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鋼彈00】回娘家(上)(LT)


【鋼彈】回娘家(上)(LT)


*注意:狄蘭迪家歡樂小家庭模式有。成員為把拔洛克昂+馬麻提耶+(養子)雙胞胎兄長阿雷哈雷+么子剎那
*注意:對街二號狄蘭迪家有。成員為萊爾叔叔+艾紐阿姨
*注意:INNOVATOR大家族有。成員為伊奧利亞老爹+VEDA阿爸+偉大基因遺傳之雙胞胎兄弟姐妹
*注意:這篇不小心被蠢到家的作者拖長了

不能接受者慎,人物搞笑崩壞
狄蘭迪家雙子,淪為搞笑演員


「哈囉報時、哈囉報時!」圓滾滾的黃色機械寵物在床頭煽動著兩片耳朵,電子合成的可愛音色在早晨的主臥室裡環繞著「七點半、七點半!洛克昂起床、洛克昂起床!」

KING SIZE的床鋪上躺著兩個人,一個是這個家的男主人、人稱洛克昂的尼爾‧狄蘭迪,另一個則是他的小兒子、剎那。

棕色的頭顱埋沒在柔軟的枕頭裡,看樣子是沒有要起床的意思,身旁的小男孩則是不太高興被吵到,抓起棉被直接將頭一把蓋住,繼續夢周公,這下倒是床頭上的萬用哈囉不滿了。

「洛克昂快起來!洛克昂快起來!」眼看自家主人沒有要起身的意思,哈囉硬生生地從床頭櫃跳起,再硬生生地砸在洛克昂頭上,金屬和頭骨撞擊的聲音異常明顯,枕頭裡傳出洛克昂的悶哼,剎那皺眉,翻了個身,沒有注意到老爸的不正常,哈囉疑似有預謀的樣子邊叫著洛克昂的名字邊從洛克昂的頭跳到腰(悶哼聲再次)、跳到屁股(悶哼聲又一次),然後跳回腰(又一次悶哼),就在哈囉眼裡閃著紅光要往洛克昂脆弱的頭蓋骨砸下去的瞬間,被摧殘的男人總算爬起身,大手一揮抓住哈囉,喘著氣爬起來「洛克昂起來了!洛克昂起來了!」

「我說哈囉……」洛克昂嘴角抽筋地看著眼前拍打耳朵的自家寵物,不知道要怎麼說它才好「你是要害死我嗎?超痛的欸!」

「賴床的懲罰!賴床的懲罰!」洛克昂忍住想要把手上的圓球拆解的衝動爬起身,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看著床上的剎那睡的還很熟,小小的圓臉蛋靠著提耶利亞送給他的粉色兔子。

看著窗外安靜無人的街道,洛克昂拉開窗戶呼吸了下新鮮空氣,今天輪休的他不用上班,難得可以享受清閒的日子,這讓他心情很好(如果哈囉能更溫柔的叫他起床的話)。

換洗好之後下樓的洛克昂馬上就嗅到了廚房裡傳來的陣陣香味,他笑了,走向廚房的門口果不其然看到那個穿著圍裙正在料理一家大小早餐的提耶利亞。

「早安哪,提耶利亞!」走向他親愛的枕邊人,洛克昂低下頭給轉過頭的紫髮青年額角一個輕輕的吻。

「洛、洛克昂!」即使已經認識這麼多年而且兩人都已經有如此關係的提耶利亞還是很容易因為洛克昂親密的小動作或不經意的言語而感到害臊,手上的刀子差點兒劃過手指,讓洛克昂也差點嚇出一身冷汗「你幹什麼,害我差點切到手。」

「給你早安吻啊!」洛克昂理直氣壯地說著「手沒怎樣吧?」

「沒切到啦!」彆扭地轉過身,繼續手上的工作,白皙的皮膚透著緋色,提耶利亞趕緊轉移話題「不要在這裡妨礙我,有空就去把那兩個雙胞胎叫起來,再不起來他們倆就要遲到了。」

洛克昂笑著說遵命,一邊走出廚房再次上樓一邊感嘆那個剛結婚時什麼廚房家務都不會做的提耶利亞現在竟然嫌他這個師傅礙眼啦!

漫步到二樓盡頭的房間,洛克昂哼著丹尼少年的小調,基於隱私權的觀念,他還是敲了敲兒子們的房門,半點回應都沒有令他詫異。

哈雷就算了,連乖寶寶阿雷都睡過頭,真是狄蘭迪家一大奇觀啊!

「阿雷、哈雷,快點起床,你們醒了嗎?」洛克昂試著呼喚雙胞胎,但依舊沒有回音。

而房內,兩個少年還躺在床上睡的酣甜。

上下舖下層的阿雷聽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緩緩地睜開銀色的眼瞳,伸手抓起床頭櫃前的綠色哈囉,喃喃問道:「現在幾點啦,哈囉?」

「八點!八點!」

「……八點了─────?!」聽到數字的一瞬間,阿雷驚恐地從床上彈起,抓著哈囉問怎麼沒叫他起床。

「阿雷忘記設鬧鐘!阿雷忘記設鬧鐘!」多功能萬用哈囉給了阿雷認為最糟糕的理由。

阿雷將哈囉丟開,一手撐著床沿將頭探出,另一手猛地就是往上舖床板用力打來搖去。

「哈雷哈雷哈雷哈雷、哈雷路亞────快起床啊啊啊啊啊啊!!」

上舖床板遭受阿雷的直擊,睡的正熟的哈雷瞬地被震醒,不爽之情不言而喻地表達在臉上,他爬到床沿探出頭往自己的兄長開口罵道:「靠!阿雷你做什麼,地震喔?!」

「哈雷你還開玩笑!」阿雷見弟弟起床了,趕忙跳下床,又是脫睡衣又是找制服的,看的哈雷不解「現在已經八點多了,再不快點校車八點半就要來了啊!」

「真的假的?!」哈雷聽了一個不注意便從上舖摔下來,罵了一聲之後抓起換衣換到一半的阿雷「你怎麼沒叫我啊混帳!」

「我昨天晚上忘了叫哈囉設鬧鐘了嘛。」不好意思的開口,哈雷聽了差點沒吐血。

「這是你的工作你竟然忘記了?!」

「我又不是機器怎麼可能每天都記得啊,偶爾忘記而已你幹麻這麼兇!」

「都是你的錯我看這下鐵定遲到的啦!」

「說、說那什麼話,哈雷你自己才只會叫人家叫你起床還不是半斤八兩!」

門外的洛克昂聽到門內吵雜的怒罵聲,他愣了下,遲疑著到底要不要開門好,過了兩秒,他推開了門,映入眼簾的是全身上下只穿了制服上衣的阿雷被只穿了四角褲的哈雷壓倒在地上的畫面,洛克昂當場傻眼。

「叫你把雙胞胎叫起來,你擋在門口幹什麼?」無預警出現的提耶利亞用手中的平底鍋力道適中地往洛克昂的頭上敲去,看到房內雙子詭異的畫面,提耶利亞筆直走入,同樣將平底鍋往兩人頭上敲下。

「有空打架是吧?」冷笑「再15分鐘你們的校車就要來了,如果趕不上然後讓我在你們的學期成績單上看到遲到兩個字你們兩個就準備暑假天天跪三個小時的算盤吧!」

「「對不起我們錯了。」」從地上爬起的雙子三兩下換好衣服往浴室衝,提耶利亞看了只是微笑沒說什麼,洛克昂苦笑,跟著青年走出去,但才剛解決雙子兩人,走廊上又多了一個難纏的小鬼頭、剛睡醒的剎那。

「你醒啦,剎那?」提耶利亞走向自家小兒子,看著剎那一臉愛睏顯然還在半夢半醒之間,他拍拍剎那的背,把他推向他老爸,轉頭叫著洛克昂「尼爾,你帶剎那去洗把臉換衣服,我去把阿雷和哈雷的便當弄一弄。」

待到洛克昂他的小兒子打點好連幼稚園圍兜兜和帽子都弄好抱著剎那走下樓時,他看到雙胞胎衝出家門,大的那個嘴裡塞了一片吐司口齒不清地喊著我出門了,小的那個鼓著雙頰的牛奶發出幾聲嗯嗯嗯的悶哼(譯:阿雷你這混帳等我啦!我出門了!)。

「阿雷哈雷,嘴巴裏有東西不要說話,沒禮貌!」提耶利亞對著已經空無一人的玄關喊著,順手把圍裙脫下。

「別脫嘛,」洛克昂看了有些失望「提耶利亞你穿圍裙很可愛呀。」

「沒事穿圍裙幹麻。」聽到男人的讚美忍不住羞紅了臉,但提耶利亞還是把圍裙給脫下,坐到餐桌邊和洛克昂及剎那開始親子早餐聚會。

早餐幾乎都被掃光洛克昂也盡責把桌面清乾淨之後,提耶利亞穿起粉色的針織外套,開口向正在看報紙的洛克昂說到:「我帶剎那去上學。」

剎那聽了跑向自家老爸抓住洛克昂膝蓋的牛仔褲,一反平常愛粘提耶利亞的性格要求:「把拔帶我去上學。」

「好啊!那提耶利亞今天我帶剎那去好了。」洛克昂聽了笑笑,想想平常也沒什麼機會和兒子去學校,牽起自家兒子的手。

「把拔跟馬麻都要去!」剎那面無表情,沒被洛克昂牽住的那隻手抓住提耶利亞纖細的手指。

於是洛克昂和提耶利亞走在愛爾蘭郊區的步道上,往社區的幼稚園前去,被雙雙牽著的小剎那心情很好(當然一般人看不出來)。

把剎那送到幼稚園並和他們倆中學時期的老師現在是幼稚園園長的伊安先生打過招呼後,他們又散布似地走回家。

「吶,提耶利亞,」洛克昂牽著提耶利亞小小的手,面向青年露出個溫柔微笑,開口說道:「難得我們兩個都不用工作,剎那他們也去學校了。」

湊到提耶利亞耳邊,他輕聲說著:「來過個很久沒過的兩人生活怎麼樣?」

聽到這番略顯曖昧的話語,本質就容易羞赧的提耶利亞更是大大地愣了一下,臉上紅暈擴散的速度跟風吹雲飄的速度有過之而不及,直覺性地,他喊出:「你、尼爾・狄蘭迪,是何等失態!」

「你想到哪裡去了,提耶利亞?」他壞壞地笑笑,大手摸上提耶利亞小小的頭「我是說,我們可以享受難得的悠閒,也許去看個電影或是喝杯咖啡什麼的啊!」

定格在那一秒,提耶利亞深深地把頭埋低,而看不到的臉上是因為自己的誤會而到不好意思的害臊。

「如果提耶利亞你有這個意思的話……」

「並沒有!完全沒有!」大吼,提耶利亞羞地掙脫洛克昂的手,飛奔而去,洛克昂抓抓頭,為自家愛人容易害羞的彆扭個性頭疼,人也趕忙也跟了上去,跑沒多遠,提耶利亞就迎頭撞上人。

「好痛……抱歉。」跌坐在地上,提耶利亞自知理虧趕緊道歉,被撞的那人伸出手將他拉起,提耶利亞才發現撞著的人就是住在對面的自家妹妹。

「原來是艾紐還有萊爾啊,」洛克昂看到出現在面前的兩人,微笑著打招呼「怎麼了,原來你們今天也休假是吧?」

「是啊!」艾紐微笑,順道替提耶利亞拍去身上的灰塵「我和萊爾剛剛才去你們家找你們呢,可是你們卻不在。」

「啊,我們送剎那去幼稚園。」解釋了他們家沒半個人在的理由,洛克昂這下倒疑惑了「那你們呢?有什麼事嗎?」

聽到洛克昂的發問,萊爾不知為何的送給自家老哥一個小時候他們不小心打破家裡花瓶和玻璃時的「你安息」還有「做好心理準備」的眼神。

「既然今天洛克昂你和提耶哥都休假,我和萊爾本來決定要回家一趟,你們要不要一起去呢?」艾紐噙著笑臉,但是洛克昂很清楚的看到了些微的強迫意味。

好吧,他現在知道萊爾丟給他那兩個眼神的原因了。

「嗯,可以啊。」洛克昂還沒來得及回答,提耶利亞已經連帶他的份一起答應回去了「畢竟也很久沒回去看父親還有爺爺了,我先打個電話回去給利馮茲吧。」

回到家裡,提耶利亞先吩咐洛克昂把出去前的事情打點好(像是叫阿雷記得去幼稚園接剎那回家),他打開視屏電話,出現在他和妹妹艾紐眼前的是他們Innovator大家族的綠髮大哥,正在悠閒地喝著早茶。

「欸?這不是提耶利亞還有艾紐嗎?」對面露出詫異和欣喜表情的娃娃臉實在很難讓人相信其實利馮茲是八個兄弟姐妹裡的大哥,聽到兄姊的名字,另一邊的希林忽然插進鏡頭裡很開心的笑著「怎麼想到打電話給我,快一個月沒聯絡了。」

「今天我和艾紐要回去家裡,尼爾和萊爾也會跟著去,先通知你們一下。」拐彎抹角一向不是提耶利亞的作風,他開門見山地表達了打電話的來意。

「真的嗎?」鏡頭前他們最小的妹妹欣喜若狂的問,臉上露出可愛的笑臉「好久沒看到你們兩個了!而且你們再不回來看看我們,里維夫哥哥還有里捷涅哥哥就要發瘋了啦!」

艾紐和提耶利亞對看一眼,後者發出疑問句:「他們兩個弟妹控笨蛋又怎了?」

利馮茲聽到提耶利亞的主詞不禁笑出聲,放下了手中的咖啡,用眼神示意自家小妹說明。

「因為你們太久沒回來了,結果里捷涅哥哥就好像精神病一樣每天都看著提耶哥哥你的照片喃喃自語,里維夫哥哥則是失魂到走路一直撞到柱子,然後里捷涅哥哥因為提耶哥哥你不在説什麼有怨念,這幾個月來都以欺負里維夫哥哥為樂,害的里維夫哥哥最近一看到里捷涅哥哥就巴不得逃走呢!」

好恐怖的慘況啊!

狄蘭迪家雙胞胎聽到這番話心中不由的興起如此觀感。

「「那兩個白癡。」」不約而同地罵了自己的雙胞胎兄長,提耶利亞和艾紐臉上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總之我們四個待會就回去,要等我們喔,利馮茲哥哥!」艾紐用輕快的語調結束對話,關掉了螢幕之後拉著萊爾的手,提耶利亞開口道:「尼爾,可以麻煩你開車嗎?」

「呃、喔可以啊。」好吧,既然老婆大人都說要回娘家了,他這個連續五年獲得CB公司模範優秀丈夫的人不跟去也太說不過去了。

說真的,尼爾和萊爾他們兄弟倆,是不太喜歡去Innovator家的。開車時,尼爾和萊爾藉由後視鏡交換了如此眼神。因為,他們家的人普遍對他和萊爾都沒什麼好感。

大概一個小時後,車子來到了愛爾蘭半山區一棟大的誇張的私人莊園。

「唉,不管來幾次都覺得提耶利亞你們家好大啊。」萊爾感嘆地望著自家嫂子說到。

「這間還好吧?」提耶利亞歪頭,給了一句足以殺死貧窮老百姓的話「我記得在義大利的本家不是比這裡大上不知多少,艾紐?」

「嗯!義大利的本家有這間的十倍大喔。」笑瞇瞇毫不覺得自己有說錯什麼,艾紐無法理解雙胞胎欲哭無淚的表情「萊爾你怎麼了?」

「不,沒什麼……」尼爾拍拍萊爾的肩膀,跟著提耶利亞走進莊園。

提耶利亞站在房子的大門前,伸出手拉開門,一瞬間,只見一陣深紫色的影子闖進視線,他隨即感覺到自己飛了出去往後倒下,後腦重重地撞到台階上。

「提耶利亞─────我想死你了!!!」

跟提耶利亞一模一樣面貌卻不知為何是個捲毛的雙生哥哥里捷涅便是剛才那陣紫影的真面目,而他現在整個人飛撲壓倒弟弟之後狠狠地緊抱住他並用自己的臉磨蹭著提耶利亞的臉,彷彿要把它蹭到燃燒起來才高興。

「好恐怖……」艾紐喃喃說著,但是並沒有要阻止哥哥的意思,只是往家門裡走,但是,當下一秒一個淺紫色的影子闖入眼簾時,有了前車之鑑的艾紐隨即信步讓位,淺紫色影子筆直地撲向艾紐身後的擋箭牌─萊爾!

「艾紐〜你終於回來了啊啊啊啊!哥哥快寂寞死了!」沒想到自家老婆會閃開的萊爾硬生生地被里維夫抱個滿懷還外帶和提耶利亞一樣的下場、蹭臉蹭到死。

────這一家的人都有毛病!

洛克昂心中發言卻忘了自家老婆也是這一家的人。

「嗚嗚嗚、提耶利亞,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每天起床之後看不到你睡在我旁邊、吃飯時不能餵你吃飯、也不能一起洗澡,那種見不到面的感覺真的好寂寞好寂寞啊!」里捷涅開始對身下人發表一長串怨念「而且我真的好擔心好擔心你會不會嫁出去之後被尼爾‧狄蘭迪那混帳欺負還是被他拋棄還是說被虐待還有婆媳戰爭這種問題我每天每天都因為擔心你吃不下睡不著啊,提耶利亞!!」

提耶利亞聽了這一長串的發言,他心裡面只有一個感想:你都不用換氣的嗎里捷涅?!

「總而言之,你先起來啦!」提耶利亞不滿地推著壓在身上的里捷涅,整張臉因為喘不過氣而嫣紅「你快要把我的臉都蹭到燒焦了!」

「對不起。」跳了起來,嘴巴道著歉眼裡卻是滿滿笑意的里捷涅把提耶利亞一手拉起「我太想你了嘛,提耶利亞。」

「真是……你的弟控已經無可救藥了。」利馮茲倚在大門邊,嘴角噙著一貫的笑說道「不過那邊那個傢伙好像妹控跟你差不多呢。」

洛克昂轉向自家弟弟,三條線滑了下來。

里維夫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撲倒的人並不是雙胞胎妹妹而是萊爾,還在發表同里捷涅一樣長篇大論的妹控發言,萊爾則是被壓在地上臉頰被蹭到快抓狂了。

眾人看到里維夫壓在比他健壯的萊爾身上蹭啊蹭那個感覺只有一個,就是不舒服。

「哥哥,好了啦快起來。」基於有礙觀瞻以及拯救夫婿的責任,艾紐呼喚自家哥哥。

里維夫聽到艾紐溫柔的聲音,他抬起頭看著艾紐,然後疑惑地開口:「艾紐在那,那我抱著的人是……?」

他轉向底下被他蹭到臉頰紅起來的萊爾,瞬間刷白了臉,慘叫彈起。

「我、我竟然抱到萊爾‧狄蘭迪了?!」

「而且你還蹭了他的臉頰喔!」落井下石的里捷涅邪惡地笑著,補上這一句打擊自家弟弟的話。

里維夫尖叫一聲,迅速地推開萊爾往家裡面衝,附帶一句高分貝的:「我要去洗臉!!!」

「有沒有搞錯,到底誰才吃虧啊?」萊爾忿恨地說,撫著自己紅腫的臉,艾紐用眼神表達自己的歉意並遞給他手帕「啊啊,艾紐不要在意,你如果沒閃開你就跟嫂子一樣可憐了,我犧牲一下沒關係啦。」

溫柔的笑著,艾紐瞬間羞紅了臉,低著頭囁嚅道:「是嗎?那就好。」

「當然囉,因為艾紐是我最重要的人啊。」

「老弟,閃光彈請不要這麼明目張膽的放好嗎?」洛克昂苦笑著打斷兩人的溫馨時光,此時里捷涅也發現尼爾的存在,從剛才見到自家弟弟的心花怒放瞬間轉成冷冷的修羅面,正要罵人的時候,希林好巧不巧的開口。

「唉唷、總之提耶哥哥和艾紐姊姊都回來了我們大家幹麻還站在門口嘛,趕快進來啊!」希林衝過去一手拉著艾紐一手拉著提耶利亞笑著跑掉「父親和爺爺也很想你們呢!」

里捷涅先給了洛克昂下馬威般的一眼,然後無視他似地走進去。利馮茲聳聳肩,對兄弟兩講了句自便就轉頭離開。

狄蘭迪家雙子對看一眼,嘆了口氣走進豪華的大宅裡。

誰叫他們倆兄弟就是娶了個大家族的少爺(小姐)當老婆呢?

何況這少爺(小姐)還有個難纏的弟妹控哥哥,除了宿命他們還能說些什麼。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30-ab6195a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