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忘了(拉神+帝神)(下)

快要崩潰了
快要粉碎了
想補起失落的那一角
卻又失去了另一角
時間走的太快,記憶流失的太趕
只能靜靜地,等待被吞噬


─────這是無濟於事的逃脫。




【D‧Gray-Man衍生小說】忘了(下)(RK+TK)


帝奇一向喜愛美好的事物,算是他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冬日的暖陽、片斷的雪花、發黃的舊書、玻璃罐中五彩繽紛的糖果球,這些簡單的小東西,卻總能夠讓他發覺如此美好。

所以當他看到玻璃窗內的神田,他突然想要把他占為己有。

帝奇並不是第一次遇到他,這次經過這裡也只不過是個巧合,但是正所謂驚鴻一瞥,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他捧著那杯溫熱的咖啡,默默地看著咖啡中的倒影,就像他彷彿重生後醒來的那時候,他看著這張已經熟悉的臉龐,但卻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搖了搖頭,黑髮披散肩,他告訴自己別想那麼多,然後便輕輟了一口咖啡。

他放下杯子,心裡想著還滿好喝的同時,卻又想到別的事,眼神馬上黯淡下來,展現出一種憂鬱。

「等到明天……我一定也會忘記的吧,不管是這杯咖啡的味道,還是和拉比一起出來的事情……」既然還是會忘記,那乾脆當初就不要接觸,想到會忘記拉比的事,他就會忍不住陷入愁思。

帝奇就是看到這樣的神田,才會停下腳步。和戰場上叱吒風雲的他不同,現在的神田看起來就像脆弱而且需要人呵護的孩子,眼中乘著的憂愁,讓他更增添了這種感覺,這樣子的神田是帝奇從未接觸過的,讓他感到好奇又新鮮。

打從一開始見到他的時候,帝奇就已曾讚嘆過他的風華絕代,身為一個少年,竟能擁有如此攝人心魂的容貌和氣質,卻又不失他該有的英氣煥發,不過那時的神田太狂傲太高貴,像是不容許他人觸碰的貓,使得他興趣缺缺。不過現在可不同了,剛才的那個眼神,把他的氣質與容貌襯托更加出色,像是揉合了大師的心與力才刻畫出如此絕美的景象,美好的讓帝奇想把他納入掌心,成為他的物品。

想到這,他便微笑著推開咖啡廳的門,筆直地走向望著窗外發呆的少年。

「午安,親愛的小黑貓。」一屁股坐下,帝奇紳士地向他問好,而他則茫然地望著他,毫無危機感或是防備,讓帝奇疑惑。

「那個……我們認識嗎?」帝奇的表現就和第一次聽到這個問題的拉比等人一樣,除了吃驚還是吃驚「你也是教團的人嗎,不好意思我好像從沒見過你。」

就算見過也記不得吧。他暗自吐槽自己。

「嗯……」點起菸,帝奇金色的眼睛裡閃爍著興奮的光彩,對眼前的狀況起了興趣「算是認識吧,不過我不是教團那裡的人。」

「那以前的我為什麼會認識你?」

「這個嘛……」唔,說是敵人待會貓咪恐怕就被嚇跑了「我是書人的朋友,就是拉比的朋友啦!」那個書人應該是叫做拉比沒錯吧。他汗顏。

「喔,原來你是拉比的朋友啊。」聽到是拉比的朋友,他便展現出淡淡的微笑,毫不懷疑的相信了,也讓帝奇有點傻眼「對不起,我忘了好多好多事情,所以可以請你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叫我帝奇就好,」發現他這麼好騙,便開始逐步設下陷阱將他想辦法帶走,帝奇微笑著說「優一個人來嗎……我以前都這樣叫你喔!」看到他的眼神他趕忙補充。

「不是,我跟拉比一起來的,不過他去買東西了,叫我在這裡等他。」還有個驅魔師啊……真麻煩。抽了口煙帝奇想著下一個計畫。正面起衝突會很麻煩的……乾脆趁他還沒回來趕快把人帶走。

「那我帶你去找拉比吧,我看你好像等很久了吧?」咖啡都快見底了。

「可是拉比叫我在這裡等他,不可以亂跑。」皺眉,他明顯的在抗拒。

「唉呀,我可是拉比的朋友欸。」謊話講的非常沒有罪惡感的大叔把菸熄掉,站起身,拉起他的手往外走「別這麼不信任我嘛!」

他沉默,不知道該回應什麼,也因為沒有辦法反駁,只好乖乖的給帝奇拉著走。

「優,你會不會忘記拉比呢?」

「……我不知道,也許會,也許不會。」他有意無意的逃避帝奇的眼光,畢竟這是現在他最害怕的問題,他不想忘,但是時間的阻力似乎更大。

「忘了比較好吧。」聽到這句話他倏地抬頭,瞳孔裡只剩下帝奇逼近的笑臉,他開始感到害怕,說不定自己根本是傻傻的被騙了「因為以後再也不會見到他啦!」


「阿優?」掃過咖啡店的所有位置,抱著紙袋的紅髮少年吞了口口水,走向櫃檯「不好意思,請問剛才在你們店裡那個黑色長髮的男孩子去哪了?」

「欸,他是男生?」服務小姐驚訝地回他「剛才有個男的把他帶走囉,好像他們認識吧。」

認識?男的?拉比突然沒來由的感到心慌,脈搏跳動的速度增快。不可能的……阿優他,現在應該除了我誰都不認得了。

「請問,那男的什麼樣子?」

「唔……滿高的,頭髮捲捲的,穿著正式的西裝,對了,他的眼睛很特別喔,是金色的。」

金色的……眼睛。拉比瞪大眼,手中的袋子碰的掉到地上,香料灑滿一地,但他毫不在意的便往店外衝,留下服務小姐咒罵的聲音。

金色的眼睛,那不是……諾亞一族的特徵嗎?!

他跑到廣場中央,四處搜尋著黑色長髮的背影,他大吼著,廣場的人全注視著他,但仍然沒有見到他要找的少年,他著急的大叫,四處詢問,但全然沒有著落,少年就這樣失去了蹤影,任憑拉比找了一整個下午甚至到晚上都沒見到他。

「可惡……去你的。」他靠著牆坐倒在地,難得罵了句髒話,十指插入紅色的髮中「一定是帝奇,他把阿優帶走了……」他站起身,半天沒進食使他腳步略為不穩,但那不構成阻礙他尋找神田的決心。

只是任憑拉比在怎麼找,也找不著他的。


依稀記得還有人會對我微笑,可是不是眼前這個人。

夢裡的聲音……是那個人才是,我應該記得他才對的。

為什麼忘記了?


其實他並不喜歡醒著,但是也不喜歡沉眠。醒著只會見到因為自己而傷心的人們的臉,又要面對逐漸陌生的世界,但是睡了又只有那個漂亮卻像監獄的草原,聽著風聲傳來夾帶著從草原彼端送來的、某個人熟稔的聲音,然後在醒來後尋找著聲音的擁有者。

「醒了?」在他坐起身後,才發現自己剛躺在一張很大的床上,他愣愣地看著天花板,然後環視著整間房間,最後定睛在進來的那個人身上。

「帝奇……?」他不太確定的問著,也很訝異自己還記得這男人的名字,畢竟他總是一覺起來便會忘記太多太多「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

「這裡是我住的地方,」他坐到床邊,微笑看著他「以後你也住這裡喔,和我一起!」

「和你一起……可是我好像忘了誰……」他扯著身上的白色圍巾,那是拉比離開咖啡店前留給他保暖用的「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不該忘記的……」

「不重要,」帝奇邪魅地微笑,扯下他的圍巾丟往地上,伸出手臂將他攬入懷中,摸著他柔順的長髮,像是在對待一隻寵物貓一樣「過去的事情就讓他忘記吧,現在你只需要記得我就好了。」

「嗯……」他含糊地應聲,但是眼淚卻不自覺地滾下臉頰,為什麼呢?他也不知道。

他一定忘記了,很重要的事情,重要到足以讓他心痛。


呼喚我的聲音,一天一天的靠近,從草原的另一端向他靠近。

但我總在那聲音的主人到達前便驚醒,然後發現被子濕漉漉的。

原來我哭了,夢裡的我也如此嗎?


「……帝奇。」他睜開眼睛,輕輕的喊著那人的名字,雖然那終究只是暫時的,因為每天每天他睡了就會遺忘了,隔天帝奇便會很有耐心地再告訴他一次他的名字。

「怎麼了?」他放下書本,傾身向前,看著面無表情的他「又作夢了嗎?」

「聲音……那個呼喚我的聲音越來越靠近了。」他空洞的看著自己的手「可是我總是見不到他……我有個感覺,帝奇,他一定是我很重要的人,而且他在找我。」

「你想太多了,」他捧起他的臉頰,一樣的微笑,在他記憶裡,帝奇永遠都這樣笑著「那只不過是個夢。難道我對你不好嗎?」

「……沒有。」只是……他知道帝奇不是那個人,不是那個應該抱著他、吻著他,留下誓言給他的那個人。

「那不就好了。」然後他粉色的唇被帝奇吻住,沒有第二次辯駁的機會。

帝奇總是這樣,總是想逃避他的問題,總是隱瞞著什麼,每次談起這件事,他總是這樣敷衍自己,用別的方式來堵住自己的嘴。

縱然帝奇對他很好,可他並不快樂。他依舊會沉默地望著天空,像是在期盼什麼降臨一樣,又像是在努力回憶著什麼一樣,然後又會流淚,甚至比以往更兇。

帝奇知道神田根本沒辦法走下去了,他的記憶就像是殘破不堪的記憶體,容量早已不足,甚至完全敗壞了,他的眼神從憂愁變的越來越空洞,甚至不說話了,他知道神田不快樂,不僅僅是因為自己自私的把他軟禁在這兒,更重要的原因是失去了拉比。

神田的記憶裡已經沒有拉比這人了,但是他的夢一直一直的在告訴他,有個人在等他,有個人在追他,有個人在找尋著他,所以他也一直在等,等那個人找到他,即使他已經忘了那人也好。

「優,」他每天每天還是會這樣溫柔的喚他的名字,撫弄他的頭髮,即使他已很久很久沒有回應了「我帶你……回去吧,去找你一直在等的那個人?」


我曾經問他,如果我忘了他的話,他還願意這樣保護我、擁抱我、愛著我嗎?

我不記得他的答案了,不過我還記得……

他擁抱我的觸感,溫暖的像是太陽。


「阿優?!」拉比望著憑空出現的帝奇,還帶著他日夜所思的人,他不禁驚呼「你回來了……太好了。」

「帝奇說˙˙˙˙你就是我在等的人,」看著拉比那張對他可說是毫無印象的臉「在夢裡……有人一直一直在呼喚我。」

「書人小子,」帝奇把煙蒂踩熄,出聲打斷兩人的相逢,臉上帶著失落的微笑「優……還是在你那比較快樂,不過他已經忘了你了喔,而且每天每天這樣子的痛苦還要輪迴再輪迴,記憶然後遺忘記憶然後遺忘。」

「無所謂。」拉比抱著他,眼角掛著淚嘴角卻有迷人的微笑「我答應過他的。」


「就算他忘了我,我還是會和以往一樣,保護他、擁抱他、而且永遠愛他的。」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40-d37211c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