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戰B】日常(蒼紅)


【戰B】日常(蒼紅)



* 注意:某悠第一次戰B文,人物個性抓不好請見諒(blush)
* 保母雙人組碎嘴有?破廉恥政宗殿絕對有。我家幸村是天然腹黑=ˇ=
* 現代校園版爹蘇!


↓那麼,正文開始,Let’s Party


正所謂傳統日本人的早晨,就是要在餐桌上看到一條烤魚一碗味噌湯還有一碗高的讓高中女生不敢動的碳水化合物,同理可證於武田家這款超級傳統日式家庭。

只不過別人家是阿母hand-made愛心早餐,但武田家沒有女人只有三個男人,於是這個重責大任便落到他們家最賢妻良母的佐助身上。


一大清早,淡金色的陽光透過窗戶如粉塵般糝在少年的被褥和臉上,淡褐色的長髮披散在床第間,被早晨的暖陽染成耀眼的色彩。

「唔……」嘟囔著翻了個身,本能地將薄被拉起罩住被曬的微燙的頭,窗檯上幾隻小小麻雀歪頭跳躍著,碎嘴的雀躍叫聲、羽翮震動的啪噠,彷彿是喚醒他的鬧鐘一樣,不停地眨眼,望著床鋪上依舊睡死的幸村嘰嘰喳喳。

果不其然,過不了多久被褥下的褐色頭顱動了動,緩緩地從底下鑽了出來,撐起因為長期練武而十分勻稱的精瘦身子,轉了九十度,惺忪的睡眼看著窗戶外排成一列的麻雀們,幸村露出些許傻氣的招牌笑容,拉開窗戶的同時,麻雀全都映證小鳥依人這句成語的真諦降落在幸村的頭頂或肩膀上,尖尖的鳥喙親暱地啄著少年麥色的肌膚。

「哈哈,大家早安啊。」開懷地笑著,幸村輕輕摸上小鳥們嬌小的身子。

這個畫面怎麼看都像是陽光少年漫畫裡面的單純主人公會有的模樣。

上面這句純粹只是某位無聲無息走進房間的褓母心內話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啊!佐助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明顯受到驚嚇的某幼虎剛放走鳥群,回過身來下床便見到佐助帶著無奈的表情盯著尚未梳理、披著長髮、身著睡衣的自己,幸村很快地清醒,臉上掀起紅雲。

「在你打開窗戶的時候。」你是真沒發現還是假沒發現啊旦那……

「你要是再不起來,會發生兩件事,一、被御館樣好好教育,二、」轉身扶著門,臨走前的佐助拋給他一個個人專用的賊賊笑臉:「你喜歡吃的團子要是被吃掉了,本大爺可不負責喔!」

「在下馬上就好!」一聽到團子整個人眼睛發亮,褐髮的少年興高采烈地抓了制服衝進浴室,綠衣的少年抓抓臉,離開房間前還不忘為他家單純無比的主子嘆口氣。


「御館樣早安!」幸村三步併兩步跳進飯廳,元氣十足地喊道,臉上帶著的幸福笑容與十分愉悅的心情成正比───多半是瞎了一隻眼的也看的出來。

「唷,幸村HONEY!」沒有平常一樣朝氣蓬勃中氣十足的回應,轉頭過來對著他的竟是一隻暗金色的眸子和薄唇上帶著傲氣的惡質微笑,啊、那就是上述作者說的瞎了一隻眼的人不是嗎?

「為、為什麼政宗殿會在這裡?」幸村短路了好幾秒才終於回過神接受殘酷事實─什麼?你覺得一大早就看到一個破廉恥的變態坐在你家飯廳大大方方翹腳喝味噌湯還不夠殘酷嗎─眨巴著他水亮亮的大眼睛問眾人。

「來武田家打擾實在是非常不好意思。」對面有個臉上表情波瀾不驚的人默默地說道,手上流暢的切菜動作卻沒有停,三兩下一道營養沙拉便被端上桌,而且還打包票肯定是自家栽種絕對有機只差沒有GPM認證!

不過小十郎先生您完全答非所問了吧?

幸村琥珀般的眼珠子滾動到自家家長那兒,後者沒說話,打算這樣默許一個變態進駐他家把兒子拐走?還是說政宗已經連聘金都款好了今日是來上門提親結果武田大叔就這樣接受政宗成為武田家女婿?

會這樣思考的一定是鄉土芭樂劇看太多了。

幸村放棄追問正在閱讀晨報的信玄,緊張兮兮地盯著桌子另一端的政宗,後者回他一個堪稱邪惡的笑容,更讓幸村頭皮發麻不敢靠近獨眼龍。

哪一次政宗殿露出這種微笑在下沒被欺負的?!

移動腳步湊過去站在瓦斯爐前面背對著他的佐助,後者穿著全白、口袋上綴著四菱紋的圍裙,還為了不想弄亂早上處理許久的髮型而特別帶上白色頭巾──幸村常常覺得這樣子的佐助真的很像別人說的馬麻,不過現下他們家最萬能的褓姆黑著一張臉在攪動鍋子裡的味噌湯。

「佐助……為什麼政宗殿和片倉殿在我們家?」

「哼!」疑似不滿的氣音,佐助轉過頭帶著一如往常的微笑,可除了遲鈍的幸村以外大夥都看的到佐助的額角上有一條象徵惱火的青筋在跳動,他重重地將那鍋湯放到桌上卻技術高超地沒讓湯汁灑出,語調諷刺地開口:「因為有隻大米蟲兼大變態坐吃山空自己家了所以只得像個難民一樣來別人家求救啊!」

「佐助你在說誰是難民?」幸村不解地望著解下圍裙的佐助,後者一時不慎把盛飯的飯匙滑了出手還好被正巧走過來餐桌這的小十郎接到否則就要敲到他家正在專心讀報的主人頭上了。

「是啊,誰是難民啊?」政宗不客氣地把餐桌中間的秋刀魚夾了一條塞進嘴裡嚼著,一點客人的樣子都沒有:「Are you kidding?」筷子不禮貌地朝向自家管家,讓幸村忍不住大叫「政宗殿這樣太沒有禮貌了」,政宗咧嘴笑說:「我們也是有帶禮物過來的,you see?」

咬牙切齒瞪著這個已經無法無天的伊達家大少,佐助忿恨地拉開椅子決定先解決生理需求,待會去學校再狠狠地把他昨晚剛換新刀片的高級美工刀全射到伊達政宗那個處心積慮想侵犯他家旦那的淫魔身上!

「啊、有納豆耶!」見到桌上那濃稠、佈滿蜘蛛絲一般的日本料理,幸村露出開心的笑臉,似乎完全忘記有個變態在他家共進早餐這件事。

啊啊、一大早就能見到HONEY有如高原微風般舒爽的笑臉真是令人心曠神怡。

「政宗大人,您的茶滿出來了。」看著開滿小花的獨眼少年,伊達家萬用保母默默地提醒。

就在此時此刻卻發生了一件充滿轉折,令和平的武田家飯廳爆發激鬥的事件。

幸村頂著期待的笑容將一顆蛋打入裝滿納豆的碗中。

剎那間,政宗的粉紅色小花全數枯萎,獨眼帶著震驚的情緒死死望著褐髮少年。

「政宗殿怎麼了嗎?」琥珀色的大眼睛似乎注意到政宗黑著的臉,一邊攪拌拉出藝術性的線條,一邊問對面的藍衣少年。

手指掐著桌邊,政宗像是隱忍著什麼一樣。

「幸村、納豆怎麼可以放雞蛋呢呢呢呢呢呢呢?!!!!!」一腳踩上別人家的餐桌,小十郎已經對自家少爺的禮儀絕望了。

「身為正港的日本人,吃納豆就是要加蔥你不懂嗎?」

喂喂你也太超過了半個人都壓到桌上了你是怎樣?腳都踩到醬菜上面了你難道一點感覺都沒有嗎伊達家的混小子?

佐助忍不住心裡吐槽,順便望向已經進入胃痛狀態的小十郎。

唉,看起來連片倉都阻止不了喔……不過我說主人你就沒有要發言制止的意思嗎?

「政宗殿說什麼?!」重重丟下碗筷,幸村圓潤的臉蛋上大大地寫著不可置信:「在下沒有辦法認同政宗殿的說法,納豆如果不加雞蛋就不叫納豆了!」

沒有那麼誇張吧就算不加雞蛋在字典裡的解釋它還是叫做納豆啊……

「What?!我才沒辦法accept你的想法!」拍桌:「幹麻在納豆裡加那種腥味重到讓人想吐的東西,加蔥才是男子漢的作法,而且不是小十郎種的蔥我還不屑!」

啊啊片倉哭了欸,是因為伊達那小子說的話讓他太感動還是因為他胃太痛?

「納豆裡加蔥超噁心的,都是辣辣的味道,在下不喜歡加蔥!」

那是因為旦那你喜歡吃甜的啊……我說片倉你不阻止一下伊達那傢伙嗎他已經爬到桌子上了欸!

「Nonsense!納豆就是要加蔥,趕快改變你silly的想法,幸村!」

「政宗殿才是,在下沒辦法接受喜歡在納豆裡加蔥的政宗殿!」

「你說啥?!蔥才是王道,you see?」

「才不是,政宗殿不理解雞蛋加納豆的美味!」

你們兩個要吵到什麼時候……再這樣下去會遲到的吧。

佐助看著杯盤狼藉的餐桌無奈地想道,順手把盤子碗啊收到水槽去自動自發清洗起來。

「政宗殿你……你是大笨蛋!」聽到疑似少女漫畫才會出現的台詞,佐助急忙回頭,自家旦那在對角座位唰地站起,椅子碰地倒地,眼角閃著謎樣的淚光。

政宗愣了一下,佐助愣了一下,褐髮少年手中一口都沒動的納豆此時此刻映證力學原理以拋物線的軌跡飛出。

然後穩穩倒扣在對面那位正義凜然地宣傳蔥加納豆才是真理的少爺頭上,潑了他一身腥。

拽起上學包,幸村碰地一聲甩上廚房的後門消失在眾人的眼裡,佐助見了連忙大叫:「旦那等等,我的碗還沒洗完啊!」

「片倉,碗就拜託你洗一下了,謝啦!」佐助急忙抓起自己的書包,轉過頭朝著同為保母同盟的小十郎說道,後者辦事前者放心:「旦那你等我啊!!!」

「政宗少爺,」不知為何真的乖乖照著佐助的囑託站到流理檯前,熟練地拿起菜瓜布的伊達家御用管家一如往常用他低沉而冷靜到不可思議的聲線開口呼喚他家那位令人頭疼的大少:「再不出門,您就要遲到了。」

「Shit!幸村你給老子站住!」狂吼一聲,政宗跳下杯盤狼藉(幾乎都是他害的)的桌子,嘴裡胡亂罵著一長串英文,抓了書包在小十郎還來不及阻止就衝出門。

才剛踏出門政宗馬上就後悔了。

「伊達政宗你的頭……噗哈哈哈哈哈!!!!」迎面撞見損友A慶次與損友B元親,一看到衝出門的政宗兩人愣了兩秒隨即捧腹大笑,笑到平時原本就不存在的形象更是無以複加。

「這是什麼新造型嗎?還是納豆絲現在可以當髮膠了啊哈哈哈!」

「天啊,早餐的納豆都可以吃到頭上去……不行、真的太好笑了。」

元親身邊的冷面班長平靜地注視著政宗的臉,不過嘴角的顫動顯然藏不住他心底的扭曲──元就同學暗爽會得內傷。

「Fuck────你們兩個笑屁啊?!」


帶著頭套的少年停下了腳步,從前往學校的坡到上居高臨下望著他們居住的市鎮,慵懶的眼瞥過武田家的位置,不知是不是打從心底感到開心而綻放出一個惡劣的笑。

「我好像聽到伊達家的混小子的慘叫了。」

走在前頭還在賭氣的褐髮少年聽了回頭,佐助見了幸村那氣鼓鼓的臉只得苦笑自家旦那還真是像個孩子一般。

「在下才不管政宗殿怎樣呢,在下要和政宗殿那個、那個,那個叫什麼……」

「你是要冷戰的意思嗎?」

「對!就是佐助你說的那個!」幸村握緊拳,用有如在跟他家御館樣互毆的男子漢語調宣示:「決定了,在政宗殿道歉前在下要和政宗殿冷戰!」

「只不過是納豆,你們這樣胡來……」佐助嘆口氣,跟著已經快步離去的幸村往學校邁進。

不就跟新婚夫妻沒兩樣了嗎?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27-f76025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