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灰階(二)


【驅魔】灰階(二)  遙想(拉神)




※與原作相距甚大,原作愛好者慎入


「六幻、」閃著藍光的弧形武士刀在少年手中發出急欲鮮血的鳴叫,少年也了解「災厄招來───界蟲一幻!」

潔白帶著紅艷爍瞳的界蟲像是逃出牢籠似地從刀裡鑽出,又似聞到血腥味兒的鯊魚,盤旋幾轉後筆直地衝向眼前的球形惡魔,將其剖成半半似丘。

跳躍、揮刀、閃躲、旋身,如此簡單的戰鬥模式卻在少年身上成了另一種充滿美感的華麗舞曲。

亞連看著在空中與大群惡魔奮鬥的神田,彷彿是隻黑色羽蝶,縈舞半空不落,一個個動作,在旁人眼裡看來,神田就像在跳著一曲優雅至極的舞步。

剛解決一大群惡魔,神田微喘著氣,站在屍骸中央,黑髮已然散落,如瀑布罩住了染滿赭紅的團服。

「呃!」鏗啷!脫離主人玉手的六幻掉落到被抹上一層紅毯的白石地板,而神田則皺緊秀眉,雙手緊抱著頭部,跪倒在地,亞連看了緊張地衝了過去。

「神田!」扶起看似快倒下,身子正因頭疼顫抖著的少年,冷汗滑落額角「你怎麼了?被惡魔傷到了嗎?」

頭好痛……視線好模糊……

聽不到聲音……

一片火海,還有四處逃竄的人,身上穿的是少年最熟悉的服飾。每一個人臉上充斥著驚慌和恐懼,而眼前的人也在一陣金光閃過後全數倒地,所有人的衣服都染滿了鮮豔的血。

這是……是那天發生的事情!

男人依舊是看不到面孔,但緩慢移動腳步到倒在地上卻沒死去的另一個人。

手上的武器舉高,嘴唇蠕動著神田卻什麼聲音也聽不到,但這場景卻讓他驚恐地放大黑瞳。

不要、快停下來!

血花唰地噴出,男人的身體倒下,看來已死。

父親───!!

畫面倏地消失,而頭痛欲裂的現象也逐漸減緩,神田慢慢的將佈滿冷汗的蒼白小臉抬起,雙眼尚未聚焦地望著一臉因擔心而皺緊眉頭的亞連。

「神田,你還好吧?」亞連溫柔地問道,扶住他瘦小的身子,深怕少年會隨即消逝在眼前,如一陣曇香。

「我沒事。」站起身,沙啞而低沉的聲音擠出。微踉蹌了下才站穩腳步,讓銀髮少年再度緊張他的身體狀況。

「有Innocence嗎?」望向往自己靠過來的亞連,他淡淡的問道。

「沒有……神田你真的沒事吧?」

「死不了人的。」收刀,將額頭滴下的冷汗隨血跡抹下,神田皺緊眉頭。

剛才的場景,我完全沒有記憶,到底為什麼?

自己的過去,完全無從知曉……好害怕。

「我們回去吧。」強裝出一絲鎮定,神田無視亞連關懷的眼神,現在的他,只想好好休息。

兩人相伴離去,留下遍佈屍臭的街道,但各有心事的兩人卻沒察覺傾頹的高樓上站著兩道人影。

「吶──帝帝,」少女用南瓜傘敲敲肩頭,帶著一絲狡詐的微笑,回頭看著捲髮男子「是那人沒錯吧?」

「嗯,不過……真沒想到他身邊還有另一個驅魔師。」皺眉苦笑「還以為事情會很好辦呢,現在的情況變的有點麻煩了。」

「別擔心,我會幫你的。」少女望著遠去的背影,金色雙瞳閃著興奮的光彩「所以我才來啊……嘻嘻!」

「知道了知道了,」無奈的攤攤手,看著被伯爵寵壞的蘿特「耍老千少年A就讓給你吧。」

「哇!帝帝你最棒了!」

「是是是……」帶上黑帽,帝奇轉身離去,嘴角的微笑幅度愈增「反正我的目標─────」黑白格紋的撲克牌被他一個動作拋向空中,輕鬆地乘著西風離去,牌上的人像若隱若現。

「────是那個神田 優。」


回到旅館的神田,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默默的完成清理的工作然後就躺回床上再也沒開口,任亞連叫他問他也沒半點回應。

「神田,吃飯了喔。」輕聲的喚道,亞連很擔心從下午就沒動靜的黑髮少年,所以犧牲自己的腹欲將兩人的晚餐端回房裡,他也細心地要求廚房替少年煮了份蕎麥麵。

少年依然在床上毫無動靜的躺著,閉起雙眼,宛若童話故事中長眠深森的睡美人一般,似乎沒有王子的一吻,他將會永遠沉睡下去。

亞連見這情況,斂起瞳一聲短嘆,他往床邊移動過去,欲叫醒沉睡中的少年────即便他並不是他心愛的王子。

「神田、神田。」看著少年沉靜安祥的睡容,亞連實在不忍叫醒他。

視線不自覺地飄到神田的嘴唇,亞連稍稍地紅了臉。看著毫無防備的神田,柔軟的嘴唇就這樣暴露在他面前,一股火熱的慾望突然侵占自己的理智。

親一下……只是一下下,應該沒關係吧?

當這個想法一迸現在腦海,待回過神來,亞連發現自己已經壓低臉龐,吻上少年的嘴唇,軟棉棉、甜蜜蜜的,彷彿亞連小時候吃過的棉花糖一樣,覺得好幸福好幸福。神田帶點體香的薄弱氣息暖暖地、緩緩地拂到自己臉上,使自己的劉海微微飄著,而自己也沉醉在這樣的氣味中。

下意識地,他緩緩的將舌伸進神田嘴裡,舔嗜起他潔白的貝齒,捲繞起少年小巧而不靈活的舌,他彷彿能聽到交纏的舌激起的水聲。

「唔……」一聲小小的呻吟,神田似乎感到不適,逐漸醒了過來,一睜開墨色雙瞳,就嚇的縮放瞳孔,一雙手不知哪來的氣力將眼前還沉浸在幸福中的亞連打飛。

「你……你在幹什麼?!」神田一臉不可思議的將背靠上床頭,摸著自己被亞連技巧純熟的吻技給弄艷的櫻唇,看著坐在地板毫無聲音的銀髮少年,他的劉海緊蓋著銀灰眸子,既不移動也不欲回話。

「為什麼……」亞連在一陣不長不短的沉默過後開口,聲音低沉而了無生氣「我就不行嗎?難道我比不上拉比?」

「什麼……?」神田微愣,思維尚因亞連突如其來的話而無法接通。

「神田……神田你眼裡總是只看著前方,只看著拉比,」亞連站起身,銀灰色的雙眼看似盛滿悲慟似地把心中藏匿已久的話一吐而出「為什麼我只能默默地看著你和拉比有說有笑的背影,然後傻傻地盼望哪一天,即便一秒也好,你願意回過頭看看我,給我一點微笑。」

「我……我也很喜歡神田你啊!」拍著自己的胸,亞連對神田大吼著「我喜歡你的心情絕對不會輸給拉比,為什麼你不選擇我呢?!」

「亞連……」神田打亞連入團第一次開口叫了他的名字,用一種驚訝而帶點歉疚的口氣「對不起,我……我愛的人還是拉比。」低垂下眼簾,黑髮垂落臉頰旁,撇過頭便成了掩遮事實最好的簾幕,因為神田不敢去看亞連痛苦的眼神。

安靜的時光流逝一段,沒有神田預料中的哭泣或咆哮,回應自己的是少年溫暖而寬大的肩頭與胸口,神田驚訝地抬起精緻的臉蛋,迎面的是少年溫柔的微笑。

「沒關係的……我早就知道了。」拉比……才是那個擁有資格站在神田身旁的人。

「但是……只要一下子就好,可不可以讓我抱你一下呢?」

神田的雙眼斂起,什麼話也沒說,面無表情的用潔白雙手圈住亞連比自己細瘦卻更富有安全感的身體,黑髮一絲絲灑落在亞連的肩上,黑白交錯的構成了一幅動人的畫。

他可以感覺到少年的溫暖,真的。一種真心的愛、從心中湧出的溫柔,自己擁抱拉比的時候,他也有這種感覺嗎?但亞連現在一定覺得自己擁抱的只是一尊會動的人型娃娃吧,自己也搞不太懂自己現在的心情。

閉緊的雙眼,黑暗中什麼也摸不著看不見,思緒更加混亂了。

他不懂,他真的不懂。

自己空有張如玩偶精緻的面孔,冷酷又任性、毒舌又惹人厭,幾乎算全教團最討厭的人了,為什麼拉比和亞連會愛上這樣的自己,他實在搞不懂。

────宛若一朵孤傲的黑薔薇,愈想碰觸,就得有能耐去忍受刺殺之痛

「神田大人、沃克大人!」房門外傳來探索隊員的大叫,神田感覺到亞連溫暖的身子離開了自己,他緩慢的睜眼。

「謝謝你……神田。」亞連對他微微一笑,轉身要去開門,而神田則默默起身,整理起自己的儀容。

神田望著亞連的微笑,登時無法言語。雖然和平常的微笑一模一樣,可他總覺得那笑中參雜了些別的情感元素,是他無法去了解的。

「大事不好了!」亞連才剛把門打開,探索隊員就緊張地報告「龐貝城那兒出現了好大一群的惡魔啊!」

神田一聽愣住,隨即從剛才的迷惘轉換成冷酷,提起六幻就往外走,臉上的表情令人畏而生敬,而門邊的亞連見狀也急忙和探索隊員跟在神田身後離開,前往傳說中的古城遺跡。

路上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只有奔馳的風和衣物啪啪作響的樂,空中的弦月今日竟染成血紅,在黑暗中散發著詭異,更替沉默的遺跡添了一絲異常。


停下腳步,眼前便是沉寂的龐貝城,沒看到惡魔也就算了,連夜半的輝煌流言也無處見,這讓神田起了疑心。

「沒有惡魔啊。」亞連說道,搔搔臉頰「也沒有科穆伊先生說的晚上的怪事嘛!」

「當然沒有囉,」調皮的聲音突然在兩人背後探索隊員的斗篷下傳出「因為這完全是個騙局嘛!」

還沒理清頭緒,身邊的景色忽然開始扭曲分離,硬要形容,就像麵糊一樣地扭曲糾纏成一團,然後又像被打碎的玻璃窗塊塊碎裂分開,身邊隨即又出現許多方格匯聚,逐漸成了另一個新空間,看的亞連和神田眼花撩亂。

那人脫下探索隊員的斗篷,出現了一個令他們意想不到的人物。

「你是……」亞連冒出冷汗,眉頭揪了起來,咬牙切齒的道「蘿特‧賈梅托。」

「沒錯,原來你還記得我啊!」紫髮少女開心的笑著「好久不見啦,亞連。」

「你……」亞連發動左手,正想來個先發制人時,一旁的神田又跪倒於地,緊抱著頭,全身不止地顫抖著。

少女身後出現另一個人影,一個身著墨黑西裝的男子,衣服幾乎快跟黝黑膚色混雜在一起,不仔細看還以為他會消失在暗夜中。

「神田!」亞連急忙扶住少年,看著他嘴裡逐漸擠出的零星呻吟,他看了好心疼。

和早上一樣……好像更嚴重了。亞連心想。不行,神田現在這樣……眼前又有兩個諾亞。咬牙。我該怎麼辦……

「初次見面你好,」帝奇微笑,望著眼前的亞連「我的名字叫做帝奇‧米克。」

「又一個諾亞是吧?」

「是的。」優雅地伸出戴著白手套的手,修長的手指指著似乎快暈倒的神田「可以請你,把那位少年交給我嗎?」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4-4f1e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