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鋼彈00】回娘家(下)(LT)


【鋼彈】回娘家(下)(LT)


*注意:狄蘭迪家歡樂小家庭模式有。成員為把拔洛克昂+馬麻提耶+雙胞胎兄長阿雷哈雷+么子剎那
*注意:對街二號狄蘭迪家有。成員為萊爾叔叔+艾紐阿姨
*注意:INNOVATOR大家族有。成員為伊奧利亞老爹+VEDA阿爸+偉大基因遺傳之雙胞胎兄弟姐妹
*注意:這篇不小心被蠢到家的作者拖長了

不能接受者慎,人物搞笑崩壞(靠)
狄蘭迪家雙子,淪為搞笑演員(硍)


一回到Innovator家,狄蘭迪雙胞胎馬上就像空氣一樣地被所有人忽視,除了經過的管家和下僕以外根本沒有人跟他們說句話,因為唯二會跟他們倆講話的提耶利亞還有艾紐正被他們的雙生兄長抓的緊緊,根本連回頭的機會都沒有。

「哥、等一下啦!」走在前頭的艾紐眼看萊爾離自己越來越遠,幾乎快差了一條走廊了,她趕緊停下腳步,轉頭擔心地望後看「你走的這麼快,萊爾都快跟不上了。」

「跟不上更好!」里維夫孩子氣地嘟起嘴,一點也沒有一個已過而立的男人的模樣,他賭氣似地回嘴,硬是拉住艾紐的手臂要繼續向前走,幼稚的舉動在利馮茲這個大哥的眼裡看來,反倒是艾紐看來像姊姊,里維夫則是愛粘姊姊的弟弟哩!

「不要理萊爾•狄蘭迪那個男人了!難得回來就陪陪我嘛!」

「欸、哥你等等,萊、萊爾───!」伸出僅存的一隻手,艾紐看著遙遠的萊爾,掛心著自家夫婿。

王子還來不及抓住公主的手,公主就被不爽王子很久的惡龍給帶走了。

「別傷心,萊爾。」洛克昂露出節哀的表情拍拍自家弟弟以示安慰:「也不是第一次了。」

安慰完萊爾,洛克昂隨即轉身望向別地方:「對了,我的提耶利亞呢?」

我說尼爾,你究竟有沒有打算安慰我啊?

對於兄長的見色忘弟,也不是第一天了,萊爾默默地學小媳婦把委屈往肚子裡吞。

走在兄弟倆前頭的另一對雙胞胎之一、里捷涅原本和提耶利亞說的有說有笑,一聽到洛克昂那句疑似宣示主權(當然他本人並沒有這個意思)的話,紫髮青年有如高中生的年少的臉上開出不符美感的一條青筋。

「你說……」放開提耶利亞的手,里捷涅一臉不爽地飛奔到洛克昂面前,修長的腿一抬「提耶利亞是誰的啊?!」

毫不留情的力道狠狠地擊上下巴,比被害人不知瘦小多少的里捷涅一擊就把身材算是高大的洛克昂給踹飛出去,一旁的萊爾被嚇的退到另一邊去,而加害人非常滿意地在心裡稱讚自己縱然已過而立不過少年時期的程度也沒退步多少。

我記得,艾紐好像有跟我說過,她的里捷涅哥哥從小在學防身術這方面就是他們八個兄弟姐妹裡最精通的是吧。

萊爾在心底給洛克昂默哀。

里捷涅轉身微笑望著弟弟,映入紅色眼簾的卻是提耶利亞一臉愣住,然後露出緊張的慌迷表情,急忙地與里捷涅擦身而過奔向倒地的洛克昂。

扶起洛克昂,提耶利亞彷彿要哭出來似地用大大的琉璃紅瞳看著他,帶著憐惜的神情,開口:「尼爾……你沒事吧?」

「啊,」緩緩坐起身,洛克昂眼前還有些昏花,好脾氣的他盡力壓下無緣無故就被里捷涅毆打的怒氣(雖然真的不是第一次了),為了讓提耶利亞安心擠出一絲苦笑:「好的很,我沒事,真的。」

「可是、額頭都腫起來了。」心疼地看著眼前的愛爾蘭男子,提耶利亞覺得很內疚,畢竟再怎麼說動手的都是他自己的孿生哥哥,纖長的手撫上洛克昂的傷口,剛才才在誇口沒事的人一被碰到,隨即發出「噢」的一聲,讓提耶利亞心又沉了下去。

這幾幕讓里捷涅這個萬分疼愛弟弟甚至處心積慮想暗殺洛克昂(?)的弟控收在眼裡更是不爽之情甚上塵囂,怨氣具體化起來,連站在前頭的利馮茲都打了個冷顫。

萊爾看著洛克昂,又看看里捷涅,猶豫了下然後拋下自家兄長先走順便去尋覓他心愛的公主。

「既然尼爾•狄蘭迪那個男人都說他沒事,提耶利亞我們走!」萬分女王氣勢的開口,里捷涅牽起提耶利亞的手,卻被自家弟弟憤地打開,看到提耶利亞抬起臉來的表情,他真的愣住。

提耶利亞睜著一雙眼狠狠地瞅著眼前跟自己一樣面孔的人,艷紅的眸子在這種情況下看起來更有張力,彷彿要噴出火花來似的。

「里捷涅你實在是太過分了!」握緊洛克昂的手,提耶利亞氣憤地罵道,里捷涅整個人也傻住,畢竟,從小到大,提耶利亞這樣子吼他這個哥哥的次數少到一雙手就數的完。

「尼爾,我帶你去醫療室吧。」轉過身牽起洛克昂的手直接離開,全然沒有要理里捷涅的意思,提耶利亞這次恐怕是真的火大了,反倒是被里捷涅暴力以待的洛克昂,離開前卻還回頭望著里捷涅,原本希望提耶利亞等等的卻沒來得及就被抓走了「利馮茲,萊爾就拜託你了,別讓他走丟了喔,要不然艾紐會怎麼樣我可不知道。」

「我知道啦。」聳聳肩,利馮茲跟上萊爾離開的路徑去找那個好一點是迷路壞一點是被里維夫暗算的人。

「等等、提耶……」里捷涅原本想叫住提耶利亞的,到最後卻又低下頭噤了聲。


「欸、提耶哥呢?」看到反常沒掛著他惟恐天下不亂的狡詐微笑,獨自走進飯廳的里捷涅,艾紐疑惑地問道,萊爾坐在她身邊努力假裝什麼也不知道。

里捷涅拉開自己的座位一屁股坐下,血紅的視線轉到妹妹身上,冷笑了聲:「何不問萊爾•狄蘭迪?」

艾紐轉向萊爾,一臉的不解。

「就是……呃、」萊爾嘆了口氣,然後湊到艾紐髮鬢邊,細細聲地道:「剛才里捷涅踹了尼爾一腳,額頭整個都腫起來了,提耶利亞帶老哥去上藥。」

艾紐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里捷涅瞪著她,隨即賭氣似地扭過頭。

唉,怎麼里捷涅哥哥就這麼幼稚呢。艾紐心中嘆氣,不過回頭看到坐在身邊那個也是臭臉期的雙生哥哥,艾紐歪頭,認為其實自家哥哥也差不多是一個樣:里維夫摸著半邊紅腫的臉,是剛才他準備暗算萊爾時被發現後給艾紐打的。

突然間,潔白的大門打開來,走進來的是額角上貼了塊像撒隆巴斯藥布的洛克昂還有明顯還在心情鬱悶的提耶利亞,但是一看到坐在正對面的伊奧利亞・修罕貝克和VEDA時,提耶利亞臉上馬上漾出一個溫和的微笑:「好久不見了,父親還有爺爺。」

「呵呵,我還以為小提耶都快忘了我們兩個老人家了呢。」前前任Innovator當家的伊奧利亞爽朗地笑笑,示意孫子和孫子婿(?)趕緊坐下準備開飯。

「怎麼會呢爺爺。」提耶利亞淡淡地笑著,故意挑了離里捷涅遠一點的座位,這讓後者非常非常不爽:「只是最近比較忙了點所以沒回來探望您兩位老人家罷了,這不是回來了嘛!」

「是啊是啊,還帶了尼爾回來了呢。」伊奧利亞算是少數幾個在Innovator家族裡對狄蘭迪雙胞胎沒有敵意的人,因此洛克昂和萊爾都非常喜歡這位既風趣又知識淵博的老人:「好啦!我想閒話家常就留著待會喝茶的時候吧,先把肚子填飽才是重點!」

這頓飯局,說實在氣氛並不是很良好,主要原因就是出在里捷涅和提耶利亞這對雙胞胎身上。

里捷涅一直想盡辦法要和提耶利亞搭話,但是後者完全不領情,不管里捷涅用什麼方法提耶利亞就是無視了他的存在,逕自與其他人還有洛克昂聊了起來。

洛克昂看著露出些許沮喪神情的里捷涅,心有所思。

午飯後,Innovator家的成員很自動地開始了溫馨的家庭聚會,礙於外人身分,洛克昂和萊爾藉著去飯後散步的理由離席。

同時他也注意到了里捷涅的臉色還有他並不想繼續待在這空間內的想法。

「啊對了,」踏出門口前洛克昂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回頭,露出一個恰到好處的苦笑,向利馮茲打暗號似地眨眨眼:「能不能給我們一個嚮導呢,這個家真的好大喔!」

短暫的沉默後,利馮茲哼地輕笑出聲,望向坐在最後面那個悶不吭聲的弟弟,開口:「里捷涅,你去吧。」

「什麼?!你叫我去當嚮導你有沒有搞錯啊。」不佳的口氣,里捷涅惡狠狠地瞪著洛克昂,又瞪向利馮茲:「不會找個下人去嗎?」

「我叫你去就去。」瞇細了紫色的眼眸,難得動用大哥權威的利馮茲讓里捷涅愣了下,他明顯地表達出自己的不滿,但依舊聽從利馮茲的隨狄蘭迪雙胞胎去了。

「提耶利亞。」看著里捷涅和雙胞胎的身影消失在門邊,利馮茲轉過頭正經地喚著弟弟:「里捷涅是錯了,不過你也別鬧這麼大彆扭。」

「我沒有……」心虛地壓低聲量,希林掩嘴偷偷笑著提耶利亞。

「你就是有。」利馮茲啜口茶,看著提耶利亞說到:「里捷涅他只是做的有點過頭……好啦也許是非常過頭。」

「不過那都是出自於愛你啊,所以才會太偏激。」里維夫逕自接了下去,利馮茲點頭,淺紫髮的青年微笑看著自家那個對感情線路有些秀逗的兄長:「我也不是不能體會他的心情啦,要不然我臉上就不會有這個巴掌印了。」

艾紐臉紅,心虛地躲掉眾人的視線。

「我,也沒有真的很生氣,只是、只是……我只是在生氣,里捷涅都不向尼爾道歉。」

眾人理解似的點點頭,然後利馮茲微笑,拍拍弟弟的頭,提耶利亞不解地看著大哥。

「別擔心,尼爾的度量沒那麼小。」老人藉由他長年經商的識人眼光說出自己的觀察:「何況剛才利馮茲把里捷涅送出去就是為了要化解里捷涅現在的脾氣。」

「不會越演越烈嗎?」擔心地詢問著,提耶利亞看著窗外。

「所以老夫說啦、」伊奧利亞呵呵笑了兩聲,端起茶杯愉悅地喝了一口:「尼爾那孩子的度量比你想像的還要大的多。」

「提耶利亞,看起來你還不是很了解洛克昂喔!」利馮茲神秘地微笑,提耶利亞眨眨眼。


充當嚮導的里捷涅與其說是嚮導,不如說是監督,只是跟在狄蘭迪家雙胞胎後面尾隨著,除了在他們兩個要走到不該去的地方時他才會惡言出口制止他們,萊爾可以發覺,里捷涅現在的口氣比平常還要惡劣的多。

嫂子你害慘老哥和我了啊。

「吶,萊爾,」洛克昂叫住花叢另一端的弟弟,微笑開口,音量非常的小,只為了不讓那個坐在不遠處的漂亮青年聽到:「你可以先去隔壁花叢晃晃嗎?」洛克昂用眼角瞥了瞥里捷涅,笑的神祕又似有詭計:「我有些話想單獨跟里捷涅講一下。」

萊爾聽了愣住,然後露出勇士你加油的表情:「老哥,如果發生了什麼記得叫救命,我會來替你收屍。」

「那就失去喊救命的意義了萊爾。」洛克昂滑下頭頂的三條黑線,對著走遠了正笑著回開玩笑的萊爾說道。

洛克昂轉頭看著那個在不遠處涼亭不耐煩坐著的嚮導先生,假裝四處看看地扭曲行進路徑,故意繞了遠路才來到涼亭。

里捷涅一手支著下巴,毫不避諱地瞪向洛克昂,一臉厭惡。

「里捷涅,你們家的花園真的好大呢。」故意扯了個話題試圖與眼前的青年攀談起,洛克昂擠出友善的微笑說道。

「哼,」紅色的眼睛從玫瑰花從轉到洛克昂臉上,勾起的漂亮嘴角帶著嘲笑的意味,里捷涅冷笑開口:「你以為你這種小把戲就可以瞞過我的眼睛,那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尼爾•狄蘭迪。你有什麼事情找我?」

洛克昂聽了輕笑幾聲,雙手交疊,抬起頭來換上一副正經八百的臉:「我有些話想認真地跟你談一談,里捷涅•雷傑塔。」

里捷涅轉過頭,有些驚訝地望著他,接著冷冷地開口:「隨你的便,不過有什麼話想說最好快說,待在你旁邊多一秒都讓我覺得厭煩。」

這個傢伙……洛克昂暗自苦笑。還真是一點也都不掩飾一下對我的厭惡之情啊!不過就某方面來說,其實跟提耶利亞一模一樣,果然是雙胞胎。

紫髮的少爺優雅地端起桌上由女僕送來的茶杯,靜靜地等著洛克昂開口,不過心底有點後悔剛才應該叫女僕別準備洛克昂的茶的。

「里捷涅,我問你,」洛克昂的語氣很平淡,就好像只是再問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也沒有再跟一個萬分痛恨自己的人講話的感覺:「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

「那還用得著說嗎?!」里捷涅皺起秀眉,杯子撞擊茶碟的聲音明顯地傳入對面男人的耳中:「還不都是你這個混帳,到底用了什麼下流無恥卑鄙的手段還是講了什麼花言巧語竟然把我最最寶貴最最疼愛最最珍惜的弟弟提耶利亞給搶走了,他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啊你憑什麼突然出現然後從我身邊搶走他───你•憑•什•麼?!」

看著罵的臉紅氣喘的里捷涅,洛克昂眨眨眼,只是靜靜地看著他並問了第二個問題:「然後呢?」

「然後什麼?!」

「除了這個呢?除了我搶走提耶利亞以外,你還有討厭我什麼嗎?」

里捷涅愣住,然後絞盡腦汁地開始思考,但很快地他發現:他找不出眼前這個笑的一派溫和的愛爾蘭男人任何一絲缺點。足以讓他和提耶利亞這個完美主義者深深佩服的恐怕也只有眼前的洛克昂了吧!

「沒有。」里捷涅掙扎許久後回答:「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不過除了你搶走提耶利亞以外,我實在找不到什麼理由好讓我討厭你。」

聽了他的回答,洛克昂放心地微笑。

「里捷涅,其實我啊,也不是不能夠了解你的心情。」吞下口中的茶水,洛克昂緩緩開口:「畢竟我也是做哥哥的人,站在和你同樣立場去思考其實是件很容易的事。」

「我很清楚提耶利亞對你來說是怎樣的存在,也很了解你想保護提耶利亞甚至把他永遠留在自己羽翼下的心情,可是、」洛克昂認真地看著里捷涅,湖綠色的眼神銳利地不像平常的他:「提耶利亞不是你的東西。」

里捷涅聽了神色大變,火了起來大吼:「難道他就是你的東西嗎?」

「當然不是啊!」洛克昂完全不畏懼眼前人的怒火,輕鬆自在的回答道:「提耶利亞就是提耶利亞,他不是誰的東西,是他自己。」

「提耶利亞已經不是小孩了,里捷涅。他有他自己的選擇,你不能永遠都以哥哥看弟弟的角度去看他,你沒辦法永遠都這樣保護他、限制他,懂嗎?」

「你是在跟我說教嗎,尼爾•狄蘭迪?!」拍桌站起,里捷涅現在的臉彷彿下一秒就可以把洛克昂生吞活剝吃乾淨不吐骨頭一樣。

「我沒有這個意思。」洛克昂搖頭:「我只是想跟你說,提耶利亞之所以生氣的理由罷了。」

里捷涅咬唇,聽了這句話,他心底當然也早就知道他說的全是對的,提耶利亞早就不是那個需要他幫忙保護的小小孩了,不、應該說,提耶利亞現在已經不需要他了,因為他找到了眼前的男人,另一個願意保護他的人。

「我只是在害怕。」里捷涅頹喪地坐下,回答輕幽地吐出:「我……我從母親去世之後就對自己發誓的,要一直一直保護提耶利亞,這些年來也一直都是這樣。可是、自從你出現了,提耶利亞漸漸離開我,不需要我了。」

「如果有一天提耶利亞完全不需要我的時候,那我的生存意義又在哪裡?」

洛克昂看著眼前失去平常那種高傲、狡詐的里捷涅,他沉穩地開口:「那是你身為提耶利亞的哥哥的生存意義吧?」

紫髮的青年微微抬起眼看著微笑著的洛克昂,後者繼續說道:「可是身為里捷涅‧雷傑塔,你自己還有別的生存意義不是嗎?你拍的那些照片不都是因為有意義所以拍的?」

走過去對面拍拍里捷涅的肩,洛克昂轉身離開涼亭:「提耶利亞沒有真的很生氣的,你別擔心,他曾經跟我說過『即使我是他選擇的人,但是里捷涅是我一輩子最無法取代的哥哥』。他只是在等你的一句話而已,別把事情想的太複雜了!」

里捷涅沉默地看著那高大的背影,良久,露出一抹淺笑,站起身難得地主動叫住洛克昂:「欸,尼爾•狄蘭迪。」

洛克昂回頭,疑惑地看著他。

「這句話我從沒想過會對你說,我只說一次你最好洗乾淨耳朵聽,」他彆扭地開口,與雙生弟弟如出一轍:「謝謝你。」

洛克昂微笑:「我看是時候該回去了,能帶路嗎,嚮導先生?」


離開時所有人都在大門前跟提耶利亞還有艾紐兩人擁別,提耶利亞走過里捷涅身旁,瞥了他一眼沒說話,但後者叫住了他。

「提耶利亞,」他轉頭看著弟弟瘦削的背影:「抱歉。」

「……」提耶利亞轉過身來面對里捷涅,一模一樣的臉孔相映成趣:「里捷涅,因為你是我最重要的哥哥,所以之前不管你怎麼對尼爾我都忍下來了,但是、我不能容忍你從不跟他道歉!」

「我只是希望……你能跟尼爾道一次歉罷了。」

里捷涅和當事人洛克昂愣住,兩人都沒想到提耶利亞要里捷涅道歉的對象是他。

「……尼爾•狄蘭迪。」里捷涅轉而面對洛克昂:「沒想到今天我竟然講這輩子最不可能跟你講的兩句話。」

「抱歉,我為我之前無禮的舉動道歉。」在大家以為里捷涅終於要跟洛克昂握手言和之時,他馬上換上平常那張老狐狸般的微笑:「不過你可別以為這樣我就會跟你和平相處了,想得到我的承認你再滾回去修行個萬年再來吧!」


「老哥你到底跟里捷涅那傢伙說了些什麼啊?」其實一直躲在遠處花叢後面偷看的萊爾在回程的車上問著,艾紐躺在他的大腿上睡著了,他才趁機發問的。

「是秘密。」笑的爽朗,洛克昂看著眼前的道路:「那是身為哥哥的人才會懂的!」

提耶利亞看著洛克昂的側臉,嘴角勾勒出一個淺淺的微笑,用眼角捕捉到的洛克昂笑著問他在笑些什麼。

「沒什麼。」提耶利亞將視線轉向窗外的風景,臉上的微笑褪不去:「只是,爺爺說的果真沒錯呢。」

「啊?」完全無法理解提耶利亞在說什麼的洛克昂疑惑地由後視鏡望著自家老弟,萊爾聳聳肩,表示自己也是完全不了解。

爺爺,您說的沒錯。提耶利亞望著窗外的苜蓿花想著。尼爾真的是一個擁有比海洋還要廣闊的胸襟的人。

所以,我才會這麼喜歡他。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31-b25af2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