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騎士精神(拉神/偽神娜)

【驅魔】騎士精神(拉神/偽神娜)

她拯救了他,從地獄到天堂。

因此他奉上他的忠誠,一輩子的,守在她身旁。


他是神田 優,大陸第一劍士,聖布萊克教皇國殿前薔薇騎士團團長,還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14歲就打敗各家好手,登上這個值得令人驕傲的位置。

身為一名劍士,神田有他的驕傲,那氣勢彷彿就是從骨子裡發出來的,很難想像有誰能夠讓這樣一匹孤傲的狼低頭服從,更別論他已獲得全大陸最強劍士的稱號和最強騎士團團長的地位。

「神田他啊,」同為騎士團成員的亞連˙沃克笑著說,孩子氣的臉上,銀灰雙瞳都瞇了起來「是很驕傲沒錯,目中無人、說話惡毒、要求完美、嚴格的像鬼一樣,可是啊,不是我在說,他的的確確是個強者,而這樣的神田只有那個人才有資格命令他……」


「公主殿下。」冷清的音色不大不小地擴散,花園很大,但他知道那人也不會跑很遠,也許就在某叢白玫瑰後面也說不定。

沒有回應,只有風吹過葉子的沙沙聲,溫暖的風中帶點水氣,他想是否夏天又要提早到來了,然後甩甩頭,移動起自己的腳步,胸前的銀製徽章耀眼的讓人無法忽視。

「我想捉迷藏並不是我的工作內容,殿下。」撥開茶花叢,他面無表情的向裡面吐著舌頭裝傻的少女說道,心中暗想今天是山茶花啊。

「神田,總是這麼認真會過勞死喔。」拍拍繁重的裙擺,無視神田嘴角的抽筋,少女保持優雅的微笑站起,身為一國的公主,氣質是與生具來的。

她是利娜莉˙李,聖布萊克教皇國唯一的公主,也是亞連口中那唯一一個可以命令神田的人,雖然身為公主,但她從不擺架子,也從不存有任何偏見,這也是她深受眾多國民喜愛的原因。

也是這個原因,神田今天才會站在這裡,而不是戰場上支離破碎的一具屍體。

「殿下,這個時間你應該在……」

「叫我利娜莉,跟你講過很多次了啦神田!我也知道現在這個時間我該上禮儀課了。」

「……您是公主殿下,而我只不過是一名騎士團的團長罷了。」墨瞳低垂,注視著地板,故意地逃避這個話題。

「這是命令。」利娜莉理直氣壯的講,神田面有難色,幸虧有另一個人出現,剛好替神田解圍。

「阿優,找到公主殿下了嗎?」撥開花叢,火焰般的髮色在一叢綠葉中特別明顯,慵懶的優雅微笑,同神田同樣款式的銀徽別在胸前,可見此人也是騎士團成員「啊啊,我親愛的公主殿下,您的禮儀老師已經久候多時,我想您再不過去,恐怕連國王殿下都要親自出來找人囉!」

「好啦好啦……人家最討厭禮儀課了。」拎起裙子,無奈的抱怨,轉頭對兩人道個再見後小跑步離去,留下山茶花叢中的兩個少年。

「你不覺得我們已經從公主殿下的專屬保衛團隊變成捉迷藏大隊了嗎,阿優。」他們可是全大陸最繁盛的國家裡面最優秀的精英欸,竟然得負起尋找落跑公主的責任,真不知道騎士團是不是該改叫保母團了。

「拉比,我寧願如此,也不願見到她身陷危機。」神田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抬頭望起蒼穹,又低下頭,眼神飄忽到別的地方。陽光閃著那耀眼的銀色團徽。

站在神田身旁這個看起來輕佻的紅髮少年,不說大概沒人會相信,他是僅次於神田的騎士團第二把交椅,殿前薔薇騎士團的副團長、拉比。

跟神田的莊重、嚴肅比起來,這位副團長顯然是來的平易近人許多,溫柔又開朗的個性,使他不論跟哪種人在一起都很吃的開,雖然行為舉止一副風流的樣子,但是事實上只專情於他唯一的上司,身旁站著那位制服整整齊齊的黑髮少年。

「你還是一樣,對公主殿下那麼忠心。」搔搔頭,陽光的笑容展現。

「如果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我。」也不會遇見你。

「對我來說也是啊,」拉比順著神田的視線望過去,一叢一叢的玫瑰,被皇家園丁照顧地非常健康,再加上魔法籠罩下的助力,更是顯得她的嬌豔欲滴「要不是利娜莉她,恐怕我早就死在那個無情的戰場上了。」

神田和拉比都是利娜莉救回來的人,這位公主有著世上最慈悲的心腸。他們倆有著不同的過去,但共通點便是、差點死於非命的他們,被恰巧經過的公主給救了。

她什麼都沒問,就這樣傻呼呼地把人救起來。

神田來自遙遠的國度,在那個國家,曾經是為了生存而供人指使沒有自由的暗部殺手,利娜莉救了想逃走而差點死去的他。

『要來我的國家嗎?』那時候還是個14歲少年的他,包著滿身繃帶,愣愣地看著眼前笑的開心的小少女,那年她也不過12歲,該說是太善良還是太幼稚,竟然救了一個像他這樣的危險人物。

而他答應了,因為他看到了光。

「公主殿下……是我活下來的唯一理由,」神田手撫上腰間的六幻,那把他從不離身的鋒利愛刀「只要是為了她、就算要我付出性命也在所不辭。」

望著神田眼裡閃爍的光彩,拉比知道那是屬於他的驕傲,而他則微笑,開口。

「不只是你,阿優。」單隻綠瞳望著神田秀氣的面孔,笑的很溫柔「我是、亞連是、騎士團的大夥們都是,大家都是為了公主殿下才存在的,不是嗎?」

「……殿前薔薇騎士團嗎?」神田撫摸上胸前那塊雕工精細的徽章,上頭是一朵長了荊棘的薔薇纏繞著一副十字架,表情彷彿是禱告般一樣尊敬崇拜「獻上我的忠誠,為我最至高無上的公主殿下……」

「效忠公主殿下至死不渝。」神田的最後一句話尚未落下,紅髮的騎士便執起神田戴著黑皮手套的手,對著神田恭敬地說道,單膝跪下,直直地望進神田的眼裡,程序一個不漏猶如他們宣示效忠公主的那一天,神聖而不容質疑的忠心。

神田詫異的抬起眉頭,正想開口問他又想搞什麼把戲的時候,拉比緩慢的、鄭重的在神田的手背上輕輕落下一吻,望著神田的臉上有著無法形容的表情,柔情似水似風,拂過他的心頭,帶動了那一點一點漣漪,難以被撼動的心防當初也是這樣,被這樣的他所瓦解的。
  
那種溫暖,像陽光一樣充斥著心房,捨不得離開的依賴,這就是他待在拉比身邊的理由,無論何時,他總是那個樣子,表現出恰到好處的情感,讓神田感到愉快自由無束縛,畢竟,誰也不能拘束著他。

他們從沒想像,也不敢想像,若是少了對方,他們的生命要怎麼延續,他們的生活會如何走樣。

愛太深,讓他們捨不得,更讓他們難以自拔。

「阿優,也許你會覺得這番話太不實際太虛幻,但是在你面前,我的話永遠不假。」

拉比的音量不大,在風與樹共舞的早晨更顯的輕冷,但他臉上淺淺的微笑,令神田完全忽視的環境,現在他的世界裡,只有拉比,只有他而已。

「利娜莉之於你我,是一輩子誓言要效忠的公主殿下,即使為其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看到神田一臉的不理解,拉比輕笑出聲「但是我心裡還有另一個公主殿下,願意為其生為其死的。」

「阿優,你願意接受我,做你一輩子的騎士嗎?」

誓言也許很夢幻,但是我們都願意相信它。

神田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展現出一個專屬於他的亮麗笑容,開口。

「我才不需要你保護,我自己就夠強了。」

拉比露出微微的失落表情,一副求婚失敗的樣子,但是下一秒,神田又開口了。

「但我還是希望,你能永遠站在我身邊。」

瞪大眼,望著跪下來看著他的神田,他知道,這樣子的他只有他才有資格去擁有。

然後他們擁抱,像童話故事中,結局的王子與公主一樣。


────阿優。

────幹麻?

────我愛你,一輩子。

────……我也一樣。


【騎士精神:效忠主人,您的微笑是我的榮耀,陪在您身旁是我的驕傲。】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42-b7a1ee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