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灰階(二十二)


【驅魔】灰階(二十二)隱里  (拉神)



※與原作相距甚大,原作愛好者慎入


年少輕狂的情慾總是非常容易被點燃,激烈的吻之後兩人心知肚明接下來會一發不可收拾,但是他們已經無法停止,拉比丟下行李,一把將纖細的黑髮青年壓倒在充滿竹香的榻榻米上,膝蓋撞擊地板的痛楚並沒有影響到他,雙手捧著神田的臉,無可自拔地攫取神田口中的所有空間,過多而無處宣洩的唾液從神田嘴角流了出來,搭配著粉色的臉頰別有一番曖昧。

「唔……嗯。」喘不過氣的神田發出微弱的抗議,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才緩慢的起身,兩人的的唾液混淆在一起,半透明的液體從神田唇上延伸到拉比唇上,拉長的銀線最終受到重力作用而斷落,滴落在神田艷紅的和服上。

「你瘦了。」拉比憐惜的摸著神田的臉頰,比起上次見面,神田的身形更加的瘦削,手腕上的血管清晰可見,嘴唇也沒什麼血色「這段時間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嗎?」

「你還不是一樣?」神田扁嘴,不甘示弱的回答,但眼神中也透漏著些許不捨。

「為了你,值得。」靠著神田的額,拉比的音調輕的只有神田聽的到「為了你,這都不算什麼。」

以往因為戰鬥而長著細繭的手指勾起神田和服的繫帶,複雜的結被拉比一下子拉開,本就寬鬆細柔的衣物唰地向腰的兩側滑開,露出白皙的身體,拉比的雙手停在神田的膝上,並稍微的拉開他的雙腿,神田微偏著頭,不清楚紅髮青年究竟想要玩什麼把戲。

拉比脫下陪伴他多年的頭帶,低下頭便吻上了神田的慾望,在神田還沒意識過來之時,他的慾望尖端已被拉比唇吞噬。

「等、你做……什麼……啊啊、啊!」神田被拉比的舉動一時間驚嚇,以往帝奇從未對他做過這種舉動,敏感的地帶被人如此親暱的觸碰,就算是拉比他還是忍不住緊張,膝蓋自然而然的縮緊,但拉比卻將其壓制住,甚至往外推開,和服下擺完全落到地板,神田的下身完全暴露在拉比的視線中,令拉比能更順利的往內推進一步。

已微微有反應的男性象徵被拉比一點一點的吻著,溫熱的口腔將神田完全捲入狂亂的世界,以神田的膝蓋當作支點固定住身體,拉比的頭直直地埋入修長的雙腿間,舌輕而慢的由欲望根部開始,順著脈絡向上舔試著,這樣輕緩的碰觸反而使神田瘋狂,有種無法滿足的虛渺。

「啊啊……拉比……哈啊、啊啊!」拉比熟練的運用他的唇舌玩弄著神田的慾望,讓他無法自我的喘叫著,雙手往下探摸,然後一把壓上拉比的後腦,纖細的手指埋入拉比的紅髮間,拉比原以為他要阻止自己,但神田卻出乎他意料的將他的頭往自己身上壓近,使他能夠連最底部都完全吞進,已然挺立的慾望頂住拉比的喉頭,神田的舉動令他驚訝,但還是不忘以取悅來獎勵身下人的主動。

貝齒啃咬著尖端,他感覺到一陣熱氣在齒間擴散,下一秒黑髮麗人腰間一顫,拉比的脣齒間隨即滿溢出神田所釋放的熱液,他起身,無法容納的液體從嘴角溢漏,榻榻米上沾染上情色的意欲,仔細一看會發現,神田雙腿下所墊著的衣物也出現了不少白漬。

「哈……啊、啊……」黑髮青年微瞇著眼,迷濛的視線注視著拉比滿載著他體液的口,不知是因情慾還是羞恥,蒼白的臉化作淡紅,拉比見狀微笑,故意用手指抹去嘴角的濁白,這舉動讓神田瞪著他。

「阿優都沒有自己做嗎?」撫下身,染著液體的手指將神田偏過去的頭移向自己漂亮的碧眼「阿優的很多呢……連我都招架不住。」

「哈……啊……混帳,誰像你……一天到晚、發情。」眨眨眼角,讓淚水滑落,拉比笑著沒說什麼,往下挪動位子,開始往別的地帶發展。

咬住神田左肩頭的衣物,扯下整片赭紅,胸膛跟鎖骨因為剛才的動作出汗,而透出動人的色彩,兩指掐上了胸前凸起的茱萸,神田驚喘,手自然地抓住了拉比的手臂,試圖阻止他的動作,拉比自顧自的拉下神田右肩,也是全身上下唯一剩下的遮蔽物,然後攔腰將他由地上抱起,令他貼著自己的上身跨坐在他大腿上,黑髮如瀑長垂直下,掩蓋住光潔美麗的背部,全裸的他並未感受到寒冷反而是兩人身上的體溫燥熱的不像話。

「拉比……啊啊、」才剛坐好身的的神田隨即感到胸前有陣酥麻感,拉比正以混合著唾液與律液的舌嘗著他胸前的兩粒櫻紅,神田仰起頭,呻吟聲和喘氣使拉比的動作更趨激烈進而啃咬「啊、不,啊啊啊……拉比、啊拉比。」

轉向細緻的鎖骨,並沒有好好吃飯的神田骨頭特別突出,拉比邊愛憐的咬著,邊暗自決定要把神田餵胖點才行,不一會兒,已經將神田的胸口和頸項周圍全印上屬於他的記號,不同的力道造就不同顏色的花朵,在神田漂亮的雪肌上綻放,配上黑髮帷幕,顯得更添神秘美感。

「唔、嗯……拉比。」神田輕啟唇,纖細的手指不安分的扯開拉比的上衣,手指撫上拉比結實的胸膛,在他眼中拉比可以看到索求,還有一陣陣因為情欲的模糊,神田也是人類,太久未經觸碰的身體渴求著他人的憐憫。

「阿優……再等下好嗎?」吞了口口水,他同樣對眼前人充滿渴望,但是他知道還不夠,現在就行動只會讓神田痛苦,拉比感覺到神田充滿誘惑的雪白大腿輕輕的摩蹭著他的腰測,挺立的幾乎貼直兩人下腹的慾望滾燙的嚇人,尖端不斷冒出水珠,拉比伸下手輕握住那嬌小的屹立,指甲輕騷著,神田的喘息越發越烈,濁白的愛液很快地射出,灑滿了拉比的衣物和手掌,神田已經無力阻止。

「哈啊……拉比、啊、啊啊啊,嗚啊────」拉比一手扳開神田臀瓣,沾滿神田律液的手指在找到那緊窒的洞口倏地滑入,這舉動令神田驚叫,收緊了臂膀緊抱著拉比,兩隻修長的腿也夾緊了拉比的腰,更別論小穴的緊縮了。

「阿優……我不能動了。」拉比用空出的另一隻手拍拍神田的背,像是要安撫他似的,他苦笑著,現在就這樣緊,待會進去豈不痛死。

「嗯、啊……」神田聽了點點頭,放鬆了自己的身子,拉比微笑,將埋在股間的手指更推一節進去神田體內,直到小穴完全吞沒他的手。

「啊……唔嗯、啊哈……拉比、」第二指緩慢的藉由潤滑進入,藉由兩指的助力,拉比漸漸的撐開神田窄小的洞口,他屈起手指,確認神田的身體已經完全準備好後,他抽離手指。

他早已按耐不住自己,要不是顧慮到戀人,他多想一把壓倒神田,狠狠地把自己多年累積的慾望和愛意一併灌進他體內。褲頭早已藏不住已經直立的男性象徵,神田顫抖著手,幫拉比將衣物快速地去除,他甚至聽到布料撕裂的聲響,接著褪去衣物的紅髮青年一把撐住黑髮青年的腰,腰部一挺。

「咿啊、啊啊啊啊────」後庭被拉比的慾望給挺進,但這並非全部,他一點一點的推進,神田的身體則因為重心而自然地加速地被侵入,很快地,兩人的交合處幾乎沒留下一點空隙,拉比的慾望完全被神田所隱沒吞噬,拉比看著神田佈滿汗水的臉,他的雙手正緊緊的環著自己的脖子,拉比的雙手則環抱著神田的纖腰,神田整個人一種萬分色情的動作跨坐在拉比身上,雙腿打開到一種極限,只為了完全的容納住眼前的他,若是以往的神田必定不可能這麼溫柔。

拉比開始緩慢的抽送,但很快地他發現這樣子的速度無法滿足他多年累積將要一次爆發的情感,也無法滿足眼前人的索求,於是他加緊速度,神田配合的搖擺著他纖柔的腰桿,喘出的熱氣一陣陣的噴上拉比的眼皮。

「……啊啊拉比、啊哈……啊啊啊、」神田的眼中滿滿的是情欲的淚水,還有被戀人所填滿而帶來的喜悅,跟和帝奇在一起時不一樣,他感到的歡娛的不只限於肉體,拉比就在眼前、在他身邊,不會再失去他令他狂喜,他不斷的呼喚著他的名字「啊啊啊、拉比、拉比……」

「我在這裡,阿優,我在這。」拉比微笑,他看到神田的臉上也露出難能可貴的微笑,他無法控制自己,只想把他滿腔的愛意化作熱情,藉由這樣的行動傳送給他,他幾乎完全抽出,然後用力的送入,一次次的撞擊夾雜著淫靡的水聲、肉體碰撞的聲音,那聲音像是海浪洶湧澎湃地拍打著高崖「我不會走,就在你身邊,永遠都是。」

「拉比……拉比、我……啊啊哈啊───」又一次重擊,無法言語的神田大口的喘氣「咿啊、啊……」

「阿優……不用說,」拉比低喘著氣,比起神田低沉的聲線在情感的催化下顯得更有魅力「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幫你說吧……」

神田半瞇著掛滿淚水的眼眶,拉比溫柔地望入他眼底,然後他停止動作,欲望深埋在神田體內,無論是神田的緊實亦或拉比的滾燙,都讓貼緊的彼此瘋狂。拉比湊近神田耳邊,咬著他小小的耳垂,神田低吟了一聲,聲音嫵媚的讓所有人為此發狂。


「我愛你。」短短三個字,他們歷經多少時間多少路途才得以訴諸對方。


一陣熱流竄過兩人的身體,他們知道彼此都已經達到高潮,拉比低鳴著,他全數釋放在神田窄小的花徑內,神田因而喘息,早已浸滿自己體液的下身再一次的射出濁物,拉比的濁白順著大腿內側和股間優美的弧線滑落,和神田的混雜在一起,滴落在榻榻米上,整間房間充斥著滿滿的情慾味。

拉比正要退出神田體內,神田卻一把拉住他,兩人一起倒在神田那件柔軟的紅色和服上,兩人的汗水跟熱液染濕了漂亮的布,但神田似乎不在乎,只是將頭埋進拉比的肩頭,拉比愣愣地看著神田的舉動。

「阿優˙˙˙˙˙˙?」拉比再一次的嘗試退出,神田不滿地湊近他的身體,使拉比無法順利的離開,令他哭笑不得。

「別走。」神田小小聲的開口,兩個字卻打進了拉比最深的心底,他眉頭疏開,溫柔地抱住神田,兩人的胸口貼在一起,屬於活人才有的體溫和心跳互相交流著。

神田好開心,他輕斂起瞳,隔了段時間他緩緩的掀起羽睫,拉比側躺著面對他寵溺的微笑,拉比就在他眼前他,他伸出手就可以觸摸到拉比的臉,他可以擁有拉比的懷抱,沒錯,這不是假的這不是他的幻想。

「你真的……回來了。」

「阿優在哪,」將黑髮青年抱緊,他笑著說道「我就在哪,奈何橋的彼端亦然。」

「傻瓜……為什麼要追來呢?」神田閉起眼,雙手環抱著拉比的頸「書人的職位比我更重要啊。」

「為了找你,我的確拋棄了很多東西……」拉比抬起他的下巴,深情而認真地望著神田「但是都不比你重要。」

「大笨蛋,」他輕聲罵道,語氣中卻藏了滿出來的幸福,從來沒有過的歡欣在他心中鼓舞著,令他第一次覺得活著是快樂的「這裡可不像外面的世界一樣是彩色的啊!」

「無所謂,阿優,你就是我的全世界。」他靠著神田的額頭,笑瞇了眼,神田則紅了一頰佳顏,這樣子的用情就是他這輩子的執傲。

「還記得嗎,我給你的誓言?」他問著「往後的日子,我們在這裡一起活下去吧!」

「在沒有戰爭的世界一起活下去。」眼前一片模糊,那好像是眼淚吧,那是不是代表他又哭了?


「阿優,要多吃一點啦!」餐桌前,還繫白色圍裙的拉比皺眉,神田賭氣似的別過頭,他無奈的嘆氣「就是這樣,都不好好吃飯才會這麼瘦。」

「怎麼沒有簥麥面?」對著整桌拉比精心計算過營養成分卻沒有心愛麵食的餐點,神田不滿地耍起任性,拉比發現,神田這隻高傲的貓似乎越來越難管教了,他嚴重懷疑是不是帝奇之前太寵他了。

「有……不過要先把桌上的東西吃完才給你。」

「嘖!」神田雖然不爽,但畢竟還是戀人為他準備的餐點,口頭上抱怨其實他心裡還是很高興拉比這麼關心他「過來吃,站在那裡幹什麼,想餓死啊?」

「嘻嘻,阿優果然還是關心我!」無恥指數滿點的笑容,拉比閃過神田投擲過來的小刀,在神田對面的坐墊上跪下。

「對了阿優,你知道嗎?」拉比支著頭,看神田靜靜地將料理送進嘴中,微笑著「今天我去買菜的時候啊,那個賣豆腐的老伯問我……」

『小子,你跟那個神田是什麼關係啊?』老伯元氣十足的跟拉比打招呼,拉比微笑以對,並順手拿起要的豆腐『自從你來了之後,他就常常出現,看起來也有精神多啦!年輕人就該這個樣子嘛哈哈哈!』

『我跟阿優嗎?』拉比笑笑,金黃陽光灑落在他的紅髮上,跟遠方的閃爍著湛藍的海面互映著。

「嗯……你跟他說什麼?」神田將最後一口掃掉,拉比很快的將準備好的簥麥麵遞上去,看到麵食的他眼睛裡閃過一絲開心。

「我說……」拉比傾深向前,身體跨過半個木桌,手撫上神田的臉頰,神田微微臉紅,半開著嘴看著拉比的笑容。

「我們是戀人。」

然後他吻上他柔軟的唇,方舟的天空漂亮的讓人讚嘆。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25-73dd65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