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2012千歲生日賀文】

【2012千歲生日賀文】

接續白石生日賀那篇
除了ちとくら外會加上一點謙光
算是彌補暑假沒能好好給小光寫一篇生日賀文的賠禮(yay)




【網王】和你度過的每一年(ちとくら)



『……那麼接下來,讓我們歡迎紅組的下一組表演……』電視螢幕上撥映的是他們家每年必然收看的跨年節目,紅白雙色的組別各自穿著象徵自己隊伍的顏色,把整個舞台塞滿了半邊的赤和半邊的白,千歲穿著深藍色的半纏,巨大身軀窩在暖爐裡,懶洋洋地聽著妹妹美雪開心地跟電視上喜歡的藝人高聲合唱。

千歲家因為父母不住在一起,身為藝術家的爸爸又忙著處理明年巡迴展覽的安排,今年的跨年再度只有兄妹倆一起度過,對於兩個孩子來說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千歲通常會在下課時去超市買好跨年煮火鍋和蕎麥麵需要的所有材料,當然不能少了暖桌上的橘子,而美雪則被訓練出了一手好廚藝,就算只有兩人獨自過節,該有的一樣也沒少。

但是今年感覺就是哪裡不一樣哪……千歲趴在桌上,看紅組的藝人退場後,主持人再度口沫橫飛地介紹起白組的下一組,黑髮少年抓了顆橘子慢條斯理地撥開,丟了片入口,有些酸澀。

去年的大晦日他還在四天寶中學念書,在那所學校,你唯一不用擔心的就是過著無趣的日子,即使是在歲末年終的最後一天,四天寶寺網球社的正選依然沒有忘記搞笑者為王的精隨,被得知生日就是大晦日,整整一天他都在捧腹大笑和感動中度過。

當然,還有那個素色少年淺淺的微笑,柔軟的眼神,以及一句冷空氣中的祝福。

完美主義派的白石跟他完全不一樣,千歲的生日禮物跟卡片在他一大早睡醒打開信箱時就安份地躺在紅色郵筒中,方方正正地黏好,字體工整而纖細,禮物的包裝無可挑剔,跟他親愛的戀人沒有什麼兩樣。

『唉如果白石可以把自己快遞過就來更好哩〜』千歲邊擺著碗筷,半開玩笑地對廚房裡的美雪這樣說著,被自家妹妹賞了一句「哥哥不要說傻話快點來幫忙」,讓他開始覺得白石說的沒錯,妹妹這種生物,越長越大越不可愛啊。

叮咚!叮咚!

門鈴響的一瞬間,美雪和千歲面面相覷,女孩歪了歪頭,千歲疑惑地看著門,思考在人人忙著跟家人團聚一起迎接嶄新一年的時刻,有誰會來敲他家的門。

「會不會是爸爸工作完提早回來啦?」美雪披上紅色半纏走向門前,千歲囑咐著看清楚是誰再開門,卻被回了一句又不是小孩子了。

千歲把注意力移回紅白對抗賽,想起前幾年他還跟四天寶寺的大伙一起看波妞的主題曲在紅白上被演唱,吉卜力動畫迷的他激動的雙眼發光,順著音樂在謙也家的電視機前搖晃著身體,逗笑了忍足醫生一家。

「哥哥!」美雪的呼喚傳來,很快地紅色身影帶著一抹曖昧微笑鑽回暖桌中,繼續盯著電視看:「找你的唷!」

「我?」誰啊?這個時間?

對妹妹的話雖然疑惑,卻也不疑有他,走向了大門:「嗨嗨,請問是哪位找?」

「好久不見哪,千歲。」

米色的大衣跟那頭藕灰色的短髮是如此的相配,比起上次見面,對方的劉海似乎長了些,最喜愛的嫩草色圍巾是去年冬天千歲特別為對方挑選的聖誕禮物,氣息間吐出的白煙飄過凍紅了的臉頰,白石藏之介笑的輕淺自然,琥珀色的眼中反射出一臉訝異的千歲。

「白、白石?!」雙手握上對方的肩,千歲張大了嘴,眨巴著一雙黑眸:「你怎麼會來?你不用跟家人過節嗎?」

「你說,」白石伸手反握住千歲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輕輕地放上自己的臉頰,溫熱的暖度沿著皮膚透了過來,千歲看著白石閉上的雙眼,表情寧靜又虔誠地回答著:「你想我的時候,可不可以去找我。」

「這只是同樣的問題,不是嗎。」肯定句的形式,白石睜開眼,露出平時完美自信的笑容。

──是的、是的,我想你了,我思念你的一切,所以我來了,來看你了。

「藏……」收回放在白石頰上的手,千歲狠狠地抱緊半年多沒見的戀人,深深地把頭埋在對方肩窩,白石什麼也沒說,只是微笑著撫過千歲寬大的背,像是在安慰孤單的孩子一樣。

他怎麼會不知道,即使是千歲這樣的男人,也會有思念一個人的時候。

「生日快樂,千里。」

「唔嗯,謝謝你來找我,藏。」悶悶的聲音從耳際下方傳來,白石拍拍對方的背,示意對方放開自己,千歲鬆開環抱對方的雙臂,笑容純真像個得到寶物的孩子,一瞬間白石竟然想起還在四天寶寺中學部叱吒風雲的那個關西新人。

「去約會吧。」千歲牽起白石的手,在對方半是疑惑半是傻眼的眼神中劃開咧嘴笑到。




結果千歲口中的約會,就是一起去神社參加新年禮拜以及聽跨年時的一百零八下撞鐘罷了。白石喝著紅豆年糕湯,跟千歲在低溫特報襲捲的戶外看著一大群跟他們一樣不怕凍死的老老少少在神社的攤子前來來回回,熱鬧的叫賣聲和帶有九州方言的對話讓整個場子似乎都暖了起來。

第一百零八下的鐘聲莊嚴而神聖地被敲響,在眾人的歡呼尖叫下他們贏來了新的一年,震動的感覺隨即從大衣口袋傳來,白石掏出手機一看,老友謙也打來的電話,連報新年都得比誰都快上一步,真是不愧對浪速之星的名號。

『喂喂?白石嗎!?』看起來謙也那端也是熱鬧的很,這也難怪,道頓堀這樣的地方,不知道可以吸引多少年輕人去跨年,不仔細點都快聽不見電話那端元氣飽滿的聲音了,即使謙也已經使盡了肺活量在怒吼似的。

「唷,謙也,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白石!今年也請你多多指教啦!』

「哈哈,這麼多年的朋友了,講這些未免太客套。」用嘴型跟疑惑的千歲告知電話的另一端是謙也,白石提高了音量:「你和財前還在道頓堀啊,煙火怎樣啊?」

『還不錯啦!跟光一起的話看什麼都很讚的……唉唷疼疼疼!財前你幹嘛啦,害羞也不是這樣表示的,喂、你還踢!』

這兩個傢伙,才剛開始新的一年,跟以前完全沒變呢:「我跟千歲這邊沒煙火,倒是聽了新年鐘聲,待會打算去神社參拜。」

『喔喔,記得幫網球社求個好籤啊社長!』電話那頭似乎傳來很細碎的財前的聲音,謙也的聲音離電話稍為遠了些,再回到話筒上時他急急忙忙地開口:『抱歉啦,我得送光去搭末班電車才行,先這樣吧,回學校見!』

「OK,回頭見,新年快樂。」按掉通話鍵,一蕊小巧的白輕輕地降落到白石的手背,亞麻髮色的少年抬起頭,這才發現原來過於冷冽的空氣是在預告著九州少見的降雪。

「下雪了吶。」千歲站起身,喃喃自語又像講給白石聽一樣,用他厚實、生著小繭的手盛起那些冰冷的美麗結晶:「多久沒在老家看到雪我都快不記得了。」回頭他朝白石孩子氣地笑著:「一定是為了歡迎白石來到九州吧!」

白石靜靜地看著千歲說出毫無邏輯的話,噗呲一聲忍俊不逡地笑了出來,搞的千歲一頭霧水。

「我倒覺得,是為了慶祝千里你的生日呢。」莞爾,手指與手指十指交融。

「明年也請多多指教,千里。」

「啊啊,我也一樣喔,藏。」將額頭輕輕地靠在較矮的白石頭上,千歲笑的比誰都暖,比誰都深。



未來的每一年,都要和你一起度過,那一定是我們最大的願望,對吧?




Fin.


小番外(謙光):


謙也不太記得發生了什麼事,總之等他們倆個都醒來時,站在他們面前的是一臉無奈的車掌。

「同學,已經到終點站囉,你們再不走我們很困擾的。」看到其他車廂的燈已經黯淡,謙也瞬間從半夢半醒嚇回現實,抓起還搞不懂狀況低血壓中的財前忙不迭地跟車長致歉,背著昏迷的黑髮少年步出車站,想當然爾,路上除了24hr便利超商的招牌燈還亮著外,幾乎沒有活著的生物或開著的店家來告知他們這世界是存活著的。

「慘了慘了,這下怎麼辦。」看到車站上顯示的站名,跟梅田車站差了不少站,就算搭計程車恐怕半個小時跑不掉,何況只是高中生的他根本沒辦法負擔計程車錢。

財前發出貓一樣的嗚咽,繞著謙也的手抽動了下,卻沒有醒來,謙也看著睡的香甜的戀人,無奈地笑,笑的溫柔。

好吧,也只好負起責任,把光揹回家囉。


Fin2.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88-717d1e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