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Just a Little Charm 上(拉神)

【驅魔】Just a Little Charm 上(拉神)

話說那天的確是個風和日麗雲淡風清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甚至讓人懷疑跟諾亞的戰爭已經結束。

不過在這種平凡的好日子裡,就是有人不得休息。

「為什麼……」手顫抖著,握著的筆因此折斷,某變態逆光瘋狂蘿莉妹控科學家在積著灰塵的辦公桌抱頭吶喊「為什麼在這種春光無限的美好日子裡我得在這種鬼地方工作啊!!!」

「那是因為室長你平常工作都落跑,文件才會積的這麼多啊。」瑞巴搬出另一堆高的嚇人的公文,放在一臉喪氣的科穆伊身旁「還有春光無限不是這樣用的。」

眼見求饒無用,科穆伊嘆了長長的一口怨氣,開始審視桌上的文件。

忽然像是靈機一動,他頭上出現一個兩百瓦特愛X生牌小燈泡,翻起抽屜底層暗嵌的實驗藥品,逆光的眼鏡後看不到神情,但是臉上卻露出奸詐的笑容。

這時,在不同地方的四人分別打了一個冷顫。

「……」不好的預感。神田甩動黑色長髮,望著背後無人的樹林收刀,準備回房。

「阿優,你結束修練了嗎?」更正,樹林有一隻不在計畫中會出現的橘毛兔。

「死兔子,你跑來這裡幹嘛。」瞪著笑嘻嘻的拉比,神田抓緊愛刀六幻,等著待會兒抽刀砍兔較方便。

「哎喲〜當然是來找阿優的咩!」向前一步,用左手壓下握著危險武器的神田的手,抱緊神田然後詢問「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怎麼樣?」

「放開我啦!死兔子!」雖然嘴巴上是這樣罵著,但是卻沒有抗拒拉比的擁抱,也任他拖著去食堂,不過那不好的預感仍然縈繞在心中。


「欸?利娜莉你今天不用幫忙科穆伊啊?」拉比看到正值豆蔻年華的黑髮少女出現在食堂令他有點吃驚,不過仍是笑吟吟的拉著神田跟她打招呼。

「嗯、今天科學班的人都在監督哥哥,他們說我也太久沒休息了就讓我出來啦!」

三人分別點了自己的餐點,並走向某受詛咒的白髮豆芽菜身邊坐下。

亞連滿嘴食物,但基於英國紳士的本性還是禮貌的以隻字片語跟三人打了招呼。

「亞連,把嘴巴裡的東西吞下去再說話。」利娜莉皺眉坐下,優雅的吃起早餐。

「位誤尺。」亞連口齒不清的道歉,雖然少女已經管過他很多次,但他還是沒法子改過來。

「笨蛋豆芽菜。」神田照樣嘴貧的罵了一句,然後自顧自的嚼起簥麥麵。

「我才不是笨蛋豆芽菜,你這個不男不女的傢伙!」

「你說什麼?想打架嗎?」右手毫無拖泥帶水地抽出通體發黑的六幻,刀尖對準亞連的臉蛋。

「怎樣?我怕你啊?」

「夠了沒啊你們兩個!」利娜莉一聲令下,兩人怒目相視後坐回原本的位置。

「阿優別老是跟亞連吵架嘛!」

「哼。」

「唉……」嘆口氣,拉比繼續自己沒用完的湯,卻意外的發現餐廳裡的所有人都在看他們。

幹什麼?阿優和亞連吵架又不是第一天的事了,為什麼大家要這樣看他們。

難道他們在看我的阿優!?

低頭感傷自家老婆太漂亮大家都垂涎欲滴並暗自發誓阿優的貞操要由自己來保護時才從蘿蔔湯裡赫然發現、

─────這是……亞連的臉?

抬頭,對面應該坐的是白髮的大胃豆芽菜現在卻變成帶著單眼眼罩正在大吃大喝的橘髮兔子,也就是自己的臉孔。

額角滑下一滴汗,生硬的扭頭過去右手邊原本是神田的位置。

剛才坐在他手邊的神田現在竟變成了閉目吃著日本傳統麵條的中國女孩;而斜對面的利娜莉則變成優雅的吃著飯的自家愛人。

「天……天啊!」一聲驚叫,拍桌站起,桌面因此大力震動,隔壁吃完簥麥麵的利娜莉(身體上)馬上用一種神田專用殺人目光狠很的瞪了過來。

「死兔子,你吵什麼吵啊?!」罵完後才回神的少女這時發現、

「豆芽菜,你怎麼在我旁邊?」仔細定神一看,自己竟然就在對面,而自家戀人的臉則是飽食了大餐後才發覺這詭異的狀況。

「你……你是誰?」面對不確定的因素,利娜莉(對不起,可是現在身體是利娜莉的)拔出六幻,刀尖對準的是昔日最熟悉的自己的臉孔。

「你,你是神田嗎?」對面的神田(實質上是利娜莉)眨眨墨玉般的大眼睛,看著自己的臉孔扭曲怒視實在是種挑戰心臟強度的活動。

「阿優〜我也和豆芽菜對換了啦!!」眼見某白髮少年向自己淚眼汪汪的撲過來,拿著六幻的少女隨即將刀轉向亞連(拉比)。

「呿、死兔子,離我遠一點!」少女漂亮的眼睛怒視亞連,六幻毫無猶豫的揮了過去,姿勢標準但裙底風光因此有洩漏嫌疑。

「神田,我的裙子!」神田(利娜莉)臉紅著大喊,由於神田臉上很少出現這種神情,因此美麗程度倍增。

「嗚啊啊啊啊!不要傷害我的身體啊,神田!」拉比(亞連)同樣淚眼汪汪的撲利娜莉,且欠揍的環住了她的腰,讓她重心不穩的往後一倒,地上響起清脆的金屬碰撞聲。

「啊、阿優你沒事吧。」亞連向前扶住差點跌倒的利娜莉,而後者則臉紅著回答沒事並順腳將拉比踢開。

「亞連……」神田帶著燦爛的笑容(讓在場所有人看傻了眼但神田本人卻羞到快要找個地洞活埋自己)對拉比說「你竟敢趁亂偷摸我的身體。」

「不是這樣的,利娜莉你聽我解釋啊啊啊啊啊!!!」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

科學班的沙發上坐了四個人:臭著臉的利娜莉、笑的燦爛的亞連、一臉憂鬱的拉比、優雅微笑的神田。

「你給我解釋清楚,科穆伊!」手上執著六幻的利娜莉,眼神凶狠的注視著科穆伊。

嗚〜親愛的利娜莉怎麼會變成這樣啦。

「阿優你別這樣,」亞連壓低六幻「反正兩天後就會變回來啦。」

「……」利娜莉低哼一聲,將武士刀回鞘。

「反正都是哥哥的一時疏忽才會害我們四個人身體互換的對吧。」神田皺眉說道,科穆伊覺得神田喚他哥哥真的好可怕,雖然骨子裡是他親愛的妹妹。

「唉〜也只能等了。」拉比嘆氣,畢竟身體是拉比的,他也不能用自己的Innocence。

「亞連說的對,兩天很快就會過去,你們就別再為難哥哥了。」

「嗚呃……利娜麗,哥哥就知道我沒有白疼你!!」感動落淚的科穆伊撲向神田,漂亮的抱住瘦高的少年,而少女也再次抽出六幻。

「不准靠近我的身體!!」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33-7558d4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