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驅魔】灰階(五)


【驅魔】灰階(五)  渡海(拉神)



※與原作相距甚大,原作愛好者慎入


「該怎麼辦……」白衣的男子支著下巴,東方人特有的細眉糾纏成一團似毛球,眼框下有著淡淡的黑眼圈。

「室長,今天已經是神田昏倒的第七天了。」癱在沙發上的瑞巴擠出疲累的聲音,這幾天科學班和醫療班合作依然找不出神田沉睡多日的原因,大伙兒早就累的像條狗,但一向偷懶摸魚的科穆伊竟然反常地工作著,桌面上散亂著醫療書籍。

「嗯……」拿起馬克杯,科穆伊漫不經心的回答,現在的他一心一意專注在尋求讓神田甦醒的方法上。

馬克杯早已見底,科穆伊悻悻然的放下。背往寬大的室長椅一靠,疲憊的閉上了眼。

他從沒料到神田和亞連出任務會碰到諾亞一族的人,要不然也不會有今天的情況發生。

「躲不過嗎……?」

偽裝躲藏的再完美,終究躲不過命運之神的鷹眼。

該歸還的,他們掌握不住。


『那傢伙也差不多該逮到那兩個臭小鬼了吧……』男人自言自語道,拉緊寬大的斗篷離開充滿屍臭味的走廊,往雅與優離去的地方前進,神田擦乾眼淚,離去前不禁回頭望了望母親的遺體,咬牙,掩面跟了過去。


『小雅、小雅,』優一手緊抓著刀,一手則握緊哥哥因緊張與害怕而帶汗的小手,略帶鼻音的開口『我們要去哪裡?』

『我也不知道啊……』聲音顫抖著,表達出慌張與無助,畢竟再成熟他們依然只是七歲的孩子。

『嗚哇!』當兩人轉過好幾個轉角,正踏入廚房門口時,撞見了另一個慘不忍睹的情景。

和之前所看見的沒什麼差別,不外乎是染血的屍體和滿室的腥臭味,但唯一不同的是,血泊中有個兩人最至親的人。

『『爹!!』』撕裂心肺的痛苦慘叫,兄弟倆不顧一切地衝向那倒在地上的男子,白皙的腳踝浸泡在散發噁心臭味的血水中,趴答趴答地激起紅色的浪,染了兩人白衣裳。

一把形狀優美而沾滿血沫的武士刀插在男人的胸膛,深到穿越他厚實的身子甚至埋進了泥土地中,班雜的紅與赭散布在刀身上,讓人誤以為是這把刀在吸食著持有人的鮮血。

『怎麼辦……』雅的眼淚終於不受控制的掉了下來,順著小巧的臉龐滑落,優也差不多,兩兄弟望著父親的屍體,相擁而泣。

『找到了。』一個不屬於兩人的聲音出現,優驚嚇著緩抬起臉,門前是兩個穿著大衣的外國男子,手上拿著奇怪的武器『罪魁禍首。』

『你……你們是誰?』兩人站起身,顫抖著問道『是你們……把娘親、爹還有大家殺死的嗎?』

『是。』男人毫不避諱,用蒼老而略顯年邁的聲音回答,但他的回答激起了兩兄弟的憤怒。

『是嗎?』優垂下頭,黑髮上蓋住臉上的表情,血珠因重力一點一點地往下墜,隱約可以聽見他咬牙的顫斥聲。

『饒不了你們……』雅同樣低垂著頭,抓緊了優的小手。

像是對稱圖亦如照鏡般,雙子的動作一致的嚇人。

解開布袋,兩把細長的弧形日本刀赫然出現在兩人手上,動作俐落的抽出,刀鞘被兩人隨便的丟到一旁,兩人站穩了腳,直視著兩個男人的眼眸裡有著深層的憤怒、悲慟以及仇恨等等不屬於孩子應有的情緒。

『『絕對不饒過你們!!』』

兩人舉起了幾乎與自己一樣長度的日本刀,奔向兩個高大的男子,雙劍齊合,瞄準站在前方那拿著武器的人,金屬相撞激起亮眼的火花,在黑暗中格外顯眼。

『小雅!』

『知道了。』

兩個孩子藉由黑暗趁亂逃出狹窄的廚房,小心翼翼地壓低音奔跑而出的血浪聲音,男人則握緊武器,越過血潭追了過去,但另一個男人似乎沒什麼興趣,只是慢條斯理的跟著他走。


庭院一大片的蒼蒼青草因為殘酷的大屠殺而染上一層鮮紅,在銀色月光勾勒下,佇立於血腥草原中的雙胞胎更加怵目驚心,男人站在兩人面前,靜靜的等著雙子的下一波攻擊。

一陣疾風吹過,樹枝互相輕搔著彼此的臉龐,男人一瞇眼,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那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兄弟倆嚇到,提升了戒備,小小的眼珠子流露出緊張與恐懼,環視著四周。

『小雅,後面!』雅聽到優的大喊,還尚未回過頭,小小的身體已經被打飛,活像個破布娃娃似的落到地面,鮮血咳的一聲從喉間噴出,雅銀亮的愛刀也硬生生的脫手滑到一旁。

『小雅!』優狂奔到孩子身邊,眼框裡掛滿淚珠,毫不在乎的將刀放到一旁,心急地扶起雅孱弱而冰涼的身,不停的吼著他的名字。

『阿優……』那男人默默的往這兒靠過來,雅吃力的發聲,血沫擱置在嘴角『快點逃……不可以……待在這裡……會……被殺掉的。』

『不行,我不能丟下你一個人在這兒!』優慌張的望著雅不斷咳出鮮血的櫻唇,又望向漸逼近的壓力,他慌亂的抹抹淚,把雅的血也都抹到臉上去了『等我……我會救小雅的。』

他拾起刀,那是一把通體發黑,且黑的發亮的長刀,刀柄尾端還鑲有白石作成的裝飾十字,連貫到刀鋒的邊緣,是的,那便是神田現在所擁有的Innocence、六幻。

『因為……』他舉起刀,眼神中充滿了堅定與勇氣,那是孩子第一次學會挺身而出,為了保護他人而戰『小雅是我……』

「最重要的人……」在一旁竹林內望著這一幕的少年臉頰上滑過一行靜淚。

沒錯,對以往的自己來說,世界上最重要的,不是爹也不是娘親,而是這個跟自己擁有相同容貌的雙胞胎哥哥。

沒有人、能取代小雅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就算是拉比也不能。

『最重要的人───!!』小小年紀的孩子提起重量不輕的長刀劈了過去,支持他的是信念,要保護好親人的願望。

男人不躲也不閃,待孩子的刀砍過來的瞬間,他身型一晃,因刀重而無法掌握移動方向的孩子倏地撲空,小小的臉蛋吃進不少含著鐵銹味的泥土。男人居高臨下的望著他,而優則無法動彈,只是虛弱的看著他。

又一陣急行的薰風吹過,男人因戰鬥而破舊的斗篷被旋然颳起,斗篷下的面榮讓一旁的神田倏地瞪大眼,眼前上演的事實,跟他知道的完全不一樣,甚至可說是大相逕庭。

斗篷下的男人,身著一件滾著金邊與金扣的皮質大衣,左胸別了個銀的發亮的薔薇十字,在月光的照耀下相映生輝,而男人的臉,神田可以說是再熟悉也不過了。

「騙人……」神田緩慢的移動著腳步,眼瞳裡藏滿不可置信「不可能的!」

『狄耶特你還不下手?』另一個一直在看戲的男人開口,月光已完美的替神田說明了男人的身分,又一個讓神田無法相信的存在。

『快好了,克勞斯。』舉起手,武器就要落在倒地的優身上,了結那七歲小孩的性命當時,那人的動作卻停住了,眼裡流露出碩大的驚訝『這是……』

小孩身旁的黑刀,也就是六幻自己動了起來,擋在主人優的單薄身體上方,霎時綻放出海藍色的美麗幻光,讓兩個教團的元帥面面相覷,望著地上緩慢坐起身的優。

『六……幻?』優小小聲的開口,眨眨黑玉般的雙瞳『是你救了我嗎?』

『不可能……』克勞斯凶惡地走向前,欲動手殺了最後一個神田家的族人,六幻身上的光芒卻在克勞斯碰觸到它時突然放大,形成一個結界般的保護層,像蛋殼一樣地包裹住小小的優,宛如在保護他不讓他受傷害似地。

『這把刀是Innocence吧。』站在一旁的老元帥開口,那人便是神田最熟悉的,同時也是自己的師父、狄耶特元帥。

『這麼說,』克勞斯接口,摸摸光滑的下巴,這時他還不像亞連認識他時長了鬍子『這小鬼是適合者?』

『怎麼辦?』

『帶回教團吧,交給他們去裁定。』狄耶特在沉默很久後這樣決定,執起自己的武器,用力地往那層薄弱的結界打下去,意料中的,優還不懂得如何應用他的Innocence,武器造成的衝擊力讓本來就很虛弱的優受到重大的打擊,連聲喘叫都沒有就向後一倒,陷入昏迷。

克勞斯走向優,從團服內側的口袋拿出一個裝著透明液體的試管,捏著優的下巴,將它全數倒入他的口中。

『這是安眠藥,』率性地將管子往池裡一丟『包准他睡到黑教團還不知道要醒過來。』

狄耶特看著陷入長眠的小孩,只是短嘆了一聲,拾起那把漂亮而鋒利的日本刀,另一手背起優。

『對不起。』狄耶特望著優熟睡的面孔,年邁的臉孔出現一種異樣的情感,一種心靈掙扎時會出現的表情,然後帶著新的適合者離開,留下火光沖天、血腥味瀰漫的日式庭院。


「我想起來了……」神田走到雅已斷氣的屍體旁,語氣裡藏著許多複雜的情感。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精緻臉孔帶著不甘與憤恨,黑曜石般的眼睛沒闔上,不瞑目的眼裡似乎閃爍著怨恨的光彩,神田想那只是火光跳耀的反射。

「不是千年伯爵……」

「也不是諾亞或惡魔……」

握緊雙拳,前不久才乾涸的眼框又湧出悲憤的泉水,貝齒因了解事實的真相而顫抖著,響撤著喀喀的詭譎。

「一切都是謊言……」

「全都是黑教團那群混帳的謊言!!」

沒錯,他想起來了。

當年血洗他們神田一家的,就是黑教團的人。

而自己因為被發現是Innocence、六幻的適合者而倖存一條小命,被強迫帶回黑教團、強迫坐上驅魔師的位置。

因為自己對於家族那晚發生的事毫無記憶,他聽從黑教團給予的資訊:

────惡魔和諾亞毀了你的家,而一切全都是千年伯爵這個大惡人的錯。

他對此深信不疑,教團是賦予他新生的組織,他為他們而活,扛下驅魔師這殘酷的工作。他以復仇為信念,行尸走肉的活了十年。死心踏地的追尋夢中那男人的身影,期盼能親手手刃自己的仇人。他是這樣相信的,自己為此而活。

沒想到,全都是一場亂劇,全都是一場騙局。

而他、神田 優竟然是這場劇的大主角。

尋覓了十年,沒想到要找的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自己一直以來,都在為仇人犧牲奉獻,是嗎?

「哈哈哈……」神田爆出自嘲的笑,然後綿延不絶地傳過整個充滿死亡氣息的屋宇,隨著凋零的櫻花瓣送到太平洋的彼端,消逝。


夢境也該結束了吧?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8-475e0d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