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鋼彈00】殘存(RT+LT)


【鋼彈00】殘存(RT+LT)



「為什麼那麼想成為人類呢?提耶利亞。」VEDA裡只有他們兩個,傳來的聲音清晰而一成不變,里捷涅・雷傑塔,那個他永遠搞不懂的人,那個和自己擁有相同容貌的人。

提耶利亞死了,但是意識卻沒有而是殘存在VEDA之中,和里捷涅一起有如監視者似的繼續注視著人類和世界的變革。

打從他們倆一起在VEDA裡生活以來,里捷涅就不停地注視著提耶利亞,他想了解他,了解為了什麼從以前就跟他分離的兄弟這麼渴望成為那樣低下而脆弱的種族。

里捷涅不了解提耶利亞,就如同提耶利亞不懂里捷涅。

「你不會懂的,里捷涅。」提耶利亞傳過來的聲音是那麼溫柔,彷彿被呵護著的人一樣幸福的聲音,他不知道為什麼提耶利亞辦的到,他就無法用這麼溫暖的語調說話,他只會冷嘲熱諷一切,高傲的像狼:「因為你從沒有和人類生存在一起過……不過我們也沒有機會了。」

里捷涅想,如果他們有實體,他一定可以看到提耶利亞失望的臉,因為那是如此沮喪的音色,甚至,他懷疑提耶利亞想哭,但他知道不可能。

「你那麼想和人類一起生活嗎,提耶利亞?」

里捷涅感覺到提耶利亞的遲疑,因為隔了快五秒他才細細地回答:「……很想。」

「我很想變成人類,想跟人類一起生活,想和人類一樣,我想要變成,和洛克昂一樣的人類!」

里捷涅聽了提耶利亞的自白,沉默了下,然後開口說了一句提耶利亞都不敢相信的話。

「我知道了,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會幫你辦到。」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提耶利亞不知道里捷涅究竟偷偷摸摸在忙些什麼,上次他講的那句話提耶利亞很感激,但是他也知道即使是VEDA這樣萬能的電腦也無法重新讓死去的人活過來。

「洛克昂……」他突然開始思念那個他愛的人了。

「提耶利亞!」里捷涅欣喜的聲音打斷提耶利亞的懷念,提耶利亞不解地問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激動。

「快來看吧!」眼前突然出現一塊視屏,畫面中的影像讓提耶利亞大吃一驚,那是他和里捷涅的身體,看起來就像睡著一樣地飄浮在培養皿裡面,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個片段的回憶。

「怎樣?有嚇一跳嗎?可別太佩服我喔!」里捷涅調侃的聲音再次傳來。

「這是怎麼回事,里捷涅?」

「我說過了,提耶利亞。」里捷涅笑著,想如果他有肉體,他現在很想用手捧起提耶利亞的臉讓那雙永遠純粹的紅寶石注視著自己:「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會幫你辦到。」


從培養品爬出來的時候他的頭有些暈眩,險些站不住腳,讓里捷涅發出了一聲輕笑。

「里捷涅!」他不滿地罵著,里捷涅走向他,替他梳理因為黏液而糾纏在一起的頭髮,提耶利亞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少年,他想起了洛克昂,因為他們的手都一樣溫暖。

這兩具身體是里捷涅花了好大工夫才製成的,他將他們兩個漂浮在宇宙中而從未腐爛的屍體重新恢復原樣,並將身體做了大番改良,現在他們的身體有將近一半都是微體機械和電腦,再利用VEDA把他們倆的意識數據化之後下載到身體中。

這些可花了里捷涅不少心血和時間,但是無所謂,只要提耶利亞開心,他也甘願。

「謝謝你,里捷涅。」提耶利亞抱住他,他愣住,第一次被他人這樣擁抱著,高傲的他也不曉得要怎麼回應才是,只好用手笨拙地繞住提耶利亞的腰。

原來和人擁抱的感覺這麼溫暖。里捷涅想。

「提耶利亞,」里捷涅小小聲的開口,聲調是他從未有過的溫柔,手環緊了懷中的人:「只要你的一句話,我什麼都願意替你做。」

因為在那些還沒經歷戰火摧殘的過去,他們一起生活的日子,提耶利亞被迫忘掉的日子,他就是這樣對待眼前的少年。

「我說提耶利亞,」里捷涅突然露出一個危險的笑容,單純的提耶利亞看著他,眼神露著疑惑:「你再不放開我的話,我可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此時提耶利亞才發現一件事────他們倆個現在全身上下一件蔽體的衣物都沒有就抱在一起了!

提耶利亞尷尬的紅了一張臉,很快地望後退然後被對著里捷涅把自己縮起來,抖著聲音指責:「太、太失態了,里捷涅・雷傑塔!」

「失態的是你吧,不是你先抱上來的嗎?」里捷涅露出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臉,泰然自若地走向縮成一團的提耶利亞伸出手,微笑:「我們去把自己弄乾淨,找件新衣穿吧,提耶利亞。」


他們換上了新的襯衫和長褲,提耶利亞動了動手,有種不真實感,畢竟他已經好久都沒有擁有這麼真實的觸感了,他第一次如此感謝里捷涅。

「走吧,提耶利亞!」里捷涅牽起提耶利亞的手,後者歪頭,問他要去哪,里捷涅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敲了提耶利亞的頭開口:「去地球啊!你不是想要和人類一起生活嗎?」

里捷涅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也有這麼多表情和心情波動。

在久遠以前他和提耶利亞第一次從培養皿爬出來時,他們和其他變革者們過著猶如一般人的生活,那時的他很快樂會哭會笑和提耶利亞一起。

但是計劃開始了,他們不得不面對命運,里捷涅失去了提耶利亞,在撕裂心肺的哭喊之後他變了,他變的厭惡這個世界,高傲地君臨一切,冷眼注視人類,用弧度完美的微笑吐出惡毒的嘲諷言詞,他想自己是把一切怨恨抒發在別人身上。

計劃結束後他和提耶利亞回歸了VEDA,這讓他多麼開心?但是提耶利亞卻記不起過去的任何事,他一時之間曾憤恨過,釋懷之後他想接下來的冗長時光裡他可以再次改變,為了提耶利亞而活下去。


他們來到了地球,一個叫做愛爾蘭的島國定居,提耶利亞堅持。

「還是忘不了那個男人嗎……?」走在通往墓園的道路上,身著西裝的里捷涅看著走在前頭的紫色背影,喃喃自語。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對提耶利亞來說有著無比地位的男人。

『是洛克昂敎會我怎麼成為一個人類的!』提耶利亞總是這樣說道,帶著暖烘烘的,淡淡的微笑『所以里捷涅你一定也可以和我一樣,知道人類的好的!』

提耶利亞的微笑,美的令他恍神,明明是同張臉。

「不見了?!」提耶利亞的驚呼將他拉回現實,里捷涅抬頭,發現提耶利亞站的草地上一片空曠,理應是墓碑和十字架的所在地只有一大片的雛菊與苜蓿花。

「為什麼?」提耶利亞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跪倒在地,白的純潔的薔薇花瓣落下,他伸出手發了瘋似地掘起面前的土:「不見了,洛克昂的墓碑,為什麼不見了?!」

里捷涅衝上前拉住他:「不要這樣,提耶利亞,會受傷的!」

提耶利亞不受控制地甩開里捷涅的手,眼淚撲簌簌地落地,被土壤吸收,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指尖漸漸地滲出血,但他彷彿感覺不到痛地繼續挖掘著那片什麼也沒有的土地。

直到黃昏提耶利亞才停止一切動作,只在夕陽餘暉下啜泣著被里捷涅扶起來。

他們去了墓園管理人那兒一趟,一路上提耶利亞只是安靜地流淚,墓園管理人看到提耶利亞手指上不忍的泥巴與血漬還瞬間懷疑他在盜墓,幸虧里捷涅靠他的辯才無礙才沒惹禍上身,墓園管理人還好心地替提耶利亞處理了傷口,慘白的繃帶像蛇一樣旋繞住整雙手。

「唉,沒事在墓園挖土很容易造成誤會呀!」年邁的老先生駝著背坐回搖椅,望著提耶利亞和里捷涅相似的臉說道。

「狄蘭迪家的墓在哪裡?」提耶利亞抬起頭,打破一片靜默,紅色的眼瞳瞅著墓園管理人,語氣將近咄咄逼人:「在哪裡?為什麼狄蘭迪家的墓不見了?」

「狄蘭迪?」老先生瞇細眼,拄著下巴思索了下,給了個肯定的答案:「沒聽說過這個姓氏。」

「有的!我以前還每年都來給他掃墓,給洛克昂……」說著說著提耶利亞低下頭,又沉默下去。

里捷涅看了,抿抿唇勉強道:「是以前朋友的墓,可否請你幫我們查一下呢?」

「我知道了。」點點頭,老先生抽出一本登記簿翻找著,提耶利亞緊張地看著老人的一舉一動,里捷涅翻了個白眼對他說拜託。

老先生花的時間很久,本子是一本又換了一本,里捷涅等的都不耐煩了,提耶利亞卻只是靜靜地看著一切。終於在老先生翻到第十七還第十八本簿子時他大叫一聲:「有了有了!狄蘭迪一家是吧?」

老人的面部突然閃過一絲感傷,盯著兩人看了下才開口:「狄蘭迪家的墓,已經給政府收去了,因為沒有任何人來拜訪過,墓地不夠了像這種墓政府都會適時處理掉的。」

「怎麼會……洛克昂的、洛克昂的……」提耶利亞完全不能接受人類如此自私自利的行為,他自言自語著,眼神慌亂,沒有人來掃的墓不代表沒有人需要它啊!

老人又看了看簿子,然後眼神閃過驚恐和懷疑,顫抖著抬起頭,害怕地看著里捷涅和提耶利亞,開口的聲音有些抖:「你們說……狄蘭迪是你們的朋友是吧?」

里捷涅看提耶利亞不想開口,兀自不耐地點了頭,他現在只想帶提耶利亞回家休息。

啪一聲,老人手中的簿子掉落,用高分貝而蒼老的聲音害怕地吼出一個不堪的事實:「可是狄蘭迪家墓碑紀錄上的時間是三百多年前的啊!」

提耶利亞聽了瞪大眼,眼看老人又是恐慌地問著他們是誰又是害怕地握著胸前的十字架,他喃喃自語道:「已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了嗎?」

在老人尚未聯絡其他人前,里捷涅趕忙拉著已經六神無主的提耶利亞離開墓園───開玩笑他們待在VEDA裡從未在乎過時光的流逝,現在要是讓其他人類發現他們是三百年多前的人那事情就大條了!

回到家的提耶利亞換下西裝後遍整個人縮在沙發上,眨著乾澀的雙眼,看起來像是在發呆,但是眼神卻很悲哀,看的里捷涅不忍心。

「三百多年了,什麼都沒有了,大家都不在了。」提耶利亞把頭埋在膝蓋裡,悶悶地說著:「剎那、阿雷路亞,還有……洛克昂也是。」

洛克昂的墓碑不見了,對提耶利亞來說,那個男人存在的所有彷彿都消失了一樣,那是他認為唯一能找到洛克昂的歸屬地,現在卻什麼都沒有了,洛克昂的一切,他再也找不回還有什麼能夠代表那個人的物品或地點。

里捷涅坐到提耶利亞身邊,提耶利亞把頭輕輕地放到他肩窩,里捷涅可以感覺到那裡的衣服是濕涼的,他想提耶利亞哭了。

「沒關係的,提耶利亞,」他拍拍提耶利亞的背,如同安撫貓一樣地溫柔搓摸著背脊:「我會一直在這裡,一直陪著你,一直在你身邊。」

「真的嗎……?」疲倦的聲線夾雜著鼻音,提耶利亞的聲音聽起來彷彿來自遙遠之處。

「嗯,當然。」里捷涅微笑:「一定不會離開你的,會永遠在這裡陪著你。」

提耶利亞半瞇著眼,整個人的重量倚到里捷涅身上,手握住他的手,緩慢的閉上血紅的雙眼:「里捷涅,我只剩下你了。」

「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失去了。」

只有你還殘存著,在我身邊。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32-9bbb5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