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2012謙也生日賀】Special 1 (謙光)

けにゃーーーーーーキタ━━━━ヽ(゚∀゚ )ノ━━━━!!!!
樂,因為是謙也所以超多星星的wwwww
大阪的浪速之星今後也要帶給大家很多歡笑喔XD(謙也苦勞人)




【2012浪速之星生日賀☆】




Special 1 (謙光)




反射著銀色光澤的不鏽鋼碗裡是米白的沙丘,你捧著幾乎跟臉一樣尺寸的碗,十指的指尖泛著紅,即使彌生之月(註1)已經走過一半,來自九州的前輩也喃喃著是時候帶部長回老家看山櫻,大阪的天氣依然讓畏寒的你脫不下身上一層層的厚衣,手中的金屬料理器材傳來的冰冷更是最好的證據。

然而你從沒考慮將屋裡的暖氣打開,學校的家政課曾教過溫度會影響甜食的概念天才的頭腦不可能忘,於是你只是從衣櫃的裡邊翻出了去年聖誕時和他一起趁大特價時買的羊毛套頭衣換上,用呵氣替代人工暖意,試圖讓自己的體溫稍稍攀升。

磅秤指針像鐘擺一樣迴盪在你仔細控制公克數的動作間,年輕的女性笑著說一點點差距沒關係,你搖了搖頭讓五色的耳環和嘴角一起晃出微小的弧線。你想著平常的自己絕不會在意那些瑣碎的數字,腦海中那人的形象清晰地被帶起:握住左手的右手體溫跟咧開的笑容一樣溫暖;稱讚時撫過頭頂的力道跟恰到好處的關切一樣溫柔。

總是把最好的留給你的他、對你來說最特別的他,你怎麼會容許自己有一點失誤一點不完美?

照著嫂嫂(註2)教你的那些步驟,加上對學校家政課的淺薄記憶,一開始有些笨手笨腳的你也開始熟悉廚房的一切,時不時年輕女性也會微笑著告訴你哪裡該怎麼做、怎麼樣才會更快完成,順手用紙巾把你臉頰髮梢沾上的麵粉奶油抹去,殷切的讓你有些羞赧,女子懷裡抱著的外甥眨巴著相似的灰藍色瞳孔望向你,不解地用牙牙學語叫喚。

「阿光!阿光!陪ひで(註3)玩────!」

「啊啦,ひで不行喔,光君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忙,現在不能陪你玩,跟媽媽玩好不好啊?」嫂嫂用輕柔的語調哄著雙臂間打算用眼淚攻勢說服你的外甥,並先一步離開廚房,這讓一向不擅長應付外甥淚水的你鬆了一大口氣,雖然趴在年輕女性肩頭的小男孩鼓著頰戀戀不忘地注視你,但頭腦如你一般靈光的外甥似乎也清楚些什麼似的,沒有用平日的大哭大鬧來令你折服。

桌面凌亂一片,長桌右手邊擺滿了你和嫂嫂一早去超市買好的食材,左手邊鍋碗瓢盆備的齊,你不得不暗嘆那位女性的細心,桌邊剪刀竟然是左撇子專用的,這樣的小細節卻足以令他的心頭一暖。

你伸手抓起菜刀,壓上刀片的氣力跟底線抽球用上的水準不相上下,在手腕有些發麻後你第一次認知到巧克力片如此難對付,一邊不由得佩服起女孩在情人節的耐心,同時將褐色碎片掃進另一個盆內,換抓起牛乳和奶油的紙盒。

『財前,最重要的是想著那個人的心意喔!』拆開牛乳開口的霎時那位完美先生的話語飄進了腦中,你手上的動作忽然停滯。號稱聖書的前輩連料理也不意外的相當拿手,當你赤著臉詢問該怎麼做才能為他做出一個美味的蛋糕時,亞麻色髮絲的少年笑著拍拍你的頭:『只要心裡想著,希望那個人吃到時會笑得很開心,這樣就足夠囉。』

體內升起的一股暖意烘熱了你原先冰涼的指尖,胸口被這種難以言喻的溫度所占據,你不經意的想起他經常掛在臉上那孩子氣的大笑,還有呼喚自己名字的輕快語調──『光這名字很好啊,感覺溫暖又很有希望!』

倒入純白有如絲綢般滑順的牛乳,信手隨著客廳裡外甥和嫂嫂哼起的小調在麵粉小丘上畫出一道道漩渦,你專注的盯著碗盆,手上的動作仔細而用心,攪拌棒在米白的大海中打轉著航行。

那純白的液體,讓你想起了在寒冬的早晨裡他總是先你一步起身,風風火火的在木樓梯上踩出砰咚噪響,從廚房端來一黑一白的馬克杯,笑著遞給你的漆黑瓷具冒著煙囪裡那樣朦朧的白煙,溫度恰到好處的熱牛奶在杯中盪漾,空氣中飄滿添了蜂蜜的奶香。

丟進奶油和分離的蛋黃,盆裡的麵糊半成品僅僅靠著手腕的力氣是難以攪動了,你捏緊盆緣,操著攪拌器的左手施加的力道讓黃白雙色由裡到外地層層交融,小麥和奶製品的氣味伴隨偶爾噴出的麵糊貼在臉上,讓甚少下廚房的你有些不習慣,然而你卻十分熟悉那塊鵝黃:那個人頂著的一頭短髮。

縱然你經常嘲笑他的一頭金色猶如剛出生的小雞,亦或是吐槽他省吃儉用的錢一大半進貢給美髮院去,總是在對方撥弄著自我感覺良好的髮型時奉勸他把那傻頭染回原色,你卻不曾告訴過他你其實很鍾愛那有些愚蠢的髮色和髮型,閃耀的色彩彷彿沾染了太陽的香氣,令你眷戀。趁著他在自己大腿上小憩時偷偷親吻那蓬鬆髮絲之事,是你藏在心底深處,發誓一輩子絕不會透漏給對方的小秘密。

糝上一匙一匙的砂糖,你注意到份量理應要比學長給的食譜上少上些許,畢竟他的口味並不如你一樣嗜甜,嫂嫂曾笑著說砂糖在燈光下看起來很像天鵝黑絨上展示的鑽石,你卻覺得比起鑽石,那些閃耀著小小亮點的調味品彷彿子夜星斗,輕輕搖晃幾下便在黃色布幕上拉出流星般的軌跡。

你舔去手指頭間沾到的糖粒,舌尖隨即觸電似地傳來一股膩人的甜味,只有糖打造出來的味道,跟某一次他興高采烈地帶來分給你的金平糖一模一樣,你腦海中還清楚地記憶著凹凸不平,像是殞落的彩色星星一樣的甜飴,對方硬是挑了幾顆親自餵到你嘴邊,還笑的一臉孩童天真,最後你認命地把他手指掐著的糖咬去,換來的結果反而是他用吻送到喉間的甜蜜。

把費盡一番工夫調理好的麵糰放進烤箱中,你累的伸了個懶腰,順手利用時間把亂七八糟的桌面收拾乾淨,年輕女性這時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柔軟的聲線詢問你進行的如何以及是否順利,你邊用力刷掉殘留在鋼盆中硬梆梆的麵糊渣邊頷首,愣了兩秒鐘之後你轉向她,有點不好意思地開口詢問能否幫忙你注意烤箱的時間,不意外地看見嫂嫂對你莞爾,自在地站在機器前關注著慢慢成型的蛋糕體,你想到嫂嫂早已把自己當作家人,自己這樣的行動倒太過無禮。

把用不到的器具一一清洗乾淨放回櫥櫃的期間,廚房裡已經溢漫著一股香甜的氣味,嫂嫂笑著稱讚你的天才,你反將成功的功勞歸給了她耐心的指導。

拿出蛋糕的瞬間嫂嫂不由得驚嘆,事實上你也對這樣完美的成功感到訝異,畢竟料理一向不是你的長處,遑論烘焙。摻了那位熱愛花草的學長贈送給他的天然自宅香草,圓柱體有著甜而不膩的芬芳,經驗十足的嫂嫂為你把關恰到好處的火力和時間,整塊蛋糕呈現著漂亮的奶白色。

刮刀小心翼翼地將巧克力抹上脆弱的糕點,你特意挑選品質高又不算太甜的巧克力,一層一層,像在為一座城堡築出最穩固的城牆一樣,也許是受了部長的影響,但更多的恐怕是你對那個人的堅持,一直到整個蛋糕的平面幾近黑色大理石一般的光滑平整,你才甘心讓微顫的手稍事休息。

擠花的鮮奶油在你已經有些疲倦的手上稍嫌不美形,但足以安放上一顆顆鮮嫩欲滴的草莓,你微蹙額,雖然有些不滿意但也無可奈何,只得把冰箱裡冷藏許久的草莓一顆顆專心致志地擺放到最好看的角度,十五顆紅點環繞在巧克力蛋糕的邊緣,你甚至特意地讓它們維持相同的間距,24度的仰角。

最後一道程序,你抓起白巧克力的擠花,望著中間留下的空格猶豫了,那麼大的空地,要寫些什麼呢?只寫生日快樂顯得太過無趣,寫我愛你又太過肉麻矯情,你一向是個理性重於感性的人,事到如今你才發現這似乎不完全是個優點。

閉上眼,你在心中勾勒出將要接收這個蛋糕的他,拿到這個蛋糕的對方會有什麼表情呢?又會有什麼反應?感動到淚崩大概是機率最高的選項,那樣直率的戀人,你不禁放鬆了抿緊的嘴角,頓時覺得有些好笑。

不由自主地你回想起許多這兩年間發生的,大大小小的瑣事,像照片一樣交疊在心頭:第一次在走廊上的相遇,當初你冷眼逕自離去,只覺得他是個白癡學長;在球場對面的初次比賽,讓你見識到他自傲的速度;依教練之命組成雙打,熟絡了之後你發現對方雖然吵鬧,卻也古道熱腸、極會照顧人。漸漸的你驚覺每日更新的部落格裡竟充斥著自己和他的名字。

然後他糊里糊塗地告白,你自己也不知道哪條神經出了問題答應交往,兩個還年少的男孩跳起了不在意他人眼光的輪舞,接著一成不變的日子似乎起了變化──你習慣把左手邊的位子下意識地保留給他,和他以外的人雙打就拿不出平常的實力;擔心營養不良而學會了把嫂嫂做好的便當分一半給只吃外食的他,對方也總是願意頂著大熱天的艷陽替身為甘黨的你排一長龍隊買限量甜食;情侶間的吵架也不曾少過,但冷戰不過一周你就發現自己老早遺忘沒有他的生活方式;約會就算只是去便宜的攤販一起點一份章魚燒分著吃,還是可以感受到異常的欣喜。

睜開雙眼,嫂嫂正用有點擔心的表情注視著你,你趕忙表示自己只是在考慮要寫些什麼給他。客廳裡傳來剛睡醒外甥呼喚母親的聲音,嫂嫂連忙放下你趕去兒子身邊,正好留給你一個可以把蛋糕中心好好填滿的獨處空間。

把白巧克力的開口移到蛋糕上空,你再次閉上眼,腦海中自然地浮現出他樸實真誠的笑容,呼喚你名字的聲音充滿活力,彷彿就在耳邊。不需要思考太多,你決定將一切交給直覺,讓雙手自行舞動,奶白色的墨水很快地在深褐色的畫布上落下大款,收手、抬起眼簾,你看著蚯蚓般的字體笑的無奈。

「嘛,這也沒辦法啊。」

將脆弱的蛋糕輕輕推進純白的紙盒,外邊繫上的絲帶是熱情的大紅,漂亮的蝴蝶結在你的巧手下停在盒子的右上角落,賣紙盒的店員曾問你要不要更新穎的款式,被你一口回絕,簡單的搭配看起來沒有什麼創意,只有你心知肚明白紅兩色都是他喜歡的色彩。

從圍裙口袋裡撈出最後一樣你悉心準備的物品,那個人的誕生花,翠綠的大花苜蓿,那是你花了許久時間好不容易才在河堤邊尋到一株四葉的幸運象徵。你輕柔地將易毀的植物別在蝴蝶結邊,大功告成地將整個禮物盒放到冰箱。

牆上的月曆,三月十七的日子被紅筆繞出好幾個圈。




「「謙也祝你生日快樂!!」」

特製的禮炮發射出七彩的碎花和彩紙,把原先足夠混亂的四天寶男網社部搞得更加亂七八糟,然而眾人心底都相信最後他們英明偉大完美無缺的社長絕對有辦法把這個場地恢復的乾淨整潔毫無瑕疵──畢竟白石可是連邋遢教練阿修的房間都打理過的人,區區一個社部算什麼!

「哈哈!多謝大家!」主角戴著有些孩子氣的玩具尖帽(上頭還很配合其暱稱地掛了一顆星),笑容比平常還開心燦爛,兩片臉頰都因為興奮和害羞泛起了緋色,中學男生們的鼓譟能力非同小可,更何況在以搞笑著稱的大阪四天寶寺,幾聲起鬨大火很快地就鬧在一塊,謙也的生日帽不知何時被人扯了下來,換上一頂完全是金黃星星的頭套,引的一干正選們哄堂大笑,謙也當然是惱得直跳腳,臉上卻相反地毫無慍色。

「好了好了!」白石見這事態再發展下去沒完沒了,趕忙掐緊了一個絕妙的時間切進,優雅地拍拍手,頗有部長氣勢的壓下了大夥的喧鬧(雖然謙也還是抓準了最後一刻往裕次頭上狠狠一掄):「鬧也鬧夠了,大夥別忘記今天的正主兒是誰呀?」

話說完,大家故作恍然大悟地槌手,然後各自衝向自己的更衣櫃,從裡頭抓出一份份精心包裝的禮物。

「謙也はん,生日快樂,希望你在未來一年也能平安順遂。」阿銀雙手一拜,活脫是大佛祝福人似的將手中一個小巧的和風紙袋遞給謙也。

「平常總是受你一堆幫忙,多謝啊!」將一個包裝跟本人一樣很普通的提袋交給謙也,小石川沉穩地笑著祝賀:「聽到你說最近想要的東西是新的皮帶,希望你還喜歡。」

接過兩包富有情義的禮物,謙也感激地道謝:「謝謝你們,師範、小石川!」

「生日快樂唷,謙也。」千歲塞給謙也的禮物並沒有包裝,而是用一個富有民俗風情的透明玻璃瓶裝著,多半又是千歲流浪時的紀念品,裡頭滿滿的全是吉卜力動畫角色的造型橡皮擦:「我聽白石說你喜歡收集橡皮擦,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寶物,要好好珍惜哪!」

「嗚喔喔!超可愛的,謝啦千歲,下次你生日我一定送你一隻超大龍貓做回禮!」

從謙也的背後出現的教練阿修一如往常的散漫,往禮物堆上又添了一個樸素的紙袋,懶懶地拉長語調渾厚地笑著:「少年喔,生日快樂,唉呀,青春真好,到了我這個年紀過生日就很讓人感傷了啊……」

「胡說什麼啊,阿修你也才不過27歲吧……話說回來這個應該不是小木偶吧?」

「嗯嗯〜謙也君就算戴上星星頭套也是一個好、男、人。祝你生日快樂♥」
「喂!你這傢伙不要靠近小春喔!不然我把你殺掉!」

默契絕佳的一心同體少女隊真不知是真搞笑還是假作戲,讓壽星乾笑著背後不只一陣惡寒,身為謙也第一損友的裕次大手一揮,一個長條絨毛物體正中抱滿大夥的禮物、沒有手可以反應的謙也。那是一個跟半個身體一樣大,草綠色的鬣蜥布偶。

「很痛欸!阿呆!」被巨大布偶擊倒的謙也完全不輸惡友裕次,凶巴巴地用唯一空出來的額頭狠狠敲上射出彈火的傢伙,裕次不甘示弱地用自己的額頭敲了回去,兩個傢伙咬著牙飆罵,面部扭曲互不相讓,讓小金捧著肚子笑到眼淚飛散。

「真是的!裕君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壽星呢,我要生氣囉!」

「小春────對不起不要生氣。」翻臉比翻書快、變聲比變裝強的模仿王子一個迴轉,一臉做錯事的孩子趕忙向他的女神懺悔,只差沒掛著兩行清淚跪在小春膝前求饒,苦的倒是因為失去反作用力跌出去的謙也。

「謙也!那個布偶可是我犧牲跟小春恩恩愛愛的時間做出來的,你要是沒有好好珍惜的話我就把你給……」抹脖子的動作俐落地搭上半張黑掉的臉,謙也確信如果他沒像照顧他家SPEEDYちゃん(註4)一樣疼愛這個布偶,裕次絕對會不懷慈悲的送他上路。

「材料的錢是人家出的唷,這是我和裕君一起合送的愛的禮物♥」
「小春────」

大家很直接的無視掉又開始無止盡你追我跑的D2,小金蹦蹦跳跳地揣著懷中的一大把花奔到謙也面前,天真無邪地咧嘴笑開,將幾乎把自己半張臉都淹沒的各色花朵捧高。

「謙也───生日快樂!咱不知道該送什麼才好,這個月的零用錢又不小心吃章魚燒用完了,對不起哪……所以咱就去學校的後山採了很多花,謙也應該不討厭花吧?」

看著小金大大的雙眼閃著童真的光,謙也用腋下吃力地夾住大型布偶,把大家的禮物全用單手護著,好不容易空出一隻手接過小金送過來的花,湊到鼻間嗅了下,露出微笑:「很香的花呢,謝謝你喔小金!」

「Happy Birthday!謙也。」敲了敲謙也的肩,同班同社三年的最佳友人掛著熟悉的笑容站在他面前,雙手捧著一包白色大塑膠袋,上頭印著『綠鬣蜥的好夥伴!營養、健康、均衡』,讓謙也陷入極端的沉默。

「エクスタシ!很棒的禮物吧,不要太感謝我。」撥動額前的亞麻碎髮,白石似乎進入了許久未開啟的自戀空間:「這應該足夠你家SPEEDYちゃん吃半年了。」

「喂現在生日的是我不是SPEEDYちゃん吧?!」

「那有什麼差不多嗎?」看著白石閃爍著光芒的完美微笑,謙也除了接過那份禮物以外,也只能無奈地接受自己不管再過幾年都會被白石的嘴皮吃得死死的這件事實。

一干正選都把手上的禮物送給壽星,導致謙也現在光是捧住一堆禮物就用盡了全身的氣力,完全忘記了還有一個最最重要的人還沒有獻上他的祝福,轉過身他望見不遠處的門邊,黑髮的少年面無表情地捧著一個跟臉一樣大小的蛋糕。

「……光。」

白石向千歲使了個眼色,兩人貼心地接過謙也手上那堆禮物,小心地放到一旁不怕被碰撞的桌上。

「謙也さん……」謙也看著財前朝自己踏出一步、兩步,然後小跑步,他下意識地伸出雙手準備要接住難得撒嬌的戀人,過度欣喜的心情讓他忽視了對方眼神中一閃而過的戲謔,他原以為會撲進自己懷裡的冷淡少年下一秒手一舉,盤子上的奶油蛋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速砸向他的臉,伴隨黏在臉上噁心觸感的是財前依舊無起伏語調的一句:「祝你十五歲生日快樂。」

接著狹小的社部爆出足以震開屋頂的笑聲,一心同體少女隊動作俐落地在比出剪刀V字的財前背後拉出「大成功!」字樣,雖然身為一名合格的四天寶成員,他早有被砸派的心理準備,但他沒有心理準備的是來自於自家戀人的攻擊。謙也撥開臉上稀巴爛的甜食,看到笑的話都說不出口的白石遞給他一條濕毛巾,他不禁跳起身仰天大吼:「欸欸我到底是壽星還是諧星啊?!」

「「都是啊───!」」在大家默契十足的合音中,謙也最終忍不住跟著大笑起來,他側過頭,剛才騙了他一大場的二年級天才正專注的注視著他,眼神純淨而安寧。

「謙也さん,」對方淡淡的微笑走向他,手上端著的是一個燃著燭火的巧克力蛋糕,那個微笑在燭火搖曳下映照出沉靜的美麗:「這次是真的禮物了,生日快樂。」

擺在一旁的紙盒是白紅交雜的設計,上頭附著了一朵點綴似的幸運草,謙也愣愣地看著那被拆開的包裝,訝異於財前心思如此細膩。蛋糕從外觀上看來有點粗糙,很明顯可以看出是手工自製品而非出於高貴點心鋪,巧克力舖成的帷幕上有著象徵年歲的十五粒莓果,蠟燭的底下是白巧克力勾勒出的歪斜字體。

『You’re the most special one in my whole life.』

謙也愣了半秒,感覺到自己的眼眶有什麼溫熱的液體正和奶油融合在一起,他不管自己身上還滿是蛋糕碎屑,狠狠地抱住面前的黑髮少年,果不其然的聽到對方對弄髒運動外套的抱怨。

「謝謝,光,這是我今年收到最棒的禮物。」

「……你喜歡就好。」

「少年唷──再不快點來吃蛋糕,就要被吃光囉!」

「欸欸、那可是財前烤給我的,我才是壽星,應該我第一個吃吧!」

「許願許願!謙也你要許願完才可以吃啦!」

「喔……那就希望明年我們家網球社可以奪下全國大賽的冠軍吧!」

「謙也さん你這樣我壓力很大啊。」

一陣爆笑再度從夕陽餘暉下的社部傳出,謙也抹去眼角笑噴的淚水轉頭看著財前,對方注意到視線的方向不著痕跡地勾出微笑,他則笑得恬然,用嘴型悄聲傳遞訊息給掛著五色耳環的少年,財前見到戀人滿足的表情,用同樣的方式將回復送回給那金髮的少年。

『有光在的現在很幸福,謝謝你。』

『我也一樣,謝謝你一直在我身邊。』

未來也會一直在你身邊喔。




【Happy Birthday Dear Speed Star of Shitenhouji !】




FIN.



註1.日文中三月的別稱即為彌生。
註2.根據40.5,財前家裡除了父母以外還有結婚了的哥哥嫂嫂外甥(!)不過說實在的打嫂嫂感覺超老的。(日本都是叫義姐)
註3.名字我亂取的(爆)只是因為跟光(hikaru)一樣都是hi開頭
註4.謙也養了一隻寵物鬣蜥(真有錢),聽說網舞的四天寶演員替牠取名SPEEDYちゃん,中文不知怎麼翻所以^q^



SPEED STAR生日快樂───♥
總算在這千軍萬馬的千鈞一髮之際生出來了
前面第二人稱花了我很多腦筋Orz
砂糖灑的有點沒節制,真不像我會做的事情(爆)
謙光真的超可愛的wwwwww一寫起來就停不下來啊哈哈
補充沒拆的禮物!
師範送的是他修行時去別的廟宇求來的平安御守
阿修送的則是高級握把布+拍線,意外的普通(爆)
白石讓我惡搞了,真不好意思XD

總之,請各位也繼續支持這對超可愛的D1☆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2 Comments

川 says..."No title"
喔喔喔喔喔!!!謙也生日快樂!!
小光怎麼可以這麼的傲嬌啦WWWW!!!
送蛋糕就送蛋糕啊!!!!
這些話應該要親自對壽星說啊!!!(鼻血)
也祝福光光和謙謙能幸福(?)(笑
2012.03.17 00:55 | URL | #- [edit]
依奧">
依奧 says..."Re: No title"
> 喔喔喔喔喔!!!謙也生日快樂!!
> 小光怎麼可以這麼的傲嬌啦WWWW!!!
> 送蛋糕就送蛋糕啊!!!!
> 這些話應該要親自對壽星說啊!!!(鼻血)
> 也祝福光光和謙謙能幸福(?)(笑



嗚喔喔喔謙也生日快樂(???)
沒想到川川會來留言XD
我筆下的阿光都超傲嬌的啦www(被灌)
不過與其說傲嬌,我更想寫一種冷嬌的感覺w
其實這裡的設定是砸派那個是大家出資買的就為了爆謙也的頭(靠)
如果財前會乖乖說就不是財前了XD
這也是他可愛的地方吧w
我也希望這兩隻能永遠幸福(笑)
2012.03.17 19:06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73-5ad6a04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