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2012小金生日賀】What If?(小金中心。微四天親子+微金リョ)


金ちゃんマジ天使!!!!!!!!!!!!!
遲到了呵呵(被毒手襲擊)
小金真的是個超可愛的小朋友
看他跟龍馬的互動實在是太可愛啦www
總而言之就是個很想抱回家養的小孩
↑白石現在就站在作者的後面,他看起來非常火大(爆)
愚人節加生日快樂XD




【2012西のルーキー生日賀】




What If?
(小金中心。微四天親子+微金リョ)






遠山金太郎看起來像,事實上也是個富有幻想力、天馬行空的小孩,這一點可以從他替自己的絕招取了一個無人能及的名字,或是對於白石藏之介的毒手深信不移這幾點看出端倪,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他擁有足夠的程度能夠和那位完美部長一樣編寫出駭人的連載小說,畢竟期末考逼近時他總是白石家的座上賓。

翹掉了他覺得一點挑戰性也沒有的體育課,遠山倚坐在櫻花樹的枝幹上,手中是偷溜去合作社買來的章魚燒,他大口嚼著燒燙的大阪名產邊看粉紅色的花辦一片片落在伸直的腿上,想起白石曾摸著他的頭微笑著告訴他櫻花正是他的誕生花這件事。

將最後一個圓滾滾的章魚燒扔進嘴裡三兩下解決,遠山打了個哈欠毫不在意形象的躺下,透過粉色大傘的細縫望進一整片大阪的藍天,映在金色大眼裡的蔚藍蒼穹讓他想起穿著同樣顏色外套的關東新人。

有的時候他看著球場上吵吵鬧鬧的夥伴們,歪斜的紅色小腦袋裡時不時會浮現一個問題──如果他沒有進入四天寶寺的網球社,那會怎麼樣呢?

去念青學或許還不錯。紅髮的男孩閉上雙眼笑的燦爛,在心中描繪出那所在全國奪魁的學校。青學的話有超前(註1)在,這樣就可以天天都跟超前見面還有比賽、一起吃章魚燒(雖然聽謙也說東京的章魚燒都很難吃)、一起探險,絕對會非常非常有趣。那個像貓一般的男孩其實和他一樣光是想想就讓他不禁興奮欣喜的想手舞足蹈。

除了超前,白石說過青學的部長也很強很強,跟千歲一樣會開什麼無、無……名字太長了他記不起來,總之就跟千歲一樣厲害!不過那個部長都不笑(超前上次告訴他那個人跟冰山一樣),好無聊喔〜跟他比起來阿桃就有趣多了嘻嘻!還有會燃燒的哥哥還有蛇哥哥啦,好想跟青學的人玩啊啊啊啊───

翻了個身,遠山眨眨眼看到遠處的游泳池在大阪的豔陽底下閃動著翠青色的光芒,有點像孩提時代收集的彈珠,有著鑽石的璀璨和冰晶的色彩,總是令他愛不釋手。

啊啊他想起來了,這股異常的熟悉除了童年的回憶,那足以君臨天下的國王身上便是披著這樣冰鑽色的戰袍屹立在球場之上。他曾經聽謙也的伊達眼鏡堂哥(說到就生氣,每次見面都編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不跟他打球)意氣風發的說過,要是跟白石比賽他們家的跡部一定不會輸,讓堂兄弟倆差點沒在四天寶的網球場旁打場架來代替自家部長決定輸贏。

聽謙也的堂哥說冰帝的網球社人很多,有兩百多個那麼多,如果是在冰帝的話,大概就不用擔心沒人要跟他打球了吧?能夠跟超前他們學校比的不分上下,一定也是不能小看的傢伙,如果有能那麼多厲害的傢伙天天來跟他打球,該有多好哇!真是羨慕冰帝的網球社人這麼多呀〜不過他實在受不了那個跡部呢,真的是超級自戀的,嗯伊達眼鏡好像很喜歡他的樣子,大概冰帝的都是怪人吧?所以說如果他念了冰帝也會變的像他們那樣囉。遠山瘋狂的搖頭,露出千百個不願意的表情。不不不我才不要哩!

這樣說起來,立海的傢伙們才是強的都不像人啊,尤其是全國大賽的時候他為了幫超前一個忙,跟立海的大將玩了一會兒,沒想到他那麼恐怖!嚇的他最後只能被白石揹回觀眾席……立海的大將真的好可怕好可怕喔,真是不能想像立海的人怎麼在他手下存活的,每次看到那個人他都會覺得雞皮疙瘩全都升起來了。想到幸村驚人的絕招,即使在溫暖的四月天裡,遠山還是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唔嗯可是真田就不一樣了,是個很有趣的人耶〜立海的人都這樣嗎?看起來兇兇的其實人都很好,那個叫做仁王的人也超會變把戲,上次跌倒受傷也是仁王替他把痛痛送走的說!也許立海不只是看起來那麼恐怖的地方也說不定呢!

青學、冰帝、立海,那些個有些遙遠卻又似乎跟他很接近的場所,如果他不是四天寶寺的學生而是到了其他學校,會怎麼樣呢?遠山跳了起來,整個人倒轉一百八十度,細細的兩條腿攀著櫻花樹枝幹,他遠遠地眺望著杳無人煙的網球場。

也許他會跟超前組成宇宙無敵一年級雙打、也許會跟謙也的堂哥一同展開漫才表演、又或許是被立海的大將嚇的皮皮剉。

但那些都只是如果、也許、要是,不切實際的只能拿來在賞花發呆時當點打發時間的白日夢。

「找到你囉,小金。」

拉長了的慵懶音色從樹底傳來,遠山以驚人的柔軟度扭過頭,踩著沉重鐵屐的高大少年笑臉吟吟的注視著他,祖母綠的單邊耳環在東風裡折射出一大片異國的風情萬種,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千歲千里竟然也能擔當起尋人的職位,說給其他四天寶網球社的成員聽怕是會嚇掉他們一干人的眼珠子。

─────如果那些空想能夠點石成金……

紅髮孩子笑開了嘴,嬌小的身軀像豹子一樣躍下,輕巧地降落在千歲跟前。

─────那麼他也不會是四天寶寺的遠山金太郎了。

那名一向自由如風的流浪者蹲下身,仰頭對著自家新人輕鬆地微笑:「大家都在等小金喔,我們走吧!」

大大地頷首,遠山毫無顧忌地攀上千歲寬廣的背,三兩下爬上了專屬於自己的特別座、千歲的肩頭。他淘氣地笑,像和爸爸一同去遊樂園的兒子一樣,玩弄起千歲捲曲澎亂的髮絲,後者全然不在意,只是維持著一貫自然的笑容,不費吹灰之力地伏著遠山慢吞吞地向網球場出發。

遠山很喜歡坐在千歲的肩上,看著世界在眼前拓展的無限寬廣,黑髮男子的厚實背影穩重的讓他信賴,多次安心地在那塊專屬區域沉靜眠去。白石曾摸著他的面,輕輕的敘說總有一天他會超越自己、超越千歲,在不斷地成長之後攀爬到更高更遠之處,綻放強者才擁有的光彩。他不太清楚白石說那些話的意思,但還記得那時白石放在自己臉邊的那隻右手,暖的發燙。

「千歲你很慢欸!不要告訴我你順便去後山散步一圈回來了喔!」一推開網球場的木門,謙也高分貝的抱怨馬上連珠砲的轟向黑髮男子,放下肩頭上的遠山,千歲低頭望著謙也笑的無辜,讓後者毫無繼續開砲的氣力,只得聳肩悻悻然的轉向唯一拿千歲有辦法的同窗好友。

「嗯……我看是謙也你自己耐不住性子吧?」白石雙手環著胸,悠悠地丟出一句吐槽,讓金髮少年炸開毛氣得跳腳,頻頻批評那奶茶色髮的少年見色忘友,最後被黑髮學弟冷著臉一腳踹到人群後方去幫忙拉布條。

特意伸出不是毒手的右掌往遠山頭頂一放,白石的莞爾夾帶著萬分寵溺,右手撫弄過一頭柔軟的赤髮,細心地將黏在艷紅髮絲間的櫻華拈去,那孩子衝著亦師亦友,卻更像保護人的前輩咧嘴笑的開心。優雅的手指順著髮鬢溜下,摸摸遠山紅撲撲的臉頰,白石保持著完美的笑容讓開自己的身,令遠山能清楚的看到他背後一干正選為他悉心準備的生日布置及禮物──堆的跟小丘一樣高的章魚燒散發著熱氣和芬芳、拉開的紅布條上率性字體標著簡單的祝福,以及最讓他意外的是站在一片竹綠和鵝黃肩的那個藍色身影。

白色的帽沿下,金色的貓眼鑲在微紅的臉蛋上正和他的視線交集成火花的點,遠山不可置信的張大嘴,在確認到白石鼓勵的點頭後他開懷地笑開,破天似的嗓子高聲呼喚著錯誤的發音,千里迢迢來自關東的孩子還未來得及做好心理準備,就被足足健壯了自己十公斤的遠山撲倒在地。

「是超前呀───!!!」越前看著壓在自己胸前不停用噪音殺傷自己的遠山,那不停磨蹭自己、活像小狗見到主人一樣的反應,他幾乎以為遠山被後有條尾巴不停興奮地搖晃,除了無奈嘆氣以外,他也只能用容忍本日壽星的所有行為。

「超前你怎麼會在大阪啊?為什麼、為什麼?」

「吵死了……還不是你們學長死拖活拉拜託我過來的。」臉上寫滿了麻煩透頂幾個大字,越前想起一個禮拜前在家裡接到白石打來的電話時,他還以為對方是要打去同樣愛好植物的學長家,一個不小心撥錯而已,沒想到是要拜託他這樣一個苦差事:「今天不是你生日嗎。用比賽當禮物可以吧?」

「欸?!」驚叫一聲整個人從越前身上彈了起來,遠山睜大的雙眼裡滿滿的意外和不可置信,他急忙扭過頭,身後的白石和千歲並肩站著,對他放任的微笑:「真的嗎?太棒了───!」

抓起越前的手連拖帶拉的直接衝進球場,遠山像個活力用不盡的大孩子,喜孜孜地跳上跳下,一向冷處理的越前見他興奮到幾乎整個人都在顫抖,也不禁揚起了一絲躍躍欲試的戰意,球拍才剛握上左手,黃綠色的小球便飛過半邊球場飆速切進視野,勾起囂張的笑瞬間回擊,東西一年級新人早已不顧眾人的眼光,逕自跳進入了網球的兩人世界。

視禮節規範為浮雲的四天寶成員們也對自家一年級的舉動見怪不怪,轉頭過去端起章魚燒做爆米花,席地場邊看起東西新人的對決。白石婉拒了沉默的小學弟送來的點心,只是和千歲兩個人遠離喧嘩吵鬧的朋友們,安安靜靜地在坐球場邊的樹下遠遠望著遠山和越前宛如世紀末的對打。

「那個小武士……呵呵,是白石你找來的吧?」

白石伸了個懶腰,往旁一倒毫不在意他人眼光奶茶色的腦袋倚在千歲肩頭,閉上眼懶懶的回答:「啊,就想說小金一定會很高興……這下欠了不二那傢伙一個人情,麻煩哪。」

千歲聽著白石嘴上一陣抱怨(當然他也深知不二周助是個惹不得的狠角色),卻殊不知自己的眼角和唇邊滿溢著稱之為寵愛的情感,大手撫過少年薄色的髮絲開口:「藏真的很疼小金呢。」

白石抬眼,琥珀色迎上墨黑,嘴角勾起一個漂亮的微笑,沒有言語上的回應,只是很快又把視線轉回球場,那兩個超級新人似乎剛結束第一盤的比賽,蹦蹦跳跳的從場上退下,越前一手握著球拍一手擒著水瓶安靜地坐在長椅上休息,身為壽星兼地主的遠山則湊過去和前輩們分享起章魚燒小山。

忽地轉過頭,一黑一白的視線正好和金色雙瞳撞上,遠山「啊」了好大一聲,急匆匆地丟下章魚燒和球拍,拔腿朝樹蔭底的千歲白石衝了過來,不輸打球時回擊的力道,遠山撲進白石的懷中,雙臂緊緊地擁住了對方,紅色的腦袋就這樣埋進黃綠相間的衣物中。

「白石謝謝!超前是白石找來的對不對?」仰起小小的臉,閃著晶光的大眼睛迎上白石有些呆愣的表情:「咱最喜歡白石了喔!也最喜歡大家!能來四天寶寺打球真的太棒了!」

「欸──你不是說還要再打兩盤?還不快點回來。」遠遠的越前有些不耐地叫喚起遠山,紅髮孩子像觸電一般跳了起來,又一溜煙地奔向對方,再度展開第二次的戰局,場邊四天寶成員吆喝的氣勢完全不愧對大阪人的地方民族性,倒是身為部長的白石低著頭,在千歲的苦笑中接過面紙,擦去毫無形象的眼淚(「嗚嗚小金、小金真是個好孩子啊啊啊!」)。




吶吶、咱有沒有跟大家說過?

咱最最最喜歡四天寶寺了喔!





Fin.




註1.日文裡小金都是叫越前(echizen)コシマエ(koshimae),前者是音讀後者則是訓讀。中文翻過來都是一樣的意思沒有什麼意義,於是台灣官方刻意翻成超前(諸君不覺得不仔細看根本不覺得有錯嗎^q^)


不要問我時間軸在哪裡(???)
然後欸這個有些對各個學校的形容並沒有我個人的偏頗
都是盡力站在小金的角度去思考寫出來的
不過已經脫離那種天真無邪的年代很久了所以^qqqq^
人不是我殺的(逃竄)
這篇寫的有些碎有些不佳,希望各位海涵(好意思)

至於小金講話時第一人稱特意用了咱
是因為考慮到日文裡小金講話一個非常特別的方言稱呼方式:ワイ
那是近畿一帶的特殊第一人稱
就算是在四天寶寺的成員裡也是很特別的
所以故意不使用我,希望閱讀起來不會很奇怪(爆)

謝謝大家的閱讀:D
看到這邊的客官我都當做你們覺得小金超可愛的(喂)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2 Comments

Aries says..."小金超可愛的(舉手舉手)"
看這篇的時候隨著小金的視角去思考一切,感覺周遭的世界也變得和諧了。(笑)
幫小金慶祝的大家,表面上不情願卻還是遠道而來的越前也好,因深情(?)而形象全無的部長也好,千歲的平靜跟溫柔也好全都好喜歡……!><
2012.04.11 01:11 | URL | #- [edit]
依奧">
依奧 says..."Re: 小金超可愛的(舉手舉手)"
> 看這篇的時候隨著小金的視角去思考一切,感覺周遭的世界也變得和諧了。(笑)
> 幫小金慶祝的大家,表面上不情願卻還是遠道而來的越前也好,因深情(?)而形象全無的部長也好,千歲的平靜跟溫柔也好全都好喜歡……!><




要站在小金的角度思考真的好累(爆)
老了就沒辦法事事都那麼純真無邪
有時候也會羨慕他這樣的個性
小金真的是我們的天使(搥胸)

我最喜歡的就是四天寶一定會替大家慶生的這種感覺啊!
而且一定是大家都很用心的準備生(ㄍㄠˇ)日(ㄒㄧㄠˋ)禮(ㄑㄧㄠˊ)物(ㄉㄨㄢˋ)
我筆下的越前越來越傲嬌惹這樣不行(爆)
嗚嗚學姐我喜歡千藏啊(自己走)
2012.04.11 21:15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75-a1d2c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