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The world is never tranquil,and so are we.

【HP】The Road Not Taken-end

【HP】The Road Not Taken(犬狼/詹泰)

Caution!本作配對含親世代犬狼&19年後孫世代詹泰(詹姆‧天狼星‧波特×泰迪‧雷木思‧路平),以及些微19年後孫世代思蠍(阿不思‧賽佛勒斯‧波特×天蠍‧馬份)。19年後狀況腦補有,反感者請速點上一頁離去,謝謝。


┤尾聲



叮咚───!

波特家為數不多的麻瓜用品在飄著小雪的傍晚突兀地響起,遺憾的是,室內實在太過嘈雜,電鈴單調的聲音就這樣活生生的被孩子們的尖叫、廚房中熱湯冒泡的咕嚕聲、大人們的豪爽談笑和女眷們的抱怨蓋過,來人抱著禮物杵在門前,聽見木門板後傳來的嘻笑聲,不自覺地勾起了一抹微笑。

「小詹,幫個忙,放下你喬治舅舅送給你的聖誕禮物(一打會自動隱形的假魔杖)!」紅髮少婦從廚房裡探出頭,製作聖誕大餐的勞累讓她的臉上布滿汗珠,沒好氣地命令正熱衷於和喬治分享惡作劇心得的亂髮男孩:「門鈴響了,去開個門好嗎?」

「呿,正講到精彩的地方耶!」詹姆嘟囔著離開軟骨頭,留下吃吃笑著的喬治:「怎麼就不叫小思還莉莉呢?每次都是我!」

「小詹,再抱怨的話當心待會你媽扣留你的聖誕布丁喔。」帶著圓框眼鏡的男人用魔杖指揮著閃閃發光的裝飾品,將他們移到莉莉和雨果尖聲指示的地方,每年波特家的聖誕樹擺飾都得要莉莉親自審視過,這充滿美感的小女孩才會滿意。

詹姆扁扁嘴,對於自己是長子就得做的比弟妹們多感到不爽快,縱然他的比爾舅舅對他循循善誘多年,他還是不喜歡這種感覺。臭著一張臉快速拉開門,心裡想著是哪個不識相的傢伙打斷了他分享惡作劇藝術的樂趣,待會非得送他一個奶油金絲雀做回禮不可,一抬頭,穿著軍綠色旅行斗篷,繫著純黑圍巾的泰迪就站在他眼前,而跟那樸素單調著衣著絲毫不搭嘎的,是少年一頭的泡泡糖粉紅色短髮。

「泰迪?!」詹姆不曉得自己驚訝的原因,是因為說好要留在霍格華茲跟超勞巫測度過聖誕假期的泰迪忽然出現在他家門口,還是因為原本頂著一頭溫暖沙金色短髮的少年忽然換成過度前衛的髮色。他像金魚一樣開闔著嘴,看泰迪自動地走進溫暖的大屋,開始向同樣吃驚於他出席的長輩們問安,很明顯的,大家也對泰迪的新髮色有著非常大的意外:「可是、你不是說……」要留在霍格華茲?

唯一不驚訝的好像只有哈利,有些戲謔的表情出現在男子臉上,他看著自己的教子乖巧地將外套和圍巾掛上會自動跳來接待客人的衣物架,轉頭過去對詹姆笑的俏皮:「Well,我覺得偶爾來點驚喜也不錯啊!」

偌大的屋子裡瀰漫著聖誕佳節的氣氛,泰迪算早到的,哈利還有老早把店丟給工讀生的喬治、榮恩正帶著莉莉與雨果布置波特大宅,撞到天花板的聖誕樹和屋子的大小角落無一不掛滿了小仙子、拐杖糖和會變色的彩帶,不遠處的廚房可以聽到金妮和妙麗的聲音,鍋碗瓢盆的撞擊鏗鏘有力,跟淡淡的食物香氣一同飄散出來,感覺得出來女眷們正卯足了火力要做出令人垂涎的聖誕大餐,泰迪看著這一幅天倫之樂的溫馨景象,那熟悉氣息讓他打從心底感覺到自己終於回家了,回一個有人等待他的家。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哈利?」

「來的太剛好了,泰迪!」剛輔佐完小女兒親手放上聖誕樹頂的星星,哈利彷彿看到救星,興高采烈的將他拉到廚房,瞬間他的身上就被迫穿上了一件胸口有泰迪熊的圍裙,他不解地回頭看著硬把他推進女人堆的教父:「金妮和妙麗正抱怨著廚房人手不夠呢!」

「真拿你沒辦法。」嘴巴上這樣說,泰迪捲起袖子,笑著接過了花兒遞給他的麵糊碗。他回過身,對著哈利開懷地綻放笑顏:「因為是家人嘛!」

那抹笑的威力讓周圍的不禁停下動作,哈利也被震懾到了,他從未看過泰迪如此笑過,那樣自然、發自內心的開心笑容,充斥著青少年應有的活力和魅力,從小到大,一直以來他看過的泰迪,總是笑的很淡很淺,看來溫和有禮,卻彷彿在壓抑著自己真正的情緒一樣,這還是哈利做教父以來第一次看見,這名少年露出符合他年紀的表情。

然而讓哈利及其他人驚訝的可不只這些,當晚的餐桌上,泰迪一反過去消極的表現,不僅大方地稱讚餐點的美味,讓一干女巫被誇的滿臉羞紅,還主動地開啟話匣子,健談地從自己的學校近況一路聊到即將接近的魁地奇世界盃,而他幽默的玩笑更是時機恰巧地使眾人捧腹大笑,這讓波特一家在歡樂的氣氛中忍不住對泰迪的改變感到驚喜;晚餐後泰迪席地坐在爐火前,一大群孩子圍繞在他身旁,看他不斷地改變自己的髮型和髮色,還有臉部五官,逗的孩子們驚呼連連,他也相當好脾氣地微笑接受所有小魔頭對他的挑戰,即使是豬鼻子,他也很熱衷於表演小豬抽動鼻子的模樣,可惜這就讓一直想跟泰迪相處的詹姆有些吃味了,他只好屯著一肚子的悶氣,窩在母親身旁看心愛的魁地奇雜誌,暗自計畫明天一大早要第一個拆禮物,又忍不住開始期待泰迪這回送了他什麼。

「泰迪這孩子變得可真多,」金妮低聲向哈利說到,一家之主點點頭,望向遠處的泰迪,他剛將自己變成一個老頭子,又很快的變成一個妙齡女子的臉:「以往總覺得他太客氣了,一直把自己當作外人……雖然是個好孩子,但就是太成熟,讓人覺得很疏遠,不知道要怎麼讓他感受到我們的心意。但這趟回來還真是讓我嚇了一跳呢,感覺好像封閉了這麼久的一個人總算願意踏出房間一樣。」

「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哈利微笑,看著自己的教子在經歷過那神祕事件後,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開朗些了、活潑點了、自由多了,對一直看著這個相似於自己經歷的孤兒,用盡全心全意的愛來灌溉他的哈利來說,沒有比泰迪的轉變更令人開心的事:「話說回來,粉紅色比亮紫色適合他,這點可真跟東施一模一樣!」


***


一晚的杯盤狼藉總算被收拾乾淨時,夜已闌珊,天狼星在遙遠的夜空中閃耀著,而波特大宅業已熄燈,男人們的鼾聲和夢話從四處傳來,佳節團聚的氣氛和美食,就連平時滴酒不沾的派西都被灌成醉鬼。

泰迪捻手捻腳地踏入書房時,哈利剛變出了一張舒服的單人床,路摸思照亮的臉有些潮紅,當他看見泰迪踩著羽毛般的腳步靜悄悄走進房時,他似乎有些疑惑和訝異,隨即示意少年和他一同坐在床緣。他沒有開口說話,比起主動追問,哈利比較偏好傾聽完再發表意見的腳色。

「我見到我爸了。」突如其來的開頭,讓哈利有些轉不過來,但他很快就理解了少年在說什麼─他那驚心動魄的時空之旅─,泰迪沒有看著哈利,而是面對夜空中高掛的滿月與一旁閃亮的星辰,和他談起了之前一直藏在心底,他神隱的三個月間,在1977年霍格華茲的那段日子,泰迪鉅細靡遺地講著,而哈利也因此得以窺見父母的過去而聽得入迷,說到天狼星和詹姆的蛞蝓惡作劇,他不禁苦笑,說這兩個人是有史以來最頑劣的惡作劇天才,可真是不為過!

「對不起。」不短的故事結束,泰迪忽然沒頭沒腦的丟出這一句,又讓哈利丈二摸不著金剛,看著少年滿夾著歉意的藍色瞳孔,哈利輕拍泰迪的肩問:「怎麼了,為什麼忽然跟我道歉呢?」

「以前的我太不懂事了,覺得自己的存在會讓哈利你們,還有大家覺得困擾,不願意坦率接受你們的好意,所以總是和所有人保持著刻意的距離,我以為這樣才是好的,不管對我還是對大家都一樣……卻一直沒有發現自己這種自以為是的溫柔只不過是孩子氣的彆扭。直到這次跟爸爸相見,被他開導,我這石頭腦袋才總算知道,」泰迪羞赧的笑著自白,看起來有些不自在:「就算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我還是被哈利、金妮還有大家愛著的,當我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就在我身邊。當我終於敞開胸懷之後,我才發現,」泰迪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笑容燦爛的讓哈利可以充分感受到他的喜悅:「有人等著我回家的感覺,真好!」

「所以我才要為過去的任性向你,還有向大家道歉,哈利。你願意原諒我嗎?還有……」有些膽怯地看著那雙在黑暗中透出幽光的翠綠雙眸:「我也可以,成為你們的家人嗎?」

哈利聽了泰迪這一番發自內心的告白,霎時間真不曉得該說什麼來表達他心裡的感動,那個總是安靜又冷淡的男孩、優秀卻客套的少年,在不知不覺中理解了他和他的家人對他的付出,反省了自我而接納了所有人,向人生跨出了一大步,成長為一個更加體貼、成熟而正直的大人,就跟過去的他一樣,改變了自己,哈利覺得十分欣慰

「說什麼傻話呢你這傢伙。」摸上泰迪的頭,像個父親般揉著那頭粉色短髮,哈利輕快而直率地說:「我們從來沒有怪你,所以不用談什麼原諒。至於家人……」黑髮男子咧嘴笑到:「我還真不知道這棟屋子的哪個人不把你當成自己的家人呢!」

少年愣愣的看著教父的笑容,差點又要熱淚盈眶,他都開始懷疑自己那過去十七年沒用到的淚腺,在遇上雷木思後忽然解開封印,還好哈利開口勸他早點去休息,他這才發現自己一放鬆下來,連日念書和今晚的聚會,竟然讓他累得像剛拉完馬車的騎士墜鬼馬!

「對了,除此之外,我還理解了另一件事。」要踏出房的前一刻,泰迪忽然停下了腳步,半回過身,笑著摸上他的粉紅短髮,隨著他的動作,沙金色再度於月光下閃耀著動人的美:「我以前像爸爸一樣的原因,我一直以為是因為我憧憬著爸爸的形象,想變成像他那樣的人,回到過去我才發現,自己如果不模仿爸爸,就像一具毫無人格的空殼一樣,我才開始思考……原來那並不是憧憬或是崇拜,只是因為大家都說我像爸爸,所以事實是,我只不過是想要迎合大家對我的期待而已,很愚蠢吧。」聳聳肩,泰迪苦笑著說,在哈利的注視下,泰迪的髮型忽然變成及肩的銀髮:「從今以後,我要活得更像自己,而不是像爸爸或是其他人。那麼晚安,哈利。」

***


泰迪鑽進被窩的時候,被子都已經相當溫暖了,看來孩子們經過一晚的狂歡,都累的馬上進入夢鄉,他隱約可以聽見隔了幾張床弗雷轟天如雷的鼾聲,還有路易斯不知內容的模糊夢囈。泰迪褪下了茉莉奶奶去年送給他的天藍色毛衣(當然,搭配他的眼睛顏色!),喬了個舒服的位置,當他一沾上枕頭,睡意濃重的像海浪一樣席捲而來。

「泰迪?」

「小詹?」差點就要踏入夢鄉,一聽見床邊孩子的輕聲呼喚,泰迪驚訝地扭過頭,睡意全消,好不容易辨識出一片漆黑中的巧克力色雙眼,他伸出手輕柔地梳理男孩的髮:「我以為你睡了,怎麼啦,等不及要拆禮物是嗎?」

「我在等你。」挪動身子窩到泰迪的身邊,詹姆從被窩探出頭來,認真地回答變型師,看起來有些激動,但硬是壓下聲音。拉過泰迪的冰冷的雙手,他努力地搓揉,讓泰迪的手腳很快染上他和羽毛被的溫暖:「雖然今天都沒能跟你好好說到話,但我真的好高興泰迪你回來跟我一起過聖誕節喔!因為泰迪是我最重要的家人啊!」

看著詹姆一臉滿足的天真笑容,泰迪抱住難得嶄露孩子氣的他,沒有像過去一樣,認真地教育詹姆自己不姓波特或衛斯理,或是曖昧不明的含糊應對,泰迪回以詹姆一個放鬆的微笑,大方地承認:「嗯,我也很高興能回家喔……謝謝你,小詹。」撥開男孩雜亂的劉海,輕輕地在光潔的額頭吻了一下,讓詹姆的小臉瞬間飛上兩抹嫣紅:「晚安。」

當機半秒鐘才回過神的詹姆,臉上旋即浮現惡作劇的笑臉,泰迪還來不及有所反應,那繼承了優秀搜捕手運動基因的波特家男孩,迅速俐落的在銀髮少年乾燥的嘴唇上印上他的氣味,泰迪一瞬間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只得無奈地任焦糖布丁的味道殘留在他的唇上,順便想著明天開始一定要好好監督詹姆睡前刷牙這事,好避免他又多了一排蛀牙。

「晚安吻!」得意洋洋地笑,詹姆自顧自地鑽進泰迪胸前就那樣迷迷糊糊地陷入沉眠:「晚安,泰迪。」

詹姆在泰迪的懷中很快地睡著,小小的身體隨著呼吸頻率上下起伏著,泰迪輕手輕腳地坐起身,遙遠地看著窗外的銀盤,他感覺到剛才的睡意似乎全消失無影蹤了,在這樣的夜深人靜中,他總是會獨自一個人看著月亮靜靜地思考,那是他從小到大養成的習慣,也許是一片安靜會讓他的腦袋更清楚,但他更想相信應該是因為月亮總能讓他想到去世的父親,進而給他一種安心的力量。

回到了波特大宅,和大家重聚,看見大家真誠的笑臉,聽見那句「歡迎回家」,他才自覺到,這段穿越時空的旅途,總算在今天畫上真正的句點。

最終的最終,泰迪終於理解了,縱然他可以親手改變過去,迴避那些痛苦不堪的黑暗,藉此讓所有人獲得光明的未來,可是他終究沒有選擇那條路。即便那繁華似錦和花開鳥鳴近在眼前,他只需踏出一步就可以進入樂園般的天地,他站在岔路口,依然選擇了這一條道路,一條荒煙蔓草、崎嶇不平的羊腸小徑,他非常清楚,走在這條路上的辛勞、冷清與荒涼,過去的他羨妒著另一頭的香氛和歌聲,但如今的他已經發現,他踏上的這一條道路,雖然充滿了荊棘和毒刺,走來異常的艱辛難過,但也是有許許多多的美好相伴,足以支持他跨越千山萬水,踏遍大千世界。

一直追求自己沒有的事物,並沒有辦法帶給任何人幸福,不管是他自己或是別人都一樣,只有珍惜自己身邊的所有,才能夠抓住確實的幸福快樂。即使再給他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泰迪深信,站在岔路口的他還是會毅然決然的踏上這條路。




那是條無人走過的路,只有他能夠行走的路。




The End.



後記

至此HP中篇小說《The Road Not Taken》畫下句點
謝謝各位這兩年多來的陪伴

之所以會選擇這個標題
一開始是因為決定了要寫泰迪的故事之後(對其實主角是他不是犬狼XD)
不由自主的連想到如果犬狼能免一死然後在一起
泰迪這孩子究竟該怎麼樣
因為選擇的不同步上了不同道路
一瞬間就讓我想到了佛羅斯特的這首詩
而且詩的意境相當的符合泰迪的心境
於是就決定了下這個標題
這一章end的結尾也是為了替這個標題的伏筆做一個了結
希望各位還喜歡我的見解

這段時間(2012-2013)我再度重溫了HP許多次
無法放下的果然還是親世代的這段遺憾
羅琳著墨在親世代的部分並不多,甚至可以說是少
但是帶給我的衝擊和迴響遠勝其他人物和情節
劫盜的友情是最美好的回憶,卻也是悲劇的開始,這真的相當的令人心痛
然而結尾的最後,蟲尾卻依然留著一絲良心,重生石也喚回了親世代的四人
看起來似乎一切都那樣隨著時間放下
也算是給了我一個勉強接受的交代了吧

之後還會有番外篇貼出
請各位期待吧:)

Koni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narnia11105.blog132.fc2.com/tb.php/97-35573ba9