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HP】The Road Not Taken-02

【HP】The Road Not Taken(犬狼/詹泰)

Caution!本作配對含親世代犬狼&19年後孫世代詹泰(詹姆‧天狼星‧波特×泰迪‧雷木思‧路平),以及些微19年後孫世代思蠍(阿不思‧賽佛勒斯‧波特×天蠍‧馬份)。19年後狀況腦補有,反感者請訴點上一頁離去,謝謝。

┤02


自從泰迪在四年級的聖誕假期回波特家過節時聽到詹姆那套未來結婚宣言(『我總得把你先訂起來,否則你條件這麼好等我長大你早就跟別人跑了!』)後,他有整整三年沒讓自己的頭髮失控成檸檬綠,而看到自己父親的年輕版本正對著自己揮手這件事實讓整頭檸檬綠開始混雜了從沒見過的紫羅蘭色,看對面那些少年們的嫌惡表情,泰迪猜這兩個顏色大概不適合搭在一起。

「酷耶,這小子是個天生的變形師!」一把饒富趣味的聲音提到變形師三個字的瞬間,泰迪像突然被敲醒的瞌睡蟲,惱羞成怒地將髮色迅雷不及掩耳地換回金褐色──他十分討厭外人察覺自己的變形師身分,因為這會讓他有種自己彷彿是展示品的感覺。

「欸欸,再多變點給我看!」

泰迪皺起纖細的眉,轉頭正要告訴那個講話的人他並不是馬戲團的猴子,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個比大詹姆還高瘦的黑髮少年,而如果他的視力和記憶力都跟被書襲擊前一樣完美的話,那百分之百是他教父的教父、天狼星‧布萊克。

看著眼前那百般不可能的景像,泰迪那遺傳自他父親,足以讓他通過正氣師測驗的優秀頭腦馬上飛快地運轉起來,在腦中迅速地列出了十幾個足以達到如此驚人效果的惡作劇手法。

泰迪無視眼前的小團體疑惑又戒心重重地瞪著他,一手支著下巴,一手撐著腰間自顧自地繞起圈,嘴裡不斷低聲喃喃自語,對面的大詹姆看向黑髮的高挑男子,對方只是聳聳肩。

「變身水也不可能。」泰迪很難想像詹姆打哪去翻出天狼星‧布萊克年輕的毛髮,光想像就覺得可怕:「難不成是新的衛氏巫師法寶……」

「月、月影,這個人該不會,真、真的是個瘋子吧?」一直躲在三個少年背後的一個矮小身影緊張地絞著自己的手指,低聲問到站在他前方那位身材纖細的褐髮少年。

「嗯……我看不像。」雷木思(姑且先讓泰迪這麼定位)給了身後的小個子一個安心的微笑,然後無視另外兩位友人的警告向前邁進,走到正在兜圈子的泰迪面前,並暗中握住了長袍口袋裡的魔杖,空下來的手則偷偷地向後輕輝,無聲地制止了個性衝動的兩位黑髮友人。

「嗨。」雷木思突兀的聲音插入了泰迪的自我世界中,讓他忽然想起自己附近還有四個葛來分多學生這件事情,他尷尬地抬起頭,迎面而來的熟悉面孔瞬間讓泰迪的心臟興奮地抽了一大下,他眨眨他那對清澈的藍眼,抿了抿唇,輕聲地回答:「午安。」

看到這個行為奇怪的少年正常地回應他,雷木思心中鬆口氣,高漲的警戒瞬間低了一半,原本緊握著魔杖的那隻手也從口袋裡抽出,自然地向前伸,他對著泰迪露出一個溫和的微笑,後者愣了下,臉上的表情就彷彿有人突然灌了他一打奶油啤酒一樣,顫抖著伸出手,緊緊地握住褐髮少年的,一直到他們動作結束仍遲遲都不肯放下(這讓後頭的帥氣黑髮少年氣炸了,像狗一樣從喉嚨低聲地發出警告的嘶吼)。

意識到自己的無禮,泰迪急忙丟了句抱歉,鬆開對方的手,但仍直直地望著那張只有在照片上看過的面孔。

泰迪可以感覺到自己握著的這隻手上有許多細小的疤痕,這讓他心底有些苦澀。

「嗯,我的朋友天狼星,」褐髮少年用眼角責備性地瞄了氣鼓鼓的黑髮高個,對泰迪解釋道:「剛才對你有些不禮貌,真的很抱歉,他不是有意要冒犯你。」

「沒關係。」硬是壓下心中想要鋪上去抱住對面那少年的衝動,泰迪勾出一個淺淺的微笑回答。

這個笑容產生的效果可能完全超乎他的預期──眼前的少年鬆了口氣沒錯,但他身後的三個人卻不知爲何全目瞪口呆地望著他,原本還在氣頭上的天狼星(姑且不論那個天狼星是不是他教父的教父)甚至瞬間閉緊了嘴,臉上甚至浮上了可疑的淺淺紅暈,這些細微的觀察可逃不過未來正氣師的泰迪眼皮底。

「那麼,這位同學…」

「泰迪,」腦海中的那個聲音高聲尖叫著,衝動使他忽視了理智叫囂著眼前的一切不過是假象,泰迪很快地對雷木思吐出自己的名字:「你可以叫我泰迪。」

隱藏著他少見的興奮心情和期待,變形師看見眼前的少年微笑,唇瓣在張合間吐出他這17年來一直不敢奢望的夢想。

「泰迪。」

溫潤的嗓音鑽入耳中的那刻,泰迪的腦海就好像被投入小石子的湖水一樣,慢慢地起了漣漪,嬰兒時期被深埋在記憶最深處,理應毫無印象的那個聲線彷彿被雷木思的聲音呼喚、拉扯出來,一瞬間他以為自己從來就不是個沒有父親陪伴的孤兒。

「泰迪,你還好嗎?」

回過神來,泰迪才發現自己沉浸在他深陳的思緒裡發愣了很久,久到足以讓雷木思露出疑惑的關心神情,也足以讓後面的三個少年再度懷疑他的精神狀況有問題。

「喔,嗯。」泰迪一臉尷尬地看著比他低半顆頭的雷木思,下意識地做出他不自在時的習慣動作(用食指搔他的臉頰),完全沒注意到後面那三個少年又咬起耳朵:「抱歉,不是有意的。」

高緯度的夜晚總是來的特別快,當泰迪用眼角餘光發現湖水的顏色由黑藍染成吸收夕日光輝的橘紅時,秋天的霜氣已經向小樹精一樣攀上他的身體,讓他不禁打了個哆嗦,很顯然地,這四位少年也和他一樣,開始對待在室外吹夜晚冷風這件事感到愚蠢,開始考慮返回他們溫暖又舒適的葛來分多塔。

「梅林啊,都這個時間了。」雷木思的眼神一樣落到了湖的對岸──最後一抹殘餘的太陽像掙扎著不肯熄滅的火燄,帶著頻死鳳凰的豔紅色──他拉了拉身上那件斗篷,好遮掩即將增強的寒氣,站在後頭的黑髮少年小跑步上前,一臉著急地用魔杖變出一條光看配色就覺得無比溫暖的葛來分多圍巾。

「看吧,早跟你說過了月影。」天狼星(好吧,姑且讓他這樣稱呼)微皺著眉,像個老媽子一樣一邊碎嘴,一邊不顧雷木思輕微的抗議把那條暖烘烘的圍巾纏上褐髮少年的脖子,甚至細心地替他整理成符合形象的乾淨整齊,直到滿意了才放開雷木思,補上一句:「秋天的天氣是最容易讓人感冒的,我可不想在醫院廂房和你一起過活米村假期啊!」

泰迪默默地看著最後的光亮消失在水平線上,遠處的城堡已經點起了火把,庭院裡的學生也嘻鬧著魚貫回到城堡,他舉起手腕端詳著現在的時刻,手錶裡的圖案在泰迪注視時瞬間變成金沙組合的「七點:變形學報告」,下一秒又瞬間變回普通的指針顯示現在是五點快半

差不多是時候該吃晚飯了,也差不多是時候擺脫這個無聊的惡作劇了。泰迪懊惱著自己浪費了這麼多時間,他大可利用這個空白的兩小時把那篇變身水報告完成──雖然身為變形師的他大概這輩子都不會用到那種,他教父和榮恩叔叔所極度排斥的噁心藥水。

「好帥的錶,哪買的?」一張英俊的臉蛋冷不防插到他的身旁,這幾乎泰迪僵硬了一會──近距離的與陌生人接觸總是讓他很不自在──視線稍微往左移動他可以看見天狼星正興味盎然地打量他的那隻魔法錶,泰迪不動聲色地往右邊小移了半步。

「我教父送的。」你教子送的。泰迪半開玩笑地在心中補了一句。

天狼星吹了聲口哨,似乎對這隻錶的評價不低:「你教父可對你真好,我看過類似的這種錶,不便宜呢!只可惜這隻似乎有些故障囉。」

泰迪挑眉端詳著天狼星對他露出有些倜儻的笑容,他大約可以理解為什麼當年霍格華茲的女孩們把他當偶像一樣膜拜,他無法否認眼前這個高挑勻稱的大男孩舉手投足都有著無法掩飾的魅力,但身為天狼星的遠房親戚,恐怕這種賀洛蒙對泰迪一點用處都沒有,更讓他在意的是:「這錶很好,它沒壞。」

「可是這兒……」天狼星伸出手,摸上冰冷的錶面玻璃,指著藍色玫瑰旁邊小小的一行銀色羅馬數字:「年份寫了2015耶,你的時間整整快了38年。」

泰迪瞬間打了一個寒顫,再度僵直了身子,腦筋靈活的他很快地計算出2015減去38的答案,一個荒謬至極的想法在他腦子那塊非理智的區域蹦了出來。

但……那不可能,三十八年的時光。

那個足足比他高了一顆頭的英俊少年正滿臉不在乎地走回雷木思那裡,大聲與他爭論著要不要丟下泰迪直接回城堡,想當然爾,善良的雷木思是不可能答應的,而僅僅一句「安靜」就讓天狼星乖乖地閉上嘴。

趁著沒人注意他的這一刻,泰迪敏捷、小心翼翼地掏出藏在毛衣與制服間的金屬器具,匆忙瞥了一眼,那瞬間他的臉色馬上失去血色,眼神暗沉下來──時光器的玻璃一半碎裂、沙漏裡頭的沙卡在中央的隙縫,半空飄浮著形成一個詭異的畫面,像是被石化一樣。

「對不起,」泰迪禮貌地開口,四個少年全轉過頭看著他,而兩個黑髮的少年似乎很不耐煩,只是因為雷木思的關係才沒發作:「我可以問一下今天是幾號嗎?」

「十一月八號。」

日期沒錯,泰迪帶著最樂觀的希望開口:「那年份呢?」

在矮小少年巨大的肚子吼叫聲間,天狼星雙手插在長褲口袋裡,厭煩地開口:「西元1977年,你滿意了嗎?」

「Shit!」

下一秒泰迪絕望的心情馬上讓頭頂的褐色變成水泥般厚重的深灰色,替他換得了天狼星和詹姆──現在他可知道這兩個是貨真價實的天狼星和詹姆了──讚賞的鼓掌聲。

***

詹姆用隱形斗篷和魁地奇選手的身手僥倖躲過了那位氣到眼珠彷彿要掉出來的圖書管理員(雖然他知道他應該是躲不過勞動服務和扣分的命運),平常只用來籌思惡作劇計畫的小腦袋唯一塞滿的情緒就是目睹泰迪消失的慌張,還有那份從來沒在過去現身過的罪惡感。

氣喘吁吁地一路從圖書館衝往校長室的所在地,沿途至少撞倒了三個人,詹姆甚至懷疑自己有絆到那位矮小的符咒學教授,讓他成為第四個受害者,他那原本就狂野的波特家正字鳥窩頭現在被汗水黏在紅潤的臉頰和額頭邊緣,被他豪邁地撥開。

當好不容易越過皮皮鬼這個大障礙(他瘋狂地想辦法把一些死小鳥丟到他頭上)之後詹姆終於看到哈利曾跟他說過的石像鬼出現在視線範圍,他才想起自己壓根不知道進校長室的密語。

停下了疲累的雙腿,詹姆有些後悔自己不先去找父母的好友奈威‧隆巴頓,現在他只能胡亂地猜測打開這道門的密碼,他是有聽哈利說過鄧不利多教授還擔任校長期間,石像鬼的密碼一向都是一些他偏愛的甜食,但詹姆可以打包票,就算他把全世界的甜食名稱都朗誦一遍,石像鬼也不會移動半吋,因為現在霍格華茲的校長可是以嚴格著稱的麥米奈娃。

「嗯……虎斑貓?」在不甚確定的開口之後詹姆馬上覺得自己的猜測蠢到爆掉,而石像鬼也誠如他的意料,毫無動靜。

「變形學、霍格華茲、葛來分多、鄧不利多!」決心開始亂槍打鳥的詹姆對著石像隨意地喊著跟黑髮女校長有關的聯想,但接連幾個都沒有讓牠有所動作,詹姆著急地踱腳,憤怒地大吼大叫:「髮髻!」

一片安靜,除了詹姆漸漸漲紅的臉以外什麼都沒有動靜。

「喔你這爛石像、蠢石像,」詹姆惡狠狠地抽出魔杖:「你最好下一秒就給我讓開,要不然你就給我……」

「你現在是在幹什麼,波特先生?!」詹姆的『吃不完兜著走』都還沒來得及說完,一陣嚴厲的叱喝嚇的詹姆手上的魔杖差一點飛出去在天空畫出一道美麗的拋物線,他急忙轉身,繼任校長的麥教授推推她的眼鏡,怒氣沖沖地朝他這裡走過來,即使年歲已經逼近三位數,詹姆還是可以感覺到她的威嚴和魄力完全不輸他父母還在學時期的樣子。

這位嚴肅的黑髮老女巫先是責備地瞪了他一眼,然後對石像鬼開口說出詹姆打死都猜不出的密語:「薑汁蠑螈餅。」

「進來,波特。」麥教授抱著一疊文件踏上旋轉階梯,並命令詹姆也一同跟上,雖然語氣還是有些不滿,後者的焰氣一瞬間銳減,收起魔杖匆匆踏入雕像後方的空間。

校長室已經跟過去有很大的不同,雖然詹姆並不清楚鄧不利多還是校長時這個房間有多有趣,也沒看見哈利跟他說的那隻鳳凰,現在整間辦公室呈現非常的「米妮」(他私底下替麥教授取的綽號)──櫛比鱗次的書籍排放在樺木製的古老書架上、桌子上的文件和參考資料整齊地堆疊、羽毛筆和墨水與書本和羊皮紙皆保持安全的距離,唯一不變的是牆壁上依然掛著歷任男女校長的畫像。

「又是波特家的小鬼啊!」非尼呀‧耐吉懶洋洋地向下看著詹姆,哈利曾跟詹姆說過這傢伙是天狼星的家族長輩,但詹姆第一次發現他的領帶是銀綠相間之後他就直覺認為這個非非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很顯然的這位布萊克長輩對詹姆一樣沒什麼好感「各位要不要來猜猜這孩子又幹了什麼啊?我打賭這次大概又跟我們學院又關,是嗎?」

「呵呵,我想這次的被害者應該不是史萊哲林的人唷。」銀白色長髮的巫師笑瞇瞇地玩弄著他的長鬍子,有趣地凝視著詹姆:「我可從沒看過詹姆因為對史萊哲林的學生惡作劇而擔心的衝到校長室來,不管是他爺爺還是他都一樣。」

「好了,阿不思。」麥教授無奈地抬頭看著鄧不利多的畫像,並用眼角餘光瞥了非尼呀的畫像一眼,有技巧地讓兩個巫師停止每次詹姆進校長室都有的一次爭吵。

黑髮女巫揮了下魔杖,擺在角落圓桌上的一本書三兩下變成一張有著舒適座墊的扶手椅,她用眼神示意詹姆坐下,自己也坐回她的位子,並再次揮動魔杖,變出一壺冰涼的南瓜汁:「自己動手吧,波特。」

「米妮──我的意思是,麥教授。」看到對面的校長露出一臉『你敢再這樣叫我就把你變成神奇的彈跳小黑鴞』的兇樣,詹姆趕緊見風轉舵:「現在不是喝南瓜汁的時候!泰迪他消失了!」

麥教授又一次揮動魔杖,南瓜汁自動充滿一個金色高腳杯,飛到詹姆面前,她不解地皺眉:「消失是什麼意思,波特?」

詹姆在接過冰涼的杯子時才發覺自己是這麼口乾舌燥,他急急灌下一口南瓜汁,然後用手背抹去嘴角的飲料(『注意你的禮節,波特!』),旋及開口,像是憋不住心裡的話一樣:「抱歉,教授。我的意思是,泰迪他在我眼前活生生的消失身影!就在禁書區裏面!」

雖然麥教授的確想質問他這個一年級生有沒有經過師長簽許進入禁書區,但比起泰迪‧路平的失蹤,很顯然詹姆的犯規可以暫時性忽略:「他怎麼會消失的,你有看到嗎?」

黑髮的小男孩猶豫了半秒,然後露出早死早超生的壯烈神情,顫抖著唇緩緩將禁書區發生的事件鉅細靡遺地告訴麥教授,而從她越來越黑的臉色觀察,詹姆絕望地猜測他這次是要準備迎接半年勞動服務了。

詹姆說完最後一個字後緊張地望著麥教授抿緊的薄唇和瞇細的雙眼,戴著恐懼怯生生地開口:「教授,泰迪他……他應該回的來吧?可以吧?」

麥教授沒有如他預料中的暴怒,或者直接宣判他得和飛七那老爆竹勞動服務到搭上返家的霍格華茲特快車,她沉默了一會兒,整間校長室只傳來頂頭那些歷任校長畫像的耳語,這反而讓詹姆非常不自在。

詹姆覺得幾乎過了快一世紀,麥教授才終於有了動作──她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向壁爐,抓了一把綠色的呼嚕粉丟進溫暖的火堆中,翡翠綠的高聳火舌馬上取代剛才照亮校長室的艷紅,詹姆嘆口氣,他就知道麥教授一定會這樣做。

「波特家。」黑髮女屋彎下腰,用一種老人難以辦到的姿勢艱困地把頭湊入綠色火堆裡,向壁爐裡面那端講了一些話,然後很快地把頭伸出來,用一種可以說是冰冷的眼神瞪著詹姆,但他很反常的沒反駁只是咬著下唇乖乖坐著。

下一秒綠色的火舌竄的更高,一對男女從壁爐中走出來,順手用魔杖把長袍上的煤灰清除之後,一起把視線轉向坐在椅子上的詹姆。

「糗了。」詹姆喃喃自語到。

哈利跟金妮‧波特,正用一種他從來沒見過的憤怒眼神瞪視著他。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56-14f24e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