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賀文】新年快樂 Dear 川川!

新年快樂!川川
雖然現在講這個有點晚,不過元宵之前都是新年啦www
期待看到漂亮的白石(´∀`*)ノシ

那麼,請不要嫌棄的接下這篇鳳冥
太久沒寫這對了,怕感覺不大對>”<





勿忘我(鳳冥)






轉瞬間他們盛大的夏日狂宴就那樣結束,裁判高聲的宣告聲有如童話故事裡午夜響起的十二點鐘吟,把曾經懷抱著激昂夢想的他們帶回現實。

熱血的夏季大賽已然過去,隨著第二學期的開始,三年級的正選們逐漸放下球拍,越來越少出現在部活中,除了幾乎確信保送的跡部還能時常下場指導一些學弟外,其他人早在西風還未把冰帝校園中引以為傲的楓香步道染成金紅相間的亮麗時,就一股腦兒地把自己埋進書堆之中。

冬日消逝的很快,雪融盡之後枝頭上的櫻花披上粉嫩的新裝,一躍而上春天的舞台,捕捉眾人讚嘆的目光,猖狂地占領了校園的每一寸角落。與這些爭奇鬥艷的花兒們一樣忙碌的,恐怕只有同時準備畢業季,又得承受步步逼近考試壓力的三年生了吧!

回頭一望,彷彿輕眨雙眼那樣短的時間,即將離去的不只是曾讓他們幾個熱血澎湃、憤慨激昂的全國大賽,竟然是不知不覺中走到盡頭的中學生涯。




「接下來請畢業生代表,學生會長的跡部 景吾同學致詞!」

禮堂裡萬分壅擠,每一位畢業生低調奢華的褐色西裝外套全像展示一般熨的筆直平整,嚴肅的穿著掩蓋不了整齊的座位間流露出的離別哀傷,好幾個女孩甚至在跡部的演講進行到一半,眼眶裡堆聚的淚水就潰堤而出,當那名意氣風發的少年一如往常的用霸氣十足的聲線獻上給諸位畢業生的祝福,底下的學生一半抿著唇,盡力地壓抑被感染的情緒;另外一半早已伶仃地啜泣著,手帕和衛生紙交換傳遞的唏唆聲四起,倒讓一個人顯得煩躁難耐了。

冥戶皺著眉,表情相當不耐煩,硬骨子的他沒有像女孩一樣流淚,或把嘴巴拉成一線,好顯示自己因為即將脫離中學生活的一干同學朋友而哀慟,原因很簡單,他只是單純的無法理解為什麼有必要為了畢業這事如此小題大作?畢業雖然代表要和相處三年的好友、夥伴、同學甚至戀人分開,但是這並不代表未來的日子再也不會相見,或者說再也不會連絡,如果只是因為畢業就遺忘了彼此之間曾經存在的情誼,那麼那樣的情感只能說是脆弱的不堪一擊。

在冥戶的眼裡看來,畢業只是邁向一個新的階段,跟真正的分離還有十萬八千里遠!

無聊到開始轉頭四處尋找與他一起奮戰三年的網球部夥伴,慈郎果不其然的睡倒在隔壁的同學肩上;撲克臉的忍足一副無所謂畢業不畢業的樣子打著手機;孩子氣的岳人在他意料內的哭花一張臉(嘖,遜斃了!);跡部則是在致詞完就不知消失到哪去了。

仔細想想,他們網球部的三年級正選們似乎沒有一個畢業這件事感慨,就像跡部當初說的:『難道畢業了就不是朋友了嗎?啊?』,只要有心維繫彼此之間的感情,就算是在世界的彼端,他相信人和人之間牽連著的線不是那麼容易被剪斷的。

典禮結束的音樂在一片嘈雜中悠然地流洩出來,蓋滿了整個禮堂卻壓不過學生間的竊竊私語和泣音,冥戶站起身亦步亦趨地跟著隊伍緩慢地離開,建築物外的燦爛陽光投射下來如同舞台上刺眼的白熱燈,讓身為今日主角的他不禁瞇起雙眼,搖曳的視線前方是川流似的學生背影,模糊的彷彿毛玻璃映著的反面。

在一片鮮艷色彩映入眼簾的同時,他看到一個方向不同於他人的高大身影,面對自己的嘴角噙著微笑,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清晰,連銀色的髮絲沾上了幾點紅櫻在冥戶淺褐色的雙眼中一清二楚,那頭白金似的光芒卻不減青空底下閃耀的亮麗,載著千山萬水的柔情,那雙他多次深深望盡的眸子注視著自己,少年手上捧著一束包裝相當素雅的紫色花朵。

「冥戶前輩、恭喜你畢業了!」

啊、這倒是提醒了他,自己似乎也有一條需要好好維護的紅線。




冰帝網球社最引以為傲的雙打組合像過去每一次練習時一前一後地往球場走去,只是這次帶頭的並非身為前輩的褐髮少年,而是笑的溫和的二年級後輩。兩人刻意挑選一般學生不大清楚的小徑,只因為鳳和冥戶遠遠地就看到櫻花樹下,號稱冰帝大眾情人的忍足正苦撐著一張有禮的笑臉,吃力地應付一群一群將他包圍起來,只為了要到胸前第二顆鈕釦的女學生們,嚇的冥戶趕忙脫下他嫌棄過於拘束的西裝外套。

網球場的周邊很安靜,翠綠色的場地上一個練習的社員都沒有,這倒讓一向習慣兩百個學生擠滿場地冥戶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空虛,他和鳳一同站在觀眾席的至高點,凝視著底下他們曾經努力奔馳其上、灑下汗水的球場。

轉過頭面對鳳,對方伸出雙手,將手中用淺褐素紙和淡金色緞帶裝飾的花束遞過,笑的就像個孩童一樣天真無邪,冥戶雖然不是很喜歡這些矯情的事物,但他深知搭檔的心思猶如藝術家一樣豐富、細膩,想必是花了許久時間為自己挑選最適合自己的鮮花,最後還是謝著接過鳳特別準備的畢業禮物,只是不希望看到眼前的少年失望的神情。

「我第一次見到冥戶前輩啊,就是在這個球場呢。」

突然自顧自的開口,冥戶望著鳳的側臉,那名銀髮少年的神情沐浴在陽光中,像他上一次陪他上教堂時,對方面對上帝一樣的虔誠。

「那個時候我還只是小學生,恰好跟日吉放學經過這裡的球場,看到了冥戶前輩你和向日學長一起挑戰跡部部長的比賽。」

「嘖、別提了,三年過去了還不是打不贏跡部那傢伙。」冥戶撇過頭,跟鳳一樣望向球場,他至今仍清楚地記得當年自己拿著哪一支球拍、站在哪一個位子,帶著傲人的自信卻被對面同樣年歲的歸國子女完封的落花流水,套句自己的口頭禪來說,就是遜斃了!

但也正是那樣的強大,才有辦法讓倔強好勝的冥戶也低下頭,乖乖跟隨對方的領導。

「雖然冥戶前輩沒有贏,可是我覺得前輩你比場上的任何一個人都還要耀眼,那種努力的光芒十分吸引我,所以我才會加入冰帝網球社。」

因為憧憬而加入網球社,和最想見面的你相遇,不可思議的緣分讓兩人組成雙打搭檔,互相補足了彼此的缺點,用無與倫比的默契進軍關東、進軍全國,為了我們大家的夢想日日夜夜揮動手中的拍子,看那顆圓潤的小黃球在你我之間傳遞訊息。

交換水壺和毛巾的動作再也不需言語當作橋樑,不用約定卻能在同樣的時間地點相遇,努力推測對方的心思,這種朝夕相處的默契無意間逐漸進化,學弟對學長的崇拜加上雙打搭擋的羈絆,彼此的心意在一來一往間曖昧的升溫,等到回過神來時他才恍然大悟的發現:啊啊、是了,這想必就是愛情。

每一次對方元氣十足的呼喚、每一場一起並肩走過的硬仗、每一個展露在對方面上的直率笑容,許許多多不斷重複,相同卻又有著細小差異的曾經,清晰的歷歷在目。

鳳幾乎可以回憶起所有他與冥戶相處的時光,那樣短暫卻充實的兩年,每一幕都像收藏在寶貴相本中的相紙,仔細翻開一瞧,至今為止的中學時光,沒有一刻不是被冥戶所充斥著的。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習慣身邊那個較為矮小、個性彆扭,卻十分照顧後輩的人。

「這兩年間,真的很謝謝你,冥戶前輩!」

當冥戶抬起頭和鳳四目相接的時候,那銀髮學弟琥珀色的雙眸裡敷了半邊水氣,即使眉頭低垂的皺起,嘴角卻反向地拉出跟平常沒什麼兩樣的弧度,那樣強力撐起的表情中孕育著的心情,就連遲鈍如他都看得出來,對方藏在難看笑容背後,被催化出的別離感傷。

冥戶愣了兩秒,深知拍檔纖細性格的他無奈地笑著開口:「喂喂,長太郎,要畢業的又不是你,做什麼哭呢?這樣實在是遜斃了!」

「因為一想到要冥戶前輩就要離開冰帝,不能再一起組雙打……」像是被冥戶的問題開啟什麼開關一樣,一向感性的鳳積聚的眼淚不受控制地從眼眶洩洪似地淌下,只差鼻涕沒有一起掛在臉上,有著傲人身材的少年忽地像是個小男孩一樣因為隱忍流淚而抽蓄著身子,在冥戶的眼裡看來宛如被主人所拋棄的大型犬一樣。

「笨蛋!」話還沒說完,冥戶馬上不客氣地打斷對方,語氣強硬粗魯,劍眉底下睜著一雙明亮堅定的雙眼,鳳聽到那股和往常訓練自己時一模一樣的斥喝聲,不禁反射性地眨眨眼,停下了短暫的流淚。

和忍足一向深沉冷靜的藍眸相異,也和跡部一貫張揚驕傲的紫瞳不同,冥戶從他們第一次相遇,那雙眼中閃爍著的光芒一直吸引著他的,就是天生資質優秀的前兩者所沒有的「努力」。

褐色雙眼中蘊藏著的光采,就像是在訴說本人的勤奮、毅力、堅持,對鳳來說,對方就好像怎麼樣都磨損不壞的鑽石,用最普通的姿態折射出最美麗的色彩。

「我會在高中等你的,所以……」因為吃苦不已的訓練而生著厚繭的手掌輕輕地放在鳳的肩頭,眼前的褐髮少年拉出一個安心、自信的微笑:「快點追上來吧,長太郎!」

眼淚在不知道的時候停下,被春風吹過的臉頰上殘留著孩子氣的淚痕,但他沒有伸手抹去黏在嘴角邊的花瓣,而是和以往每一次冥戶教導他時一樣,挺起胸膛用溫潤卻萬分堅定的聲線回覆:「是!一定會追上去的!」

「不管是用學弟的身分,或是戀人的身分!」

和冥戶脹紅的臉頰對比的是鳳溫和的笑臉,對方扭過頭,不自在地開口:「可、可沒那麼簡單啊!」

「是!我會比以往都還要認真的!」向前站了一步,臉上的微笑像是一個期待得到禮物的大男孩,一下子便眉眼彎彎的鳳讓冥戶不得不開始懷疑對方剛才的眼淚全是演出來的。

看著這個身高在中一時就早已超過自己的學弟,冥戶抱著手上那束淡紫色的花,心頭是暖和的,特別的人為了自己特別準備的禮物,就算他再怎麼男子氣慨好了,也是會被感動的,而這樣簡單的幸福,正是眼前的少年在這兩年間教會自己的。

話說回來都要畢業了,仔細想想自己似乎除了網球部的指導外什麼也沒替鳳做過,不管是以學長的身分,或者是……以交往中戀人的身分。

自己是不是也該做些什麼呢?

「喂、長太郎,你眼睛閉起來一下。」

「欸,為什麼?」

「囉嗦,快點閉!」再度紅了一張臉的冥戶對滿臉寫著一頭霧水的學弟吼道,鳳歪頭表示不解,但對於冥戶的命令他總是不疑有他,沒讓冥戶有時間吐出第二句催促,馬上閉上了雙眼。

抿了抿唇,冥戶害臊地踮起腳尖,臉上的紅潤絕不只因為羞赧,緊張也佔了一部分的因素,他湊上自己的身子,緊盯著鳳銀色劉海覆蓋著的額頭(只吻額頭應該不會太過分吧?),自認身心準備萬全,要付出自己第一次的主動進擊當作送給戀人的畢業禮物時,冥戶才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

任憑他怎麼盡力地踮腳,甚至做出像芭蕾舞者一樣的動作,血淋淋的事實明晃晃地晾在眼前────他的身高根本不允許他做出親吻愛人額頭的這種動作。

「噗疵。」聽到頭頂傳來一聲急促的笑音,冥戶才發現當他自顧自的努力時,耐不住好奇心的鳳早就從半開半闔的眼皮底下把他的舉動收的一乾二淨。見到這麼可愛的自家戀人,他終究忍俊不禁的笑出聲,因為忍耐而顫抖的身子也被冥戶發現不對勁之處,睜開眼,果不其然,那個薄臉皮的褐髮少年像被抓包惡作劇的小孩,原本就足夠緋紅的雙頰,現下根本是跟中暑沒什麼兩樣,他彷彿看到兩股熱氣從耳廓邊裊裊升起。

「啊,對不起我睜開眼睛了冥戶前輩!」

聽了這句有跟沒有一樣的道歉,想到自己剛才那些丟臉丟到家的行為,滿臉通紅的冥戶咬著下唇,腳跟一轉,平日用在球場上的瞬間移動現在卻成了讓自己逃亡的絕招,真不知該笑還該哭的是好?

丟下學弟和一聲聲疑惑的呼喚,他像是沒有煞車的F1一樣衝刺著,然而胸膛前那束花卻被他小心翼翼地保護,只怕一個不小心那樣嬌嫩的花朵就會散落在冰帝的校園中。

等到他停下沒頭沒腦的衝刺後,冥戶才發現自己來到一個根本搞不清楚東西南北的角落,有錢有勢又有跡部家贊助的冰帝校園大的驚人,例如他現在站著的這片灌木林,他就不知道究竟是哪裡了。

回頭確定銀髮的學弟沒有追過來,冥戶才放下一萬顆心的一屁股坐倒在隱密的林中,懷中的花一丁點也沒有受損,讓他露出鬆一口氣的笑容,他低頭瞧著那束鳳特別挑選的花朵,突地發現一片嫩紫中間牽著一小塊的純白,他疑惑地拉動,從花叢中掉出,靜靜地躺在他手心中的是一張設計跟花束的包裝一樣簡單素雅的卡片。

掀開對折的卡片,裡面只有短短的兩句話,卻讓冥戶臉上又勾起了萬般無奈,卻依舊讓心窩暖起來的笑容。


『星辰花,是這束花的名字,

她的花語是勿忘我。』


「笨蛋……」

不過卻是個讓人無法討厭的笨蛋啊。





Fin.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2 Comments

川 says...""
小悠!!!
寫的好甜!! 甜死我了
黑鳳!!我就知道就算顛起腳尖也親不到WWWW
喔喔喔喔喔喔喔!!!

這又會是我下一個題材了!!!(狂呼!
感謝小悠!!
小悠的賀圖還要再等上一陣子

因為要等全部的畫完再一起寄
>"<抱歉讓你等了!!

喔我現在心情好暖!暖到開花了!!
黑鳳!!我喜歡!
2012.02.05 01:47 | URL | #- [edit]
依奧">
依奧 says..."Re: 沒有輸入標題"
> 小悠!!!
> 寫的好甜!! 甜死我了
> 黑鳳!!我就知道就算顛起腳尖也親不到WWWW
> 喔喔喔喔喔喔喔!!!
>
> 這又會是我下一個題材了!!!(狂呼!
> 感謝小悠!!
> 小悠的賀圖還要再等上一陣子
>
> 因為要等全部的畫完再一起寄
> >"<抱歉讓你等了!!
>
> 喔我現在心情好暖!暖到開花了!!
> 黑鳳!!我喜歡!



川川喜歡就好!
每次川川這樣說我就很不好意思(blush)
因為這次的鳳冥寫的自認不是很好Orz
不過黑鳳我沒有特別去琢磨啊wwww一直想營造一種乖巧學弟的感覺說www
踮起腳尖也親不到的www其實那個樣子應該老早就整個人失去平衡往鳳鳳身上壓過去了吧(居然)
但是這樣發展我怕真的會變超級黑鳳所以就此打住(爆)

期待看到賀圖,不過川川可以慢慢來沒關係w
因為川川是畫給很多人的很辛苦啊
加油喔!
2012.02.05 12:35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67-dd738c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