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灰階(三)


【驅魔】灰階(三)  漣漪(拉神)




※與原作相距甚大,原作愛好者慎入


「什麼……」冷汗滑過臉頰,直直地望著眼前笑的雲淡風清的男子,亞連心底產生的不單單是疑惑而含了碩大的震驚,但隨即轉為鎮定,於神田面前站起身,眉頭深鎖地開口。

「我拒絕,」他堅定地說道「我不能讓你們這些諾亞帶走神田。」

「我想也是。」壓低帽簷,帝奇開口「那麼,我們只好殺了你,再帶走那隻可愛的小貓囉!」

「我絕對……」左手瞬時變大,銀色的光如是宣布著手臂的身分─驅逐惡魔的聖潔「絕對不會讓你們帶走神田的!」

這是為了神田……也是為了拉比……

「蘿特,就交給你囉!」無視眼前少年的殺氣,帝奇輕聲地向少女交代,然後筆直地朝著神田前進「好好的玩一場吧。」

「嘿嘿,亞連你的對手是我喔。」蘿特坐到咧囉身上,輕盈的盪到空中,舔著手中甜到令人頭皮發麻的棒棒糖,口中的語氣也是甜到恐怖的令人顫抖,手指著天,一大群惡魔霎時現身「不可以妨礙帝帝!」

亞連為了避免神田受到波及而躍上空中,左手臂的利爪轉化成一把閃著光的槍砲,攻擊的眨眼間,少女的惡魔大軍就少了大半,但少女一個擺手,後援部隊又馬上不怕死的挺了出來。

「可惡!」亞連撥開掩遮視線的劉海,惡狠狠的幹掉數十隻惡魔,卻沒時間阻止帝奇的行動。

眼見帝奇泰然自若的往倒在地上蜷縮顫抖的神田移動優雅的腳步,亞連心中不自覺暗罵起自己的無能,也因這一時半刻的分心,亞連的背硬生生的挨了惡魔的重擊。

「噗啊──咳咳、」摔落的亞連噴出一口甜腥的血,左手的武器恢復正常,因為身子的劇烈疼痛而無法起身,上空的少女看了吃吃笑著。

「怎麼啦,亞連?」舔了舔棒棒糖,狡詐的金瞳頗富興味地望著少年「不是口口聲聲說要保護那隻小貓嗎,現在這樣……」

銀灰色的眼角艱難地瞥到了神田和帝奇的身影,亞連痛苦的皺起眉,雙手壓迫著地板,撐起搖搖欲墜的身子,站了起來,移動的腳步卻踉蹌地讓他跌了個四腳朝天。

「怎麼可能保護好他呢?」蘿特看著這樣的亞連,不禁大聲笑了出來,聲聲銳利刺激著亞連的耳膜,彷彿在嘲笑他無力保護心愛的人一樣。


噠噠的腳步聲輕輕響著,像有節奏的低敲著花窗玻璃,聲音逐漸傳到神田耳中。

好痛……頭好像快裂開似的。

吃力的睜開視線模糊的黑瞳,眼前能望見的只有詭異的空間還有踱步過來那諾亞的長腳。

「說起來我們好像也有十年不見了,」蹲下身,帝奇看著痛苦不已卻依然瞪視著他的神田「不過你恐怕不認得我了。」

「你在……說什麼。」擠出幾個字句,氣若游絲的神田覺得眼前似乎有好多個帝奇「我怎麼可能……認識你……這個諾亞。」聽了這番話的帝奇,微驚訝的挑眉。

忘記了……不對,比較像是……

胸口好燙……好像有把火在燒,是咒印……嗎?

帝奇倚著下巴,有點大惑不解地望著面前虛弱的少年。倏地,一陣血紅色的光芒出現在他眼前,機警的他隨即跳開,卻發現……

「Innocence嗎?不對,是……從他身上冒出來的?」

好燙、好痛苦。一向高傲的神田竟然無法忍受的從口中蹦出一聲聲慘叫,宛若撕裂人心一樣淒厲慘絶,他所忍受的痛苦恐怕是常人無法想像的。

「神田……」亞連一聽到神田痛苦的聲音,再度爬起身,腳步蹣跚地往他那兒走去,面前出現的惡魔卻再一次擋住亞連的去路。

帝奇回到神田身旁,看著倒在地上顫抖的少年,他無畏於那東方魔力的強大逕自扒開神田那件團服,讓白皙而光滑的胸膛暴露在冰冷的空氣中。

定神一看,發現那陣詭異赭光的來源是少年左胸上那引人注目的梵文,原是黑色的梵文現在充斥著血色的光彩,本來就占著大片胸口的梵咒現今像是長了觸手似的蔓延四處幾近整個上半身,尖叫著要將神田吞噬侵略似地散發著怨恨的血色光芒。

「原來是這個樣子……」帝奇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後換上另一副興味盎然的微笑,注視著已陷入精神恍惚狀態的神田,修長的手指緩慢的搔撫過神田留下汗跡斑駁的細緻臉蛋「我想到更有趣的劇本了。」

「喝啊────」亞連的左手沾染了污穢的血,身上臉上也都是,銀色的髮絲上結有不少黑褐色的硬塊,毫不在乎自己身上所散發出的惡臭,他只是持續的照本能閃躲攻擊,冀望自己能早早結束這場與惡魔的奮鬥。

「還沒完啊……」蘿特好像看的有點無趣了,用吃剩的糖棍敲著嘴唇,無聊的看著亞連毀掉她的玩具「帝帝到底好了沒啊……不是該換我上場了嗎?」

「蘿特大人少抱怨了、咧囉!」南瓜傘對著少女說道「帝奇大人可是非常努力在辦任務的、咧囉。」

「等到那個驅魔師的事情結束就輪到蘿特大人……咧咧囉、蘿特大人幹什麼咧囉────!!」

「你很吵欸!」不高興的把糖棍子橫插進南瓜傘的嘴裡,笑著看它緊張冒汗的樣子。

「蘿特!」遠處男子的一聲大喊,吸引了少女的注意「我準備好了。」

「輪到我玩玩囉!」少女笑著從飆著淚的咧囉身上一躍而下,漂亮的在空中轉了個身輕巧落地,正是在帝奇與已經昏迷的神田身旁。

「計畫有些變動……」帝奇悄聲地貼在蘿特耳邊細語道,少女的表情從不解逐漸轉化成惡質的微笑。

「就交給你囉,可別太過分啊。」轉身走向已把惡魔完全消滅,全身血漬往這兒跑來的銀髮少年。

「我知道啦,不會把他弄死的,」蘿特一擺手,閃著粉色亮光的花瓣飄舞凌空地出現,圍繞在神田身邊「畢竟他可是未來的『家人』啊!」

「真期待你醒過來時……」少女望著已恢復平靜的神田,輕笑著喃喃自語,小小的手撈起少年長黑的秀髮。

「……那個偽善教團會上演的戲碼。」消失在空氣中的矮小身影,單單留下幾段詭異的笑聲,令亞連不寒而慄。

「帝奇‧米克,你到底對神田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不過讓他睡個好覺罷了。」

「你們……到底想帶走神田幹嘛?」咆哮著,亞連將幾無氣力的左手轉變成攻擊型態,槍口對準男子,手臂卻顫抖著。

「告訴你也無妨,但是我得留些驚喜讓那隻小貓親口說出才行。」

「驅魔師神田 優,根本就不是驅魔師。」惡劣的衝著亞連微笑,薄唇傾吐出了亞連急欲知道的訊息「他是人類最後的使徒,諾亞一族最後的一個孩子。」

「什麼……神田他是……」不可置信的望著倒地的神田「諾亞一族的人……」

「不會的……絕對不可能!」亞連狂吼著「神田他……神田他……」

「Believe it or not。」這是男子唯一的回答,伴隨著的是亞連被他的手刀打昏時的朦朧。

「帝奇、」少女的身影重現於神田身邊,帶著愉悅的笑容「完工了。」

「是嗎?」帝奇扶正帽子,理好衣服「那,我們回去吧。」

等一下……亞連吃力的睜開銀灰色的眸子,身子無法移動的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帝奇和蘿特消失在華麗不俗的門後。這究竟是……

然後他陷入了一陣長眠。


這裡是哪裡……神田睜開眼睛,帶點朦朧水氣的墨色星眸輕眨。

〝你不是很想知道那個人是誰?〞少女銀鈴般的調皮聲調響徹在神田耳中。

〝空白的過去、空蕩的記憶……你不是害怕著那些嗎?〞

是這樣沒錯……

〝其實你的記憶並不是空白的。〞

〝你只是遺忘了。〞

我……遺忘了?

疑惑的轉過身,一道散發微弱亮光的門出現在神田面前,柔和的籠罩了少年的全身,暖呼呼的讓他有種飄飄欲仙的睡意。

〝你想要解開過去的一切對吧?〞

沒錯……我想要知道,那個人是誰、那時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我不要別人告訴我的隻字片語,我不要模糊不清的過去。

〝那麼……〞少女有如將獵物一步步推入陷阱的獵人,引導著他的思考〝把門打開吧!〞

〝門後面,有你索求的一切真相。〞

毫無猶豫,神田緩緩的伸出手,挽上那門的把手,輕輕的開啟,不只是這道門,同時包含了自己的過去、失落的記憶。

一陣銀光落在神田的身上,耀眼的讓他什麼也無法瞧見,前進一步,少年娉婷的背影逐漸被光亮所啃蝕埋沒,那是大門闔上前少女瞧見的最後一眼。


等亞連再次睜開眼睛時,自己是虛弱的躺在床上,受傷的地方都仔細的包紮過了。

「這裡是……」坐起身,頭還有點暈眩的亞連看清眼前的一切。

潔白的床單、整齊的擺設,還有刺鼻的藥水味,看起來像是普通的市立醫院。

「沃克大人,您醒了嗎?」望向這聲音的出處,是端著餐點又驚又喜的探索隊員「太好了!」

「看到您傷痕累累的背著神田大人回旅館的時候,真是把大家都嚇出一把冷汗來了,不過現在看起來好多了,還好您沒事。」

「神田呢?」倏地抬起頭,細小的脖子唯恐一瞬間扭斷,亞連緊張的問著「他沒事吧?」

「這個……」探索隊員面有難色,亞連看了更是著急,差點從床上跳了下來。

「到底怎麼樣啊?!」

「是、神田大人雖然大體上沒有什麼外傷,但是從您將他帶回來後就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不過與其說昏迷……」

「感覺上比較像是睡著了。」探索隊員思考幾秒後對亞連說道,而亞連則想起帝奇在他昏去前說的那句話。

────只不過讓他睡個好覺罷了。

「可惡……」晶瑩的淚水掉落在因抓緊床單而指節分明的蒼白手背上,亞連不甘心的低聲罵道。

結果自己……又一次沒辦法保護最重要的人。


『喔〜亞連嗎?』話筒令一端的科學班室長依然元氣十足的招呼著任務完的驅魔師,但是亞連現在沒有以往的心情跟他哈拉『怎樣,任務結束了嗎?』

「是的,並沒有找到Innocence。」亞連淡淡的說著,平板而帶點疲累的聲調,讓科穆伊感到疑惑。

『你怎麼啦,亞連?』

『一點都不像平常的你唷,頗沒精神的說。』

「沒什麼,」亞連也知道上司在擔心自己,硬裝出平常自己應有的樣子「只是有點累啦,而且很想念傑利煮的飯!」

『是嗎?』亞連似乎能看到科穆伊在辦公桌前挑眉試探自己的神情『神田呢,還好吧?』

一聽到神田的名字,亞連的心情陷入了低潮,低垂著頭,沉默了許久,聲線顫抖著吐出事實。

「我們遇到了諾亞一族的人。」

『吭哴───』話筒裡傳來疑似玻璃或陶瓷摔毀的聲音,緊接而來的是科穆伊難得的慌亂語氣『你說……你和神田遇上了諾亞一族的人?!』

「是的。」亞連握緊話筒「有一個叫做帝奇‧米克的諾亞,說───」

「───神田是他們的家人。」

「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心痛自責的語氣隨著電線傳遞到科穆伊的耳中「神田已經昏迷過去了,不過……探索隊員他們說神田看起來是在『睡覺』。」

『……』科穆伊沉默了非常久,將近有一盞茶那麼長的時間,話筒裡只傳來紙張摩擦的颯颯聲,像教團冬夜裡送雪的北風,接著聽到的是上司的一聲長嘆『我知道了,等他回教團我會替他檢查,你就先回來再說。』

「我知道了。」

『亞連,』科穆伊的聲讓原要將話筒掛斷的少年打住動作『你們遇到諾亞的事情,請你不要向其他人說,任何人都不行。』

「欸……嗯。」亞連答應了他,然後滿心疑慮的把話筒放回,提起行李便離開住宿的旅館。


返回黑教團的晚班火車上,亞連獨自一人看著窗外的景,不同於來的時候,那高傲又彆扭的美麗少年現在不在他身旁。

雨珠快速的打落車窗,霹靂啪啦的響撤著,亞連只是默默的望著什麼也沒有的墨色布幕搭上這吵雜的雨聲,思緒沉浸在科穆伊所說的話中。

為什麼聽到我們遇到諾亞,他那麼緊張?

為什麼我們遇到諾亞的事情,不能告訴其他人?

為什麼帝奇他會說,神田是他們諾亞一族的人?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金色的魔偶緩緩降落在車廂的置物架上,修長的翅膀將圓滾滾的身體包成球狀,遠看可真像一顆上了金漆的胡桃。

皺緊眉頭,亞連決定拋去這繁重的思緒,先休息再說,隨即闔上了銀灰色的雙瞳,沉沉睡去。

「晚安,迪姆。」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6-4a6f1f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