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賀文】Moonlight Wine

幻哥!!!!!!!!!!!!!!!
第一篇MAGI竟然不是辛賈而是辛啾
你有沒有感受到我滿滿的愛意(??)
唉這兩個傢伙的個性都有點難抓,我努力寫出心目中的感覺!
希望你會喜歡,遲來的生日禮物請盡情享用吧!


※我不喜歡尖端的八人將譯名,選了簡體版本翻譯




【MAGI】Moonlight Wine(辛裘)





即使是在南國的辛德利亞,夜晚的風依舊是夾帶著海面襲來的些許寒意的,這一點從每日早晨綠葉尖端的露珠就可以一窺所然,斷斷續續的海風攀過圍繞著島國的自然屏障,溫柔地熄下最後一蕊街道上的燈火,為安眠的人們提供舒適的夜之紗幕。

今晚是睽違半年的謝肉宴,搭上辛巴達王出使煌帝國多月的平安歸來,以及歡迎新到來的阿拉丁等人,這次的宴席特別精彩、特別盛大,舉國歡騰的盛況,讓阿里巴巴和摩兒迦娜都為這個小巧國家的活力和好客大吃一驚,熱情而友善的人民、不分你我一同狂歡的祭典,以及人民對王的讚頌,再再的彰顯出辛德利亞的鼎盛繁榮,以及作為一個王的辛巴達是多麼的受子民愛戴。

宴會的尾聲隨著最後一個站崗的衛兵被賈法爾微笑著遣去休息畫上句點,被少女們圍繞著翩翩起舞的篝火只餘下燒盡的炭渣,杯盤狼藉後的混亂在首席政務官的吩咐下悄悄地恢復地乾淨整潔,讓人難以想像不久前這裡才經歷過一場歡天動地的盛宴,飽滿的月圓散發著微弱的光芒,替萬籟俱寂的大地蓋上溫和的薄被,但在這樣寂靜的夜晚,並非所有人都在宴會中筋疲力盡地倒向柔軟床鋪。

辛德利亞王、稱霸七海的男人辛巴達換下了那套過於華麗的正裝,單單披件防涼意的襯衣,總是束成一縷的暗色長髮隨性地散在肩後,偌大的窗口他倚著壁邊靠坐,從不離身的雷光劍擺在腳邊,辛巴達靜靜地望著碩大的滿月,他回想起旅行到雷姆帝國時那兒的人民相信圓月使人瘋狂,他猜想那肯定是因為滿月散發著過於動人的魅力,在名為夜空的畫布上染上過於美麗的色彩,才會使人忘卻自身的靈魂和理性。

小小啜了一口酒,辛巴達總覺得今晚的他特別清醒,不像過去狂醉後便失去所有記憶給八人將帶來大大小小的麻煩,重新為自己斟了一杯酒,又掏出了一個銀杯倒滿,他勾出一抹輕鬆的笑容開口:「還是別躲了吧,這兒可是我的皇宮呢。」

半晌風的聲音嘎然而止,遠方海浪拍打撞擊懸崖的厚重浪聲不絕於耳,辛巴達再度喝下一口他躲過自家下臣法眼偷藏的美酒,放下酒杯轉向外頭,高聳的圓弧石窗外,黑髮少年冷著一張臉立在半空中,從上而下有如天神似的打量著他。

啊、就選擇王的這點來說,說不定這孩子的確是神的一部分呢。

「如果你是要問我怎麼知道你來了,我的幾個部下也不是省油的燈。」辛巴達支著下巴、語調輕鬆,彷彿忘記他跟眼前的少年有過幾場生死殊鬥,對方的國家甚至野心勃勃的想侵略本國:「你一個人來的吧。」

煌帝國的年輕神官兼MAGI,被喚做裘達爾的少年瞪著辛巴達的笑臉,雙手插腰不屑地哼了聲:「開了一整個晚上的宴會,還喝不夠啊,笨蛋殿下就是笨蛋殿下,真不怕我趁你喝醉的時候殺了你。」

嘴巴上利索的打緊,慵懶的眼神和渾身的破綻,辛巴達從對方身上一絲一毫全無的殺氣就知道今天裘達爾也不過就是說說笑罷了,比起上次在巴爾巴德的瘋狂,今天的他看來是對生死決鬥性致缺缺,這也是滿月的魔力帶來的影響也說不定。

「你才捨不得殺我呢。」舉起銀色酒杯,辛巴達話裡充滿霸王的自信,成熟男人的話語間潛藏著酒精渲染的曖昧,金色的瞳孔在暗夜裡閃爍著精明的光采,裘達爾望著那抹王氣,再次認知到這個做事看來毫無章法、個性似乎風流隨便的這個男人,爽朗的笑容底下暗藏著的野心和狠絕肯定不下他選出來的王。

也是這點讓他至今心裡放不下辛巴達這個王之器,嘗試用不同手段不斷攏絡對方成為他的人的原因。

裘達爾扁扁嘴,解開了重力魔法輕巧地降落在窗台的另一端,大方地坐下,彷彿辛德利亞王的居所就是他在煌帝國的房間似的,伸手接過辛巴達遞給他的酒,也不管下毒與否─僅管他認為辛巴達不是那種會耍小手段的男人─,裘達爾一口飲盡,粗魯地將杯子扔回主人手上,隨意地抹抹嘴邊的殘汁抱怨道:「難喝死了,真搞不懂你和紅炎那傢伙為什麼都喜歡喝這種噁心巴拉的東西。」

「哈哈,那是因為你還是小孩啊,裘達爾。」飲去最後一滴香醇的美酒,辛巴達毫不在乎眼前的少年對自己的態度,但卻從衣兜裡掏出了一顆水果拋給裘達爾,見對方不疑有他的嚼了起來,而且眉眼間露出欣喜的神色,他就覺得有趣。

裘達爾像一頭野貓,想來的時候來,欲去的時候去,看似高傲不羈,但稍微賞點迎合他的甜頭,一瞬間就溫順了起來,然而一旦觸了逆鱗,炸毛的程度卻又讓人不得不折服其下。

不是主人,而是做為馴服師,是個很有趣的對象呢。笑的一雙眼瞇了起來,辛巴達看著裘達爾三兩口把水果吃得一乾二淨,他變出另外一個水果遞給少年:「還要?」

一手抓過食物,裘達爾看著辛巴達的笑臉一會,皺起眉頭做出一個作噁的表情:「少用那種眼神和臉看我,噁心死了。」

「喂喂喂,這是對給你食物的人的態度嗎?」

「我又沒求你,上門來的肥羊誰不要?」不客氣地回應辛巴達的無奈,裘達爾大口咬下水份充沛的辛德利亞特產水果。

桌上的酒瓶已經見底,辛巴達沉默著,僅僅是凝視著眼前的少年,沒有任何言語和動作,直到裘達爾率性地把吃剩的果核望窗外丟去,辛巴達才傷透腦筋地開口勸他不要在他的王宮製造髒亂,給侍女們帶來困擾,想當然爾,裘達爾吹了吹口哨,當做耳邊風。

一瞬間氣氛變得有些尷尬,裘達爾看著辛巴達,以為對方會開口說些什麼,怨恨也好、疑問亦可、咒罵也罷,但紫髮的王右手擒著金屬高腳杯,輕輕地晃動著杯底僅存的幾滴酒汁,彷彿在沉思而完全視少年於無形,等了近半個時辰,裘達爾的耐心近乎磨到極限,辛巴達才輕輕開口:「我去煌帝國的時候,什麼都沒表示,你現在跑來是什麼意思?」

裘達爾雙手枕在腦後,嗤笑一聲:「笨蛋殿下就是笨蛋殿下,敵我分明,你要我有什麼表示,熱烈歡迎嗎?還要幫你放煙花啊?」

「那你今晚跑來,為何?」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辛巴達抬起雙眼,深深地望向少年如紅寶石般神祕的瞳仁:「先說,要打架的話,我可不奉陪,今晚的月色這麼美麗,可不是個適合爭鬥的夜晚啊。」

抿抿唇,裘達爾扭頭,眼神飄忽地移向那輪銀盤,輕輕閉上眼,彷彿感應著什麼似的,空靈而平靜的神情,竟然也會出現在那個亂暴而瘋狂的裘達爾臉上,讓辛巴達一瞬間看傻了眼,少年也許是在聆聽風的歌唱吧,或者是欣賞大海的波濤合奏,那是只有MAGI才能理解的大千世界。

「誰知道,想來就來啦,你管得著我?」

聽到這種任性到不行的回覆,辛巴達也只是苦笑了下,順著對方的意聳聳肩:「是是是,神官大人,小的管不了你。」

裘達爾朝辛巴達露出轉瞬的淘氣笑容,像個孩子般單純,他緩緩伸出雙手,朝著飽滿的銀色月亮,像是在奉獻什麼一般,輕巧地捧著,在辛巴達訝異的眼神中,少年的手掌間開始聚集一縷縷淡色光點,銀白的流光在黑夜中閃爍著身影,一滴一滴聚合到裘達爾的手,形成液狀的物體,漂浮在掌心。

黑髮少年小心翼翼地捧著那銀色接近透明的液體,移到辛巴達的金杯上頭,鬆手讓水順順流下,辛巴達低頭看著杯子中的液體,像是水卻又有些不可思議的銀光流轉期間,還在思考這是裘達爾的何方把戲,對方伸手奪過了新灌滿的酒杯,咧嘴對他笑著。

測著臉,讓月光半打在黑暗中自己的頰上,裘達爾舉高了杯,萬分鄭重地、柔軟地在杯緣印下一吻,像是在祈禱似的、神聖的神情。

將杯轉了一圈地遞回給有些發愣的辛巴達,裘達爾刷地往窗外一跳,老早藏好的魔毯向上一升接住了主人,裘達爾一如往常半瞇著紅瞳,像隻高雅的貓居高地望著辛德利亞的王,笑的半是嫵媚半是惡趣味。

「送給你吧,今晚的月光。」驅使魔毯向上飄升,裘達爾的身影漸漸地消失在辛巴達的眼中,只留下最後的告別:「下次再來找你玩吧,笨蛋殿下〜」

辛巴達望向手中的酒杯,嘴角勾起笑,朝著裘達爾離去的方向輕輕敬酒,舉起杯,對準對方留下的痕跡,一飲而盡。

「什麼嘛,只是一般的水而已啊……」苦笑著,辛巴達斂下瞳,親吻著專屬於自己的酒杯,猶如在對待最敬愛的戀人,溫柔、深情、動人。

「但是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麗啊。」


Fin.



呃寫到最後我已經不知道在寫什麼了
我家裘達爾超中二怎麼會這樣?!!
越寫越覺得自己把裘達爾寫的像叛逆的青少年啊XD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85-0f939d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