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MAGI】Family(辛賈、隱卡西阿里)

※吸血鬼パロ
※原作設定、漫畫→
TEMARIさん




【MAGI】Family (辛賈)




他一直覺得,他們幸福快樂的太不真實。




從許久以前,這棟接近廢棄的古堡就孤獨地安坐在森林當中,臨近的村落零星地有人會駕著馬車橫越整片枯林,馬匹的嘶吼與馬蹄噠噠聲踩碎的不只是晚秋的落葉或是深冬裡的雪,更是這裊無人煙的地區長久的安寧,偶爾迷途者會恰巧撞見這幢大房─彷彿被大火煙燻過的黑磚上爬滿了凋零枯黃的長春藤,積著厚塵的玻璃花窗裡透不出一點亮光,深鎖的厚重大門華麗卻老舊─在霧氣的籠罩下,沒有一個人敢拉起那掉漆的古老門環,試探主人是否願意接待一位飢腸轆轆的旅人,死氣沉沉的房屋與陰森的寧靜,驅散了每一位懷著好奇心的人,於是,從未有人得知,古堡的主人和這棟房屋一同度過了多麼冗長的歲月。

說他的記性不好,恐怕認識賈法爾的人都不可能會相信,畢竟那是一個可以將所有吸血鬼名字背得滾瓜爛熟的人(別忘了那些老吸血鬼貴族的名字全都長的一塊墓碑塞不下),然而問起這位生著娃娃臉的吸血鬼他究竟真實年齡是多少歲數,他會傻著眼,在腦袋當機了好幾秒後才苦笑著回覆你他老早忘記了。

沒有人知道銀髮的吸血鬼為什麼選擇擁抱永生換取不死的生命,拋棄了溫暖的太陽墮入無盡的黑夜;正如同沒有人曉得賈法爾究竟獨自一人走過了幾個春夏秋冬,和古堡一同沉眠在死水般的時光靜靜地腐朽著。

直到那個人的到來,辛巴達的出現,讓賈法爾忽地回想起還是人類時,最後一次見到的陽光,黃金般的色彩,和辛巴達的雙眼相同,是那麼的耀眼、炫目、燦爛,灑在他的肌膚上,溫熱得讓他流淚,而不像現在,僅僅一縷的日光,就足以使他的身體灼傷潰爛。

那個男人的出現,打亂了賈法爾平靜無奇的生活,讓一切都變得荒腔走板,就好像一顆沉重的石子投進了明鏡止水的湖中,從湖心深邃激起一波一波的漣漪,撼動著曾經冰封著的賈法爾的內心。




「馬斯魯爾。」被輕聲喚住的城堡守衛轉過他高大的身子,動作有些緩慢僵硬,面無表情地俯視著他唯二認同的主子之一、賈法爾,對方溫和的眉眼間藏著一些焦急,他難以運轉的腦袋辨識出銀髮青年臉上的表情大致上可以稱之為擔憂,但能有什麼事情讓一名吸血鬼產生這麼人性化的情緒?

「你有看到阿里巴巴和摩兒迦娜嗎?」

搖搖頭,看見賈法爾嘆口氣,張開的嘴裡有尖銳的虎牙,他插腰不禁抱怨起家中的三個孩子越來越像那個一天到晚被列入失蹤人口、獵人們傳說中神出鬼沒的自家伴侶,馬斯魯爾不確定賈法爾究竟是講給他聽呢,或者是一種老年人的抱怨絮叨而已,畢竟辛巴達來無影去無蹤,老愛往外跑也是不爭的事實,大發雷霆的古堡主人經常命令他把不見棺材不掉淚的紫髮吸血鬼硬生生的關在門外,直到旭日快升起的凌晨才把躺在樹幹上睡得直打呼的辛巴達放進來。

說穿了,賈法爾先生還是心軟的。馬斯魯爾心想。要不然大可以讓辛先生在外頭被烤成焦炭。

「賈法爾哥哥……」轉過身,賈法爾看到矮小的身影從長廊陰暗處緩緩的步出,搖曳的燭光下出現了幾隻拍動著翅膀的黝黑蝙蝠,阿拉丁心愛的寵物們優雅地滑翔,輕巧地降落在鍍金的花雕水晶燈上,像溫馴的鳥兒,明顯是剛睡醒的男孩穿著綢緞長袍,揉著惺忪的睡眼撲向蹲下身的賈法爾:「我肚子好餓!」

銀髮的吸血鬼溫柔的微笑,撫平阿拉丁睡翹的藍髮,背後的馬斯魯爾早已消失蹤影,不必賈法爾的吩咐,這名優秀的古堡守衛亦很清楚比起失蹤的一大兩小,現在是該先去準備阿拉丁的早餐,賈法爾牽起孩子的手向兒童房的方向前去:「好好好,先去換衣服梳洗一下,紳士可不能亂七八糟的去見淑女啊。」




應阿拉丁的撒嬌幫對方編了麻花辮並且換上外出服,賈法爾和阿拉丁來到餐廳時桌上已經擺滿了一桌豐盛的早餐,連高腳杯裡都倒滿了艷紅的液體,然而那絕非紅酒或是葡萄汁───而是他們這群夜行者賴以為生的鮮血。

看著小男孩笑顏逐開地狼吞虎嚥餐桌上的麵包跟血液,一張小小的臉蛋洋溢著幸福的笑容,讓賈法爾不禁溫柔地莞爾,阿拉丁這孩子雖然也是個吸血鬼,還懂得尋養蝙蝠和使用魔法這些難能可貴的技巧,卻總是帶著童稚的一顆心,宛若他那長不大的外表一般,在賈法爾面前,他僅僅像是個愛跟母親撒嬌的孩子。

「阿拉丁,你知不知道阿里巴巴跟摩兒迦娜他們兩個去哪裡了?」拿起餐巾替自家孩子抹去嘴角的鮮紅跟油膩,賈法爾想起那兩個連早餐也沒吃過就出門的孩子,不禁開始認真的擔心兩個孩子的安危。

辛巴達連著幾日不在城堡是有原因的,他們的情報網捕捉到了令人不寒而慄的消息,根據賈法爾信賴的情報人前幾日捎來的信,那名聞遐邇的吸血鬼獵人團體、霧之團不久前來到了森林外圍的村子,還住了下來,辛巴達或許是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日,他蹙起了眉頭,鄭重地跟賈法爾承諾他絕對不會飯險,銀髮青年才好不容易答應讓他去村子裡探查情報。

每一個不死者,他們唯一害怕的唯有獵人手上閃著冷光的槍,銀彈足以讓任何年高德劭的吸血鬼正式擁抱死亡,所以他們總戲稱死亡若是有色彩,必然是銀的發白。

賈法爾不是沒有聽過霧之團,在他漫長的一生中他遇過許多獵人,也曾從獵人手下逃脫過,但是距離最後一個獵人來到這寒冷孤寂的森林邊緣,已經將近幾百年的歷史了,上一個獵人沒能成功的殺死同樣閃耀著銀色光芒的賈法爾,反而帶給了他嶄新的命運─辛巴達的轉變。

對過去的賈法爾來說,死亡從來不是一個值得浪費他一分一秒去思考的課題,面對死亡對他來說家常便飯,就跟喝下一杯有些苦澀的紅茶一樣簡單而優雅,然而現在一切都不同了,他有了伴侶、有了一個可以稱之為家的歸屬,這個古堡不再冰冷、無情、孤獨,散發著腐朽和僵化的臭味,取而代之的是孩子們的歡笑聲與散發著香氣的餐點,死人如他們應該是沒有體溫的,但是當三個孩子與辛巴達擁著他的身體時,他似乎感覺到了多年前早已喪失的溫度。

他開始畏懼死亡,害怕好不容易到來的幸福在一聲槍響下灰飛雲滅,但更令他毛骨悚然的是,想像辛巴達渾身是血地倒在他眼前,來不及伸手擁抱,那男人就在眨眼間化為灰燼。

「知道喔!阿里巴巴今天拜託摩兒姐教他怎麼狩獵,應該……」歪著頭,阿拉丁想了一下,燦笑著對賈法爾說出他最不願聽到的話:「是去村子裡了吧。」

這下麻煩大了。賈法爾咬牙,沉下臉,倏地站起身,在阿拉丁不解的呼喚中交代馬斯魯爾好好看著藍髮的孩子,他披上相當低調的旅行斗篷,藏起尖牙和指甲,裝作夜半趕路的旅行者再好不過。

「您要去村莊嗎,賈法爾先生。」馬斯魯爾拉來銀髮青年的愛馬,身邊跟著有些擔心卻又不太了解狀況的阿拉丁。

「不去不行,」牽過韁繩,賈法爾躍身上馬,表情嚴峻,馬斯魯爾敢說,就算對辛巴達如何嚴厲發火,他也從未看過這名溫和有禮的主人露出這樣懾人的表情:「辛也不曉得去了哪,我得在他們被霧之團發現前帶回他們倆才行……喝!」

黑色的馬如箭離弦一般飛快地衝出城堡,一瞬間把兩人拋在身後,午夜的森林只有貓頭鷹嗚嗚的低鳴,馬匹快跑的單調節奏在深邃無人的密林中更顯得是令人焦躁的空洞回音,賈法爾掩著引人注目的銀髮,驅使著馬加快速度奔馳過佈滿腐爛枯葉的幽徑,心裡暗暗感謝今天晚上的烏雲如此厚重,掩蓋住每一絲的月光。

他不敢想像,如果等會到了村子,看到阿里巴巴或摩兒迦娜慘死的屍體,或者焦黑扭曲的骸骨,他會有什麼反應。

還有……辛。

賈法爾抓緊韁繩,他知道自己變了,學會了怎麼愛與被愛的他不再是冷冰冰的自走屍骸,說來也好笑,他卻越來越像一般人類,他十分害怕,身邊擁有的一切會硬生生的被命運奪走─辛、阿拉丁、阿里巴巴、摩兒迦娜還有馬斯魯爾,他最重要、最寶貴的家人們。

看到了!遠遠的,藉由吸血鬼優異的視力,賈法爾看到了破爛木板標示著村子的入口,他開始放慢馬匹的速度,並警戒起身邊的一切。

「等等,賈法爾!」一個暗色的身影以人類不可能辦到的速度由附近的樹叢竄出,強硬地抵擋在賈法爾前進的路線上,銀髮吸血鬼聽見那熟悉的音調,口中低喊一聲,使勁一拉,受過優良訓練的馬匹安靜地抬高前腳以免這緊急剎車的動作波及到來者。

拉下斗篷的帽子,賈法爾跳下馬,半疑惑半著急地開口問到:「辛!為什麼在這?!還有那身裝扮是……?」

如瀑布般的紫色長髮不像平常一樣扎在脖子下緣,而是換成了高聳的馬尾;一反平日鋪張高調的西裝燕尾服與高檔斗篷,而是穿著佈滿補丁的粗布衣裳與明顯是農人才會穿的鞋;臉上和身上沾了汙垢與泥土,紫色的髮絲中也雜著幾片枯葉與草根,然而那金色的雙眼和不可一世的自信笑容讓賈法爾知道,毫無疑問這個男人就是他的辛巴達。

「回去再解釋。」辛巴達無所謂地笑到,轉過頭朝到路旁的草叢招招手,幾陣騷動後金色的頭顱露出,阿里巴巴低著頭,怯生生地走了出來,後面跟著看起來滿臉不高興的紅髮少女,鼓著頰像是平日不滿桌上的肉煮的太熟了一樣,但兩個孩子看起來都平安無事,讓一顆心七上八下的賈法爾好不容易放下心來。

「賈法……」阿里巴巴跟摩兒迦娜還來不及開口,賈法爾一個劍步衝上前把兩人抱在懷中,輕柔地摸著兩人的髮,雙手竟然久違的顫抖著,他確定這絕對不是因為深夜的寒氣。

「太好了……你們沒事。」

「要說什麼回城堡再說吧,賈法爾。」辛巴達吹了個口哨,不出幾分鐘一匹棕色、提著幾個麻布包的馬奔了過來,紫髮吸血鬼跳上馬,一把拉過阿里巴巴並朝剩下的兩人催促到:「快走吧,賈法爾。你也知道村子現在不安全。」

辛巴達望向賈法爾的眼神凌厲,時不時地還盯著村子遙遠處緩緩移動的光點,在男人難得嚴肅的眼神背後似乎還藏了什麼訊息,不僅僅是安全問題。賈法爾點點頭,拉著紅髮少女上了馬,和辛巴達策馬離開村子口,迅速地讓身影消失在通往森林深處的霧氣中。




「阿里巴巴、摩兒迦娜,你們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們。」

兩個偷溜出去的青少年正襟危坐,隔著華麗的方形長桌,蒼白蠟燭的間隙之中坐著城堡的主人,銀髮的吸血鬼嘆口氣,眼神有些陰鬱,交叉的雙手安在頷下,一時間那樣安靜高貴的姿態,讓兩個孩子確信賈法爾的確是一名擁有悠久歷史的吸血鬼。

「是我硬拉著摩兒迦娜出去的,跟她──」

「我沒有要責怪你們的意思。」賈法爾伸出一隻手,作勢要阿里巴巴不需解釋,或者護航同伴:「當然,辛也沒有,我們都只是擔心你們的安危而已。」

賈法爾沉默了一會,緩緩地低聲開口:「我應該先告訴你們的才對,最近村子裡來了一群吸血鬼獵人。」金髮少年與紅髮少女瞪大了雙眼,賈法爾想這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的,對這兩個年輕的吸血鬼來說,獵人恐怕還是他們在這城堡度過的安樂歲月中頭一次遭遇的危機:「所以可以的話,在他們離開前,先不要去村子,好嗎?」

摩兒迦娜靜靜地看著銀髮青年的微笑,迅速地撇了相當失落的金髮少年一眼,點點頭:「了解。真的很抱歉,賈法爾先生。」

「……我知道了,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賈法爾先生。」拉開椅子,看起來萬分沮喪,毫無平時元氣的金髮少年朝賈法爾點了點頭,便表示要回房休息,很快地上了樓,摩兒迦娜也隨著馬斯魯爾前往餐廳用餐,偌大的大廳只剩下賈法爾一個人面對搖曳的燭光。

「你在吧,辛。」連頭也沒轉,賈法爾肯定地說到,紫髮的男人穿著睡袍從門後出現,隨興束起的長髮還滴著幾滴水珠,順著頸項上的青色血管滑進衣袍中,看來是剛洗盡連日來出外偵查的疲勞與骯髒。

辛巴達手中拿著一瓶紅酒晃了晃,輕鬆地笑著,將另一隻手夾著的其中一個高腳杯放在賈法爾眼前,替他倒足了滿滿一杯酒,同樣的暗色猩紅,放進口中卻沒有血的腥味,而是一股酸澀。

「單刀直入吧,我們現在很危險。」飲盡杯底的酒,辛巴達站在高聳的花窗前,黑暗中被燭火點亮的金色雙眼相當銳利:「霧之團威脅性太高了,就算你我逃的走,那三個孩子是不可能的。」

「另外就是,」辛巴達猶豫了半秒,最後斂下眼,表情無奈中夾雜著糾結的扭曲,不情願地開口:「阿里巴巴那傢伙,竟然跟霧之團的團長勾搭上了。」

賈法爾一瞬間過於震驚,以致於手中握緊的高腳杯在尖銳聲響後出現了蛛網般的裂痕,他看著辛巴達,心想怪不得摩兒迦娜的心情如此差,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瞳晃動著,壓下心中的一絲寒顫輕聲開口:「那孩子的身分……被發現了嗎?」

紫髮男人搖頭:「我也是今天才發現的,看起來一段時日了,沒被發現真不知道該說那孩子運氣好還是……總之他們不能做朋友,吸血鬼跟人類也就算了,吸血鬼跟獵人?這跟飛蛾撲火沒什麼兩樣。」

賈法爾聽著辛巴達的一席話,沉默了許久,一句話都沒有吭聲,他沉靜的黑色雙眼望著遙遠的房間另一端,眼神有些迷惘混沌,宛若一潭平靜的湖水被突如起來的疾風掀起一陣風浪一般,辛巴達看的出來,賈法爾在思考,握緊又鬆開的雙手鮮血由柔軟的掌心蜿蜒著流下,被尖銳的硬指甲刺穿的肌膚被迫快速再生,然後又被力道過猛的指尖穿透,週而復始的行為像酷刑或拷問,逼迫自己挖掘答案,辛巴達很不喜歡賈法爾的這個壞習慣,就好像在藉由虐待自己求得什麼一樣,非常變態的思考方式。

信步向前,用力拉過賈法爾的手,在對方習以為常的眼神下辛巴達伸出舌,動作輕柔而緩慢的舔拭掌心殘留的冰涼血液,順著掌上的紋路溝渠,一點一滴,細心而耐心地,不帶任何的情欲蜿蜒過每一吋肌膚上的傷痕,直到賈法爾的手掌恢復淺蔥般的色彩,才依依不捨地在手背上獻上一吻,放下對方的雙手。

「你可以不要每次都用這種方式幫我療傷嗎?」無奈地看著舔著自己嘴唇,一臉曖昧笑容的辛巴達,賈法爾垂著肩微弱地抗議到,雖然吸血鬼的唾液確實有絕佳的醫療效用,但賈法爾總是會不禁聯想起對方在床第間溫柔深情的愛撫,他總是懷疑辛巴達是不是根本以吃趁機豆腐、看他的反應為樂。

「別這麼說嘛,賈法爾。」撈起對方沒喝完的酒杯,灌下最後一口酒,辛巴達冰冷的大手撫上賈法爾的臉頰,輕輕摩娑著對方細緻的面容和柔軟的銀色髮絲:「因為我很愛你啊。」

賈法爾抬頭看著辛巴達微微上揚的嘴角,一雙燦爛色彩的眸子中漾著百年來不變的深情,那是在面對哪一個女人都不曾出現的,只屬於賈法爾一人獨一無二的寵愛,銀髮青年反手握住辛巴達的手,緩緩將頭顱埋向對方胸口,另一隻手環住他的腰,像是撒嬌一樣的反常姿態讓辛巴達愣住。

「辛,我第一次這麼害怕。」

「嗯,我知道。」

「我不想失去你,失去他們……」失去現在的幸福生活。

「不必害怕啊,賈法爾。我不是說了嗎……」辛巴達將賈法爾拉入懷中,像是多年前他正式踏入他的世界,那個驚心動魄的夜晚,一切總在辛巴達的擁抱裡安穩下來。

「我不會永遠讓你一個人哭泣。」




Fin.




<後記>

太感謝TEMARIさん超讚的設定
更感謝她願意讓我以此設定寫小說 ( ;∀;) カンドーシタ

雖然沒有很明顯但辛賈之外,背後隱含著的CP是卡西阿里!
希望有機會可以寫到卡西阿里的正文XD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91-f240ee2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