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灰階(一)


【驅魔】灰階(一)  傾池(拉神)


※與原作相距甚大,原作愛好者慎入


「喔〜速度真快。」科穆伊從一堆文件裡站起身,看著坐到沙發的冷面少年說道,順手將背後的地圖拉下,微笑著開口「有任務,在義大利。」

「義大利的龐貝古城,你們知道吧。」

「嗯,就是紀元前因為維蘇威火山爆發而被掩埋的城市。」亞連微笑著回科穆伊。

「沒錯,」他點頭「聽龐貝城附近的居民說,古城一到了晚上,破舊的遺跡就會重返千年前的繁華,甚至還有人影和人聲,但是一到了旭日東昇的瞬間,所有怪現象又會平復,所以我們認為這極有可能是Innocence在作怪,也聽他們說最近有怪物出現的跡象,所以就拜託兩位去義大利看看。」

「呿,怎麼每次跟豆芽菜出任務都到義大利啊?」神田聽完科穆伊的解說後隨即起身離去,絲毫沒有對他的半分尊敬。

「不要叫我豆芽菜!」亞連大吼,從瑞巴班長手上接過任務報告書便氣沖沖的隨著神田窈窕的背影離開。

「真是的……」科穆伊嘆氣,輕按因工作勞累而發疼的太陽穴「他們倆沒問題吧?」

「別太擔心啦,」瑞巴班長拿出一疊文件,回嘴「他們兩個可都是教團最頂尖的驅魔師呢!」

「我不是在擔心這個……」眉角顫動著,在自己的祖國,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啊,通常都是……


「嗨嗨〜」帶著高帽子的千年伯爵依然神出鬼沒的出現在邋遢男人面前,每次都是這樣,男人則微笑開口。

「怎麼又來啦?千年公。」摘下方框的破舊眼鏡,膚色逐漸由淺入深,變成發亮的黝黑,接過千年伯爵手上的高禮帽,原本邋遢而骯髒的衣物瞬間轉變為一套燙的筆挺的燕尾西裝,實在跟剛才那名礦工男子難以連接。

「有任務要給你,帝奇˙米克先生♥」拿出一張黑白格痕交錯的撲克牌,千年伯爵大大的嘴綻放著笑意,看起來心情非常愉悅。

「又要殺誰?」整理好頭髮,他接過那張薄薄的卡片,笑著調侃眼前的小丑「怎麼,千年公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

「找了好久說,終於找到最後一個孩子了♥」

「孩子……是最後一個家人嗎?」

「沒錯♥」千年伯爵指著牌「這次不是殺人,要找人唷,牌上面的人。」

「誰啊……?」帝奇似乎不怎麼感興趣,但他仍是望下瞥了一眼,隨即睜大金瞳,轉頭看向小丑充滿笑意的臉。

「你沒找錯人吧?」疑惑+震驚。

「當然ˇ你見過他的,不是嗎?」

「知道了,」帶上黑色禮帽,背對伯爵的帝奇嘴角揚起一抹自信的微笑「那就請期待我的好消息吧,千年公。」

帝奇修長的背影在朦朧中消失,宛若隱沒在夜中的霧色,陣陣詭譎。


任務地點。

陽光艷麗地灑在兩位穿著黑色大衣的驅魔師頭頂,火熱的毒辣,早已習慣教團濕冷氣候的兩人也受不了這炎熱非凡的天氣,額頭上盡是豆大的汗珠。

「好熱……」到了休息的旅館,亞連馬上脫下外罩的團服,迪姆恰比似乎也感受到主人的不適,用他那雙金色的小翅膀努力的給亞連送風,但是似乎徒勞無功。

「吵死了,難道一直叫熱就會涼一點嗎?」神田回道。跟亞連出任務已經很不爽了,沒想到這裡又是這種鬼天氣,實在是教他心浮氣躁。

「神田你不熱嗎……」亞連將長袖襯衫的袖子捲起,暗自感傷自己沒聽利娜莉的忠告帶件短袖衣物,轉頭問著神田,但是眼前光景卻讓他愣住。

神田因為天氣太過炎熱,也和亞連一樣把團服給褪下,但是他團服底下從不穿衣服的,只是幾捲繃帶胡亂纏纏的遮掩他那驚心動魄的咒印,穠纖合度的身材就這樣暴露在南歐亮麗的陽光下,看的少年亞連是羞澀不已。

「嗚啊啊啊啊啊────」亞連的尖叫讓火爆的神田毫不猶豫地抽出六幻。

「夠了,再吵我就把你砍了!」

「神……神田,衣服……」亞連看著近在咫尺的神田,一張臉漲成通紅,緩緩的喚著眼前人的名。

因為生氣,神田雪白的臉蛋漲成粉紅,襯著點點晶瑩汗珠,活像是清晨沾染融霜剛採下的鮮豔莓果。不經遮掩的半身也淡出粉色,纖細的身軀正在一伸手就觸摸的到的距離內。

亞連吞了口口水,看著前方如道佳珍的少年,他實在沒什麼自信不會失去理智,畢竟眼前的少年可是自己打入團以來就偷偷暗戀著的對象。

但是……亞連低垂眼簾。他知道永遠……自己永遠也不會是神田心中的那個人。

當他在走廊上看到神田被拉比緊緊擁在懷中的時候他就曉得了。

那時候,神田臉上難得一見,宛若聖母像的安祥笑容。

明明早就知道的……握緊雙拳於胸前,亞連的淚不受控制地落在大理石打造的矩正地板。

那為什麼心還會痛?

亞連知道,自己怎麼比的上拉比。拉比是這麼樣、這麼樣把神田呵護在掌心,那樣子的溫柔、那樣子的情感,他怎麼比的上,說望塵莫及也不為過,更何況拉比他與神田相處的日子不知道是自己的幾倍,神田怎麼可能喜歡上他最討厭的自己呢?

「喂!豆芽菜!」神田見面前的亞連似乎有進入自我小宇宙的傾向,忍不住叫了他一聲,希望可以把某草本植物從遙遠天邊喚回。

「切,白痴。」收回六幻,神田坐回自己的床上,心想不要為亞連動肝火害自己熱上加熱,留下仍在一旁發呆的亞連。

〝你不是喜歡他嗎,那就去上了他啊!〞亞連腦海中一個聲音響起,而那聲調與自己一模一樣,只罷多了一絲邪氣。

不可以!亞連對那聲音嘶吼著。就算我真的很喜歡神田也不能……

〝為什麼?拉比那隻兔子現在可不在喔。〞

〝來,快點。〞亞連似乎聽到自己心底那聲音在微笑,一種危險的笑〝你不是渴望很久了嗎?〞

不是這樣的……我、你胡說!!

〝是這樣嗎?〞他笑意顯露在話音中,除了煽動亞連的惡,也包含著不屑他懦弱一面的嗤笑〝我可不這麼認為,畢竟……我的身分就是亞連你心底最原始、最赤裸裸的慾望呀!〞

〝把那個神田壓制在床上,把他的長褲給拽下來,看看他驚慌失措的眼神、驚恐的表情。〞

不……不可以這樣!

〝讓他在你身下為你哭喊、爲你尖叫、為你呻吟喘息,在他的身上留下一個個屬於你的記號,讓他從未被侵犯的身體成為你的東西,如何?有趣嗎?〞

快點停止!我不可以背叛拉比,更不可以傷害神田!

是的,神田是這麼樣的純淨、這麼樣的清高,彷彿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他根本沒有那個勇氣去觸碰那樣一個人,只能遠觀,期望哪一天他會轉頭施捨他一個笑容,其餘的,他不敢妄想。

「我……我不可以、」亞連緊抱著頭,沙啞地低喃著,引來了一旁休息的神田注意。

「你怎麼了,豆芽?」神田疑惑。怪了,平常罵他豆芽都有反應的啊。神田跳下床,正想發揮他百年難得一見通常只有拉比才知道的良心去關心一下亞連,卻被窗外傳來的尖叫給打斷,而亞連也因此回到現實。

「呀啊啊啊────」尖叫聲響起,隨之而來的巨響,應是屋社倒塌的碎裂聲。

「是惡魔嗎?」神田低哼一聲,穿起團服,一個漂亮的跨欄動作就從二樓所在的房間位置跳落到白色基調的大街,銀飾叮噹作響。

「啊、等我一下啦,神田!」亞連見神田已離去,慌忙的穿上團服,同樣衝出房間。

還好自己……還保有一絲理智。亞連順利著地,眼前是毀掉一半街到的噁心機械,左眼的詛咒也隨惡魔的出現共鳴而啟,左手的對惡魔武器已幻化成利爪,蠢蠢欲動著。

「「Innocence───」」

「「發動!!」」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3-5f0a5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