佳人一顏。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怎麼……?」神田滿腹疑問,直直地望著拉比溫暖的笑容,他從沒奢望能再見到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顫抖著輕撫上拉比的頰,紅髮少年,也許該稱青年了,緩緩的握住神田跟他相比顯的纖小的手掌,一把將他抱緊,神田一驚,但是並沒有過多的掙扎,而是像小貓般順從的給拉比抱著。

「因為想見你,所以來了。」輕輕地說道,雖然音量不大卻足以在這寂靜已久的方舟起陣陣回音,他收緊手臂「別問,好嗎?」

他纖細的手反抱著拉比,什麼話也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地把頭深埋在拉比胸前,其實神田有好多好多話想說,他好想告訴拉比他以前從未對他說過的話,經歷了重重的苦難折磨、那些一時走錯的情路,才讓他知道自己心裡真正的想法,察覺自己真正的感情。

沒錯,他是愛著拉比的,這點無庸置疑,在如此冗長的時光中,他確定了這點但是才發現一切都太遲。

當拉比再一次的出現,他不能否認自己心底那份眷戀瘋狂似的席捲自己,儘管外表的他看似冷靜平常,但是他知道他的已死的心在復燃。

拉比的擁抱,緊密的像是要把他整個人吞噬掉,他幾乎快要忘記了,這樣滾燙的體溫,擁抱的厚實觸感,懷念的感覺從他心底的深處漸漸升起,歛起瞳,他享受著很久沒有過的溫暖,小手緊抓著拉比因為長久旅程破舊而髒汙的衣物,像是不願意再放開拉比一樣,而拉比亦然。

畢竟他們都失去過彼此太多次了,這次沒有理由再放手。

「阿優,」拉比放開神田,深情的眼裡有著滿滿的眷戀不捨,然後他開口,笑容依舊燦爛即使4年的旅途在他臉上留下不少風霜「好多話……我有好多話想對你說。」

「很久以前,就想對你說的話……真的好多,怎麼辦,」他苦笑著,輕勾著神田額間與頰邊的碎髮「不知道要從哪裡說起呢!」

「阿優,我────」拉比正想開口,一支骨節分明的食指,輕柔地放到了拉比的唇上,然後是神田平淡的臉,還有萬年不變那少年的微沉清脆聲色。

「噓,什麼都不要多說。」淺淺的,他動人的聲線就這樣在沉默中發酵,然後他勾起一抹只有拉比才看的出來,屬於他們倆溝通模式的微笑。

「抱緊我。」

聽到神田意外的要求,拉比愣了下,然後他伸出手。

低下頭便可以看到黑髮麗人久違的面容,拉比的雙手正擁抱著得來不易的幸福,順其自然地,拉比慢慢地低下首,與黑髮青年的唇之間距離越來越近,但是這次不同以往,神田並沒有反抗,反而自動的吻上了拉比,自然地,拉比伸出舌,越過兩人接觸的界線,試探性地舔嗜著神田的唇。

神田對拉比的舉動似乎不是很滿意,竟然大膽的伸出自己的舌輕觸著拉比的,受到刺激的拉比於是瘋狂的突進,因為神田對這方面的事並不是很熟悉,拉比怎麼能忍受他被神田這種生手輕視,靈活的舌像是饑渴的野獸捲住神田的小舌,然後一陣漫長的纏鬥展開。

分離的時間、壓抑的情感在這時刻成了乾柴烈火,狠狠燃燒起他們年少的情慾。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24-e58ea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