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鋼彈00】伊野部五題


『關於イノベイター的十題片語想像』

*FROM中文イノベイター同盟(伊野部同盟)

原本是有十題的,不過前5題是限定畫圖的所以掰掰(等等)
後5題是文字所以載來玩囉ˋ(˙ω˙)ˊ
不過是伊野部相關所以會以彩紅戰隊的巨大吐槽家族為主
每篇都是小短片的唷

↓以下私心設定有♥
●紅髮雙胞胎具備大葛格屬性,熱愛製作甜食
●里捷涅超級弟控、愛好攝影、小時候曾有讓提耶穿艾紐洋裝讓他拍照的奇怪癖好,還有欺負里維夫的興趣
●里維夫不甘示弱是個製作陷阱的高手
●深紫組雙胞胎超會彈鋼琴www
●艾紐超喜歡熊布偶
●利馮茲有嚴重低血壓

年齡順序(年歲各遞減一):利馮茲>紅組>深紫組>淺紫組>希林



那麼,就邁向變革吧(什麼)


01.早餐(深紫組)

伊野部家的早餐時間,通常要正式開始總是會比預定的時間晚他個半小時。

原因是因為家族成員眾多,上至伊奧利亞爺爺下至希林小妹妹,超過十個人一起吃早餐的畫面可不是挨家挨戶都看的見的。

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他們八個孩子裡的長兄有嚴重的低血壓毛病,所以根本沒人敢去吵他,只能由他自然醒,帶著皮笑肉不笑的臉走進餐廳───除非你想死在利馮茲的房間牆壁上。

「提耶利亞,啊───」將塗滿了高級奶油的雜糧吐司遞向自家弟弟,里捷涅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他人視線繼續慫恿旁邊的提耶利亞讓他餵食。

「里捷涅,我自己會吃。」皺起秀氣的眉,提耶利亞不滿地望著雙生兄長,臉上寫滿了不喜歡被當成小孩子之類的句子,明明已經16歲了卻老是被他玩弄在掌心的自己也真是失態。

「可是人家想餵你啊!」笑得豔紅雙瞳都半瞇起,里捷涅發動老狐狸模式,把手上的吐司再推向堤耶利亞面前,嘴裡吐出的話聽起來很搧情但是深紫老狐狸本人完全不覺得有何不妥。

其他的兄弟姐妹們更是見怪不怪雲淡風輕,大概早在多年前就已經歸隱山林閒雲野鶴去了。

「提耶利亞不要害羞嘛,還是說……」旋然換上泫然欲泣梨花帶淚活像是悲慘世界女主角一樣的表情,里捷涅右手捧著的吐司完全沒有一絲移動但是半個人已經扭過去掩面開始裝哭:「你有了尼爾‧狄蘭迪就不要哥哥了?!」

這動作怎麼看都不符合人體工學嘛。咬著筷子的里維夫掛著雖小表情正視對面的深紫組兄長。

「才……才沒有!」提耶利亞拍桌站起(艾紐優雅地穩住自己的紅茶杯),小臉掀起大片緋色,幾乎和紅瞳一樣色澤,說話的聲音卻越來越小聲,最後幾乎是用蚊蚋囁嚅一般的音量說道:「里捷涅,跟洛克昂是、不一樣的。」

「那……啊───」轉過去帶著得逞的笑容,手上的吐司就近在提耶利亞水潤的唇邊,後者猶豫了下,眼神在眾兄弟姐妹和自家大家長間漂移,然後帶著些微的害臊低下頭,緩緩啟唇,往里捷涅手上的酥脆麵包輕輕咬去,紫色的髮絲垂下,他伸手撈了起來避免吃下,卻渾然不知這樣的畫面有多賞心悅目。

悅目到對面的紫髮妹子已經迅速俐落地用手機留念下來了。


02.電視(淺綠組)

希林喜歡看電視,更準確的說,她喜歡和兄弟姐妹們一起看電視。

尤其是恐怖片。

她最喜歡的大哥利馮茲因為要繼承下任當家而忙碌於學習,在長大了些後就甚少有機會和他們兄弟姐妹們一起嬉鬧,但偶爾他會坐在單人沙發上,翹著修長的腿,一邊翻閱手中的財經雜誌,一邊看他們因為鬼怪的出現而花容失色尖叫,而這時候希林就算不怕也總是裝的一副很害怕的樣子窩向利馮茲。

即使大哥他知道小妹是在撒嬌,但還是笑著,假裝什麼也不曉得的給她靠。

狄梵和布林,那對沉默的紅髮雙生子,每次看電影前總是大顯身手的為愛吃甜食的她準備許多甜點。而看電影的他們就和平日一樣沉默而面無表情───雖說雙胞胎的手是嚇的緊握在一起就是。

其實提耶利亞是不喜歡看電視的,但是只要她一開口,這看來嚴肅的紫髮兄長就會放下手邊的工作下樓去,固定的位子是長沙發的一角,身旁是雙生的哥哥里捷涅,後者會用戲謔的臉孔對提耶利亞提出怕了可以來我懷裡的詭異言詞卻被前者拒絕。

里捷涅是恐怖片的愛好者之一,儘管提耶利亞永遠不知道為什麼它可以把恐怖片當喜劇片來看。而提耶利亞是個實事求是的人,對虛幻的恐怖片除了挑出不符科學與現實的吐槽之外,他真的擔心自己會睡著,不過這樣他那個小妹可就要大發脾氣了。

那淺紫髮的兄長就可憐了,每番都要被她強迫抓過來一起觀賞,淺紫髮的雙生妹妹也只會笑著說是闔家觀賞的活動呢而罔顧他的人權。最後的結果就是每次里維夫都被希林嚇個半死,幾次還差點心臟衰弱要送醫急救,讓人很難把平時那個聰明伶俐伶牙俐齒的少年和口吐白沫昏迷的他聯想在一起。

縱然外界的人都說他們伊野部家族的人怪怪的,不過……希林她最喜歡的果然還是自家那些古靈精怪的兄弟姐妹了。

「一起看靈動吧,里維夫!」

「打死我都不要!!!!!!!!」


03.吵架(紅組)

「敢情你是怎麼啦?」難得沒戴眼鏡的紫髮少年趴在床上,慵懶地翻閱著手中最新一期的攝影月刊,紅色的目光俐落地掃過,在心裡稱讚哪幾張好,暗罵哪幾張是哪個瞎了狗眼的編輯放上去的,順便尋找自己的作品,嘴巴上還不忘酸溜溜地奚落紅髮的兄長幾句:「怎麼沒事跑到我和提耶的房間寄居呢?」

「餅乾烤壞了?奶油擠壞了?還是未成品又給希林拿去砸里維夫那小子?」

見對面的狄梵一個勁兒地搖頭,里捷涅啊了一聲,疑惑的音色。

「到底怎麼了,狄梵?」連坐在窗邊桌前寫程式的提耶利亞都忍不住關切起哥哥來,畢竟平時的布林和狄梵兩兄弟幾乎是形影不離,連里捷涅都沒膽說他和提耶利亞比這對雙胞胎還粘,突然紅組只剩下一個弟弟還奇異地跑來他們的房間,怎麼樣都說不出個所以然。

狄梵沉默的時間據里捷涅無聊的估計已經兩小時三十七分二十八秒,且有繼續延長的紀錄。

「我……」見他有要說話的意思,深紫組兩人屏氣凝息地望著紅髮青年開口道:「和布林吵架。」

「「你說什麼?!」」

卷髮少年的書被激動的主人一個前拋,好死不死就正中紅髮的那位大哥的印堂,而直髮少年一個不注意竟然踢上電腦總開關,寫了半天的程式給未存檔關閉了,由此可見這句話對他們來說是有多晴天霹靂。

「為什麼?」回過神來發現心血結晶消失的提耶利亞趕緊呼叫螢幕上的哈囉小幫手,將回收電腦意外資料的指令傳達給它後扭過椅子面對狄梵,帶著少見的憂心──畢竟提耶利亞是個很關心家人的孩子──:「發生什麼事了嗎?」

里捷涅用看好戲的眼神打量著自家三哥漂移不定的瞳孔,打算把問話的工作全丟給提耶利亞,竟然又伸手去抓床頭櫃的另一本攝影專輯起來翻了。

過了許久狄梵終於下定決心似地開口,但說出來的話卻是:「秘密,不能說。」

「那你馬上給我滾出提耶和我的房間!!!」

而在另一對雙子的房間,里維夫頭上套著耳機,見布林是沒有打算要走甚至跟艾紐討論起情人節要送什麼樣的巧克力給萊爾,他就忍不住摘下耳機。

「布林,你打算一整天都賴在我的房間嗎。」就算你跟狄梵吵架也不要來打擾我和艾紐的時光。

更何況還在我面前討論要送萊爾‧狄蘭迪那風流痞子什麼款式的情人節巧克力是打算氣死我嗎?

「什麼嘛,又沒有關係。」艾紐回頭向哥哥說道,然後微笑著開口:「哥哥該不會是嫉妒我和布林哥吧?」

「誰、誰在嫉妒了?」里維夫結巴道,臉上的粉色倒是已經透露一絲心虛,讓艾紐不止地掩嘴輕笑。

討厭。都是二哥和三哥害的。

結果紅髮雙胞胎隨即在隔天就複合了,讓深紫組和淺紫組四人百思不得其解。

似乎也只有那個總是帶著輕薄微笑的娃娃臉大哥知道那兩人神秘的短暫吵架原因了。


04.自閉(淺紫組)

「艾紐,你不要鬧彆扭了嘛!」小小的里維夫伸出拳頭敲著衣櫃的門,皺起同樣小小的眉頭,繼續喊話,雙手握上衣櫃的把手,卻因為身高不及而踮起腳尖:「趕快出來,不然就沒有下午茶吃了喔!」

「不要!」衣櫃深處竟然傳來一道小女孩的音色,可能是被衣物和木頭給阻擋的關係,甜甜的女孩音色增加了些微的厚重鼻音,彷彿女孩是來自衣櫃裡的亞空間一樣。

里維夫和艾紐繼續你來我往的對話,前者使盡畢生聰明腦筋要把妹妹從櫃子裡請出來卻是毫無辦法,艾紐平時雖然乖,發起牛脾氣來倒是跟小妹妹希林一樣難搞。

說實話,從不知情的外人眼裡看來,這十歲小男孩的行為頗嚇人───獨自一人對著衣櫃自言自語。

「怎麼了,里維夫?」里維夫轉頭,五哥正抱著幾本跟他的臉差不多大的厚皮書走進房間,歪頭望著吃力地緊抓住衣櫃把手的里維夫,提耶利亞不解:「你在做什麼?」

「艾紐把自己關在裡面都不出來!」里維夫不滿地抱怨著,但是他很快的發現提耶利亞平靜地望了望衣櫃再望了望他,半仰著頭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你做了什麼讓艾紐生氣的事情嗎?」

提耶利亞你真是一針見血。幼小的里維夫突然有種被射穿內心的感受。

「我沒有。」

「才怪!哥哥欺負我。」跟里維夫的回答同一時間傳進提耶利亞耳朵的是艾紐不滿的尖叫,里維夫原本自信的微笑隨即垮了下來:「提耶哥不要聽哥哥亂說。是哥哥先把我的小熊丟進洗衣機裡乾洗的,都是哥哥的錯所以……所以……人家的小熊縮水了啦!嗚……」

聽到妹妹的哭聲,里維夫馬上慌了手腳,撲在櫃門上急忙地說道:「對不起啦,艾紐!我道歉、我道歉!」

提耶利亞聽到艾紐的哭聲不減反增,還有弟弟的紅眸也快要掉出淚水的樣子,他嘆口氣,放下手中的書走向前,用蒼白的指節敲了敲高級柚木製成的厚重櫃門,並開口呼喚艾紐的名字。

里維夫抬頭,看著顯然是要來幫他解圍的哥哥。

「艾紐,別鬧了,里維夫也跟妳道歉了不是嗎?」挑眉,提耶利亞眨眨眼:「所以別跟希林一樣鬧彆扭,我們會很困擾的。」

裡頭的哭聲是止了,但卻傳來一聲不算小的哼,足見裡邊那位小小姐的不滿。

「而且你再不出來的話,會通到衣櫃裡的另一個世界喔。」

等等,提耶利亞你在說什麼?里維夫看著他臉部依舊平淡無波的兄長繼續開口說道更讓他汗顏想做失意體前曲的話。

「會被獅子逼著做女王喔,到時候就回不來了。」

這種騙小孩的話誰會聽啊……等等?!

里維夫感覺到一股推力,然後猝不及防地被豁然開朗的木櫃門給撞飛,穿著白色細肩帶小洋裝的淺紫髮小女孩哭喪著臉衝出來,一把抱住比她高半個頭的提耶利亞。

「我出來了、我出來了!不要把人家送到有獅子的地方去。」

唉。提耶利亞拍拍妹妹的背,看著被撞昏的里維夫心中嘆道。下次真的該禁止希林那孩子撥怪物片。


05.女孩(ALL?)


「提耶利亞,幫我一個忙好不好?」笑瞇瞇地湊近正坐在床上閱讀百科全書的提耶利亞,里捷涅把自己的頭放上弟弟的肩窩這樣開口。

「不要,我在看書。」提耶利亞不耐煩地扭動著,想要把里捷涅這隻超大型粘巴蟲甩開,反而適得其反,里捷涅兩隻手環住他的腰,造成了他閱讀上的不便。

「拜託嘛────」拖長尾音,里捷涅帶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提耶利亞,一臉可憐的樣子。

提耶利亞是絕對不會輕易答應的,這個家的人哪一個不知道里捷涅的古靈精怪和奸詐狡猾,他可不想成為狐狸腳掌底下的玩物──雖然說他經常中招──不過他可不敢打包票里捷涅現在滿肚子有什麼壞水,就等著讓他自動自發跳進陷阱裡。

可是看見里捷涅的樣子他又忍不住心軟了。

「要做什麼?」闔上書本,擺脫里捷涅的熊抱,提耶利亞把書本放回櫃子上整齊地排好,無奈地詢問已經笑到提耶利亞覺得它快變成希林上次給的鬼片裡的裂嘴女的雙生兄長。

「當模特兒。」微笑著對提耶利亞開口,里捷涅拉過提耶利亞的手解釋道:「學校的作業,拜託啦,艾紐也在忙著她長笛升級考的事沒空幫我呀!」

看里捷涅似乎是別無他法才來找他的樣子,提耶利亞長嘆口氣,然後苦笑允諾道:「好啦,不過別說是我喔啊啊啊啊啊啊────」

才剛答應不到一秒,提耶利亞就被里捷涅這個超級攝影狂給拉到艾紐的房間,而淺紫髮色的小少女笑吟吟地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挑揀好了攤放在柔軟的大床上,提耶利亞看了愣了下,馬上開始展開逃脫行動,卻被里捷涅和艾紐雙雙架住。

「不行喔,提耶,你已經答應我要幫忙了呢!」狐狸的尾巴倏地露出,在里捷涅背後搖來搖去的,讓提耶利亞意識到自己再度被拐了的事實。

「可是你沒有說要扮女裝!」垂死爭扎:「而且艾紐明明就沒有忙啊你找她!」

「我待會就要去上長笛課了我只是提供服裝而已。」只不過洗出來的照片要分我一份就是。

「等等、你們,罪該萬死啊啊啊啊啊啊!」被推進浴室的紫髮少年還來不及抗議只留下四字箴言就慘遭毒手,聽天由命地被哥哥玩弄在手了。

二十分鐘後。

「提耶你再不出來我就進去了。」看著牆上的咕咕鐘,里捷涅懶懶地向裡面那位通知自己的不軌意圖,裡頭騷動了下傳來匆匆的一聲好了,門緩緩地打開,露出一支細白的膀子。

提耶利亞下定決心地拉開門,低著頭,小臉已經脹紅到跟瞳孔沒兩樣,細細的雙手緊抓著只到大腿一半的裙子下襬,12歲少年的纖細身軀套上女孩的衣物卻是顯得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比我想像中的還可愛欸,提耶!」

「閉嘴,里捷涅!」提耶利亞生氣地吼向自家兄長:「這什麼失態的作業啊?」

「別生氣嘛,提耶,與其生我的氣還是早點拍完比較實際唷。」拿起手中的單眼相機,里捷涅聳聳肩。

提耶利亞幾乎氣到要暈了過去,但是想起VEDA把拔曾經教過他答應別人的事情就要做到,提耶利亞縱然心裡百般個不願意,還是幫了里捷涅一整個下午。


在很久之後,洛克昂無意間在某本頗有年紀的攝影季刊中翻到這一系列照片的其中一張時,他楞楞地問提耶利亞:「這是你嗎,提耶利亞?」

剛做完家事的提耶利亞擦了擦手從狹隘的廚房走出來,一臉好奇地湊近書本,臉卻是越看越黑,到最後甚至爆出一句足以撼動兩人同居小公寓的怒吼。

「里捷涅,你罪該萬死!!!!」


THE END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29-691fe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